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15 下套與招攬  
   
正文 215 下套與招攬

聽著喬冷蝶帶著哭腔的話,梁慕晴多少有些無語.

要知道,貴賓房這兒,每位貴賓是可以帶一到兩個跟班的,所以嚴曉西帶了那個賣器官的家伙和喬冷蝶入場一點也不稀奇.

關鍵處在于賣器官的家伙實在太好賭,一進貴賓房就想參賭,遂以身抵債找嚴曉西借了一百萬,還簽下了賭場提供的生死契.所謂的生死契就是以前在賭桌上用來賭命那種,雖然這種契約是不合法的,但賭場內部仍在沿用,仔細論起來倒是比喬冷蝶以前和他簽的器官捐贈協議有約束力得多.

費倫聽喬冷蝶哭哭啼啼講完這些,哂笑道:"你明知之前和他簽的協議不合法,還偏偏跑來澳門,別告訴我你還在打那家伙身上腰子的主意."

喬冷蝶聽了沒吭聲,顯然被費倫說中了.

費倫見狀翻了個白眼,整件事是怎樣的他用屁股都能想出來,正因為她不死心,還在絞盡腦汁想讓那家伙捐器官,結果反倒被人賴上了.

"我說……那我和阿晴借你的六百萬呢?"

喬冷蝶依舊沒吭聲.

嚴曉西聽到費倫這個問題,反而哈哈大笑起來,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籌碼,道:"喏,基本上都在這里了."又一指那個賣腎者道:"全是雞眼輸給我的."

不提那個畏畏縮縮的賣腎者還好,嚴曉西這一提,一直在猶豫這輪要不要跟牌的雞眼頓時道:"我跟!"說著把面前剩下的幾十萬籌碼全推到了桌子中間,還嚷道:"梭哈!"

嚴曉西不爽道:"你梭個屁呀你梭,老子直接大你五百萬你信不信?"

雞眼聞言,臉上流露出害怕之色,道:"西哥,這不合規矩呀!"

嚴曉西惡瞪著他,罵道:"老子還不知道規矩嗎?要你教?"說完掃了眼梁慕晴和喬冷蝶,又瞥了眼費倫,道:"看在阿SIR的面子上,我就不大你了,跟!"其實他這是在故意示好,因為桌上第五張牌已下,一方喊出"梭哈"的話,能下的最大注碼也就是當前台面上最少籌碼者所擁有的籌碼數.

聽到嚴曉西說跟,雞眼大松一口氣,急吼吼地翻開底牌,興奮叫道:"我三個六!"

嚴曉西詭異一笑,翻開了自己的底牌,是張很小的紅桃二,其他幾張牌分別為三五七八,可就是花色一樣:"不好意思,同花!"

"同花"兩字一出,雞眼如遭雷殛,老半天沒吭出一個屁來,只能眼睜睜看著負責發牌的荷官把籌碼全劃拉到了嚴曉西的面前.

喬冷蝶看到這幕,頓時呆滯當場,一臉的難以置信.

嚴曉西看到喬冷蝶的傻樣,揮舞著一紙契約道:"怎麼樣,美人兒?還想不想要雞眼的賣身契了?我還是那句話,今兒晚上把爺伺候舒服了,這張賣身契就是你的,不然我只能把雞眼沉到海里去喂鯊魚了."偏過頭見雞眼一臉的害怕,又慫恿道:"雞眼,趕緊向美人兒借錢呐,要不我真把你喂魚了!"

梁慕晴聞言,怒斥道:"嚴曉西,你無恥!"

嚴曉西無所謂地笑笑,挑釁似的看著費倫.雞眼卻真聽進了嚴曉西的話,裝出一副可憐相,恬不知恥地對喬冷蝶道:"喬小姐,你就再借我些錢翻本吧!等我贏了,少不了你的好處,而且我還可以保證,一定會捐個腎給你老豆的."

瞥見喬冷蝶有些動搖,費倫不禁冷哼道:"粗口妞,你願借他多少錢我不管,不過得先把我那五百萬還清了."說著還一把攬過她的香肩,向嚴曉西反挑釁道:"要是還不清的話,你今晚就是我的人了!"喬冷蝶渾體劇震,怔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梁慕晴幽怨地瞥了費倫一眼,卻出奇地沒有醋海興波,她以為費倫是想用這種方法讓喬冷蝶擺脫嚴曉西和雞眼的糾纏.殊不知,費倫只是單純地想要讓嚴曉西入甕罷了.

果然,嚴曉西一聽費倫這麼說,立刻有種"到嘴的鴨子飛了"的感覺.忙插諢打科道:"阿SIR,你不是吧?你可是警察,怎麼可以逼良為娼呢?"

費倫冷笑道:"你倒會惡人先告狀,是你在逼良為娼吧?"

怔愣的喬冷蝶聞言,嬌軀再度震了震,看向費倫的眸光中飽含著一絲複雜難明的情緒.她跟梁慕晴一樣,誤以為費倫在救她出火坑.

可惜喬冷蝶這妞死腦筋,仍未放棄打雞眼的主意,正想仗著費倫在"幫"她,開口與嚴曉西討價還價,這時管娜走了過來,遞過一份合同道:"費先生,籌碼我為你取來了,不過你得在這份文件上簽個名!"

費倫愣了愣,不明所以道:"簽什麼名,我不是給你卡了嗎?"

管娜湊近小聲道:"沒密碼怎麼劃賬?"

費倫聞言,不禁翻了個白眼,斥道:"你不會給運通的客服部打電話麼?"

"給運通客服部打電話有什麼用?"管娜一臉疑惑地反問.

像百夫長卡這種級別的黑卡若丟在了別的地方或到了另一個人手里,運通客服部知道後自然會致電持卡者(費倫)本人,那麼轉三百萬過來給賭場也就幾個電話的事,到時候運通方面自然會跟持卡者結這筆賬,根本用不著密碼和簽單.不過01年這個時候,運通才進入HK市場沒多久,管娜跟不上趟不足為怪.

聽了管娜的反問,費倫心知是在對牛彈琴,懶得再解釋,無奈道:"把卡拿給我吧!"

管娜雙手奉上百夫長卡,費倫接過卡,正欲給運通客服部打個電話,唐裝中年人就攜著自己的徒弟趕了過來.

本來嚴曉西這張梭哈台在角落不起眼的位置,沒什麼人注意,可唐裝中年人一進來就吸引了諸多人的目光,等他走到梭哈台旁,連帶著費倫幾人也被注意到了.

"咦?那不是賭場的技術監理(副總監)薛先生嗎?"

"是呀,他怎麼跑到這里來了?"

"莫非有人出老千?"

"不可能吧?就算出老千,贏的又不是賭場的錢,他管個屁呀!"

"說不好!"

"……"

嚴曉西顯然也跟唐裝中年人有過幾面之緣,當即笑臉相迎道:"薛叔,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唐裝中年人只是沖嚴曉西點了點頭,虛應了一下故事,旋即繞過他,來到了費倫面前,如老友般道:"阿倫,幾年沒見,你風采如昔呀!"說著,他徒弟遞上了一個支票夾,里面裝的自然是那三千萬港幣的支票.

看到這個架勢,想說話的喬冷蝶住了嘴,有點訝然.梁慕晴,嚴曉西,還有其他注目過來的人都有點懵,雖然支票夾(①)上沒寫"支票夾"三個字,但是人都知道,那里面肯定有支票.莫非他們今天看見了一出賭場上供的好戲,那個年輕人難道是賭壇高手?

費倫自然知道支票夾里有供錢,卻不以為意道:"娜姐,收了吧,正好抵籌碼錢!"說完,還似有意若無意地瞟了眼嚴曉西.

值得一提的是,老薛的出現在費倫的預料之中,他正是費倫請嚴曉西入甕的重要一棋.

聽到費倫的話,管娜渾身簌簌發抖,意識到自己引狼入室,惹了大禍.要知道,薛先生(48名)在世界賭壇排名前五十,連他都得乖乖奉上供錢,可想而知費倫的厲害,又如何能給他賭場的籌碼呢?

見管娜不收,費倫也不勉強,拍了拍薛先生的肩膀,道:"老薛,我今天只是來找人的,現在人已經找到了,就先走一步."說完就打算擁著有點恍神的梁慕晴和喬冷蝶離開貴賓房.

嚴曉西見狀急了,他可不管費倫是不是賭壇高手,總之想帶喬冷蝶走就不行,當下叫囂道:"薛叔,你是不是弄錯了,這人哪會是什麼賭壇高手,他分明是個條子!"

薛先生微微一愕,旋即臉色一沉,斥道:"西仔,你真當我老眼昏花了?若不是看在你老豆的面子上,我現在就叫人轟你出去."

嚴曉西被說得一窒,一時間竟不知如何接口.

此時,薛先生從徒弟手上拿過支票夾,親自遞給費倫,道:"阿倫,這里面的錢你要嫌少,我可以做主再多加一倍."

費倫淡淡道:"老薛,別拿錢來寒磣我好不好,不然我可要翻臉嘍!"

薛先生微微一滯,立馬開出了更為誘人的條件:"不要我跟何先生說說,讓你來當葡京的技術總監."還好他這話並不大聲,只限于當桌的人聽見,不然鐵定會引起轟動.

不得不說,薛先生此人老殲巨猾,世界賭賽前十的高手哪個賭場不想招攬,問題是TOP10甯願掛靠在賭場名下當一個拿錢少得多的名譽顧問,也不願當技術總監,因為誰都知道這是一個吸引火力,吃力不討好的位子.

嚴曉西自然也聽到了薛先生的話,但見費倫一直想走,特別是想帶梁喬二女一起離開,頓覺這是他心虛的表現,當即冷笑道:"阿SIR,當警察跟當技術總監哪個更有前途一目了然嘛!你竟然這麼急著走,會不會是當假的呀?"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14 還是被認出來了     下篇:正文 216 反骨仔很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