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51 混毒  
   
正文 251 混毒

重案組,費倫小辦公室.

聽完費倫的解釋後,曾曼呆愣了好一會才道:"你的推斷很有道理……也就是說,死者血液里的氨甲酰苯唑是化合後的產物,而非口服所產生."

費倫頷首道:"氨甲酰苯唑的合成藥理相當複雜,加上人體本身更是極為複雜的存在,所以暫時沒法找出死者血液中為何存在氨甲酰苯唑的原因."

曾曼聞言,柳眉倒豎道:"你的意思是我們法醫科的報告做得不專業嘍?"

費倫合上報告,斜了曾曼一眼,道:"我可沒這麼說過,倒是有些人心虛,自然而然就這麼認為了."

"你說什麼?"曾曼差點沒被這話給氣死.

費倫攤手道:"我有說過什麼嗎?你該不會幻聽了吧?"

曾曼對費倫那是真心沒轍,只能威脅道:"呐,現在已經五點了,照你剛才在電話里所說的,快請我吃飯!"

費倫擺手道:"放心,我說話算話,就跟我在電話里說的一樣,你吃飯我出錢……全港九的食店任你挑,今晚你想吃多少吃多少,等你吃盡興了,記得明早把賬單寄來,我負責埋單!"

曾曼聽完這話大囧,搞半天費倫說的是這麼個請吃飯,而不是親自陪她去吃,那還有什麼樂趣可言?再說了,別看費倫說得爽快,想怎麼吃怎麼吃,問題是,這餐飯是需要先墊付後報銷的,換言之,就算曾曼賭氣打包一大堆,餐費也得在她全副身家之內,了不起千兒八百萬,對費倫來說只是毛毛雨啦!

想通這些之後,曾曼哪還好意思繼續待在費倫辦公室,氣得摔門而出,直接走掉了.

費倫渾不在意曾曼發脾氣,抄起電話叫了外賣,開始翻找起有關氨甲酰苯唑的化合資料來.不得不說的是,看過法醫報告後,費倫幾乎可以肯定伊白麗是他殺的.

個多鍾頭後,戴岩和李立東將鄧楠和石岩押了回來.

費倫難得把鄧石二人關到了一起,盤問了他倆一番,可惜兩人都拒不承認曾經參加過姓party的事實.費倫也不勉強他們承認,只是臨出問訊室時,多說了一句:"關于party,錢志森那家伙好像拍了視頻留作紀念,所以關你們48小時,你倆沒意見吧?"

鄧楠和石岩頓時面面相覷,均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恐和不妙之感.

等費倫從審訊室出來後,去了解女生狀況的施毅然和莫婉甯也回來了.聽完了他倆沒甚價值的情況彙報後,費倫隨即宣布下班.

入夜,沙灣海景別墅.

如今的喬冷蝶除了想對費倫報恩之外,已然了無牽掛.

費倫洗完澡出來,沖她道:"冷蝶,到臥室來!"

喬冷蝶聞言,俏臉頓生酡紅,羞不可已.不過本著言出必踐的心思,喬冷蝶還是在古精靈和妮露曖昧的笑容中緩步上樓.

臥室.

出乎喬冷蝶料外的是,費倫並沒有急不可耐地褪去她的衣衫,奪去她的第一次,而是命她盤坐在床上.放松心情,聽費倫閑扯家常.

在這樣的情況下,心神松懈的喬冷蝶很快便思緒恍惚,進入了最容易洗腦的狀態.費倫當即刺中了她的洗腦冥穴,開始正式替她洗腦.

第一次洗腦進行得比費倫想象中更順利,喬冷蝶恢複常態後,不覺對費倫增多了半分親近.

動了動身子,發現胯體並無不適之感,喬冷蝶心下訝異非常,對費倫不禁又高看了一眼:"阿倫,如果不是知你那幾天晚上跟妮露姐和精靈打得火熱的話,我真要懷疑你是否不行,又或者是基佬了."

費倫聞言,扯過喬冷蝶的身子,在她渾圓挺翹的香臀上重重地拍了一記,斥道:"男人是不可以說不行的,你再敢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把你就地正法了?"

香臀吃痛收緊,喬冷蝶只感胯間隱秘處微麻,芳心羞不自已,嘴上卻挑釁道:"就地正法就就地正法,誰怕誰!"

"啪!"

費倫又給她臀瓣來了記狠的,疼得喬冷蝶心頭微顫之余又隱隱在期待些什麼.

見她美眸半闔的模樣,費倫知喬妞已動情,卻並沒有趁虛而入,因為這不符合他的最大利益.

對于極陰魔體而言,魔道築基功法《無殺真經》未臻圓滿之前破身,那都是大大的浪費,甚至可以說是暴殄天物.

沒錯,暴殄天物.

因為不管極陰魔體者是男是女,一旦與其陰陽交修,自身功夫都可以得到事半功倍的提升,可如果極陰魔體者築基未成,那麼她(他)以後的修煉速度將大幅降低,甚至有可能不如普通的魔道修煉者.反之,極陰魔體者築基完滿後,她(他)將再不受男女交媾的限制.

眼下對于費倫而言,他不僅想要借助喬冷蝶極陰魔體之便,為自己謀求更快的修煉速度.更重要的是,他還想將喬冷蝶培養成為一名超級打手,所以此刻與喬冷蝶發生男女關系顯非最佳時機.

心念電轉間,費倫再拍了喬冷蝶的屁股一記,而後施施然站起身,離開了臥室.等喬冷蝶回過神來,視線所及處哪還有費倫的影子.

翌曰,費倫一大早就來到了重案組.

不過,戴岩來得更早,已經坐在位子上見縫插針地複習著升級試的內容.

隨後其他人也陸續到了辦公室.

等正式上班的時候,李立東踩著點進了辦公室,身後還跟著兩個西裝眼鏡男.

"SIR,這兩位是鄧楠和石岩的律師,他們想保釋當事人."

費倫聞言微怔,哂道:"兩位,不好意思,你們的當事人涉嫌一樁刑事案,警方需要扣留他們48小時.現在時間未到,不得保釋!"

倆律師面面相覷,頓時沒了主意.

費倫懶得理他們,也不等他們離開就轉回自己的辦公室,繼續研究各種合成氨甲酰苯唑的複雜方程式.

氨甲酰苯唑是精神類藥物,具有松弛肌肉的作用,從這一點上看,它的藥理姓與心髒猝死的病理背道而馳,可偏偏伊白麗又是死于心髒猝死,實在是有些說不通.

好在再千奇百怪的殺人手法費倫在輪回空間里也見識過,所以他並沒有因為看似不可能而放棄將兩者聯系起來.

終于,經過無數次化合演算後,費倫終于找到了一條混合方程式,可經由人體內特殊生物酶的催化作用產生神經姓毒素和氨甲酰苯唑.這種催生出來的神經毒能夠令人體的心肌急劇痙攣,人工形成"猝死狀態",令中毒者暴斃.

可問題在于,費倫之所以能夠寫出這麼一條方程式來,是因為他在"科幻類"輪回任務中無意間學到了一些化學知識,而根據任務中的資料顯示,地球科學家要到2015年才會發現此種合成神經毒素,而現在可是十幾年前的兩千零一年,這就有人用出這種毒了?

如果僅僅是有人偶然發現也還好,可若是從輪回空間中流出……想及此,費倫的眼神變得極度危險起來.

眼下當務之急,自然是找出那個凶手,來驗證心中所想.思忖之間,費倫抄起電話打去了法證部.

論起來,費倫跟霍師也算是老熟人了,霍師相當清楚費倫查案的風格,所以接到費倫電話時,他頭一句話僅有五個字:"報告出爐了."

"這麼快?"

"哈,連夜做的."霍師笑道,"知道你破案神速,我這不是怕拖了你神勇干探的後腿嘛!"

"謝了,改天請你吃飯!"

"就等你這句話."霍師一副殲計得逞的口氣,"不過報告你得親自過來拿,因為有些證物是個報告附在一起的,沒法傳真."

"OK,我盡快過來!"

中午,法證部.

霍師直接端了個透明的有機玻璃箱過來放在桌上,道:"呐,報告和證物全在這里了."

看著跟枕頭差不多大的玻璃箱,費倫多少有些無語,卻也只能接受,取下夾在箱蓋上的報告粗略翻看了一遍,從中果然發現了那條混合方程式所需的幾樣無毒化合物,換言之,的確有人通過混合下毒的方式謀殺伊白麗.

見費倫有些神思恍惚,霍師拿手在他眼前晃動,道:"喂,喂,你看什麼這麼入神?"

費倫回神笑道:"沒事兒,我在想報告里提到的那幾樣化合物."

霍師釋然道:"噢~~那幾樣東西無毒也無味,可能是不小心沾到證物上去的吧,沒什麼稀奇!"

費倫對這話不置可否,暗忖有了合適的溫度,以及生物酶的催化,其間的變化"禍事"你想不出並不奇怪.

又與霍師閑扯了兩句,費倫簽好字後,端著箱子轉了出來,剛到走廊上就碰見了梁慕晴.

"咦?費大哥,你……是來取報告的麼?"梁慕晴主動招呼道.

"對啊!"費倫邊回應邊看了下手表,"阿晴,快中午了,等下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可以嗎?"梁慕晴顯然在替費倫著想,"你手上的證物不用馬上送回總部歸檔麼?"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50 破事兒     下篇:正文 252 女人嘮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