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75 競價  
   
正文 275 競價

這,這是偽魔的魔氣?!

感受著體內無殺玄金氣瘋狂的不可抑制的增長,費倫的身體真不聽使喚起來.

旁邊至玄的玄功還未真正入門,自然感覺不到偽魔氣的龐大壓力,只覺得空氣中似有什麼沉重的東西壓迫著她的呼吸罷了.

此時台上的二號拍賣已經開始了,受到為數不多的偽魔氣影響的高展飛和薇蓮卻恍若未見,全怔愣當場,俱都保持著水晶盒打開時的姿勢,甚至薇蓮捏著咖啡杯的把子就是不往嘴邊端咖啡.

還好骨瑙串上的偽魔氣已經過不知多少年的磨礪和消耗,弱到了不足以"殺人于無形"的程度,否則不僅至玄三人會當場殞命,只怕離得費倫他們座位稍遠一些的富豪們也會遭池魚之殃,變得茫然無措.其實也應該是這個樣子,不然這骨瑙串在被發現之曰恐已干掉發現它的人了吧!

也就在費倫僵直不動的時候,喬冷蝶見他伸手指向水晶盒,一副欲拿卻手指顫動的樣子,當下隨手撚起沙發上的盒子,咔一聲關嚴盒蓋,塞到費倫手里,奇道:"你干嘛一臉恐懼的樣子?額上全是虛汗?"說著,還翻出張手帕替他沾汗.

沒阻止喬冷蝶擦汗,費倫卻發現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他原本一直處于四層中段頂端的無殺玄金氣竟輕松突破到了四層高端,只要積蓄足夠,就可以向五層發起沖擊了.

由此觀之,偽魔氣的好處不言而喻,費倫今次花幾個小錢拍下這個骨瑙串實在是便宜大了.

費倫掂了掂手里的水晶盒,一把捉住喬冷蝶擦汗的手,盯著她看了足有十秒時間,直把她看得臉紅,這才道:"謝謝!"

喬冷蝶輕啐一口,癟嘴道:"你有病吧?"

費倫聞言,不禁苦笑起來,這就是粗口成髒的喬妞,要是一般女孩子得了"謝謝"二字,了不起說一句"沒什麼,應該的"之類的話語,可喬冷蝶就能說出"有病"二字來.不過今天幸好有她在,否則被偽魔氣侵蝕的時間一長,至玄三人就有難了.

雖然骨瑙串上沾染的偽魔氣與鼎盛之時相比其威勢不足萬分之一,可即便這樣,一旦被偽魔氣侵體,就算身體強健的普通人也會遭逢大病,愈後身體素質將會下降頗多,而身體弱的普通人往後可能會病痛纏身,甚至過不了幾天直接暴斃也說不一定.

如此情形下,要麼費倫完全吸收轉化掉偽魔氣,要麼有體質特異的家伙關上水晶盒,而身具極陰魔體的喬冷蝶正是合上盒蓋的最恰當人選.

這邊蓋子一合上,旁邊雖受偽魔氣影響,但腦子仍清醒的至玄沒太在意費倫,反倒瞟了喬冷蝶一眼,露出個若有所思的表情.

費倫將至玄的反應盡收眼底,雙眼微闔起來,偶有精芒閃爍,不知在想些什麼.

旁邊,原本想要說話的高展飛已經想不起來剛才他想跟費倫講什麼了,而原本想端起杯子喝咖啡的薇蓮更是隨手松了杯把,接下來不知如何是好.

"三百三十五萬美金,第三次!嗙!"

"恭喜三十一號富豪,以335萬美金的價格拍得二號拍品!"西蒙在台上眉飛色舞道.

費倫不禁搖了搖頭,遙遙地眺望了一眼三十一號位的冤大頭,二號拍品那就是顆純粹的鑽石,雖然個頭大一點,但餓不能食渴不能飲,實在無用至極,遠不如可以增功的骨瑙串來得實用.

想及此,費倫把玩了一下手里的水晶盒,正打算揣進懷(隱戒)里,不想至玄道:"你手上……拍到的串子,能借我看看麼?"顯然她的注意力已從喬冷蝶身上轉移到了骨瑙串上.

費倫斜了她一眼,沒有答話,直接把東西揣入懷,攤手道:"暫時免談!你真想看的話,半年之後吧!"估計那個時候,骨瑙串上的偽魔氣早被費倫吸得一干二淨了,就算把串子送給至玄,他也不會心疼.

至玄不知就里,拿話扣道:"這可是你說的,半年後一定得借給我賞玩一番!"說罷,還伸出了玉掌.

費倫隨手與掌相碰,算跟她約定妥了,沒曾想兩人卻遭到了喬冷蝶的鄙視:"你們倆也真是的,不就一條狗都不要的破串子嘛,用不用還要搞得擊掌為誓這麼隆重啊?"

這時,台上展示出了三號拍品,梵高的《花瓶里的三朵向曰葵》.費倫對此拍品沒什麼興趣,但其他外國巨富們卻大有興趣.

"這幅畫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吧?梵高諸多向曰葵作品里的其中之一,而且整幅畫保存得相當完好,不比那些擱在大博物館里保存的油畫差,底價七百五十萬美金,有興趣的富豪,可以遣人或親自上台來仔細鑒別一下畫的真偽."西蒙滿臉興奮地說道.

前兩項拍品,一個因為價低一個因為是現代產物又有專業的鑒定書,所以西蒙沒讓,富豪們也沒興趣上台檢驗,眼下換成了梵高的畫,拍賣方鑒定師的一家之言就變得不可信了,所以西蒙說出讓富豪們自行勘驗的話也就不足為奇了.

有興趣的可以上來細看,富豪自然聽得懂西蒙話里的含義,也不著急,自打有第一個富豪主動登台後,隨後陸陸續續有七八個富豪都親自帶著身邊人上台驗看了一番那幅《向曰葵》,但無一人嚷嚷"贗品,假畫"之類的言辭,可在這些人心底到底畫是真是假,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

費倫看著富豪們一個個上去,又一個個下來,撇嘴道:"一副文化垃圾而已,拍賣的前戲就要搞這麼久,簡直浪費我時間!"幸好他一上來就撿了骨瑙串這個大漏,不然說不定已經拂袖而去了.

高展飛聞言笑道:"兄弟,你眼中的垃圾在別人眼里可能就是珍寶,這就叫蘿蔔白菜各有所好!"

此時,台上最後一位富豪在隨行管家的攙扶下下了台,西蒙等他回座後,當即道:"各位,既然大家都看過東西了,那咱們這就開始吧!這幅梵高的向曰葵作品之一,絕對都精品中的精品,七百五十萬底價,請出價!"

孰料,他話一說完,原本還有些雜音的拍賣廳內霎時變得針落可聞,竟無一人喊價.

心知油畫是真跡的西蒙也不著急,老神在在地等在台上,他可是知道,只要有一個富豪能識得《向曰葵》的真偽,就不愁畫拍不出去.

見場面甚為詭異,台上的西蒙沒急,台下坐費倫身邊的喬冷蝶倒急了:"搞什麼啊?憋屎嗎?浪費我時間."說著,也不問費倫同意,就在報價器上輸入了"一千萬"的價格,啪一下摁了"確定".

不得不說,這場拍賣會對前來參加競拍的超級富豪們相當寬松,每個位子都有報價器存在,但可用可不用,富豪直接叫價,台上的西蒙也會接受,之前骨瑙串的拍賣就是如此.當然,用報價器也有它的好處,那就是不易被其他人察覺競拍者的心理變化.

"終于有人出價了,十六號富豪出價一千萬美……英鎊!"

報價器上只有兩種貨幣富豪,一是美金二是英鎊,見第一個價格出來,西蒙一激動,差點沒念錯貨幣單位.

不過一千萬鎊的價格一出,全場多少有點嘩然,因為《向曰葵》系列油畫如今的單幅也就兩千萬美金左右,費倫這邊一出價,這價位基本上就走到頂了.

費倫倒不甚在意一千萬英鎊,只是微眯著眼掃向喬冷蝶,玩味道:"怎麼?你對這幅畫有興趣?"

喬冷蝶"呵呵"憨笑兩聲,搖手道:"沒,沒興趣,我只是想讓這輪拍賣快點結束!"

"是嗎——"費倫陰陽怪氣地反問道,尾音拖得老長.

也就在此時,終于有富豪沉不住氣,喊道:"兩千萬美金!"

聽到這個價,西蒙的嘴裂得豁大豁大的,笑得差點就瞅見後槽牙了.幕後大老板的估價是一千八百萬,這才第二次叫價就已經突破了,剩下來的能賺多少是多少.

"兩千一百萬……"沒等西蒙笑完,又有富豪出價道.

"兩千一百五十萬……"

"兩千三百萬……"

"兩千八百萬……"只是三兩下叫價,《向曰葵》的價格就攀升到了近三千萬美金.

始作俑者的喬冷蝶被富豪們接二連三的高報價震驚了,張著小嘴木然地愣坐在沙發上,一臉茫然.

大富之家出身的高展飛也是目瞪口呆,他現在倏然發現,他那些幾百幾十萬美金的豪車在這些富豪嘴里喊出來也就是一個數的事兒,隨便一加價就能頂一輛布加迪,而且人家還喊得大氣都不帶喘的.想及此,他不禁嘀咕道:"就他媽一張破布,能值這麼多錢嘛?"

孰料,他話音剛落,一直在注意喬冷蝶表情的費倫倏然叫價道:"三千萬,我出三千萬鎊!"

現場頓時收聲,左右座里的德意志人和那個胖子都齊刷刷看向費倫,當他白癡一般.三千萬英鎊相當于五千萬美金出頭,這幅僅三朵向曰葵的油畫顯然不值這麼多鈔票.

高展飛至玄薇蓮也都愕然瞪著費倫,仿佛不相信三千萬英鎊的價格是從他嘴里迸出去的.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74 垃圾的變故     下篇:正文 276 涅盤雜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