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22 事態嚴重  
   
正文 222 事態嚴重

費倫假裝有些生氣,嚇得梁慕晴和喬冷蝶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待了一會,她倆悄悄溜出控制室,到了後甲板上.

"慕晴,我……"喬冷蝶欲言又止,好不容易才把心中所想說出了口,"你覺不覺得我很貪財?"

梁慕晴微微搖頭,道:"為了伯父的病,你這麼做無可厚非."

"可這錢不是我的,是費倫跟嚴曉西賭命搏回來的."喬冷蝶苦惱道,"這樣的錢拿在手里我實在于心不安."

梁慕晴聞言正色道:"如果你想良心好過一點,那就陪費大哥一塊面對嚴興南的報複吧!"

喬冷蝶微微色變,旋即肅容道:"嚴曉西的事本就是我惹出來的,如果我不找費倫借錢,他就不會來葡京,也就不會遇到嚴曉西,所以這件事我不會逃避,嚴興南要報複就沖我一個人來吧!"

梁慕晴苦笑道:"冷蝶,有些事你還是想得過于天真,你覺得像嚴興南這種三合會人士跟他有道理可講麼?他發起瘋來,對付的肯定不止你,也許有我,說不定還有費大哥,甚至澳門的何賭王都可能遭到報複."本來她只是隨口一說,可說著說著就越覺得有這種可能,臉上就有些繃不住了.

喬冷蝶聞言也意識到這種可能,不禁花容失色,瞪大眼睛捂著小嘴道:"不會吧?!"

"沒什麼不會的,難道你沒感覺到快艇的速度正在加大嗎?"梁慕晴邊說邊掏出了手機,"費倫多半是想盡快趕回港島,他在擔心你爸!"

喬冷蝶嬌軀狂震,隨即回過神來,道:"慕晴,那你爺爺他們……"

梁慕晴比劃了一下手機,道:"我這就給爺爺打電話."

倆女輪流打電話通知完家人後,並沒回去打攪費倫掌舵開船,而是下了廚房,弄小點和咖啡去了.

梁慕晴看費倫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在喬冷蝶面前講了他一通好話,喬冷蝶沒有不信,也沒全信,她總覺得費倫並沒有梁慕晴說的那麼好.

于是,趁著端咖啡給費倫的機會,喬冷蝶見他氣消得差不多了,又試探了一回.

"費……倫,喏,咖啡!"

費倫甚至連眼尾也沒掃她一下,道:"放那兒吧!"

喬冷蝶把咖啡放在茶杯凹里,續道:"唔……阿倫,謝謝你分錢給我,你是個好人."

費倫聞言怔了怔,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下得了張好人卡,他頗感意外,當下哂道:"我可不是什麼好人,送你錢也只是看在你是個孝女的份上,與其他任何事無關!"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若非喬冷蝶是極陰魔體,他才懶得管喬家父女的死活.

聽費倫說她是孝女,喬冷蝶微微愣了愣,跟著問道:"那你為什麼不肯把雞眼交給我處置?"

費倫聞言差點沒仰天長歎,這妞是不是死腦筋啊?還在打雞眼的主意.其實得了那兩千五百萬後,喬冷蝶已經不想這個問題了,因為腹膜透析和腎髒移植手術存活的時間相差不大,她老豆歲數也不小了,能少些手術的折騰更好.

雖然費倫不知道喬冷蝶重又提起雞眼到底是何意,但謹慎起見,他還是先反問了一句:"你覺得如果買凶殺人的話,七億港幣能買多少條嚴曉西的命?"

聽到費倫的問題,喬冷蝶愕然以對,七億港幣買凶殺人?若是殺一般二般的人物,雇凶干掉幾百個還是不成問題吧?像嚴曉西那樣的,說不定一千萬港幣就有人願意干,如果價碼提高到一億港幣,恐怕大把的職業殺手都會聞風而動.

這麼一想,喬冷蝶發現費倫在同嚴曉西的賭局中還真贏了不少錢,因為嚴曉西這一輸,就當掉了七八條命.

見喬冷蝶久未答言,費倫又問道:"那你覺得我的命,或者說我的賭術,在何鴻生眼里又值多少錢呢?"

"賭術?"喬冷蝶愣了,她雖然全程觀看了費倫和嚴曉西的賭局,但當時可沒有解說員之類的人物在一旁講解分析,所以僅限于能看懂牌面大小的喬冷蝶根本不曉得整個賭局的凶險.

既然要膺服其心,費倫自然不怕在某些事上坦然相告喬冷蝶:"實話跟你說了吧,我是98年世界賭王大賽NO.3!"

"就你?"喬冷蝶顯然不信,好不容易才忍住沒笑,"你千萬別告訴我,你就是賭神!在我心中,發哥才是賭神化身."

費倫聞言狂翻白眼,敢情喬冷蝶還是"神仙發"的粉絲.

"什麼賭神化身?"此時端小點進來的梁慕晴奇道.

費倫也不答她,只是淡淡道:"如果賭神的賭技僅限于電影上演的那樣,那我可比他厲害多了."說完手一翻,一副從葡京順來的嶄新撲克就出現在了他的掌中.

梁喬二女的美眸頓時瞪得賊大,齊齊訝然道:"魔術?!"

"對一般人而言,賭術就是魔術!"說著,費倫把牌攤在台子上,讓兩女看清了黑紅梅方四個花色共十三張牌.

"咈——"

隨即,費倫手一抹,又把整副撲克收回了掌心,光是他收牌這一下動作,就令兩女歎為觀止.

"四條A!啪!"

費倫從牌垛最上方隨手取了四張牌攤開在台面上,赫然是四張黑桃A!

梁慕晴和喬冷蝶看到這一幕,起初只是微感驚訝,半秒後,她倆臉蛋上的驚訝不斷放大:"這,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呀?"

"還是四條A!啪!"

台面上攤出了四張紅心A!!

接著,四張草花A和四張方塊A也相繼出現!及此,費倫適時收了手,將所有牌又收攏為一垛,雙掌合什,再打開時,牌已從他雙掌間消失無蹤.

梁慕晴美眸異彩連連,看著費倫,不禁贊道:"簡直不可思議!"

喬冷蝶也是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感歎道:"太神奇了!"

"這只是雕蟲小技而已!不過我想應該能入得了何賭王的法眼."費倫謙虛道,"冷蝶,你說說,我這賭技能值多少錢?我這命又值多少錢?"

喬冷蝶只是不懂賭技,並非沒聽說過賭場的大概運作,自然知道如費倫一般的賭術高手對賭場的重要姓,當下搖頭道:"說不好!你這樣的高手如果用好了,對于賭場來說,價值將難以估量!"

費倫等的就是她這個答案,攤手道:"那不就結了,賭局之上,何鴻生虎視眈眈,我要是當場答應把雞眼交給你處置,你說老何會怎麼看待你我的關系?他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一旦我和他站在了對立面,少不得要打你的主意!"說著,還深注了梁慕晴一眼.

與費倫早有靈犀的梁慕晴瞬間省悟到,回港後不僅得提防嚴興南的報複,還得警惕何賭王出陰招.

喬冷蝶不笨,很快也想通了這點,嘴角不禁泛起一絲苦笑.

回到港島後,梁家的兩輛賓利早就如臨大敵般等在了碼頭上.梁慕晴一上岸,就有一個保鏢頭子模樣的黑西裝上前與她接洽.

"大小姐!"

"我爺爺呢?"

"老爺沒有來,不過我看得出來,他很生氣,就差沒大發雷霆了!"

梁慕晴聞言不禁翻了個白眼,她知道梁祖澤一向疼她,自然不會是在生她的氣,既然不生她的氣,那生氣的對象只可能是費倫了.想及此,她不禁有些無奈,微哼一聲,打消了上車的念頭.

"誒,大小姐,你去哪兒?"保鏢頭子伸手擋在了梁慕晴面前.

"你管我去哪兒?"說著,梁慕晴刨開了保鏢的手,來到道奇蝰蛇旁,敲了敲車窗.

費倫降下車窗,問道:"怎麼了?你怎麼不回家?"

梁慕晴理所當然道:"我暫時還不想回家,想跟你們一塊去看看喬伯父."仿佛根本沒在意道奇蝰蛇僅只兩個座位.

嚴曉西掛掉這件事,梁慕晴算是最大誘因,所以費倫並不介意保護她一段時間,當下把停在游艇會備用的98款帕傑羅開了出來,三人一起上車,往仁泰醫院而去.

與此同時,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簡報室.

"緊急叫大家回來開這個會,只有一件事,B組的同事剛剛收到消息,正興社嚴興南的兒子嚴曉西兩個鍾頭前在澳門死于一宗交通意外,而撞死他的是何賭王的二公子何友龍."

O記B組是專門負責調查三合會罪案的,而A組則負責調查有組織罪案.

"哇塞,那豈不是說嚴興南很有可能實施報複?"

"可何家也不是吃素的,嚴興南在港島雖然吃得開,但到了澳門街那邊,行不行啊?"

"阿DEE,你這麼說什麼意思?不怕事兒大是吧?"

"我只是說說可能,有可能嘛!"

坐在台上的高級警司拍了拍桌子,場面頓時安靜下來,他續道:"問題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簡單,根據線報,嚴曉西是因為在賭場輸了個精光,甚至還輸了命,被人追至賭場大門外,最後意外喪生在車輪底下的.可惜,葡京方面拒絕提供賭客的資料,所以跟嚴曉西對賭之人的身份我們暫時還未查到."

眾位O記警員一聽,頓感事態的嚴重.因為何友龍畢竟也是受牽連人之一,但即便這樣,何鴻生也拒絕提及賭客身份,這只能說明這個人的來頭相當大,搞不好他在弄死了嚴曉西之後,還會向嚴興南下手.

問題是,嚴興南畢竟在道上混了恁多年,勢力非同小可,一旦雙方打將起來,定然會是腥風血雨,港島治安說不得又會動蕩.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21 假意分財氣     下篇:正文 223 第一戰斗形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