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298 通殺的規矩(求訂求月票)  
   
正文 298 通殺的規矩(求訂求月票)

在這些武者呆滯的目光中,東瀛鬼子派了幾個人上來幫昏迷中的藤田處理好了腳傷,將他抬了下去,而坐在鬼子叢中的柳生一合齋正捏著下巴,雙眼無焦距,眉頭大皺.

費倫從上台脫下外套,再到一招靠翻藤田,最後淡然下台,柳生都看在眼里,他發現由始至終費倫的呼吸都未有絲毫的改變,而且休閑西褲和白襯衫上甚至連多余的褶皺都沒起一下.

說實話,這樣的對手柳生沒有信心能戰而勝之,可偏偏恩怨擂上他們東瀛這邊會挑戰太子,而他就是打擂人.

鬼子在擔心什麼是鬼子的事,切磋交流仍在繼續,可惜不出人命的打斗費倫沒甚興趣,穿好衣服回到座位上就和齊垣太聊了起來.

"太子,等下同東瀛鬼子的恩怨擂,就讓冷蝶替你好了."

"啊?"齊垣太驚愕一聲,急道:"這不太好吧?萬一喬小姐有個三長兩短,我,我……"

費倫擺手道:"放心,你死了她都不會死."

齊垣太微愕,無語凝噎.

實際上,姑且不說費倫對喬冷蝶很有信心,就算喬妞真敗了,他也有絕對的把握大殺四方,將其救下.

切磋交流的場次雖然較多,但各門各派的武者都是點到即止,拆解三兩招疑點難點就會下台,如此一來,進度倒是頗快.

也就兩個鍾頭不到,十幾場交流切磋就已經打完收功.

隨著一聲鑼響,裘莫權再次登台,宣布道:"恩怨擂正式開始!第一場,印度那羅延對東瀛小野英二."

費倫聽得一怔,驀然看向身邊站著的朱茜,愕道:"這兩方又是怎麼回事?"

朱茜搖頭道:"不好意思,費先生,他們兩方的恩怨我也不大清楚."

"那可以下注嗎?"費倫又問.

朱茜愣了一下,道:"當然,我先幫您問一問賠率."說完,她走到一邊,端起步話機詢問起來.

隔了一會,在那羅延登台前,朱茜轉回來,道:"費先生,那羅延的賠率是一賠一點一,小野英二的賠率是一賠三點八."

費倫聽完哂笑道:"看來連莊家都不太信任鬼子啊!"頓了頓又道,"那行,幫我押五千萬鎊在那羅延身上."

五千萬……英鎊?!朱茜聞言,被費倫的投注額給嚇了一跳,忙抄起步話機向自家老板費爾南多請示.

費爾南多回道:"他既然押得起,就說明不會在乎這點小錢,照收就對了."

朱茜得了指令,這才為費倫奉上了POSS機,還提醒了一句:"費先生,今次的恩怨擂與以往不同,雖然仍是生死擂的規矩,但每一擂的對決時間為一炷香,時間一到即作不分勝負論,通殺!"

這話一出,不止費倫,就連之前為他介紹論武大會規則的莊勝也是一愣,呆道:"那要想解決恩怨得等到猴年馬月啊?"

"哼,真有心決一生死,十秒鍾就夠,一炷香太多余了."費倫冷笑著掏出了百夫長卡,隨手將投注額刷清.

殊不知,這種恩怨擂的方式是阿亞那集團為了配合投注而設,事先已經跟裘莫權等一干元老級人物商量好了,如果真拖了一炷香,莊家通殺的話,到時候利益均沾,東南亞國家的武術總會和登台的門派都可以分到錢.

最重要的是,在費爾南多看來,能用錢收買的恩怨根本就不能稱其為恩怨,完全沒必要在台上分生死,大家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談一談就好了嘛!

因此,但凡申請登台解決恩怨的,那麼至少有一方有大意願干掉另一方,所以拖過一炷香的機會還是很小的,而真要是拖過了,那只能說明殺人心切的一方實力未夠.

看到費倫滿不在乎地下了注,朱茜,太子還有莊勝都在暗暗乍舌,只有喬冷蝶對此無動于衷,目光緊盯走上台的小野英二,她想看看小鬼子憑什麼與她都未必打得贏的那羅延一決生死.

小野英二在那羅延面前丈外站定,陰沉地問道:"妙毗天,你到底想干什麼?為什麼和我們大和民族作對?"

本來那羅延找到的愛洲勝次,也就是蹲輪椅的老鬼子,可惜愛雙腿無法動喚,實力還不如大徒弟小野英二,只好把他推出來應戰.

說實話,小野英二的實力,不如柳生一合齋,但柳生是愛洲請來為他自己的大哥報仇的,當然要留到最後,讓報仇的事最有把握.

再說了,柳生此人極為愛惜羽毛,不喜歡打無把握之仗,所以他是肯定不會對決那羅延的.眼下愛洲提前遇到了恩怨戰,小野英二這個弟子自然要服其勞.當然,若非今次恩怨擂改了規則,小野英二是絕對不會替愛洲勝次服這個勞的.

那羅延哂道:"我想干什麼,愛洲那個老家伙應該很清楚."

小野英二聞言一怔,偏頭看了眼愛洲,沒想到愛洲臉上也是一臉茫然,明顯不清楚那羅延的意思.

那羅延見狀,眼中凶光大盛,陰鷙道:"看來我師兄帕拉瓦的下落還真要著落在你們這幫東瀛狗身上了."說完,不待小野英二再辯,腳下一點,身體便如利箭般射向了他.

小野英二臉現駭然之色,不敢硬擋那羅延,連忙向後退去,企圖利用他自認深不可測的體力和較快的身法耗掉那羅延的銳氣,同時拖延時間.

費倫聽到台上那羅延念叨的話,頓知上次假鈔案期間,帕拉瓦在抵港之前,肯定事先去過東瀛,與鬼子談妥了偽鈔電板的交換條件.只是不知他怎麼又跟蹲輪椅的愛洲扯上關系了,不過這並不妨礙費倫堅定殺那羅延的心,因為這家伙明顯很在乎帕拉瓦.

"休想拖延時間!"

那羅延暴喝出聲,頓時速度大增,一下便欺近了小野英二.

見那羅延這個該死的印度阿三面目猙獰地撲過來,小野英二心頭狂跳,不甘就伏的他怒吼一聲,轉身一記手刀轟出.

"哈!"疾奔中的那羅延左腳倏然在擂台上一墊,右腿瞬掃而出,如鐵棒一樣殘暴地揮動,直掃在小野英二左臂上,將這小鬼子整個掃飛了出去,其力道之大仿佛被卡車撞上了一般,倒跌出三米多遠,差點沒直接掉下擂台.

要知道,恩怨擂除了新增時間限制外,規則跟生死擂如出一轍,掉下擂是要被逼跳海的,而一旦入了水,你就是再有能耐,能耐得過鯊魚嗎?

"噗!"

手搭在台沿的小野英二剛穩住翻滾的身體就想爬起來,沒想到喉頭一甜,汙血就從他嘴里噴了出來,不用問也知受傷極重.

那羅延並不急于追擊,反而緩步踱到小野英二面前,俯視著他道:"讓愛洲說出我師兄的下落就饒你一命!"

這話一出,台下有押了那羅延勝出的武者頓時叫罵起來,誰知被他冷眼一掃,頓時噤若寒蟬,不敢吭聲了.

小野英二滿臉驚駭地爬起來,仍沒受到那羅延的追擊,瞄了眼台邊的限時香,小心思又開始死灰複燃.

那羅延蔑視著他,道:"最後給你一個機會,三,二,一……"見愛洲和小野仍沒有答案,聲音頓時變得殘暴:"你可以去死了!"說話的同時,一拳轟出,砸向小野,竟隱隱帶起音爆.

"嗡!"

驀然,那羅延前傾的身體猛地一滯,旋即上半身和下半身呈九十度彎折,完全違反了人體物理學規律,雙腿如反弓般微一發力,整個身體霎時彈射開來,一蹦三丈遠,這才站定,霍然惡瞪向愛洲勝次身邊的東瀛女.

費倫也灼然瞪向東瀛女方向,眼中殺機大盛.

無他,剛剛這女鬼子竟使出了蚊須針,替小野英二化解了那羅延必殺的一擊,而如果輪回空間中的記錄沒錯的話,蚊須針出自華夏奇人之手,無聲無息,專破護體罡氣,後輾轉歸于唐門,向不外傳,怎麼連鬼子也會?

莫非出了漢殲?很有這個可能.費倫心念電話間,已打定主意要好好問一問那個東瀛女鬼子.

場中還有幾個高手也都瞪向了東瀛女,顯然很不滿她插手恩怨擂.費爾南多更是咆哮起來,立刻派了幾個黑西裝過去拿住東瀛女,絲毫沒給愛洲老鬼子面子,將她押離了現場.

小野英二也有點傻眼,不過愕然之余,卻沒忘了連滾帶爬與那羅延拉開距離.

"死去吧!"那羅延盯視了東瀛女一會,悍然向台上的小野英二發動了猛烈的腿攻.

"嗤嗤!"

那羅延凶戾的枯腿帶著破空呼嘯聲,瞬間橫掃到了小野眼前.

小野知躲無可躲,不甘地大吼一聲,雙腳猛跺,硬生生插進了台面,定住身體,全力一拳轟出,直擊那羅延的鞭腿.

"咔嚓!"

骨斷筋折的聲音不可回避地響起,小野痛呼一聲,蹭蹭蹭連退了幾步,胸口起伏不定,顯然消耗甚劇,手臂上鑽心的痛更令他滿頭大汗.

"哼!"那羅延身體落地,再次單腳輕點台面,又是一腿劈出,劃破長空,如棒球棍般掃向了小野的肩膀.

小野見那羅延攻擊又到,臉色慘然,他這次再沒了硬撼那羅延腿攻的勇氣,只能極力閃躲……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297 不死也重傷(求訂求月票)     下篇:正文 299 開戰(求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