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23 第一戰斗形態  
   
正文 223 第一戰斗形態

剛做完透析的喬父精神還算不錯,費倫和梁慕晴在醫院附近買了不少禮品給他,在病房里待到護士來干預這才退出來.

喬父打發掉護士,把喬冷蝶單獨留了下來.

"阿蝶,爸雖然老了,可是還沒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你說剛才那個姓費的是警察,我一點不信!"

"老爸,他真的是警察!"

"哼,怎麼可能?"喬父臉色很不好看,"那你說說他是什麼級別的警察?"

"好像是督察吧!"

"督察?他年齡最多二十五六,有這麼年輕的督察嘛?再說了,就他手上戴的那塊表,必須得不吃不喝攢十五年以上的工資才能買得起!"

"啊??"喬冷蝶還真沒注意到這些,"不過爸,你說這些什麼意思啊?"

"我自己的病自己知道,看病的錢你是否找他借的?"見喬冷蝶面露猶疑之色,喬父又暴喝了一句,"老實答我!"

關于治病的錢從哪兒來這件事,喬冷蝶一直在敷衍喬父,當時喬父的病況很不好,也沒有那個精力多問這些,但今天費倫和梁慕晴聯袂出現,令他意識到女兒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他眼下這個樣子,恐怕看顧女兒不了多久了,必須為她後半生找個靠山.

知父莫若女,喬冷蝶此刻也隱約意識到喬父想問什麼了:"老爸,治病的錢怎麼來的,這事兒說起來話就長了……"當下她不敢隱瞞,從莊臣那一紙合同說起,一五一十把直到今天的事全坦白了出來.

"社麼?你說他眼都不眨就給了你兩千五百萬?"喬父聽到這兒大驚失色,他自己的女兒自己知道,雖然姿色出眾,但在教養方面就欠了些火候(是欠大了好吧?),就算賣身葬父能弄個幾百萬就頂天了,兩千五百萬,中[***]彩還差不多.

"對呀,他給了我和慕晴一人兩千五!"喬冷蝶理所當然地點頭,"爸,你放心好了,我在游艇上都已經試探過了,其實費SIR這人還不錯,挺為人著想的,不過他對我似乎興趣不大."

不得不說,費倫在輪回空間裝可憐學來的演技真是足可以假亂真,連看似粗豪心思細膩的喬冷蝶都被瞞了過去,拿幾尊小金人不成問題.

"廢話!就你那粗口,人家當然瞧不上你了."喬父狂翻白眼,"你瞧瞧人家梁小姐,長得不比你差,還溫婉有禮,我看他倆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喬冷蝶聞言,俏臉上劃過一絲旁人不可察的失落.

"照你的說法,那個費SIR連游艇都有,看來他家不差錢,而我們家,除了我寶貝又孝順的女兒之外,家徒四壁,他既然對你不感興趣,也圖不了什麼,隨他去吧!"說到這,喬父多少也有些黯然.

等喬冷蝶退出病房,費倫並沒多打聽喬父跟她的談話內容,她也沒說.隨後,先將梁慕晴送回了淺水灣梁宅,接著費倫考慮再三,打算把喬冷蝶送去沙灣別墅.

"咦?這路不對啊?剛慕晴下車時不是說你跟她是鄰居嗎?"喬冷蝶多少有點警惕道,"你這都開出淺水灣啦!"

費倫拍了拍她的香肩,道:"放松點兒,我又不會吃了你,咱們現在去沙灣我女朋友那里."

"啊?你女朋友……不是慕晴嗎?"喬冷蝶訝然道.

"誰跟你說我女朋友是阿晴?"費倫好笑道,"我一直就有女朋友好不好?"

"那你怎麼不陪你女朋友?"

"誰規定有女朋友就必須陪?男女朋友之間也需要一點私人空間好不好?"說到這,費倫一揮手,佯裝愛情專家道,"算了,跟你這種處女講不明白."

"你……"喬冷蝶瞪著他,很想爆粗口,但好歹忍住,因為之前在醫院,她已答應了喬父要做一個淑女,不到逼不得已決不罵髒話.

這時,費倫又道:"仁泰醫院的安保還不錯,因此你父親那邊暫時不用擔心.反倒是你,住九龍城那種地方,說不定哪天就被人堵上門了,所以還是去我女朋友那兒比較安全,畢竟她那里是有女保鏢的."

喬冷蝶聞言心頭一暖,想說聲謝謝終是沒說出口,偷眼瞥向費倫,發現他正在專心開車.殊不知費倫的心思一直在她身上,帶她去古精靈那兒也是為了讓她適應某些難堪的情況.

送喬冷蝶到沙灣別墅後,費倫又吩咐妮露和惠子她們最近一段嚴守門戶.妮露聽說可能大戰將起,不禁用舌頭舔了舔紅唇,在費倫面前流露出嗜血又魅惑的表情.

本來費倫見她這樣,正想帶她上樓親密交流一番,沒曾想這個時候電話響了.

看到來電顯示,費倫阻止了妮露靠過來,一把接起電話,道:"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沒問題,已經OK了!"電話那頭的人道,"本來呢,動物入境檢疫要求隔離四個月,不過我找老上司通融過了,他說那批狼既然是用來特別訓練的,那麼只要在一周內收回它們就OK了!"

"回收?尸體可以吧?"費倫問.

"至于是不是尸體沒有關系,反正這批狼我們已經注射過一系列疫苗,還打了標記,到時候我們只認標記不認狼."

"那多謝你了,我跟TZ方面商量一下,明年把你的投資限額提高到兩百萬."

"那實在太感謝啦!"

接完電話,趁著還有一個鍾頭才下班,費倫擺脫掉妮露的糾纏,趕回了中區警署舊樓,吩咐古侯一和計莫知雇兩輛卡車去檢疫處運狼.

翌曰,粉嶺,PTU總部新改造而成的特別訓練室.

應急小組一眾都跟著費倫進入了特別訓練室北面的安全房內.安全房不大,南面牆是一整塊透明防彈玻璃,玻璃牆下是三排交錯的座椅.費倫指了指那些座位,道:"都坐下吧,最好坐前面一點,這樣你們才能看得更清楚!因為資源有限,等下的示范我只會做一遍."

眾組員聞言疑惑至極,什麼示范?正納悶著,古侯一就指著玻璃牆道:"哇靠,你們快看,好多狼狗啊!"

組員們順著古侯一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不少流著哈喇子的"狼狗",它們都被關在南角的一個鐵籠里,正在里面暴躁不安地來回走動著,看它們誕水流得那叫一個長,顯然幾天沒吃過東西了.

費倫糾正道:"不是好多,而是僅有九只,它們也不是狼狗,而是真正的狼,沒有經過任何調教和訓練,野姓未服的草原狼!"

眾組員聞言一震.

"等下我示范完畢之後,如果自覺接受不了格斗訓練的,可以退出,但所見所聞必須得保密!"費倫一邊說一邊下發了保密協議,"保密協議的期限是十年,簽署了協議的可以留下觀摩,不願意簽署的就馬上回去中區警署那邊繼續練體能吧!"

組員們考慮再三,都鄭重簽署了保密協議,他們都想瞧瞧費倫所謂的演示到底是什麼!

"特別訓練室這里沒有任何攝像頭,所以我的演示你們一定要睜大眼睛看清楚,不然可沒有慢鏡重放!"說著,費倫脫下外套,只穿短袖,拉開了安全房西牆上的小門,施施然走了進去.

費倫轉出甬道,從訓練大廳西牆的小門步入了大廳.

"咔,咔!"

兩聲輕響過後,小門後的電子鎖被鎖死,費倫在大廳中卓然而立.眾組員見狀,頓時知道他要示范什麼了.

"靠,不是吧?"

"瞧這架勢,費SIR打算徒手殺狼!"

"那可是狼,餓了好幾天的狼誒!要不要這麼搏命啊?"

也就是他們議論紛紛的時候,費倫通過耳機道:"開籠!"

安全房內,計莫知頓時叫了起來:"快看,籠子打開了!"

九條餓狼原本便緊盯著費倫,齜著牙嗚嗷咆哮,此刻閘門一開,它們就爭先恐後竄出了鐵籠,朝大廳中間的費倫呈扇形撲來.

費倫嘴角泛起冷笑,目光凜冽,腳下微一錯步,身體姿勢便產生了微不可察的變化.其實不只是他的姿勢變了,他身體筋肉的狀態,甚至他筋肉下骨骼的結合方式都產生了些微的不同,但就是這麼點細微的不同,給觀摩組員的感覺就大不一樣.

"哇靠,這是什麼架勢?"

"應該是某種拳法吧?"

"為什麼我有一種望而卻步的感覺?"

"豈止是我們望而卻步,你看那些畜生,它們的腳步居然慢了下來,對費SIR圍而不攻!"

"狼是天生的戰斗家,觸覺相當敏銳,顯然它們也在害怕費SIR的姿勢!"

也就在眾組員猜疑不定的時候,費倫的腳下踩著奇異的韻律,殺向了狼群.這一瞬間,他面無表情,沒有絲毫殺氣,有的只是冷靜到冰酷的眼神.

狼不同于人,並不懂得什麼招式技巧,一切行動全憑本能,雖然它們已經感受到了費倫的危險,但眼下對方主動進攻,加上它們早就餓得不行,再不吃食即將面臨死亡,所以在雙重壓迫下,狼姓的一面霎時展露無遺,開始不顧一切圍沖向費倫.

費倫臨危不懼,還冷冷一笑,口中喃喃道:"第一戰斗形態,真是好久不用了,也不知還有沒有當年的威力."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22 事態嚴重     下篇:正文 224 通風報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