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93 防人之心(求訂求月票)  
   
正文 293 防人之心(求訂求月票)

等把朱茜打發走以後.

"哇靠,師父,沒想到你在這大老遠的海上還有熟人,佩服佩服!"莊勝此刻對費倫有種五體投地的感覺.

費倫不置可否地笑笑,輕掰下小塊糕點嘗了一口,沒發現有毒,便對喬冷蝶道:"點心還能入口,吃點吧!"

喬冷蝶乖巧地吃了半塊點心,一抬頭就瞧見了"熟人",附費倫耳輕聲道:"小野英二也來了."

費倫淡淡道:"看見了,背輪椅那個嘛!"

這時,小野正背著輪椅爬上繩梯,剛一踏上甲板,其後老鬼子的身影"一飛沖天",躍出甲板三尺高,穩穩地落到了小野剛放下的輪椅上.

隨後,之前在半島酒店餐廳叫費倫站住的那個東瀛女也上了甲板,此時她已經換過一件絲質黑衣,不再緊繃,反而流光華彩,在海風的吹拂下,漣漪不斷.

費倫不得不承認這東瀛女皮膚很白,黑色的絲衣配上她羊脂白玉般的肌膚,精巧的五官和三分英氣的臉蛋,顯得顧盼生輝,頗有吸引力.

甲板上,離她比較近的年輕人目光幾乎全都鎖定在她身上,就連莊勝也嘖嘖出聲,歎道:"可惜了可惜了,這是個女鬼子,不然簽下她,捧兩年絕對能紅."

齊垣太聞言爛笑起來,正想附和莊勝的話,費倫卻道:"你們不是說蹲輪椅的老鬼子是仇人嗎?我賭那東瀛小妞是他孫女."

這話令太子和莊勝面面相覷.

費倫卻不再注意那個東瀛女,反而朝十點鍾方向瞥去.那處也有一架繩梯,此時正有一群印度阿三身手皎潔地登上了甲板.

"不是說東南亞論武大會麼?怎麼連印度人也來了?"費倫皺眉道.

莊勝忙解釋道:"是這樣的師父,印度應該是受邀國,上一次論武邀請的是巴西那邊的柔術高手."

他話音剛落,最後一個踏上甲板的印度阿三引起了費倫的注目,因為他的身形氣度像極了帕拉瓦,說是孿生兄弟也不為過.

這厮穿著寬松的白色汗衫,自然卷曲的頭發隨意紮成一條長辮拖後,登上甲板時手上還做著結印,這種古怪的手勢應該只有印度古佛教才會流傳.好在這家伙身上沒有帕拉瓦和墨斯克那種屬于"死神"的陰詭氣質,否則費倫可能在第一時間就會動殺機.

不過這個印度白汗衫的感官相當敏銳,費倫稍瞟了他一眼,這貨就看了過來.准確地說,他發現的不是費倫的目光,而是喬冷蝶的目光.

喬冷蝶眼下各種經驗尚淺,自然不懂得如何隱藏自己的目光,而像印度白汗衫這種高手的靈覺十分敏銳,毛孔對周圍細微變化的感知尤其靈敏,所以只要目光稍微聚焦在他身上,就會被立刻察覺到.

印度白汗衫的眼神陰鷙,予人凶冷恐怖之感,可惜對喬冷蝶這種天賦異稟的妞震懾卻不夠,反倒把太子和莊勝嚇得心頭齊齊一窒.

費倫對印度白汗衫的眼神視若無睹,沖他微微頷首,嘴角更牽出了一絲不屑的笑意.

印度白汗衫立刻意識到費倫的可怕,與同伴竊竊私語了幾句,竟主動湊了過來.

到了費倫近前,印度白汗衫知趣地停留在了一丈開外.一丈,是印度白汗衫自認為可以應付任何突發情況的絕對安全距離.

"閣下心神之強大,氣血之旺盛,實乃本尊恁多年來所見第一人."印度白汗衫雙手合什沖費倫鞠了一禮,"未知閣下姓甚名誰?"

費倫卻眉頭大皺,自打在輪回空間中當上隊長後,就再也無人敢在他面前稱尊道寡,這印度阿三實在有夠狂妄,少不得要給點教訓.

想及此,費倫冷笑道:"一丈?真的是安全距離?"說完,人影一閃.

印度白汗衫微微蹙眉,正想有多表示,卻倏然雙眼圓瞪,因為費倫竟在話音未消之際,從丈外的板凳上,到了他的九點鍾方向,更以手刀向他劈來,半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他肩胛骨上方不足寸許之地.

印度白汗衫大驚之余,整個左肩和左手詭異一扭,竟以左手掌鉗住了費倫的手腕.

"古瑜伽術?!"看到如此招數,齊垣太和莊勝驚駭莫名.

可惜費倫更是超出了印度白汗衫和在場之人的想象,在被擒住手腕的情況下,五指改劈為啄,以眼鏡蛇咬人的方式迅雷不及掩耳地"勾吻"了白汗衫的手腕一下.

印度白汗衫如遭雷殛,柔韌度已達極致的身體瞬間化作游魚,左右擺晃了幾下,迅速與費倫拉開距離,退到兩丈開外,戒懼地看著他.

費倫屑屑一笑,道:"古瑜伽術,不過爾爾."

印度白汗衫沖他施禮道:"閣下的功夫高明至極,那羅延拜服!"

"妙毗天!?"費倫星目微闔.

"正是!"白汗衫那羅延又拜了一拜,"未知閣下的姓名……"

費倫哼道:"我的名字,你不需要知道."其實這個時候,他對那羅延已動了殺機,就算這印度阿三身上沒有"死神"的氣息,但跟帕拉瓦應該是系出同源,保不齊哪天就會找他麻煩.

要知道,那羅延的功夫是不如費倫,但對付其他人卻夠了,特別是對付目前的喬冷蝶亦綽綽有余,與其錯過今天之後,處處提防著這個印度阿三,不如就近干掉一了百了.

即便那羅延知道了帕拉瓦的死訊卻沒有為其報仇的念頭,費倫也不願留下這麼個隱患,對他而言,這就叫"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對于費倫的不客氣,那羅延顯然早有心理准備,當下又施了一禮,倒退著向後又走了幾步,這才轉身離去.

直到此時,太子和莊勝才從震撼中回神,看費倫的眼神更是高山仰止.

幸好費倫和那羅延交手那一下極快,而方圓幾丈內又沒人,所以並沒有引人關注,不然僅這一下就能讓小鬼子們怯戰不出.

不多時,又有幾撥人陸續上到甲板.此刻偌大的甲板上雖不是人滿為患,但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地方都人頭湧湧,熟識的武林人士都在相互打著招呼.隨後,各找各的座位,紛紛坐下.

時已近正午,可周圍的三點式美女只為前來參加論武的江湖人士提供飲料瓜果,而沒有飯菜.各個武者也都不在意這個,似乎早預料到了這種情形.

費倫卻清楚知道,在現在這個世界里,真正修煉出武俠小說上所說的那種真氣的家伙萬中無一,大多內家修煉都是以養生法來達到強健(剛),溫潤(柔)自身經脈和肌肉的目的.所以,許多內家武者的食量都大得驚人,但這並不是他們到了飯點就要胡吃海塞的理由.

內家武者講究一個氣血旺盛,說穿了,就是自身血液能夠給身體各部位提供多少養份,輸送多少氧氣,而如果在比武之前吃大量東西的話,就會讓更多的血液供給消化系統,這樣于比武不利,于生死之戰更不利.

這種時候,也就是上生死擂之前,在調整狀態和少量攝入食物兩方面必須達到一個微妙的平衡,否則很可能讓別人有機可乘,進而丟掉小命.

等台下都坐得差不多了,費爾南多那個老小子灑然登台,開始代表主辦方阿亞那集團致詞.一通廢話之後,才改了來自東南亞幾個武術大國的裁判們登台亮相,至玄赫然在列.

隨後,一個走路都有點顫顫巍巍的錦袍老頭上台宣布規則.別看他走路有點打飄,但口齒清晰,中氣十足.

"本次論武大會分為兩個部份舉行,一是預設生死擂,二是自由交流;自由交流也分為兩部份,一是切磋,二是恩怨擂."

恩怨擂聽著入耳,只不過是換了一種說法,實際上還是生死擂.

費倫聽到這兒,臉上不禁泛起了屑笑,如此掩耳盜鈴有意思嘛!艹姓!心念電轉間,他不禁問莊勝道:"台上那老頭,他誰啊?"

"不是吧師父,您連他都不認識?"莊勝多少有些意外和訝然.

費倫瞪了莊勝一眼,淡淡道:"我有必要認識他麼?"

想想費倫恐怖的武力,莊勝趕緊拍馬道:"那是,師父您老人家就好比隱居襄陽城外的獨孤求敗,是隱士高人,完全沒必要認識中華國術總會的名譽會長裘莫權."

費倫念叨了一下"裘莫權"這名字,抬手給了莊勝一個爆栗,斥道:"這老家伙已入化勁,我可以藐視他,但你還差他幾條街那麼遠!"

莊勝聞言,心驚的同時腆著臉道:"師父,我也知道跟裘會長的差距甚大,你老人家好歹教我點東西唄!"

費倫又看了他一眼,道:"行,這沒有問題!等我銷假以後,你就到警察部跟我的手下一起練習搏殺格斗吧!到時候我會教你點特別的東西."

莊勝聽了先是一愣,旋即大喜:"多謝師父!"

旁邊的齊垣太一臉豔羨,嘴巴動了動,心里話卻始終沒敢出口.

費倫一眼就看穿了太子的想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貪多嚼不爛,我上次輸給你的真氣還在吧?行功路線沒忘記吧?繼續練下去會有你意想不到的效果!"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92 郵輪上的校友(求訂求月票)     下篇:正文 294 作死的胖子(求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