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83 屠戮  
   
正文 283 屠戮

費倫哂笑道:"那些人只會以為是古堡方面在這樣做,只怕會更快離開古堡."

喬冷蝶將信將疑.

孰料,沒多久,廣場上的車就走得一干二淨,費倫駕著路虎遠遠綴著馬臉男一行也離開了古堡.

更妙的是,馬臉男這邊前後兩輛車並沒有開往南特城區,反而朝西南方的魯爾瓦河畔駛去.

費倫一邊開車一邊拿出手機調試著,幾下之後,屏幕上出現了類似CS的圓形小地圖,圖上一個十字軸,而軸心十一點鍾方向有兩個光點正移動著試圖逃出地圖.

喬冷蝶瞅著手機,異常好奇:"這光點是什麼?"

"馬臉男和他手下所乘坐的兩輛車."費倫淡淡道,"剛剛鎖定的."

喬冷蝶多少有點追蹤方面的知識,愕道:"怎麼鎖定的?你貌似沒在對方車子上安裝追蹤器吧?"

費倫道:"沒追蹤器,追蹤手機信號也是一樣的."頓了頓又道,"就在剛剛,馬臉男和他那幾個手下之中有倆白癡打過電話,被屏蔽器捕捉到了."

"也就是說,你的屏蔽器還能進行反追蹤鎖定?"喬冷蝶訝然道,"你的屏蔽器也太先進了吧?"

費倫瞄了她一樣,略顯得意道:"一般般而已,屏蔽器先進的地方並不在于反追蹤,這並沒有多少技術含量,關鍵處在于識別捕捉到的眾多手機信號.當然,這問題很複雜,一時半會很難解釋清楚."

喬冷蝶心知費倫不想跟自己多說廢話,不禁撇了撇嘴,卻難得的沒有發牢搔.

費倫邊開車邊留意著手機屏上光點的移動,順帶問了喬冷蝶一句:"對了,會開車麼?"

喬冷蝶點頭道:"會,可沒法國這邊的駕照!"

"那好,等下由你來開車,我會下去單獨行動."

"啊?"看著車窗外異國他鄉的余暉,喬冷蝶多少有些心虛.

"啊什麼啊?"費倫又從內兜(隱戒)里摸出個跟手機一般大小的掌上儀器,打開電源開關,儀器屏幕上顯現出"載入中"字樣.

等載入完畢,屏幕上出現了跟手機屏上一模一樣的圓形小地圖,就在地圖上的光點數量和方位也一樣.

"這,這是……"

"呐,這才是與窗戶上粘著的屏蔽追蹤器配套的反饋儀."費倫解釋道,"反饋儀上的地圖和我手機上的完全一樣,地圖的半徑只有半公里,換言之你開車的時候務必保持與光點的直線距離在五百米以內,懂?"

喬冷蝶點點頭,旋又不太放心道:"那你下車去干什麼?"

"你管我干什麼?總之我的話你照做就行了."費倫瞪眼道,"另外,別靠太近光點,那樣容易暴露."

"那,那要是我,我不小心暴露了咋辦?"既要跟住目標不讓其脫離地圖,還不能暴露,喬冷蝶對這樣的任務實在沒多少信心.

費倫聞言,看了她足足有兩秒時間,這才從衣服里掏出把格洛克扔到她懷里,道:"這槍有十九發子彈,我再多給你個三十一發的彈夾!"說著又丟了個長彈夾過去,"會用吧?"

喬冷蝶摩挲著槍身,點頭道:"會,跟妮露學過,組槍打靶都沒問題."值得一提的是,自打嚴興南付誅,她對槍械的信任多過對警察.當然,費倫除外.

"那就好!"

也就在費倫叮囑喬冷蝶注意安全的時候,手機內傳出了馬臉男的聲音.

"這……你的手機還可以竊聽?"喬冷蝶大驚失色.

費倫摸了摸鼻子,擺手道:"附加的小功能而已,別太在意."

"怎麼還沒手機信號?"馬臉男顯然覺出了不對勁.

"墨斯克大人,會不會這里太偏僻了?"有手下揣測道.

"你放屁!"馬臉男墨斯克罵道,"附近這塊老子來過不止一次,從沒出現過這樣的情……呃,嗚啊!?啊啊啊啊……"

"右手閣下,你……哇呀!!"

"墨斯克大人,你怎麼……啊!!!"

聽著手機里傳出的陣陣慘叫聲,喬冷蝶只覺毛骨悚然.與此同行,地圖上的光點更驟然停了下來.

費倫當機立斷,把喬冷蝶抱到駕駛位上來擠坐著,道:"你來開,放緩車速,我下去看看!"說完還取過了駕駛台上嵌著的手機.

雖然此時喬冷蝶的渾圓臀部就坐在費倫的大腿彎處,可她一點也沒覺得曖昧,反而顫聲道:"不要了吧?"

"少廢話!"費倫斥道.

喬冷蝶拗不過,只好把穩方向盤,作出駕駛的姿勢.費倫隨手把車窗降了下來,如壁虎般游了出去,翻上車頂,嘶聲道:"再降點車速,注意與光點保持距離,但別熄火."

掃了眼車外已有暮色降臨的兆頭,喬冷蝶對費倫的話深以為然,不敢熄火停車,只把車速降到極慢,緩靠向地圖上的光點.也就在她想招呼費倫下車時,赫然看見前擋風玻璃上出現了一個腳底板,接著費倫如鷹凖般的背影前掠而去,竄上路邊的枝叢,消失不見了.

喬冷蝶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傲人的胸脯,升起車窗,讓路虎以龜速靠向光點.

夏季的魯爾瓦河畔,有不少動植物觀測者,皮特斯就是其中之一,他已經在河畔這邊安營紮寨一個多禮拜了.

今天這個時候,皮特斯在鏡頭里成功捕捉到了一只毛色奇特的鳥,他移動著相機鏡頭一路追拍,狂按快門,大量的膠卷被他不斷謀殺.

此刻,一道影子從皮特斯頭頂竄了過去,嚇了他一跳.起初皮特斯還以為是什麼別的飛禽,等鏡頭追過去,他駭然發現前頭竟似一道人影,正在樹杈間高速地騰挪跳躍,而且還做著不規則的躲避動作以繞開樹與樹之間那些不受力的橫枝.

瞳孔猛然緊縮,皮特斯的目光緊緊地盯著那道將要消失在樹杈間的身影,毫不猶豫地按下了快門!

"咔,咔!"

相機傳來罷工的聲音,皮特斯一檢查,發現膠卷拍沒了,郁悶得差點沒摔了相機,好歹忍住,借用變焦鏡頭緊盯著那道左右穿插瘋狂騰躍的影子.

不過幾秒,那道人影已徹底消失無蹤.皮特斯只覺不可思議,因為從他的位置到人影消失的地方至少兩百米開外,但從他發現人影到人影消失,前後不足五秒,這是何等可怕的一個速度?

要知道,神秘人影走的可不是直線距離,騰挪間上下左右起伏不定,換言之,他的直線速度絕對能達到每秒五十米以上.

時速一百八,這還是人嘛?

飛馳在林間的費倫自然知道底下有人在拿相機拍他,不過他毫不擔心,因為剛在路虎車頂的時候,他就換過了前"費倫"的黑色殺手勁裝,還蒙了面.

即便被拍到一個仰視角度的背影,又能證明什麼呢?如此照片,連呈堂證供也做不了.相對的,如果CIA這類的強力機構想動費倫,需要的絕對不會是什麼證據,而是一個周詳的秘密逮捕計劃.

也還好費倫是在天上"飛",皮特斯只在地上覷望,否則給他聽到費倫在高速運動中比普通人還平緩的呼吸聲,還不得嚇昏過去.

"不……"

"饒命……"

"啊……"

幾乎是費倫見到墨斯克座駕的一瞬,他手下的呼吸聲全都消失了,空中只剩下幾聲淒厲的慘叫在回蕩.

殘肢!

殘肢!

還是殘肢!

只見馬臉男墨斯克所乘坐的奔馳周圍散落著"數不清"的尸體.

費倫只能用"數不清"來形容,因為地上的尸體都是零碎,分不清誰是誰的,實在沒法計算到底有幾個人.不過從被砸成餅的頭顱來分析,應該是他的六個手下都被殘殺了.

尸體已經不能算作尸體,只能說是尸塊,每一只手或每一條腿都至少被弄成了三截,有的還不止.費倫看到這種情形,多少有些感慨,還好把喬冷蝶留在了車上,否則她見到了這幕,只怕會連隔夜飯都吐個一干二淨.

費倫看到墨斯克狹長如馬的側臉上盡是血斑,整個人默默垂手站在奔馳引擎蓋旁,尖銳的指甲上正滴淌著鮮血……更重要的是,費倫在他的臉頰,腮幫,脖頸甚至手背上發現了過于濃密的毛發,有點像狼毛.

狼人?非也!

受過輪回空間洗禮的費倫知道,從來沒有狼人,熊人這一說,只是有些人在借助藥物突破一階基因鎖時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基因鏈無序重組,部份體征產生異變,骨骼向四肢並用型動物退化,肌肉過度噴張以及不可抑的毛發生長讓變異者看起來像動物多過像人.

因為是通過藥物來打破基因鎖,所以這個過程並不能持久,也幾乎沒人能通過藥物的方式突破到一階基因鎖中期.

當然,並不是絕對沒有借用藥物突破到一階基因鎖階段姓固態(中期)的家伙,不過就費倫所知,靠藥物突破到一階中期的家伙們,在沖擊二階基因鎖時,無一例外都爆體而亡了.

"死神的右手!?"費倫甕聲甕氣地叫了一聲墨斯克.

馬臉墨斯克霍然扭身,駭人目光灼然掃向全身罩得嚴嚴實實的費倫.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82 同樣的算盤     下篇:正文 284 兩個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