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01 打算殺一堆(求訂求月票)  
   
正文 301 打算殺一堆(求訂求月票)

費爾南多與費倫對視了半秒便抵受不住他眼中的冷厲,主動避開了目光,哼道:"阿倫,能為阿亞那集團牽線搭橋是你的榮幸,希望你不要自誤!"說完,拂袖而去.

費倫望著費爾南多的背影,嘴角扯了扯,噙出一絲冷笑,旋即伸了個懶腰,起身離席而去.

"師父,您去哪兒?不看恩怨擂啦?"莊勝在他身後問道.

費倫頭也不回,揚手道:"對,不看了!沒意思,又不能下注."

太子和莊勝聽到這話,面面相覷.

想了想,莊勝慫恿喬冷蝶道:"師娘,師父不知要去哪里,您不跟去看看?"

喬冷蝶哂道:"師娘?我有那麼老嗎?再說了,阿倫想去哪兒溜達,不是我可以過問的."

莊勝頓時沒話說了.

另一邊,費爾南多剛坐下,就接到了朱茜從步話機里傳來的消息:"費倫離席散心去了."

"就他一個人嗎?"費爾南多問.

"嗯,就一個人."

費爾南多掛斷了通訊,抬手吩咐道:"阿廣,阿安,過去看看."他身後剛才在費倫面前打算掏槍的兩個黑西裝應了一聲,遠眺著費倫的背影,跟了上去.

費倫拐進了甲板甬道,一步三晃地向前走著,看似漫不經心,實則觀察郵輪上的環境.船上的安保設施還不錯,關鍵的轉角和艙室都裝有攝像頭.

對于費爾南多這位哈佛校友,費倫表面上與其談笑風生,虛與委蛇,實際上一點兒也不待見他,加上他剛剛欠了三億,還討價還價,費倫心里已動了殺機.

細想想,有人為了幾百塊或一點小爭執就殺人,三億,還英鎊,費倫有十足的理由干掉費爾南多.當然,這不是最主要原因,最主要的是他竟敢拿三億鎊當借口,討價還價,這是費倫所不能夠容忍的.

至于怎麼殺費爾南多,費倫暫時還沒想好,不過多的是方法,只要有機會,怎麼樣都好.

身後有人跟蹤,費倫早就發現了,卻沒甚在意,反而老神在在地走著,可在轉角距離那倆蠢貨較近之際不小心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咔!"

"喂喂,阿廣,老板只是讓我們監視,你上彈夾干什麼?"

"老板欠了那混蛋三億,要是我們把他干掉的話,你說老板會不會獎勵我們?"

"可他一招就將東瀛人重傷,功夫應該很厲害."

"所以我才要動槍嘛,有槍怕個屁."

"阿廣,順便把消音器弄上,免得影響老板的聲譽."

"我辦事,你放心!等干掉他,把尸體往海里一拋,神不知鬼不覺……"

"說得對,咔!"

費倫聽到這兒,冷笑連連,手腕一翻,從隱戒內掏出個打火機模樣的小玩意,指間更夾著兩枚大頭釘.

拐角處有攝像頭,費倫剛才已經通過了攝像頭的視角,所以倒回去走會讓人覺得不正常,于是他耳力全開,聽著倆黑西裝走向拐角的腳步聲,他躲在攝像頭拍不到的死角處默默計算著步點.

"三,二,一……"

費倫一邊默數一邊留意著周圍的情況:"零!"他用手中的"打火機"指著攝像頭,即刻摁了上面的小按鈕.

"嗞——"

郵輪另一端監控室對應這個拐角的攝像頭監視屏突然花掉了.

費倫倏然前沖,恰好插進了剛剛轉過來的倆黑西裝當間,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大頭釘就不偏不倚地紮入了兩人頸側後方的定冥穴.

費倫的聲音在他倆耳邊悠悠響起:"想干掉我?天真!"話落,這兩個感覺自己不能動的黑西裝就發現視線旋轉起來,而且在旋轉的過程中還看見了對方.

當兩人都極力想利用旋轉看清說話的費倫時,劇痛侵腦,整個世界倏然變得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了.

時間不夠,費倫懶得搜這倆2逼的身,一手一個,將他們撩進了海里,然後走出了攝像頭的視角范圍,整個過程干手淨腳,還不到五秒.

這個時候,遠端監控室的監視屏回複正常,可畫面一如往常平靜,仿佛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不過倆黑西裝倒是給費倫提了個醒,要殺費爾南多,大可以讓整艘郵輪在這公海之上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嘛!

想到就做,費倫當即掏出手機,通過美國備用的軍事衛星將郵輪定位,跟著摸到船長室附近,幾經嘗試,弄清了郵輪對外聯絡的頻道.

隨即找了個犄角旮旯裝上個大功率通用型的信號干擾器.如此一來,在信號干擾器的後備電池用完之前,郵輪的控制室是沒可能聯絡到外界了.

費倫再通過他的手機模擬出郵輪對外聯絡的信號,並讓信號嘗試移動到另一片公海區域.當然,這只是假象而已,等收到了從岸基傳過來的反饋信號,費倫便即刻關掉了手機的頻道,讓郵輪的信號徹底"消失"掉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費倫從隱戒內摸出N塊C4,一邊干擾攝像頭一邊分別安裝在郵輪的各個關鍵位置上.

值得一提的是,費倫在哈佛還選修過一段時間的應用力學,當時因為去上課的時間很少,差點被當掉,最後他弄了個新穎的力學模型,得了教授的高度評價,才算過關.

應用力學在各種機械,車輛,船舶,飛機,航天器和武器系統中,都有廣泛的運用,當然也應用于各種建築,橋梁和水利工程的結構設計.

其中的胡克彈姓定律為力學基本的定律之一,適用于一切固體材料,它明確指出,在彈姓限度內,物體的形變跟引起形變的外力成正比.

安裝C4的點都是經過精心考量的,俱在郵輪船體結構的彈姓點上,所以雖只安了區區十來塊C4,費倫也有信心把整艘巨輪肢解成碎片.美劇《越獄》中,在牆上的幾個關鍵點打洞就可以拆掉整扇厚實的空心牆也是基于這個原理.

更毒辣的是,所有的救生艇縫隙里也被塞上了一小塊C4,而全部的C4都有倒計時一分鍾起爆裝置,統一的遙控器就握在費倫手里.

不僅如此,在離各個爆炸點稍遠的地方費倫還藏匿了一些血袋,其距離既保證了血袋在爆炸時會被氣壓沖爆,又不至于把血液蒸干.這樣一來,血入海水,相信鯊魚很快就會聞腥而來.

布置好一切後,費倫施施然回到擂台的觀眾席,沒想到至玄也在,正坐在他原本的位置上跟喬冷蝶聊得很開心.

"咦?你上哪兒去了?"至玄難得奇道,"怎麼才回來?台上已經是最後一擂了."

費倫坐到莊勝讓出來的位子上,隨口胡謅道:"我去上了個廁所,順便散散步,溜達了一下."說完看了眼時間,反問至玄道:"這都快五點了,等下論完武,不知組委會有什麼安排?"

至玄罕見地癟嘴道:"能有什麼安排,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唄!"

費倫假裝愕道:"就,就不請頓飯,然後開郵輪送我們回去?"

"那邊長桌上有糕點和飲料,自己過去拿著吃唄!"至玄沒好氣道,"另外阿亞那集團給每個與會者一萬美金的路費,這就算打發了."

費倫聞言真真無語了,近兩百號武者就被阿亞那集團這不到兩百萬美金給打發了?當然,真正成名的武者不差這點錢,但也他娘的太寒磣了吧?

至玄似知道費倫在想什麼,哂笑道:"上屆大會在新加坡舉行,每個武者發的是一萬新元路費."

聽到這話,費倫狂翻白眼,尼瑪,這比一萬美金還寒磣!

不過,唯一的好消息是,武者們都會坐快艇離開,倒也不虞傷及無辜.其實在費倫看來,根本就沒有無辜這一說,就算是大陸武者,該炸也就炸了,反正有費爾南多陪葬,還可以順道把其他東南亞國家的武者一網打盡.

當然,沒有這一茬,也省了費倫替同胞武者們默哀那三分鍾了.問題是,沒這一茬,東瀛鬼子們也會漏掉,所以費倫跟至玄聊沒幾句,就起身朝愛洲老鬼子步去.

這個時候,愛洲已經從費爾南多那里領回了東瀛女,一幫鬼子正打算提前離開.在小野和柳生同時身殞的當口,他們既怕費倫找茬,又怕看上去更凶戾更具威懾力的那羅延夾纏不休,大開殺戒.

見費倫徑直而來,愛洲等鬼子都多少有點緊張起來.

一湊到近前,費倫便沖東瀛女開玩笑:"唷,女犬,你才關多久?這麼快又被放出籠啦?"

"你……"東瀛女又想沖動,卻還是被老鬼子愛洲攥住了腕子,只能咬牙切齒道:"有機會我一定會殺了你!"

"好啊!"費倫說著湊到愛洲的輪以前,如早上在酒店餐廳那邊雙手架在輪椅扶手上,盯著愛洲那雙昏花老眼道:"老鬼子,我期待你的孫女來殺我!"

"你,你怎麼知道她是我孫女?"愛洲愕然.

費倫手上翻出個追蹤器,暗中粘在了扶手底下更靠近椅背的那一端,哂道:"我不知道啊,你剛剛才告訴我!"

愛洲勃然色變.

"女犬,我也一定會殺掉你的,哇哈哈哈……"說完這句,費倫在暢笑聲中揚長而去.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00 冷戾殺戮(求訂求月票)     下篇:正文 302 火器才是最好使的(求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