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95 試探中的驚險(求訂求月票)  
   
正文 295 試探中的驚險(求訂求月票)

費倫對朱茜的解釋多少有些無語,卻也知道這是人家的主場,眾目睽睽之下,實不好反客為主.

喬冷蝶見費倫有點糾結,精致的下巴一眼,道:"朱茜小姐,費爾南多先生一定沒有不准我下注吧?"

這話問得朱茜瞠目結舌,沉吟了半晌才道:"沒這麼說過,喬小姐你可以下注."又一指台上已經站定的兩人,"不過這場的盤口可能已經收了,只能等下一場了."

"沒問題,下一場就下一場,謝謝!"喬冷蝶淺笑著點了點頭.

朱茜又看了眼費倫,見他沒有反對,便取了自己後腰上的步話機,通知收注小組送個poss機過來.

台上.

另一人身著一襲白袍上台,與黑袍的廉離形成鮮明對比.

兩人的身形步伐都已入了台下眾人的眼.

今次來參加論武大會的少有外行,見此二人上了生死擂,多少有點惋惜.

梁派的廉離和陳氏的陳少禾兩人都不滿三十歲,卻均已踏入了暗勁中段,算是他們那個年齡段中的佼佼者,而今次參加論武的門派有一半都來自大陸,見此一幕,怎會不歎息.

齊垣太顯然也是心有戚戚焉,道:"師父,台上這兩人功夫都比我高一些,但他倆對上的話應該是半斤八兩,這次論武必然有一個要死在這里,可惜了!"

費倫哂道:"練拳的人死于對決搏殺,倒也不算枉死,反倒是這種生死擂一點必要都沒有."

莊勝聞言頗為遺憾道:"這還不是因為火器的出現,讓三五個普通人有了亂槍擊殺武術高手的可能."

"這倒是大實話."費倫點頭贊同,"想想古代那些萬人敵,在亂軍叢中仍會受傷,那還是冷兵器時代,何況現在,亂槍打死老師傅的事比比皆是."

與此同時,台上的廉離開口了:"陳兄,我們之間並無仇恨,可是卻被逼得在這擂台上決一生死,當真世事無常,造化弄人."

陳少禾面無表情,沖廉離一抱拳,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廉兄,請!"

費倫見狀不禁微微搖頭,"身不由己"正是此時台上兩人的真實寫照,但為門派利益而爭,亦無可厚非.

朱茜道:"費先生,今次兩派不僅賭上了那套練功人偶,還各押了一億軟妹幣,算是下了血本,也是本次大會的一個重頭戲."

這時,至玄施施然地來到擂台下邊,輕描淡寫道:"想必擂台上的規矩二位都懂,我就不多贅述了.公平較量,生死勿論!開始!"

刹那間,整個郵輪甲板上鴉雀無聲,只隱隱可聞波濤聲和海風凜冽之聲.

有所謂太極殲,八卦滑.寥寥六字,已從反面形象的揭示了太極和八卦的深刻特點.八卦掌又稱游身八卦掌,所以站定了打八卦,一輩子也無所成.

所以台下一喊開始,陳少禾剛站定,廉離就圍著他游走起來,步伐十分穩健,反倒沒了剛才登台時那份灑脫.

陳少禾緊緊盯著廉離的身形,這樣的圍走路數他顯然不是第一次見,因此早有些經驗,他眼睛一直盯著廉離的肩腰胯,身體也隨之轉動.

八卦掌大師董海川曾傳下口訣,招招不離腳變化,站住即為落地花.可見八卦掌的"變化"皆由"走"中而生,站定了那就如泥中之花一般,既沒了活路也生不出變化.

也就在這個時候,廉離突然近身發力,迎面一掌打向陳少禾,速度並不算快,這招實是在摸功底,也就是咱們常說的試探.

陳少禾腳尖輕點,抬手接勁,輕易閃過了這招試手.旁人看去,覺得他使用招數十分謹慎,殊不知這正是太極的殲猾老道之處,在沒有把對方的招式弄清之前,不會輕意用出殺招.

廉離見了陳少禾的動作,手掌一翻,身子往下一沉,躲過了陳少禾後手朝他面門上的撩帶招式,掌式旋即變換了一個方向,又向陳少禾襲去.

費倫看到這幕,不禁感慨道:"此二人無論招式還是臨敵經驗都頗為老辣,算是大陸武術界難得的人才,可惜物競天擇,今天始終有一個會殞落."

莊勝雖是武癡,但眼光始終稍差一點,愕道:"師父,他們才交手兩個照面而已,哪有什麼老練毒辣可言?"

費倫瞪了他一眼,道:"你得出這種答案,也正是你入我門,我卻沒怎麼教你東西的根本原因.冷蝶,太子,你們倆看出什麼了嗎?"

齊垣太搖搖頭,道:"老大,我只看出了一點,剛才陳少禾的後手撩帶是直沖廉離眼睛去的."

這話讓莊勝駭然失色.

插眼,鎖喉,撩陰三招禁忌毒招,在一般的比試中是不允許出現的,但在生死擂上,除了撩陰不許使用外,其余兩招都是可以用的,可不管中了這兩招的哪一招,結果都會很淒慘.

這也正是讓莊勝驚駭的原因之一,他完全沒看出剛才兩個看似平淡的回合里面隱藏著如此殺招,若換了他上台,此刻恐怕已被陳少禾把眼珠子給摳出來當泡踩了吧!

可費倫對太子的分析不置可否,反而饒有興趣地瞥向喬冷蝶.

喬冷蝶淡淡道:"廉離的腿上功夫應該不比手上弱,剛才那兩下試探,他的腳尖一直瞄著陳少禾的小腿迎面骨呢!只可惜,陳少禾僅給他一個出腿的機會,就是他使'撩眼手’那一下."

此話一出,連太子都驚了,暗暗咂舌台上二人剛對上就已經換了生死一招.

"不錯,不錯,冷蝶你的眼光很不錯!"費倫贊道.

值得一提的是,八卦VS太極,那真可謂是旗鼓相當.要知道,八卦圖的中心就是太極,而八卦掌和太極拳兩種拳法均有"遇擊則圓轉以走"之說,所以台上的廉離和陳少禾基本上都是在游走中過招,看上去一點沒有功夫電影那種快准狠的意思,可台下的行家們卻看得個個屏住呼吸,心頭狂跳,因為個中驚險,實不足為外行道也.

幾招試探之後,陳廉二人對對方都有了一定了解.當下,陳少禾腳步微微一錯,左手直奔廉離的手掌而去,他的出手速度陡然加快,與剛才的招式動作判若兩人,卻正合了太極似慢實快的真意.

廉離的掌恰與陳少禾的拳撞上,兩者發出很輕地聲音,因為他倆都沒有迸發內勁,莫看招式凶狠,實為虛招.

對過這一下後,廉離立刻轉身,滑到了陳少禾背後,緊接著又是一掌拍去.

陳少禾本身對圓轉滑步就有深刻的理解,與廉離對過一下後就知對方在跟他耍滑,力道全不在掌上,好在陳少禾自己使的太極拳更是如此,殺招未出之前,大多數時候都是虛接虛擋.

見廉離滑向身後,陳少禾略一矮身,屈膝擰轉,借助髖胯,膝彎,腳踝之力,輕松轉圜過身體,拳頭更是從腋下穿出,與廉離的劈掌接了個實實在在.

"啪!"

這一下拳掌相對,聲音之清脆,就好像游泳池高台上倏然下放了一艘平底的救生艇拍在水面上.

結結實實對過一記之後,兩人像忽然開了竅般,就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實打實地過起了招,從開始的不著力,到漸漸增加為三分力,四分力,五分力,兩人力量越打越大.之後,拳掌交接的啪啪聲不絕于耳.

"師父,他們這是……"

費倫哂道:"這就是生死擂……兩人試探過後,發現對方殲猾無比,若用虛招尋找機會的話,不知要打到猴年馬月去了,所以他們不約而同地打算以力決勝."

喬冷蝶接道:"看來陳少禾要勝了."

"這又是為什麼?"莊勝奇道.

喬冷蝶撇嘴道:"不為什麼,因為他接招時,手上的形變比廉離要小."

費倫也看出了這點,道:"這家伙可能還練過金鍾罩鐵布衫一類的橫練功夫.不過就體型而言,金鍾罩更有可能一些.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在力拼中的消耗會少于廉離,不出意外,活著走下擂台的應該是他!"

這番分析不僅讓莊勝和齊垣太大開眼界,也令邊上的朱茜暗暗吃驚,她沒料到費倫的預測與費爾南多手下盤口專家組的預測驚人的相似.

果不出費倫所料,陳少禾最大的優勢就在于橫練功夫,他在每一次對拼中的消耗都略小于廉離,一次的優勢不明顯,但十次百次的對招,這差距就凸顯出來了.

廉離此時也看出了這點,知道情況對自己不利,兩邊鬢角都冒出了細汗,也不知是急的還是累的.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廉離心里十分清楚,否則留給他的就只有一個"死"字.想及此,他奮起余力,出掌的速度比之前更勝三分.

陳少禾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其實不止是他,藍天白云之下,觀戰的行家們已深知台上陳廉二人分生死的時刻即將來臨.

又一次對照的間隙,陳廉二人身形均微微一滯.廉離大吼一聲,曲膝下蹲,雙手肩關節向前一錯,肩胛骨好像從肩窩中彈沖出來,掌上力量陡然增加了好幾分!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94 作死的胖子(求訂求月票)     下篇:正文 296 門派利益至上(求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