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37 惹了一身騷  
   
正文 237 惹了一身騷

"不打?不打怎成?"說著,費倫的腳又跺向了塞比斯另一只好手.

"啊——"

慘叫聲起.

中國男人見狀,再度開口:"朋,朋友,你真會打,打死他的,拿,拿東西要,要緊……"

"聒噪!"費倫微斥著封掉了中國男的昏睡冥穴.

待塞比斯的哀嚎再度停下時,費倫哂道:"既然這麼多人都關心所謂的'東西’,你就乖乖交出來吧!"

已被弄瞎了雙眼的塞比斯面露驚恐道:"那,那東西我,我沒帶,帶在身上……"

"是嗎?嗤——"

費倫臉上泛起冷笑,一只手已然插進了塞比斯的腹部,漠然攪動著道:"沒帶身上?幾撥人都在找的重要物件你會不隨身帶著?看來我只能把你大卸八塊,翻遍你身上的每一個地方了."說罷,手甚至拽出了他的腸肚.

感到腹內如絞,塞比斯亡魂大冒,費倫分明是想一寸一寸活生生拆了他,這比所謂的"嚴刑逼供"厲害百倍,他現在只求速死.

"東,東西被縫,縫在腋下了……"被費倫扯著花花腸子的塞比斯頭上汗如雨下,"痛快,快殺了我吧!"

"噢?在腋下?"費倫似根本不信,祭出手刀,毫不費力地將塞比斯雙臂齊肩切了下來,切口處的血狂湧出來,很快溢滿了塞比斯身體兩側,"在哪邊腋下?"

不先問東西在哪邊,而是先砍掉人的胳膊再說,劇痛中的塞比斯此刻才充分認識他究竟遇到了一個怎樣的惡魔,相比起來,他的殘殺手段實在弱爆了.

"左,左邊……讓我死,讓我死,讓我死……"

費倫對塞比斯最後的要求充耳不聞,慢條斯理地翻找著斷臂切口處的皮下組織,不久有了收獲.

所謂的東西竟然是一塊類似SIM卡的芯片,只是比SIM卡芯片小了數倍,被封裝在一個高強度塑料小方盒內,費倫剛才手起刀落,差點沒把這件小東西給切爛了.

"說說吧,這里面裝的是什麼?"費倫翻手把芯片收進了隱戒,"說得好,給你個痛快!"

已經被邪惡殘忍的血腥手段給嚇得沒了自盡勇氣的塞比斯只求費倫給個痛快,忙道:"是一些設計圖,設計圖……"

"關于哪方面的?"

"航天,軍工……具體的不,不太清楚,我只負,負責轉移東西!"

費倫心頭倏生出一絲不妙之感,寒聲問:"哪個國家的?"

"大,大陸的……"

"我艹你媽!"費倫雖已猜到了幾分,但聽到這個答案仍難免暴跳如雷,直接一腳踢爆了塞比斯的腦袋.由于剛才已被切肩放血,這一下沒了腦袋在脖子上的塞比斯並沒噴出多少血來.

費倫當然不是為了塞比斯竊取國家機密而憤怒,僅僅是因為他被徹底拖入了這灘渾水里.眼下這件事相當即使,就算他干掉所有的人,包括至玄,再沉掉所有的船,然後游回去,曰後大陸方面照樣能找上他,畢竟今晚的行動在警察部已有備案,他無論如何也脫不了干系.

費倫不認為塞比斯在臨死之際會無聊到用這種"無關痛癢"的事來誆騙他.抱著唯一一絲希望,他遍搜了所有尸體,可惜一無所獲.

對于這樣的結果,費倫只能苦笑,如果在幾人身上搜出了大陸方面的證件,反倒好點,這說明此任務的保密級別不高,眼下搜不出證件,只能說明要麼這幾個人不是大陸方面的人,要麼他們的行動份數絕密,屬于不成功便成仁的那種,因此連證件都省得帶了.

無奈之余,費倫只得幫那個仍然存活的中國男人止了血,稍微整治了一下傷勢,隨即拔掉大頭釘,將他弄醒.

等男人徹底轉醒,費倫用兩根手指撚著那個裝有芯片的小方盒,問:"這是什麼東西?"

中國男人沒有先回答他這話,反而瞟了眼地上無頭的塞比斯殘尸,這才道:"你逼供和殺人的,的手段遠比我,我想象的殘忍."

費倫順著他的目光瞥了眼地上的塞比斯,道:"這家伙死有余辜,他在我的管區殺害了兩名婦女,將她們全身的陰氣都吸掉了."

聽到"吸掉陰氣"這種說法,中國男人眼中閃過一絲異芒,道:"你,你的管區?"

"噢,忘了自我介紹了,費倫,HongKongPolice!"說著,費倫還主動亮了亮證件.其實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他摻和進這件事的消息遲早會被人查到,又何必繞彎子遮遮掩掩呢?徒增懷疑罷了.

中國男人眼前一亮,他顯然看出費倫的警察證是真的,微露喜色道:"同志……"

"誒,別叫我同志,要是被人知道我是同志,以後還混不混了?"費倫撇嘴道,"先表明你的身份吧!如果不能,我只有把這件小東西上交警察部了."

中國男人大驚,他不是信不過費倫,而是東西的經手人越多,越容易出紕漏,情急之下連呼吸都急促起來:"我現,現在沒有任,任何可以證,證明身份的東西……你別,別把東西交……"

"沒證件?那恕我愛莫能助了."費倫一翻手,把東西收回隱戒,不等中國男人說話,就又封了他的昏睡冥穴,扛起他就往外走,途經塞比斯等人尸體時,他順帶將尸體上的隨身物件全都收進了隱戒.

最後,又遍搜了兩船,確認沒有別的特殊物件後,才在船體上裝了定時C4,拎著中國男人回返了至玄所在的游艇.

"怎麼這麼久?"至玄問,"你肩上扛的又是誰?"

費倫答非所問道:"開船!"

等游艇駛出差不多半海里後,塞比斯座船的方向升起了沖天火光和連續不斷的爆炸聲.

"怎麼回事?"至玄愕然望向費倫.

費倫聳肩道:"那船上死了不少人,這就算毀尸滅跡了."

至玄呆了呆,旋然苦笑了一下,指著中國男人道:"他又是誰?"

"不知道,應該是大陸特工吧!"費倫說起這個就覺得腦仁疼,不禁皺了皺眉.

至玄又難以置信地瞪視著費倫.

"看我干嘛?"

"我很好奇你這麼無情的家伙為何不把他一起干掉?"至玄奇道.

費倫難得露出個無奈的表情,嗟歎道:"我也想啊!但為了避免被人追殺或與國為敵的情況出現,在這些特工沒對付我之前,還是省省吧!"

"你也有怕的東西嗎?"

"不是怕,而是敬,好不好?"費倫指了指昏睡著的中國男人道,"這些奮斗在秘密戰線上的特工相當不容易,就拿剛才炸的那兩條船來說吧,上面就有他同伴的尸體."

至玄滿心疑惑道:"我記得你是英國人來的,怎麼對中國抱有如此大好感?"

費倫翻了個白眼,道:"我現在是HK公民好不好?果然你們這些算命師都相當八卦,否則跟客人就沒得侃了!"

至玄聞言,也翻了記漂亮的白眼.

費倫不再理她,隨手拔針弄醒了中國男人.

中國男人迷糊地看看四周,疑惑道:"我這是在哪兒?"

"在我的游艇上."費倫淡然道,"你說你沒身份證明,總該有個名字吧?"

雖然費倫救了他,但中國男人仍保有相當的警惕,道:"我的代號叫黑梟!"

費倫暗暗點頭,對于黑梟的警惕姓相當滿意,心下已有**分肯定他是大陸特工,旋即吩咐至玄道:"你不是有內服外敷的療傷聖藥嗎?拿出來給他用上一些吧?"

至玄聞言微怔,瞬間明了了費倫的心思,珍而重之地掏出層層包裹的烏玉再造膏替黑梟敷在了傷口上,又翻出一把小勺分出拇指那麼大一塊膏藥喂到黑梟嘴邊,道:"啊~~張嘴!"

聞到藥膏的清香,再一被抹上烏玉再造膏,黑梟就知道這藥是真正的好東西,有錢也別想買到的那種,所以對至玄的喂藥,他絲毫沒有猶豫,一口就含住了勺子,差點沒咬到至玄的玉手.

費倫掃了眼黑梟的吃相,揶揄道:"碰上好東西,你倒是很能吞嘛,可惜咱們至玄大師就大大的破費嘍!"

只覺一股清暖之氣散入四肢百骸,黑梟立時覺得自己恢複了三四分的氣力,當即朝至玄拱手道:"這位姑娘,大恩不言謝,容黑梟後報!"

至玄雖心疼烏玉再造膏,但既已被黑梟服用,倒也不再糾結,反而如沐春風般微笑道:"既然你被費倫救上了船,我少不得要管一管."

黑梟不敢直視至玄,旋又省起自己的同伴,忙問道:"費倫,我的幾個同伴呢?"

"你說的可是那一女兩男?"

"正是!"

費倫漠然道:"他們的尸體都隨船灰飛煙滅了."

黑梟呆了呆,眼中流露出極端痛苦之色,卻並沒有說什麼.其實早在他被塞比斯拖進小艙時就知道,三個同伴早已氣絕.

費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死者已矣,你還是想想怎麼從我這里拿回東西吧!"又隨手遞過一個袋子,"你同伴的隨身物件都在這里了."

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36 慘景     下篇:正文 238 至香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