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69 早到了  
   
正文 269 早到了

會後,不少股東都邀請費倫共進晚餐,都被他一一謝絕了.

翌曰,費倫一行返回米蘭,而後直飛南特.

抵達南特,到酒店安頓好後,費倫便攜著喬冷蝶和至玄即刻前往郊區的古堡.

加長型防彈奔馳上,除了費倫和兩女外,還有就是開車的威爾和副駕駛位上的母夜叉女保鏢.

母夜叉女保鏢叫基塔,別看五大三粗,卻心細如發,頭腦靈活,加上她不輸于暴龍的強悍體質,乃是此次費倫保鏢隊中除威爾外唯一一個被洗過腦的保鏢.這也是費倫肯讓他二人開車的根本原因所在.

林肯駛在開往市郊的路上,前後都還各有一輛路虎坐著隨行保鏢.本身就是法國人的薇蓮坐在頭前的路虎上,卻是在給奔馳帶路.

喬冷蝶此時已經知道費倫來歐洲的真正目的,見車外的建築越來越稀疏,多少有點擔心道:"至玄姐姐,這次這拍賣會可靠嗎?會不會發生黑吃黑的事啊?"

至玄瞟了費倫一眼,心說這位黑吃別人倒有可能,別人黑吃他,那簡直就是自投羅網.嘴上卻道:"怎麼會?雖說是地下拍賣,但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除非拍賣會的幕後支持者不想在歐洲混了,否則不可能發生那種事."

"可,可是……這地下拍品會不會來路不正啊?"首次來歐洲的喬冷蝶明顯有種孤懸海外的恐懼感,簡單點說就是前怕狼後怕虎.

費倫摩挲著喬冷蝶的秀發,哂道:"放心吧,就算拍品真有黑路來的,也礙不著咱們什麼事!畢竟咱們是掏錢買東西,一沒偷,二沒搶,誰敢說我犯法?"

見喬冷蝶還有些不安心,他又多解釋了幾句:"就算購買來路不正的拍品被警察抓個現行,責任也在拍賣會組織者身上,頂多把老子買的東西給追回去,而不會承擔任何責任,關系硬的話,連拍賣款都能給找補回來."

有了費倫這話,喬冷蝶才徹底放心下來.只是喬冷蝶自己都沒感覺到,費倫的話對如今的她來說,不啻于金科玉律,要聽過才安心.這不僅僅是費倫洗腦的功勞,也有之前費倫說幫她報父仇,說到做到的功勞.

因為拍賣所在地是南特郊外一處私人的古堡莊園,那處地方如果沒有特許令和確鑿證據,就連警方和法國情報部門也不敢隨意入內搜查,倒是安全得很,所以費倫的車隊甚至連"兜圈子,逛花園"之類的掩飾工夫都省了,徑直駛往了古堡.

出了城區,車隊以一百公里左右的時速往聖埃爾布蘭馳去,開了有大半個鍾頭,前面的路虎忽然拐上了一大片人工湖的湖畔路,費倫等人所坐的奔馳忙也跟了上去.

人工湖對面有個小山包,古堡就建在山包之上,遠遠看去,郁郁蔥蔥.不過望山跑死馬,沿著湖畔路又行駛了十幾分鍾,車隊才抵達山包腳下.

遠看是山包,近看卻是一大片緩坡,整個一片山包外加人工湖岸的一段由兩人高的鐵柵欄給圈了起來,換言之,整個人工湖也是古堡的一部份.

興許是拍賣會在即的關系,特柵欄外每隔一刻鍾就能瞅見五個一組,荷槍實彈的雇傭兵來回巡邏.不僅如此,以費倫的眼力,甚至能看到柵欄後的密林內人影憧憧,有著不少暗哨.

車隊開抵城堡大門時,門口兩隊十人迷彩雇傭兵俱都用警惕的目光掃視過來,其中一個手拿對講機脖子上掛副迷彩望遠鏡的家伙走到路虎邊交涉.

早在費倫彙入拍賣保證金後就得到了古堡方面給出的一個三十二位回執碼,而一個回執碼能夠讓三輛大車進入古堡.具體什麼車,古堡方面沒限制,就算你開三輛軍車全拖著人進古堡都沒事,反正拍賣會的幕後大老板一般是不會現身古堡的,至于其他人要打生打死,甚至拆了古堡都沒事,拿保證金賠就是了.

所以,來到路虎窗前的傭兵根本對保鏢司機腰上別著的格洛克視而不見,只伸手問薇蓮要通行證.

薇蓮早受過費倫吩咐,當下拿出寫有回執碼的便箋條遞了過去.

傭兵核對過回執碼後,叮囑一句:"進入古堡後,直到拍賣會結束才准離開!"隨即打手勢讓人開柵放行.

對于傭兵的叮囑,薇蓮一字不漏地轉給了費倫聽,他當時只覺莫名其妙,可惜打聽之後才知,媽的,到早了.因為正式的拍賣不在今天,而在明天.

當然,這個"到早了"只是對于費倫而言,要說今次地下拍賣所邀請的豪客,倒是已經來了十之七八,甚至有些三天前就已經到了,原因很簡單,古堡內的娛樂設施和娛樂項目一應俱全,黃,賭,毒都有提供,任何找樂子的方法只有想不到,沒有拍賣方辦不到.

費倫在拍賣方提供的豪華套房內聽完薇蓮和威爾打聽回來的消息後,多少有些哭笑不得.看來主辦方打算在拍賣開始前就狠狠地撈他一筆.

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費倫決定帶喬冷蝶和至玄四處逛逛,就算不參與那些黃賭毒,讓兩女去桑拿一下也好.

于是,等喬冷蝶享用完古堡方面送來的甜品後,費倫便攜著她和至玄,叫上薇蓮,威爾和母夜叉基塔往古堡內專設的娛樂區行去.

到了地方後,喬冷蝶發現這里竟然有礦物鹽按摩,以前只聞其名,沒機會做,所以非常想試試,當即央求費倫.

對此,費倫不置可否道:"那就先做礦物按摩,然後再桑拿!"頓了頓,又沖邊上一臉羨慕的薇蓮道:"你也一起來吧!"

薇蓮欣喜萬分,千肯萬肯道:"多謝老板厚愛!"

等費倫四人按摩加桑拿搞了一圈出來後,威爾和基塔還在豪華房外一絲不苟地站崗.費倫見狀,拍著威爾的肩膀剛想誇他兩句,後面一個男聲傳來:"阿倫?"

費倫霍然回頭,瞅見了穿著一身花格子襯衫的高展飛.

"哈哈,阿倫,沒想到還真是你,你怎麼跑法國來了?"高展飛見真是費倫,嘴里說著話就想靠上來,卻被母夜叉基塔橫身擋住.

高展飛差點沒被基塔惡形惡狀嚇吐,扼著脖子在那兒干嘔.

費倫見狀,趕緊招呼了一句:"基塔,是朋友!"母夜叉聞言這才閃到一邊.

高展飛一面小心翼翼地注視著基塔,一面湊到費倫跟前,小聲道:"哇靠,你在哪兒找的這麼個極品母保鏢?"

喬冷蝶聞言不快道:"人家是女的,不是母的."

高展飛這才注意到喬冷蝶,接著又注意到了身材火爆的薇蓮,最近將至玄驚為天人,一時竟傻愣在原地,不知何世.

費倫見狀,拍上他肩頭,微微發力捏了一包,這貨馬上鬼叫著回了神:"哎哎哎,放手……快斷,斷了!"

等脫離了費倫的大力金剛爪後,高展飛狂揉著肩膀嘟囔道:"要不要這麼小氣啊?你的妞我看看都不行啊?"

這貨的活寶嘴臉差點沒把費倫逗樂,只能硬板著臉道:"不行!"

"成成成,不看你的妞就是了,反正這堡里新鮮美女多的是,而且還跳脫衣舞,還能吃人體薩奇米!"高展飛說得眉飛色舞,完全沒注意到喬冷蝶的臉色冷了下來.

"怎麼樣?要不要請你去逍遙快活一把?"高展飛慫恿道.

費倫擺手道:"還是算了吧!"

高展飛又瞄了喬冷蝶三女一眼,賤兮兮地道:"也是,你都有美相伴了嘛!對了,你還沒告訴我,怎麼跑這兒來了?"

費倫哂道:"你來這兒干什麼,我就來干什麼!"

高展飛聞言愣了愣,這才省起費倫雖然是警察,貌似家里也很有錢的樣子.頓時又叫了起來:"哇靠,既然這樣,那咱們去賭兩把,也算為明天的拍賣籌集資金了."

費倫聽了不禁翻起了白眼.這個是什麼奇葩想法,拿賭博籌集資金,還真以為自己是賭神了?

不過沒等費倫表示拒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喬冷蝶當時就叫了起來:"不要!"

高展飛愕道:"美女,我只是帶阿倫去賭錢而已,又不是和別的妞亂搞,你激動什麼?"

"總之賭錢不好!"喬冷蝶否道.

不得不說,上次在葡京費倫雖然贏了好幾億,但事後每每想起這事,喬冷蝶就一陣後怕,現在她既已跟在了費倫身邊,當然要極力勸阻費倫再沾賭博.

費倫看出了喬冷蝶的心思,暗喜不已,看來洗腦的效果已開始逐漸顯現.當下道:"明曰拍賣的競爭頗大,還是不要無謂把金錢栽在賭桌上為妙!"

高展飛愣了愣,道:"你說得對,我聽你的.不過……咱倆既然碰上了,總得找點樂子吧?畢竟還有半天一夜呢!"

有喬冷蝶在側,黃費倫肯定是不會去碰的,至于毒,那就是個純粹找刺激的玩意,也是不碰為佳,而賭又不能賭,他捏著下巴想了一會,不得不探問道:"展飛,這里不是號稱什麼都有嗎?有沒有諸如台球之類的小球比賽可看呢?"

高展飛搖頭道:"主辦方就是想在拍賣前撈一筆,台球這種比賽,對抗姓不強,開不出盤口,自然是沒有的.台球房倒是有,不過我們幾個去玩的話,沒勁透頂!"

喬冷蝶反駁道:"我台球還算有兩下子,它怎麼就沒對抗姓了?"

"矮油美女,我說的不是競技對抗姓,而是沒法放水那種對抗姓,這樣才能引人下注啊!"

喬冷蝶若有所悟,反問道:"沒法放水的對抗?比如呢?"

高展飛幾乎沒怎麼想,脫口而出道:"黑市拳,勝者生敗者死!這里就有,要不要去見識見識?"

的確,以命相搏,放水的可能姓就很小了.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68 輕描淡寫     下篇:正文 270 不堪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