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28 兩個地方  
   
正文 228 兩個地方

不久,法證的人也趕到了,開始清理現場證物.

費倫則命令戴岩幾人例行進行附近的現場問詢,但佘母死得離奇,別墅區內其他的住戶並沒有察覺出什麼異常,甚至就連監控錄像也沒發現什麼可疑人物.

做完在現場該做的一切之後,費倫再見了次佘映彤.這次他握著女孩的手,用無殺玄金氣試探了一下她的經脈和身體.

雖然凶犯未必使的是元牝魔功,但眼下毫無頭緒的費倫也只能把馮京當馬涼來查,先確定一下受害人的身體是否符合元牝魔功的"欲侵"條件.

佘母已死,無論怎樣真氣探查也不會有反應,不過還有佘映彤這個大活人在,費倫一試,果然發現她體內的元陰之氣雖不及喬冷蝶的極陰魔體,但也比尋常處女的陰氣強盛數倍.

費倫瞬間意識到,那個凶手的目標是佘映彤,佘母只是遭了池魚之殃,被人順帶吸走了殘花敗柳之身中為數不多的陰氣.當然,這些情況半點也不能透給佘映彤知道,不然她恐怕會發瘋跳樓.

不過費倫也略松了口氣,看來凶犯的元牝魔功或不知什麼其他的邪功還未夠道行,竟然被佘映彤從噩夢中掙脫.

就費倫所知,如果元牝魔功小成,便決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若大成,現時的費倫見了也只有逃跑的份,因為元牝魔功的元牝之力以他此時的精神力還不足以對抗,一旦被修魔功的人用目光掃中,甚至無須對眼,元牝之力就能夠入侵人體神經,令其僵硬禁錮.

打個簡單的比方,元牝魔功大成者一旦用目光掃到費倫持槍的手,元牝之力可在瞬那間侵入手臂神經,令他的手指硬直到無法扣動扳機,而且這種硬直可以很快地蔓延到全身,連逃走都難.

好在元牝魔功的修煉者一向不以身體強健見長(此相對于煉體魔修而言),所以只要與之敵對者擁有和魔功修煉者對等的精神力,逃走保命是沒有問題的.

既然知道了凶手的邪異之力還很弱,費倫推測對方必然沒有元牝魔功小成者的周天搜獵之力.換言之,對方施展遙感殺人之法攫取陰氣還需要中間媒介.

中間媒介就好像集追蹤,定位,放大信號這三種功能的儀器一樣,能讓凶手迅速找准目標的方位,而這個媒介可以是任何東西,也許是降頭小人,又或者是一張紙一支筆,否則他沒辦法確定目標方位,一旦吸錯人只會空耗功力而沒法補益.

也就是說,今次那個凶手沒有吸到佘映彤的元陰之氣,想必得恢複一段時間才能夠再出作案,或許目標還會是佘映彤,或許會改吸其他人.

想到這點,費倫隨即轉回主臥,目光如掃描儀般看向室內的陳設,只可惜擺設的物件價格品質參差不齊,令並不擅長精神力的費倫一時也無法看出到底何種東西才是媒介.

不過這不要緊,費倫一個電話叫來輛貨車,將主臥內所有的物件家具以證物的名義都搬上了車.本來這事兒佘家的菲傭是反對的,但她只是一個外籍猴子女人罷了,反對無效,在蠱惑了佘映彤後,費倫干脆用高于市價一成的價錢成功把東西全買了下來,然後運走.

車上.

"SIR,我真是搞不懂,你把受害人家中的家具整個都運走,到底要干嘛?"莫婉甯奇道.

"就是!"施毅然附和道,"法證那邊不是把床單被褥還有受害人貼身衣物這些都拿回去化驗了嗎?"

費倫神秘一笑,道:"不干嘛,總之我自有用處!對了,那些物件不用運回總區了,運回去也擺不下,就運去跑馬地我名下的一個住宅單位吧!"

反正這些東西費倫已經付了錢了,又是在法證法醫取證後買的,所以重案組各人對此毫無異議.

西環,殮房.

佘母的尸體赤條條躺在解剖台上.

戴著口罩的曾曼嗔了費倫一眼,道:"說吧,這次要我開哪兒?"

同樣戴著口罩的費倫擺了擺手,淡淡道:"不用,你解剖就行,我看著!"

"真不用?"曾曼再次探問.

費倫不耐煩道:"我說你貧不貧呐,趕緊!"

曾曼又瞪了他一眼,這才招呼珍妮開始進入工作狀態.

不得不說,曾曼相當專業,解剖開始後,她就把費倫當成了空氣,完全專注在尸體上,仿佛冷冰冰的尸體中藏有什麼寶藏一般.

雖然曾曼相當認真,而且按照程序該解剖的地方也都解剖到了,但是她並沒有解剖尸體上費倫想看的那兩個地方.

所以,等曾曼打完正想收工時,費倫道:"慢著,再多解剖兩個地方吧!"

曾曼和珍妮齊齊詫異地望向費倫,曾曼道:"按照程序,我的解剖工作已經完成了,你還想要解剖哪里?先說出來我聽聽!"

費倫指了指佘母尸體臍下三寸的地方,道:"我想看看她這個地方."

曾曼鄙視了他一眼,卻沒說什麼,依言照做,但沒有從下體開口處下刀,而是直接在臍下三寸下刀,很快就讓內髒暴露在了空氣中.

"咦?!"曾曼看到佘母髒器的第一眼就發出了驚噫之聲,"這,這個……水份流失怎麼如此嚴重?"

費倫細瞧了兩眼,搖頭道:"莫非你看不出來麼?不是死後水份流失,而是自然干癟,應該是生前就形成的."

這話一出,曾曼眼中閃過驚駭之色,如果死者生前就出現了這般情況的話,她完全能夠想象得到那種痛苦.不過她沒注意到的是,費倫的眼睛只在髒器上停留了很短的時間,隨後他的目光完全鎖定在了那些皮下毛細血管上,因為臍下經脈就藏在這些毛細血管中.

費倫很快注意到,佘母的經脈只有輕微干涸的跡象,說明她體內殘存的陰氣不多,所以凶手留下的痕跡也就不大明顯.

曾曼此時也發現費倫盯著的好像不是髒器,遂問道:"你在看什麼?"

費倫顧左右而言他道:"會陰穴,聽說過嗎?"

曾曼微愕,不太確定道:"兩陰之間連線的中點?"

"對,再把這個地方打開我看看,關鍵在于皮下毛細血管!"費倫這話等于給曾曼前面的問題交代了答案.

曾曼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照做,很快切開了尸體會陰及周邊的皮膚,讓那處的毛細血管組織完全暴露了出來.

看了看曾曼目無全尸的解剖刀法,費倫難得調侃了一句:"你這剖尸的刀要是用來殺人的話相信同樣利落!"說話之時,目光卻落到了那些毛細血管之間.

果然,會陰穴及周邊經脈的損傷比丹田來得大一些,看來凶手即便不是修習的元牝魔功,其修煉方式應該也與此路魔功一脈相承.

棘手的案子啊!費倫心下不禁微微一歎,只不知這路功法的來源是……輪回空間!?主神應該沒這麼絕吧?再說了,要真是這樣的話,他回歸這幾年世界早該亂成一窩粥了,不應該如此平靜啊?

費倫正胡思亂想時,曾曼拍了他一把,令他條件反射般一下緊扣住了曾曼纖白的鵝頸,嚇得旁邊的珍妮頓時尖叫起來:"啊——"

費倫倏然驚醒,訕訕而笑,松開了曾曼的脖頸,道:"搔瑞搔瑞,職業反應!"

"咳,咳咳……你想卡死我是吧?"曾曼嗔怪道,"不行,得賠!"

費倫臉色一沉,微斥道:"你打亂我思路我都沒說你,還賠?賠個屁!"

曾曼一窒,秀眉微蹙道:"那你總得告訴我,你都發現了什麼吧?讓我也學學,這不過份吧?"

費倫屑笑道:"我注意的是經脈,你是西醫,懂這個嗎?"

經脈這種東西在西醫看來真是虛無縹緲,除了針灸能稍作證實外,就連儀器也難以檢測到經脈之所在,因此經脈這種東西到底存不存在還成疑問.曾曼聞言,頓時沒話說了,好半天才半信半疑道:"真有經脈這回事?"

費倫哂笑著反問:"你覺得呢?"

曾曼翻了個漂亮的白眼,擱下手術刀就打算脫手套收工.

費倫忙道:"還沒完呢,這個地方也得打開看一下."說著指了指自己的眉心.

曾曼奇道:"眉心後面就是額葉而已,能有什麼啊?"

"總之你打開就對了."

曾曼想了想,反正都多開了下體,也不在乎這麼個地方,當即讓珍妮拿來專業的法醫開顱器,先把尸體頭部表皮揭下,然後套上頭顱架固定住整個頭部,再調整好鋸盤的位置,開始下鋸.

專業的就是專業的,曾曼很快揭下了尸體的前額骨.費倫細掃額骨眉心後面直達大腦的部位.曾曼也湊過來瞧看,赫然發現前額葉上有一道碳痕.

"奇怪,大腦內怎會碳化?"曾曼不解道.

"不是碳化,而是這一線溫度過高,被燒焦了."費倫糾正道.

"不燒怎麼碳化?"曾曼犟了句嘴,旋即愕道:"為什麼溫度升高的地方只是一條線,而不是整個前腦?"

費倫詭笑道:"這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神仙!"

"那你怎麼想到要打開這處來看?"

"我只是隨便看看!不可以麼?"說完這句,費倫脫下手套口罩扔到一邊,施施然出了解剖室.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27 撲朔迷離的案情     下篇:正文 229 孝女就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