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44 范圍有限  
   
正文 244 范圍有限

聽了伊母的話,伊臣禮搖頭道:"你說的那個米爾森我曾經見過一次,他跟阿麗只是普通朋友."這句話既是對費倫說的,也是跟自己老婆說的.

"真要是普通朋友的話,令嬡會在周末跟對方相約麼?"費倫哂道,"伊太,在你印象中,你女兒周末約人外出就只有那麼一次麼?"

這話問得伊氏夫婦一愣.

伊母沉吟了幾秒,露出恍然之色,道:"費SIR,照你的說法,從上學期期中考試後,我女兒就經常在周末外出,想想她每次回來心情都挺愉悅,應該是和男生約會去了."

伊臣禮愕道:"好像還真是這樣,不過米爾森那個男生既染黃發又戴耳釘,我不太感冒!"看來他對女兒男友的印象極差.

"那個米爾森,中文名叫什麼,有誰知道?"費倫順理成章地問道.

伊氏夫婦茫茫然搖頭.頓了頓,伊臣禮道:"不過那次我無意撞見他跟我女兒時,他倆胸口都別著校徽!"

"港大的校徽?"費倫奇道.

伊臣禮點頭,同時看向了徐一安.

徐一安微愣,細想了想,道:"在我的印象中,校內還真有幾個染黃發的男生."不得不說的是,港大的學生行事還是比較內斂的,私底下有什麼齷齪不會拿到台面上來,所以學校穿耳釘的男女生不少,就算染發也以較深的蟑螂色為主,類似黃色這種紮眼的顏色極為少見.

這個時候,魯海濤把跳舞時離女死者最近的同學都找了過來,總共六個人,兩男四女.

費倫見狀,揚聲問道:"你們當中有誰之前就認識死者伊白麗的?"

結果六個男女生紛紛都說認識,畢竟伊白麗是校內名人,又是學生會干事,接觸的事務多,認識的同學自然不少.

費倫隨即把黃發男的情況向幾個男女生簡述了一遍,跟著問道:"你們有誰見過這樣一個男生?他的英文名叫米爾森."

眾男女生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道:"阿SIR,你們說的該不會是錢志森那家伙吧?"

"噢!?"費倫掀了掀眉,轉頭問徐一安:"校長,有沒有錢志森這號學生呐?"

徐一安指了指提供線索那男生,道:"聽他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這錢志森是生物科學系的尖子生,拿過兩次獎學金,成績還是很不錯的,就是為人有些高傲,比較喜歡表現自己."

這席話里的有用線索不多,費倫皺了皺眉,又道:"那有沒有誰知道,錢志森跟女死者什麼時候開始拍拖的?或者我換一種說法,在你們的印象中,錢志森最早是什麼時候認識女死者的?"說罷,還向魯海濤打了個眼色.

魯海濤會意,即刻退出圈外,吩咐同事打聽錢志森的下落.

這時,其中一個女生起了回憶:"讀大學以來我就跟阿麗同寢,大概是上學期半期考之前的某一天吧,我無意中看到有個染黃發的家伙送阿麗到宿舍樓下,那人應該就是錢志森."

另一個女生道:"我也有看到過幾次錢志森與阿麗在一起,不過應該是這學期的事了."

伊氏夫婦聞言眉頭大皺,這些女兒在學校的情況他們一點都不知道.伊臣禮更是多少有些生氣的轉向徐一安,道:"校長,看來你們學校的管理應該加強才對!"

徐一安明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淡淡道:"港大的學生都是成年人,學校只有引導教育的權力,沒有禁錮他們思想和行動自由的權力."這話說得冠冕堂皇,但言下之意很明顯,哪怕在校生去到社會上犯罪他們也沒辦法阻止,畢竟從法律的角度來說,學生們都已成年,一旦做錯事需要承擔完全的民事和刑事責任.

伊臣禮在官場混了十幾二十年,自然聽懂了徐一安隱藏的話意,怒極而笑道:"好,好……反正我女兒已經死了,計較這些也沒什麼用了!"說到這,他歎了口氣,終究沒再說下去.

不過徐一安卻心知肚明,他算是把伊臣禮這個區議員得罪狠了.

費倫自然也看出了伊臣禮的怨恨,哂笑道:"伊議員,你一直都這樣易怒嗎?"

伊臣禮轉頭盯著費倫,皺眉道:"你想說什麼?"

"你和尊夫人是否經常因為一些小事在家中拌嘴?"費倫的目光仿佛看穿了伊氏夫婦,"以行為心理學的角度來分析,如果父母經常在子女面前爭吵的話,孩子多半也會變得情緒化,從而導致他們喜歡打破成規,尋求背道而馳的刺激.如果我不幸言中的話,你們女兒的(吸毒)行為也就不難理解了."

伊氏夫婦面面相覷,卻沒有反駁,顯然是被費倫說中了.隔了一會,伊母才道:"也許費SIR你說得對,但阿麗在我們面前很乖很聽話的."

費倫不置可否,因為他知道那只是表象而已.

此時,法醫和法證的人都到了,現在的取證和勘驗尸體的工作自然是由他們後續跟進.

在學生中收聽消息的施毅然和莫婉甯也趕了回來.

莫婉甯率先道:"SIR,根據從學生們那里聽來的消息,伊白麗登台表演時並沒有什麼異常,許多人都看見了."

"不過有男生反應,她當時跳舞的動作比平時嗨了許多."施毅然補充道.

費倫眉頭挑了挑,道:"收聽到的閑言碎語你們都記錄下來了吧?"兩人不約而同地點頭,"那咱們回去再分析這些風語流言,現在你們倆去拿學校各個出入口的監控錄像和出入記錄,查查最近一周都有些什麼人出入港大."

"YES,SIR!"

等施毅然和莫婉甯去後,費倫散了名片給那幾個男女生,把他們打發走了,跟著轉向徐一安,道:"校長,在你的印象中,之前有沒有學生因為吸.毒或者接觸過類似的東西而被我們警方找上門的?就算你沒親眼見過,聽說過的也行."

徐一安幾乎沒怎麼考慮就矢口否認道:"沒有,絕對沒有!"

費倫聞言,眼睛微眯起來,略帶威脅道:"徐校長,請你考慮清楚了再說話,否則我會告你妨礙司法公正."

徐一安沉下臉道:"費SIR,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你作為校長,現在你的學校死了人,如實向警方提供情況難道不應該麼?"費倫挑撥離間道,"否則就算我答應,伊議員恐怕也不允許你隱瞞實情吧?"

徐一安聽到這話頓朝伊臣禮看去,赫然發現伊臣禮正陰狠的惡瞪著他,立時出了一頭冷汗,忙道:"大概兩個月前,我倒是聽說有警察請了幾名學生回去協助調查有關毒.品的事,不過我當時正在國外,回來才聽同事提了那麼兩句,加上那些個學生被放回來之後,警方就沒了下文,我也就沒太在意!"

費倫馬上把魯海濤招了過來,把徐一安的話重複了一遍,道:"你們中區有過這樣的行動麼?"

魯海濤道:"具體不清楚,我得回去查過辦案記錄才知道.要不……我現在就打個電話問一問?"

"打吧!"

魯海濤當即打了個電話,反饋回來的結果卻令人失望,兩個月前,中區警署並沒有請任何港大的學生回警局喝茶.

李立東見狀提醒道:"SIR,會不會是NB那邊?"

"毒品調查科?很有可能!"費倫隨即叫來戴岩,讓他打去NB的老同事那兒問一問.

沒多一會,打完電話轉回來的戴岩道:"SIR,兩個月前NB那邊的確有這麼個行動,我已經讓我那個老同事把具體資料傳去辦公室了."

"WellDone!"

這時,去取監控錄像的施毅然和莫婉甯已然回轉.莫婉甯把費倫扯到無人處,道:"SIR,我們已經初步查過了,這些天的外校來訪者除了學生家長就是到校交流的專家教授!另外一些人都是附近居民,長期在校園內鍛煉,打打籃球什麼的."

"你確定?"費倫問.

"SIR,阿甯說得沒錯,基本情況就是這樣."施毅然插言道,"我想,如果受害者真是被毒殺的話,應該是校內熟人干的."

"不過校內師生兩萬多人,嫌疑圈子實在不小,要想找出真凶不比大海撈針容易多少."說到這,莫婉甯臉色發苦,她知道又得熬通宵變熊貓眼了.

費倫哂道:"若實際情況跟你們所說的一樣,那嫌疑圈子再大也是個封閉的圈子,凶手甭想逃得掉!"

"可是費SIR,最近這幾天正是學校期末考的時候,再過十天,也就是七一過後幾天,整個港大都將放假,凶犯一旦隨學生潮離開,誰知還會不會回來?"

費倫顯然早考慮到這個問題,道:"所以從現在開始,重案組將取消全部休假,盡全力偵破此案!"頓了頓又道,"我已經包租了總部隔壁街皇悅酒店的豪華套房,希望對休息有所幫助."

施莫二人霎時無語凝噎.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43 成癮者     下篇:正文 245 男生女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