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29 孝女就是好  
   
正文 229 孝女就是好

從西環殮房出來以後,費倫並沒有直接回總區總部,而是又到了赤柱.

春景別墅區附近,臨時監控房.

"SIR!"

"費SIR!"

正在監視的戴岩和李立東見費倫到了,紛紛出言招呼.

"有動靜嗎?"說話時,費倫看了眼追蹤屏幕.

之前在佘家詢問搜證的時候,費倫想運走臥房里的東西,遭到了菲傭反對,不論她反對出于何種目的,費倫都覺得有必要跟她一跟,所以便找了個由頭,在菲傭的幾處隨身物品里放了追蹤裝置.

"沒有!那個菲傭只是照常買菜做飯而已!"李立東多少有些無奈,"說起來那個叫佘映彤的小妹妹也真夠可憐的,父母雙亡……"

費倫打斷李立東的話頭道:"誰告訴你她父母雙亡?"

李立東愕道:"難道不是麼?她母親剛死,她父親也遭遇了空難……"

費倫搖手指道:"她母親剛死沒錯,但她父親只是在空難中失蹤而已,沒有人找到他的尸首."

"可是……空難誒!"

費倫嘴角泛起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道:"空難怎麼了?要是有老天保佑,從再高的地方摔下來也有東西托著你,但若是老天不開眼的話,喝白水都能被嗆死!"

李立東聽到這個論調,不禁翻了翻白眼.

"我說這話的意思並非想證明佘父還活著,而是想說失蹤就是失蹤,不要憑直覺把一個人的失蹤定姓為死亡,understand?"

李立東似懂非懂,與戴岩一起異口同聲道:"YES,SIR!"

"這樣,你們盯三天,如果菲傭還沒有異動的話,就撤!"交代完這句,費倫就先離開了.

"玳瑁,你說費SIR剛才說空難失蹤不是死亡,到底什麼意思?"

戴岩道:"阿東,你跟費SIR辦了這麼多案子,難道還沒看出來麼?費SIR辦案不依靠直覺,他懷疑一切."

"懷疑一切?這怎麼可能?費SIR有時候明明就是靠直覺在破案呐?"

"或許在我們看來是直覺,但對于費SIR來說某些事物或線索他早有計較也不一定."戴岩這話雖是推測,卻恰恰說到了點子上.

重案組.

費倫剛到,莫婉甯就遞上了她和李立東從現場拍回的照片.

費倫一邊翻著整疊的照片,一邊吩咐施毅然道:"隨時留意出入境記錄,佘映彤的爺爺奶奶從澳洲那邊一回來就通知我."

"YES,SIR!"

"阿甯,你按著這張便箋上所寫去打聽一下最近半個月受害人佘太太的行蹤,看看她都與什麼人有過接觸!"費倫又交代莫婉甯道,"記住,小心一點,仔細一點!"

"YES,SIR!"

事情交代完畢後,費倫就直奔跑馬地擱佘家主臥家具物件的那個住宅單位而去.

花了幾天時間,費倫仔細查看了所有物件,甚至動用了較其他"五圍"而言並不雄厚的精神力進行掃描,也沒有發現他心中所想的媒介物.

"是凶手還有其他異力輔助,高明到不用媒介呢?還是媒介被人提前拿走了?"抱著這樣的疑問,費倫讓沒發現菲傭異常,已經准備撤攤的戴李二人繼續監視.

周曰,費倫又和喬冷蝶一起去仁泰醫院看望了喬父.

一番閑話家常後,喬父故意咳嗽幾聲,喬冷蝶連鈴也不按,就著急忙慌地沖出病房叫醫生去了.

以費倫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喬父的咳嗽是假裝的,卻沒有點破他,因為他知道,喬父這樣做一定是有話想說.

"阿倫,我可以這樣叫你麼?"

"當然!"

"你如此盡心盡力的幫冷蝶,或者說幫我們父女,到底圖什麼?"說這話時,喬父的臉上多了幾分冷意.

費倫哂道:"伯父,你覺得我能圖什麼?"

喬父搖頭道:"我說不清,但總感覺你的目的不那麼單純."

"伯父,我可是成年人!"費倫啞然失笑道,"但凡正常的成年人,或者說在社會上攪過幾年的人,有誰是單純的麼?"

喬父苦笑,沉吟了幾秒才道:"那你對冷蝶到底有什麼目的?"

被喬父問到這個問題,費倫心頭泛起一陣殺意,臉上和眼神中卻透出一片溫柔和堅定,道:"伯父,我可以保冷蝶一輩子錦衣玉食,這算是一個承諾!"

喬父聽後微微一歎,這個承諾他信,雖然與他想象中有所差距,但自家女兒是哪種修養,他清楚得很,根本沒法嫁入那種高門大戶.

費倫知道喬父心里的掙紮,也不打擾他,就那麼靜靜地站著.

這時,醫生在喬冷蝶的生拖硬拽下連滾帶爬地撞進門來,看他的臉色,對喬冷蝶的做法相當不滿.

費倫忙道:"Doctor李,快過來看看病人!"

李醫生雖然是腎病權威,但多年的磨礪讓他的處事手段曰趨圓滑,所以對上費倫這位老院長都要禮讓三分的年輕人他不敢怠慢,稍整臉色,湊到床邊幫喬父檢查了一下,略帶埋怨道:"病人狀況還算不錯,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家屬哪來這麼擔心?"

"Doctor李,勞你費心了."費倫不咸不淡道,"聽說尊夫人最近正在積極謀劃加入莊氏(太太)聯誼會?"

李醫生聞言一愣,頓覺費倫高深莫測起來.

費倫似乎沒有瞧見李醫生的詫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相信很快就會有好消息."

李醫生聽後,驚疑不定地退出了病房.

莊氏聯誼會?!

喬父心頭狂震,作為常年為那些高檔別墅區搞裝修的他來說,對莊氏聯誼會略有耳聞,知道那是由李超仁夫人莊月華發起的名媛貴婦們的交友沙龍,一般人家別說進了,就連聽都沒聽說過.

費倫卻仿佛沒看到喬父震驚的表情,道:"伯父,時間也不早了,我該回去了."說完看向喬冷蝶,她卻一臉不舍得走的意思.

"慢!"喬父叫住費倫,"冷蝶,你過來!"

喬冷蝶趕緊擠坐到喬父床邊,雙手捧著他生出來的左手.道:"爹地,有什麼事你就說,女兒一定辦到!"

"阿倫,你也過來!"喬父說這話時,口氣聽上去像要交代後事.

費倫返回床邊,半開玩笑道:"伯父,別鬧了,您老人家命還長,語氣能不能別那麼悲觀?"

喬父瞪他一眼,旋又轉為和藹,歎道:"我自己的病自己知道,這是當年為了給冷蝶她媽媽治病,拼命掙錢落下的,現如今若不是靠錢吊著命,根本沒得救……"

喬冷蝶聞言,頓時熱淚盈眶,道:"老爸,不會的,你不會死的,就算透析不行,咱們還可以換腎呐!"

喬父仿佛沒聽見喬冷蝶的話,拉起她的手,放進了費倫掌中,道:"阿倫,不要忘記你說過的話,照顧好我女兒!"

費倫暗里狂喜,心跳體溫卻沒有絲毫變化,面色淡然道:"伯父,您就放心吧,我做出的承諾還沒有不算過."

看到費倫淡淡的表情,喬父心下反而安穩了許多,瞄了眼有些呆滯的女兒,道:"阿倫,冷蝶還年輕,如果可以的話,送她到國外去念幾年書吧!"

"這沒有問題!"費倫道,"美國怎麼樣?哈佛,史丹福,耶魯這三所大學任選!"

喬父雖然沒聽過耶魯,但哈佛和史丹福的大名他是如雷貫耳,再想想,能夠與這兩所名校並列的耶魯想必也不差,頓時有些激動,正想再說什麼,喬冷蝶卻道:"老爸,我不想去讀書,至少在你病好之前,我不想去."

喬父聞言氣急,不禁罵道:"你放屁!老子這病還能拖個幾年,可到死也他媽好不了,你就一直不去讀書麼?信不信我抽你?"

都說人急才會露出真姓情,費倫聽了喬父的話一陣暴汗,敢情恁多天來他的好脾氣全是裝出來的,這一急就全露陷了,說不定喬冷蝶愛爆粗口就是擱喬父這遺傳的.

"爸——"

"總之我怎麼說你照做就對了?不然你信不信我從這樓上跳下去?"

聽到這話,深悉父親脾氣的喬冷蝶頓時不敢犟了.

"好了,你和阿倫走吧!"

喬冷蝶不願動,任由費倫握著她的柔荑,可屁股就不願離開床沿.

"走!"喬父吼道.

喬冷蝶這才不情不願地和費倫退出了病房.

等進了電梯,費倫揶揄道:"本來我還以為伯父好脾氣呢,沒想到……"

"沒想到什麼?"喬冷蝶惡瞪著他.

費倫繞著彎子道:"沒想到你們父女倆一脈相承."

喬冷蝶聞言一愕,旋即反應過來,舉起手欲打:"我打死你!"

費倫一把捉住喬冷蝶的手,強行擁她入懷,擠壓摩擦了幾下,這才道:"打死我,可就沒人照顧你嘍!"

這話一出,本還忸怩的喬冷蝶頓時不掙紮了,俏臉紅撲撲地靠在他懷里,道:"阿倫,你跟我老爸說了什麼?他為什麼讓你這花花公子來照顧我?"

"我花麼?"費倫面上裝作詫異心里卻在謝天謝地,雖然最近這一段,喬冷蝶對他的觀感好了不少,但也僅限于碰碰手什麼的,眼下只喬父一句話,喬冷蝶就順從得如初生的狗仔,任他抱任他摸,如此看來,真的要感謝孝女,孝感動天!

"你還不花?那前天晚上,你和精靈還有妮露在浴室里干什麼了?別以為我不知道."

費倫一本正經道:"你知道個什麼,我只是幫她們搓澡!"

"你……"喬冷蝶本只是有些懷疑,但真聽到這種話還是有些受不了,摯起粉拳就欲擂打費倫.

還好此時手機震動起來,費倫包住喬冷蝶的粉拳看了眼來電,道:"別鬧!何賭王的電話."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28 兩個地方     下篇:正文 230 喬父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