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16 反骨仔很沖動  
   
正文 216 反骨仔很沖動

費倫聽到嚴曉西如此質疑,就知他已經入了套,當下道:"老薛的錢是給我,又不是給你,我作不作假關你屁事!"說著,故意拿過支票夾,隨手遞到了喬冷蝶手上.

喬冷蝶忍不住打開瞄了一眼,瞠目結舌道:"三,三千……"好在及時回過神來,沒把最後那個"萬"字吐出口.

不過在場之人都不是傻子,給賭壇高手上供怎麼可能只給三千塊,那不是明著打臉麼?管娜,嚴曉西還有雞眼心頭俱是一震.

特別是管娜,她難以置信地看向費倫,要知道幾年前世界排名第十二的家伙到葡京來打秋風,也只得了兩千萬的供錢,這年輕公子的賭壇排名莫非還在那家伙之上?

雞眼更兩眼放光地盯著喬冷蝶……手上的支票夾.

薛先生卻笑了起來:"阿倫,既如此,我送你們出去."說著比了個請的手勢.

費倫不置可否地點點頭,還故意擁上了梁慕晴和喬冷蝶的香肩.

梁慕晴對費倫早已芳心暗許,對他攬住自己肩頭毫不反感,又深知賭場是龍潭虎穴,仍以為費倫同時攬住喬冷蝶肩膀是想救自己好友出去,所以並未吃醋.

至于喬冷蝶,她拿著費倫給的三千萬支票,實不知如何是好,腦子都有些漿糊了,哪還會在意費倫攬不攬她的肩頭.

費倫不光攬住了倆美女的香肩,還不經意地掃了嚴曉西一眼.嚴曉西此刻臉色正陰晴不定,發覺有人在看他,一抬頭就看見了費倫鄙夷的目光.

見狀,天生反骨的嚴曉西如何肯忍下這口氣,橫移一步擋著路不讓走,還嚷道:"薛叔,就這麼放他走啦?"

薛先生瞪他一眼,斥道:"躲一邊去."說完又沖費倫做了個請的手勢.

費倫見了老薛的態度,故意沖嚴曉西發出了極度不屑的哂笑:"呵呵!"笑罷,更大力地擁著梁喬倆美女,耀武揚威大搖大擺地朝門口而去.

嚴曉西見到嘴的美人兒即將飛走,終忍不住怒氣上湧,沖費倫暴喝道:"我要跟你賭一局!"又指了指梁慕晴和喬冷蝶,"就賭她倆的初夜!"不得不說,搞女百人斬的嚴曉西也看出了梁喬二女是處.

梁慕晴聽到嚴曉西的話,只覺受了極大侮辱,回身斥道:"嚴曉西,你放肆!別以為你老豆是扛把子,我就不敢動你!"隨即轉過身的喬冷蝶看向嚴曉西的目光也是忿怨不已.

嚴曉西被梁慕晴叱得一窒,卻不願服軟,嘴硬道:"大不了來個魚死網破,你爺爺的各家報館也甭想好過."雖然梁祖澤手下的產業目前已經多元化發展,但梁慕晴知道自己爺爺對起家的報業仍很看重,所以嚴曉西的話也算是戳在了梁家的死穴上.

梁慕晴聞言柳眉倒豎,再度斥道:"你敢!"

本懶得回身的費倫此時施施然轉身,淡淡道:"阿晴,別跟這種二世古惑仔一般計較,他算個什麼東西,他爹又算個什麼……"說到這,他倏然頓住,仿佛揮蒼蠅般不耐煩地揮了揮手,"算了算了,我都不稀得說他爹,咱們走吧!"

聽到這幾句半露不露的話,嚴曉西頓時暴跳如雷,吼道:"我要跟你賭命!"

費倫聞言,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哂道:"你跟我賭命,你算老幾呀?"實際上他就等著嚴曉西這句話,要知道當時嚴曉西明知他是警察還敢找人刮花他的法拉利,說明這人天生腦後反骨,面對法紀絲毫沒有顧忌.

不過薛先生倒不怕事大,火上澆油般勸了一句:"西仔,別鬧!"他倒想看看表面上風輕云淡,實則一味忍讓的費倫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

嚴曉西聽了老薛的話,更是跳腳道:"薛叔,我就要跟他賭命,開無限房,開無限房!"

薛先生看向費倫道:"阿倫,你的意思呢?"

費倫攤手道:"他的命不值錢,如果籌碼足夠,我不介意跟他賭一把."

梁慕晴聞言,連忙扯了費倫一把,擔心道:"費大哥,你這是何必呢?"

喬冷蝶也略有幾分擔心地望著費倫,就算賭場給了費倫三千萬的供錢,但賭這個東西在她看來純憑運氣,又哪有長賭長贏的道理呢?更何況費倫是因她才來賭場的,這令喬冷蝶小心心里不禁生出了幾分愧疚.

嚴曉西見兩女都在關心費倫,妒火中燒道:"我沒有籌碼,誰說我沒有籌碼!"說著隨手寫下一個賬號,"你們去查查這個瑞銀賬號有多少錢?"

查賬這種事賭場最快,沒多時,薛先生的徒弟就查完賬回來,附耳道:"師父,戶頭里有五千多萬鎊,算是不少了."

老薛壓低聲音哂笑道:"這恐怕是嚴興南的棺材吧!"

"師父,那如果嚴曉西輸掉的話,會不會引起港島正興社報複啊?"老薛的徒弟多少有些擔心.

老薛臉上泛起冷笑,道:"幾年前,昭儀小姐去香江娛樂圈發展,出了點小事需要嚴興南幫忙,他居然連一點面子都不給,何先生早就想找個機會給他點教訓了."徒弟瞬間懂了.

老薛旋即問嚴曉西道:"西仔,你打算換多少籌碼呢?"

嚴曉西微揚著下巴指向費倫道:"他換多少我就換多少!"

費倫笑問道:"老薛,他有多少錢?"

薛先生比出個六的手勢,道:"七點幾……"後面的單位"億港元"被他省去了.

"行吧,勉強值得我出手了,就替我拿七點五的籌碼吧!"說完,費倫再次飛出張黑卡,不過不是運通卡,而是摩根大通的頂級銀行卡.

聽到費倫的話,嚴曉西心頭抽了抽,因為他那個瑞銀不記名賬戶里只有五千三百四十九萬多英鎊,以當前13.6的彙率,折合成港幣還不到七億三千萬,費倫這一下等于是把他戶頭里的錢給榨干了,而且還不夠.不過嚴曉西也有點疑惑,就算費倫這條子開得起法拉利,他哪兒來七億多的港幣呢?

薛先生可不管他怎麼想,直接道:"西仔,賬戶密碼告我吧!"

這一刻,嚴曉西有了那麼絲猶豫,不過費倫和梁慕晴咬耳朵的情形再度刺激了他,隨手把密碼寫在紙上,交給了薛先生.

無限房很快開好,同時也驚動了何鴻生和賭場的技術總監世界排名第十五位的湯博豪.

貴賓房的賭客聽見有無限賭局,都想跟進無限房觀戰,本來費倫對此沒所謂,但見嚴曉西面露猶豫之色,便故意皺眉道:"我賭博的時候喜歡安靜一點,人少一點."

嚴曉西一聽,立刻將猶豫拋到了九霄云外,唱反調道:"阿SIR,我跟你恰恰相反,賭博的時候喜歡熱鬧一點."這話引得眾賭客一片叫好,他更是洋洋得意.

無限注碼房.

雖然薛先生很想當荷官暗地里再跟費倫賭一把,可想了想還是沒這麼做,向已落座的何鴻生請示了一下之後,薛先生問費倫和嚴曉西道:"二位賭什麼?"

費倫沒說話,屑笑著沖嚴曉西比了個"由你決定"的手勢.從小就混在古惑堆里的嚴曉西根本不懂什麼叫客氣,加上費倫對他的不屑,他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梭哈!"

費倫面無表情道:"我沒問題!"還讓異常擔心的梁慕晴和眼中有幾分愧意的喬冷蝶去了台下坐.

待費倫和嚴曉西在賭台兩邊落座之後,籌碼端上,薛先生又道:"兩位,就由我們賭場的新手荷官發牌沒問題吧?"

費倫聳肩道:"我對誰發牌不敢興趣,不過他的籌碼貌似和我不對等吧!"說著,指了指嚴曉西的籌碼.

薛先生忙解釋道:"是這樣,西仔只比你少兩千萬籌碼,無傷大雅!"

費倫冷笑道:"兩千萬還無傷大雅?扯淡!"

聽到這話,台下的觀眾議論紛紛.嚴曉西似早料到費倫會有這一手,啪一聲把雞眼的生死契拍在桌上,道:"差的數就用這個抵!"

也在台下觀戰的雞眼聞言,並不如何害怕,因為他知費倫是警察,到時候必定不敢拿他怎樣.喬冷蝶一聽這事,雙眸卻倏然亮了起來.

費倫一指雞眼,搖頭道:"這麼個癩皮狗,不值兩千萬!"

"那你想怎樣?"嚴曉西沉聲問.

費倫哂笑道:"再加一輛新款法拉利還差不多!"

嚴曉西聞言一愣,旋然笑了,把之前贏雞眼的七百萬都拿了出來,道:"這該夠了吧?"

坐在台下主位上的何鴻生看到這幕不禁皺了皺眉,小聲問身邊人道:"豪仔,你說這世界第三在搞什麼名堂?"

湯博豪附他耳道:"大老板,阿倫吃定嚴曉西了,我看他是想要嚴曉西的命!"

何鴻生聞言,意味深長地笑了一下,沒再說話.

費倫不置可否道:"勉勉強強吧!"說著把外套脫下,隨手遞給了老薛,身上只穿純黑色的緊身短袖內衣,道:"宣布賭局開始吧!"

看到費倫這副架勢,身為賭場高手的湯博豪和薛先生俱是一愣,暗忖短袖怎麼出千?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15 下套與招攬     下篇:正文 217 連續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