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35 跑路  
   
正文 235 跑路

警察總部.

看著塞比斯的殺人錄像,聽著費倫的解說,許啟南和白紀臣面面相覷.他倆怎也想不到居然會出現這麼玄幻的事.

以眼神殺人,難道這家伙是從動畫片里冒出來的嗎?

等影像播放到塞比斯嗑完藥就沒有了,白紀臣道:"阿倫,既然這家伙靠嗑藥來補充,你為什麼不及時抓他?"

費倫道:"他吃的藥是鎮靜類藥物,也就是說,連殺三人後,他那種奇怪的異力並沒減弱,反而開始有了暴躁的傾向……白SIR,你覺得我們要犧牲多少人手才能抓住他呢?"

"這……"白紀臣有點瞠目結舌,"那你怎麼不在這家伙殺人的時候CALL支援,CALL狙擊手?"

面對白紀臣連番的詰問,費倫相當不爽,哂道:"要是能提前預知他這麼厲害,我早到黃大仙擺攤算命去了,何必當警察?"

白紀臣愣了愣,道:"費倫,你,你這算什麼態度?"

費倫聳聳肩,不屑解釋,反而道:"如果白SIR你覺得我不適合偵辦此案的話,大可以把案子移交給別組同事……當然,在此之前,我想再重申一下,嫌犯塞比斯比想象中的還要危險,遠程狙殺未必管用,況且依據基本法的精神,保安局方面未必同意你們這麼做."

許白二人聞言一呆,是啊,塞比斯殺人的時間段已經錯過,眼下他只是殺人嫌犯,在沒被法庭定罪之前,如果被當街狙殺,那警察部將遭受相當大的輿論壓力,光憑一卷模糊的殺人錄影未必跟公眾解釋得清.

到了這個時候,許啟南算是看出來了,費倫敢這麼說,必定是成竹在胸,遂道:"阿倫,那你有沒有什麼計劃或想法?"

白紀臣也腆著臉笑道:"對啊阿倫,要是有什麼好的想法,盡可以說出來,咱們也好集思廣益一下嘛!"說話間,質問的語氣消失得無影無蹤.

費倫心中冷笑,對兩位大佬的"變臉"絕技很不以為然,面上卻不露聲色,淡淡道:"其實沒什麼難辦的,只要加強各口岸盤查,特別是陸空,我想塞比斯會在短時間內從水路逃走的,只要綴上他,在水上一網成擒就可以了."

"這計劃不錯!"白紀臣到底從事過多年的一線工作,對計劃的好壞他還是有相當判斷力的,不過為了少擔干系,他並沒有直接拍板,反而請示許啟南道:"一哥,你覺得呢?"

許啟南打"太極"道:"想法還不賴,不過老白啊,具體該怎麼實施,你是行動副處長,得抓起來啊!"

白紀臣聞言,暗罵了句老狐狸,一邊點頭一邊順水推舟道:"阿倫,既然一哥也同意這個方案,那你就全權負責,放手去干吧!"

費倫不禁翻了個白眼,他算是看出來了,兩個老家伙恐怕是頭一回碰到這種"眼神殺人"事件,一時間有點拿捏不定,所以態度反複不說,還有推卸責任之嫌.趁著這個機會,他道:"那在塞比斯這個案子上,我需要更大的行動權和指揮權."

"這沒有問題,我會親自跟飛虎隊和水警方面打招呼的."白紀臣拍胸脯保證道,"他們會全力配合你!"

費倫剛離開警察總部,太子就打來了電話:"老大,半個鍾頭前,皮磊和榮晟倆兔崽子跑路了,我這就把他們的航班號發到你手機上."

"發過來吧!"費倫隨口回了一句,"對了,姓刁的事弄得怎麼樣了?"

"我已經找好了人,很快就有好戲看了."

收到航班號短信後,費倫隨即通過美軍衛星中轉,撥打了兩個越洋電話.

重案組.

"SIR,狗仔那邊傳來消息,塞比斯果然取消了機票預訂,看樣子他准備通過其他途徑跑路."戴岩掛上電話道.

"很好!"費倫擊掌道,"陸路那邊塞比斯肯定過不去,也不願過去,等他從水上跑路之前,我會安排你們幾個去水警方面聯絡指揮,到時候我直接通過你們發號施令."

李立東微微色變道:"費SIR,你該不會是想單獨去追蹤塞比斯吧?"

費倫搖手指道:"不是單獨,我會請一個幫手同去."

"幫手!?"眾人詫異.

"對,幫手!"

入夜,海上.

費倫邊盯著追蹤器邊道:"至玄,等下截到船後,我過去,你來駕駛沒問題吧?"

被硬拖來的至玄沒好氣道:"如果只是駕船的話,你還不如雇個專業艇手來!"

費倫森然一笑道:"是你自己看過錄像後說能在塞比斯的眼神下撐住一時三刻的,專業艇手有這個能耐嗎?我可不想到時候連艇手一起干掉!"

至玄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再說了,專業艇手一旦受塞比斯控制,他未必就不會駕船對撞,來個同歸于盡."費倫哂道,"現在的海域已經超出水警的控制范圍了,我可不想一路殺著鯊魚游回去."

至玄白了他一眼,道:"那你就不怕萬一我也受了塞比斯控制?"

費倫沒心沒肺道:"真要那樣的話,我只能把你和塞比斯通通干掉,然後跑路去歐洲整整容再出來混了."

"你……"至玄聞言,淡雅的俏臉上難得流露出氣苦的表情.

費倫見狀,不禁莞爾,擺手道:"好了好了,你這女人也真是不禁逗,我怎麼可能……咦?雷達上居然有新的反應!"

至玄湊過一看,愕道:"有條新的船正在接近塞比斯所乘的跑路船……"

"沒想到你連雷達也懂看,我還以為你只會開船咧!"費倫開了句玩笑.

至玄沒好氣道:"不會看雷達和儀表,怎麼開船?"頓了頓又道:"這艘新出現的船不會是來接應塞比斯的吧?"

"應該不會."費倫搖頭道,"照塞比斯船行的方向,他應該是開去南海深處某海域,依我估計,那地方應該有外國的船只在等他."

至玄微訝道:"你的意思是……軍艦?"

"不一定是軍艦,反倒極有可能是路過的貨船或商船."費倫解釋道,"只要提前設定好了,接個把人上船決沒有問題."

至玄若有所思道:"照這麼看來,塞比斯所圖甚大."

費倫聞言笑了起來:"所以呀,我才要借這個機會撇開其他同事,親自過來瞧一瞧那幾個東瀛人所謂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兩人說話間,那艘新出現的船已經很接近塞比斯的座船了.

見狀,在費倫的艹控下,游艇開始逐漸加速,向兩船遭遇的地方趕去.

"你不是說船開太快,反雷達裝置效果就不好了麼?"至玄道.

"我估計兩船的人很快會火並,誰還有空注意雷達啊?"費倫哂笑道,"再說了,那兩艘船有沒有我的游艇先進還說不准呢!"

至玄挖苦道:"那倒是,不是每艘民用船只都會搔包到加裝軍用雷達的."

二十多分鍾後,兩船的虛影出現在游艇的右舷,那邊隱隱有零星槍聲傳來.

費倫將駕駛的責任交給至玄,道:"靠過去,距離最好在半海里之內."

至玄微愕道:"半海里?!你打算游過去麼?"

費倫詭異一笑,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至玄的自制力驚人,雖然很想知道費倫到底要怎麼過去那邊的船只,卻並沒有再追問出口,只是專心駕船.

不久,在浪濤聲的掩護下,改裝有靜音馬達的游艇悄然駛入了兩艘船半海里范圍之內,費倫沖至玄輕聲道:"別再靠近,我先過去看看,你等我消息!"說著轉出駕駛室,從側甲板上一躍而下.

至玄瞪大眼看著,不一會便發現右舷海面上竟有一道黑影如鳥般掠過,差點沒驚叫出聲.

那道黑影她再熟悉不過了,正是費倫的背影,這,這……這是失傳已久的輕功絕技登萍渡水嗎??不,不不,這大海之上哪兒來的飄萍?這分明是傳說中的凌波虛渡!!

想及此,至玄的心再也平靜不下來,傳說中的輕功,原來不止是傳說啊!那他還要我跟來,到底什麼意思嘛?好在稍微冷靜下來後,她便省悟到費倫能凌波虛渡不錯,但想必距離上有所限制,這才不得不駕船追蹤塞比斯,否則直接踏波而行不就好了嘛!

費倫潛掠至塞比斯的座船旁,如海鳥般輕盈地躍上了船尾.

另一艘雷達上出現的新船就泊在船翼,正隨波逐流,費倫敏銳的靈識感到那上面已毫無人氣.

此刻槍聲已歇,兩艘船上都靜悄悄的,不聞半點人聲,但超乎常人的嗅覺讓費倫察覺到彌散在咸腥海風中的血腥味.

對此,費倫並沒有生出不舒服或害怕的情緒,反而隱隱有些興奮.他隨手從隱戒中掏出早已上好膛的格洛克,鬼魅般竄過靜悄悄的甲板,往前面掠去.

駕駛艙在最上一層,下面是複合船艙.費倫潛到艙口處,朝下瞄去.餐桌上堆滿了劣質的快餐食品,但卻空無一人,而艙尾處有一道旋梯,里面隱約透出桀桀怪笑.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34 心驚膽顫     下篇:正文 236 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