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21 假意分財氣  
   
正文 221 假意分財氣

葡京賭場門外發生交通意外,當地的警察很快就趕到了..

聽說是何友龍騎機車撞了人,警察就覺得奇怪,畢竟機車的面積很小,除非刻意去撞,一般在人控車避讓的情況下很難撞到人.

警察當即向周圍的目擊者了解了情況之後,又給何友龍做了酒精測試,再調了附近路段的監控錄像來看,結果發現是嚴曉西橫穿停車道才釀成了慘劇.

對此,警察也很無語,還好何家二公子沒什麼事,否則何老先生恐怕又要雷霆震怒了.

當何鴻生看到自己二兒子何友龍時,發現他正跟費倫談笑風生,十分投契.

無他,費倫也就是稍微提了一下機車改裝的幾個小方案,便讓何友龍大生知己之感.

何鴻生見狀,湊上前和藹地問道:"阿龍,你跟阿倫聊什麼呢?這麼熱鬧!"

"爹地!"何友龍叫了何鴻生一聲,旋即道:"沒想到阿倫跟我同歲,而且對機車一樣在行."

他不提機車還好,一提機車,何鴻生的臉立刻垮了下來,不豫道:"今天你都出車禍了,還想著機車!"

何友龍從自家老爸的話中聽出了讓自己禁騎機車的意思,當場就急了:"爹地,機車可是我的最愛,你要是不讓我騎,還不如讓我死了算了."

何鴻生翻了個白眼,顯然拿這個二兒子沒甚辦法.

費倫抱著胳膊看倆父子磨嘰,更陰險道:"阿龍,一般的人車混合道的確不宜騎機車,就算你技術好,不會出錯,但有時候車不找人人找車,今兒你不就出事了嘛!"

何鴻生聞言大點其頭,還以為費倫在幫著勸自己兒子,孰料費倫話鋒一轉,接著道:"我在東瀛那邊還認識幾個人,要不下次我帶去你鈴鹿賽道兜兩圈?"

何友龍一聽,雙目放光道:"好啊好啊!"

何鴻生卻臉都嚇白了,斥道:"好個屁!職業賽道也是你能開的?那種速度一旦出了事就是車毀人亡!"說完還惡瞪了費倫一眼.

費倫不以為意,繼道:"只要控制車速不就好了嘛!阿龍,大不了到時候我幫你整個限速裝置,讓你的車速加到八十公里就加不上了,如此一來,只要你穿戴好全套裝備,就出不了什麼大事!"

何友龍愕道:"那還怎麼享受飆車的樂趣啊?"

倒是何鴻生聽到這話眼前一亮,拍手叫絕道:"好,回頭我就找人給阿龍車上整個限速器."

這下何友龍徹底囧了.隨後,他在何鴻生的強烈要求下,被送去了醫院檢查.

賭場貴賓面會室.

"阿倫,這是你的銀行卡!"何鴻生親自把摩根大通的卡交到了費倫手上,"嚴曉西輸給你那些錢我已經幫你彙到卡里了,至于卡里原本的錢我分文未取."對于銀行的頂級客戶來說,轉賬限額這回事基本上是形同虛設.

費倫掀眉道:"那豈非賭場少收了幾千萬傭金?"

何鴻生哂道:"阿倫,你就別唬我了,幾千萬對你我來說,還是錢嘛?"

費倫與他對視了一眼,兩人旋即都哈哈大笑起來,還順手交換了私人名片.

將費倫的鉑金名片收進貼身的口袋之後,何鴻生續道:"阿倫,看來你並沒把錢放在心上,我也就不再拿錢出來惡心你了!這次嚴曉西之死,我一力承擔."

"那敢情好!"費倫邪笑道,"可是你認為我脫得了干系嘛?嚴興南會放過我?"

何鴻生奇道:"那你想如何?"

費倫道:"還沒打算好,走一步看一步唄!"

這明顯是敷衍之詞,何鴻生卻不以為意,道:"不管你是怎麼考慮的,總之在嚴興南這件事上,我和你的態度是一致的."

費倫難得一拱手道:"那我可多謝老何你聲援嘍!"

對于費倫稱呼他"老何",何鴻生絲毫不以為忤,反而正色道:"不客氣,就算是為了阿龍以後的安全著想,我也會盡力的."

"既如此,那我就先告辭了!"費倫徑直走向門口,遂又轉身道,"對了,那個叫雞眼的家伙麻煩老何你派倆人看牢了,好吃好喝招待著,說不定我哪天還用得著他的命!"

"這個自然沒問題,我何鴻生家業雖然不大,但養胖個把閑人還是沒有問題的."何賭王的語氣風輕云淡.

等費倫離開面會室之後,湯博豪從隔壁房間轉了過來,道:"大老板,阿倫他貌似沒給出任何承諾啊!"

"沒有承諾就是最好的承諾!"何鴻生淡笑道,"有些人的承諾到最後只是個屁,而阿倫不一樣,他就是跟我心照不宣的那類人,後面我對嚴興南的態度將直接影響到他對咱們葡京的觀感.若好,賭場危急之時,他自然會幫忙!"

湯博豪皺眉道:"這豈不是交換,而非承諾!"

"他有這個資格!"

游艇上.

喬冷蝶想起欠梁慕晴的一百萬和欠費倫的五百萬就鬧心,都沒什麼心思跟梁慕晴聊天了.

費倫調整好航向,把游艇設為自動駕駛,隨手寫了張支票遞過喬冷蝶面前,道:"呐,你不是說你爸缺錢看病嘛,我再借你一些,正好湊個整."

喬冷蝶接過支票一看,頓時愣了:"一,一千五百萬港幣?!"

梁慕晴聞言很詫異,她搞不懂費倫什麼時候變慈善家了.

"是啊,以後你就差我兩千萬整."

喬冷蝶拿著支票稍一猶豫,又遞還給了費倫,道:"不行,我不能要!"

費倫沒接支票,愕道:"你干嘛不要?你老爸可還在醫院躺著呢!"

"你這人姓格反複無常,我甯願找慕晴借錢,也不想借你的錢."說著,喬冷蝶直接把支票扯成兩瓣扔回給了費倫.

若是尋常時候喬冷蝶敢這樣,費倫早把她丟海里喂魚了.不過現在嘛,他只能以德服人,道:"既然你不願意要,那我還不願意借呢!"手一伸道,"把之前那五百萬還我."

值得一提的是,喬冷蝶借的五百萬已經輾轉落回了費倫的腰包,所以聽到費倫讓她還錢的話,立刻傻了眼.

見費倫神情決絕,不得已,喬冷蝶把求助的目光望向了梁慕晴.

"冷蝶,我也沒辦法,我那張存私房錢的銀行卡在辦理的時候就被爺爺下了限制,單曰只能支取一百萬,要不費大哥……你緩冷蝶兩天吧,等我湊夠錢就幫她還你!"怎麼說在賭場的時候喬冷蝶也幫她擋了一劫,梁慕晴自然不能見死不救.

喬冷蝶聽了梁慕晴的話,那叫一個感激涕零,可惜費倫豎起三根手指道:"A,你跳下海我就不逼你還錢;B,立刻還錢;C,我再開張支票給你!三選一,你自己看著辦吧!"

喬冷蝶一聽就囧了,不得不撅嘴道:"我找你借錢還不行嘛!"

對于借錢這事兒,其實喬冷蝶心里千肯萬肯,說到底,她老豆的病還是需要錢.至于怎麼還,喬冷蝶沒想過,也不敢想,她只想先徹底穩住老豆的病情.

費倫當即開了兩張支票,都是兩千五白萬的,一張交到了喬冷蝶手上,一張遞給了梁慕晴.

梁慕晴看了看支票,沒有接,愕道:"費大哥,你這是干嘛?"

"其實今天贏那幾億,賭場沒抽我傭,所以倒是多賺了些……可一個人財氣太旺了不好,所以必須得分一點出去."費倫說著違心的話,眼角余光卻一直在暗中留意著喬冷蝶的反應.

梁慕晴倒是聽說過這種說法,並沒太在意,猶豫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麼,略帶羞澀地接過支票,鄭重而又小心地放進了坤包.

喬冷蝶秀眉一挑,執著支票問道:"費倫,那我這兩千五百萬怎麼算呢?"

費倫聞言心下一喜,暗忖魚兒上鉤了,臉上卻毫無表情道:"還能怎麼算?當然是我借給你的嘍,最多不收你利息!"

喬冷蝶狂翻白眼,一陣無語,無語之後,滿臉盡是苦澀.

梁慕晴見狀,很想把自己那張支票拿出來交給喬冷蝶,讓她還上費倫的債,可遲疑幾許,終是沒有這樣做.

此時,費倫佯裝出一副苦惱的模樣,攤手道:"唉~~算了算了,你那張支票也算分財的錢,行了吧?"

"噢耶——"喬冷蝶的心情瞬間從地獄到了天堂,高叫一聲,差點沒當場撲到費倫的懷里,好歹忍住之後又向費倫確認道:"你沒騙我吧?"

"廢話!"費倫一臉不爽道,"幾千萬的債你恐怕一輩子都還不清,我騙你有錢賺嗎?"說完冷哼一聲,轉過背掌舵去了,可實際上他心里在偷著樂.

錢對費倫來說是小事,關鍵是要膺服喬冷蝶的心,因為對于極陰魔體而言,一旦修煉無殺真氣,將會呈幾何攀升似的達到極致,所以洗腦控制未必就管用,至于由無殺玄金氣制成的生死符就更別提了.好在喬冷蝶算是個姓情中妞,只要虜獲其芳心,再加上洗腦的話,就萬無一失了.

這世界上,為了利益而結合在一起的男男女女頗多,針對喬冷蝶,費倫也想玩這套把戲,不過他不圖錢,也不圖她這個人,圖的是她的天賦體質.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20 極陰魔體     下篇:正文 222 事態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