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30 喬父之死  
   
正文 230 喬父之死

"喂,老何,嘛事啊?"

"半個鍾頭前,我兒子受了襲擊."何鴻生的聲音相當陰鷙.

"噢?!阿龍沒事吧?"費倫難得關心了一句.雖然何鴻生沒說是哪方面人干的,但他閉著眼睛都能猜到,襲擊的事情十有**與嚴興南有關.

"他受了些皮肉傷,不過沒甚大礙."何鴻生續道,"倒是你,這幾天多小心一點."

"老何,沒想到你還關心起我來啦!"費倫半開玩笑道.

何鴻生聲音變得嚴肅,道:"我說過,有關嚴興南的事,我跟你立場相同."

"畢竟我現在是個警察,不能做得太過了嘛!"費倫淡淡道,"放心,他要敢來,我讓他有來無回."

何鴻生在那頭桀桀笑了起來:"我就知道阿倫你不是好相與的,如果你實在搞不定就CALL我!"

"這個不勞你艹心,搞不搞得定都是我的事兒!"費倫說完這句便掛了電話.

喬冷蝶灼灼望著他,問:"賭王跟你說什麼了?"

"何友龍遭襲,多半是嚴興南干的."費倫哂笑道,"我看他動了真怒,已經起了除掉嚴興南的念頭."

喬冷蝶道:"哪敢情好,這樣我就不用住精靈那兒了."

費倫捏了她的豐臀一把,笑道:"不住黑妞那兒,你住哪兒?"

喬冷蝶拍了他的手一下,嗔怪道:"討厭!別以為老爸讓你照顧我,你就可以毛手毛腳的."

"叮——"

電梯到了樓層,喬冷蝶掙脫費倫的手,當先出了電梯.費倫卻呆怔原地.

"你怎麼了?"喬冷蝶奇道.

費倫一把將她拉回電梯里,迅速關上電梯門,摁了喬父病房所在樓層數.

喬冷蝶詫異萬分地看著費倫.

"我想老何打電話過來多半是收到了風聲,嚴興南有可能朝我下手."費倫語氣不善地解釋道,"可我最近根本不去歡樂時光,他找不到機會拿我開刀,說不定會對伯父不利."

喬冷蝶聞言頓時緊張起來:"那怎辦?"

"沒事,本來仁泰這邊的安保已經很好了."費倫輕拍她的肩膀道,"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這就把伯父接到養合療養院去,那邊的安保措施比仁泰更好,你要是還不放心,咱們還可以雇幾個專業傭兵守著你爸!"

一席話,讓喬冷蝶稍稍安心.

"叮——"

電梯門剛開,費喬二人就隱隱聽到走廊那邊隱約傳來護士的喝斥聲:"你們從哪兒進來的?想干什麼?呀——"

費倫和喬冷蝶對視一眼,隱隱感到不妙,忙朝走廊那頭喬父的病房沖去,遠遠就看見病房門口一個護士滿腿是血摔在地上,卷曲著正痛苦呻吟……

兩人大驚,疾奔過去.

費倫右腳踝彎頂在受傷護士的腹部,腿弓微一發力,將她撇開七八米遠,地上瞬間拖出一道血痕.不過對這個護士而言,離開門的范圍相對安全一些,而且如此一來,費倫想對門內之人做什麼她也就看不到了.

與此同時,費倫用左手攔住了想上去踹門的喬冷蝶,右手入懷掏槍,左腿猛然蹬開了病房門.

"嘭!"

隨著病房門轟然躺平,門邊的喬冷蝶看到了令她睚眦欲裂的一幕,病床上的喬父已然不見,只有一雙手還勾在窗沿上.

倆穿著保安制服的混混守在窗邊,正在使勁掰那十根懸命的手指,聽見身後房門的巨響聲,一個混混朝門口望來,另一個持刀混混側臉猙獰,幾乎沒有猶豫,手起刀落,就砍在了窗沿上其中的五指上.

"啊——"

只聽懸在窗外之人發出淒厲的叫聲,另一只好手也脫向了窗外,跟著慘叫聲迅速消失于費倫和喬冷蝶耳畔.

"砰!"

也就在慘叫聲響起的同時,費倫手中的點三八也響了,只一槍就洞穿了持刀混混的太陽穴.可是即便這樣也就不回窗外的人.

這是喬父的病房,雖然喬冷蝶有九分九肯定窗外之人就是她老豆,但沒親眼看見尸首前,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這個事實的.

不顧費倫的阻攔,喬冷蝶欲跳窗似的奔向窗邊,朝下望去,八樓之下,她雖看不清喬父的臉龐,但身材體型卻相當熟識,當即"哇"地一聲哭了出來,竟瘋了一般跨上窗沿,打算隨喬父一起去了.

費倫趕緊過來一把攬住她的纖腰.開玩笑,喬父這個"累贅"的死活,對費倫而言並不重要,他要活著就養著他,要死了也沒關系,但如果喬冷蝶也跟著去,他不虧大了嘛!

在死死攬住喬冷蝶的同時,費倫的槍口一直逼著另一個混混,冷冷道:"誰派你來的?說!"

喬冷蝶聽到費倫這句問話,死志全無,霍然轉頭,美眸中爆射出毒蠍般的寒光,死死盯著那個混混,恨不得生啖其肉.

費倫此刻也冷冷道:"我數五個數,不說你同伴就是榜樣!而且我必須提醒你,別以為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只要你有家人或親戚朋友什麼的,我不介意找出他們,讓他們也從這個窗口跳下去."

本來面對搶口只有兩分懼色的混混聽完後半截話,頓時面色大變.

"看來我是說中你的要害了,一……"

混混見狀,打拱求饒道:"這位老大,有話慢慢說,何必……"

"五!"費倫根本沒心思跟他磨嘰,直接從一跳到了五,同時手指壓下了扳機.

"砰!"

混混聽到槍聲,下意識歪著身子閃了一下,雙手呈投降狀道:"別開槍!我說,我說……是嚴老大派我……"說到這,他倏然意識到身上既不疼也不癢,沒中槍,倒是他腦側後的牆壁上多了個槍眼.

喬冷蝶聞言,淚如泉湧,尖厲大叫:"嚴——興——南——我不將你拆皮煎骨,誓不為人!!!"

聽到混混的答案和喬冷蝶的惡毒嘶吼,費倫悖向喬冷蝶的另一邊嘴角泛起了一絲殘忍而又滿意的淺笑.

嚴曉西間接死在費倫手上,其實他跟嚴興南早就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如今只要搞死了嚴興南,不僅可以去除一患,還能令喬冷蝶歸心,對費倫而言真是一舉兩得.

這時,連續兩聲槍響引來了大批保安,可是喬父都已經死了,人死不能複生,喬冷蝶對他們的怨恨顯然不比對嚴興南少多少.

費倫更是看也不看那些擠在門口的保安,探頭出窗瞥了眼樓底,已經有護士替喬父就地蓋上了白單,顯然是沒救了.

"你們是什麼人?"保安頭子喝問的同時,緊盯著費倫的手槍.

費倫從容收槍,亮證道:"警察!"

這話令保安們松了口氣,那個被費倫死亡威脅的混混則叫嚷起來:"好哇,原來你是阿SIR,我要告你暴力執法,我要投訴你威脅我!"

費倫聞言只感好笑,如果一個人只能拿投訴來威脅他,可想而知此人的無能.再說了,這種小投訴對于費倫來說根本起不到作用,大不了花錢打官司,只要法庭判他無罪,就連監察委員會也拿他沒轍.總而言之一句話,以他今時今曰的財勢,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我威脅你?誰能證明?"費倫哂笑道,"她能幫你證明嗎?"說著指了指恨不得上前咬死那混混的喬冷蝶.

混混一愕,這才意識到情況不妙,色厲內荏道:"你做過不敢認,總之我要投訴你!"

"放心,我會給你投訴的機會,還會找到你的家人,讓他們幫你找個好一點的律師."言語間,費倫把"家人"二字咬得特別重,又隱晦地威脅了一把混混,"不過眼下,你身著保安制服,我要搜你身!"

這話一出,眾保安都有些色變,現在醫院的病人死了一個,而殺害病人的雖是小混混,但他們身上的衣服可是醫院安保部的.若在混混身上搜出偽造或是真的保安證件,那情況將更糟.

有鑒于此,保安頭子正想說話,卻見費倫再度拔出槍來,並非剛才那把點三八,而是從應急小組分配得來的格洛克幺七.

"奧地利制軍警手槍,常規裝彈17發."費倫淡淡地說完這句,淡淡地掃了眾保安一眼,朝身邊的喬冷蝶道:"打999!""

保安頭子自然知道費倫看他們是什麼意思,當即道:"剛才槍聲傳出時,已經有人打過了."

費倫仿佛完全沒聽見保安頭子的話,沖略顯遲疑的喬冷蝶道:"再打!"

眾保安紛紛色變,他們已感受到了費倫的十分不信任,可鑒于他拿著格洛克在眼前晃來晃去,俱都敢怒不敢言.保安頭子不得不沉聲道:"阿SIR,你拿槍這麼比劃到底什麼意思?"

費倫朝仍未靠牆的混混努努嘴,道:"警察辦案用不著你教,我只是想讓他乖乖靠牆!"說著把格洛克對准了混混.

那混混一看,不得不背過身趴在了牆上.

此時,醫院附近兩條街的四名軍裝同事已經趕到.這令費倫微微松了口氣,他倒不是怕保安們鋌而走險,只是怕在亂戰中不小心令喬冷蝶受傷.

說到底,這塊到嘴的肥肉費倫絕不允許任何人染指,如果保安們真敢妄動的話,他不介意開槍,反正說辭有的是,只要一口咬定保安同混混勾結,意圖殺人滅口,那麼開槍合情合理.

當然,能不開槍最好,現在有同事趕到,而且隨後會有更多同事趕到,這讓喬冷蝶受到傷害的可能姓大大降低,費倫也就懶得再理會那些不稱職的保安,單手摸上混混的身體,挨個遍翻他的衣兜.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29 孝女就是好     下篇:正文 231 多事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