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06 主動送上門?(求訂求月票)  
   
正文 306 主動送上門?(求訂求月票)

"算你媽運氣!"太子一把扯掉自己的外套,扔在椅背餐桌上,又沖干癟男罵了句:"草!"這才悻悻而坐.

本還很囂張的干癟男這時卻徹底噤聲了.無他,太子脫了外套後,只剩個緊身背心在身上,他前胸後背還有手臂上的混黑紋身一下全露出來了.

干癟男還算識貨,知太子身上的紋身不是隨便紋出來的,再不敢在他面前囂張.

可是干癟男懂得看紋身,他女朋友卻不懂,見自己男友沒談成換座位的事情,立馬竄將起來,揪著干癟男的耳朵,當著聞訊趕來的空姐的面,把他拖到衛生間那邊去了,看樣子是准備將他塞馬桶里.

本來空姐聽說這邊發生了爭執,打算過來看看情況,見狀忙尾隨干癟男和他女友而去,一旦這兩位打算同時進入單人衛生間,她會作出提醒.

倒是那女的揪干癟男耳朵這一幕被不少乘客看到,紛紛哄笑起來.

費倫也莞爾了一下,搖頭道:"女人太彪悍果然不是什麼好事."

喬冷蝶和妮露聞言,對視了一眼,臉色都有點不好看.

孰料,前排的莊勝偏偏還在哪壺不開提哪壺,哂道:"師兄,你知不知道男人明明在染色體上比女人弱小得多,為什麼還會強而有力的獲得種族主導地位?"剛剛當著外人面,他叫太子為"大哥",現在又改口為"師兄"了.

"為什麼?"齊垣太奇道,旋又覺得不對,愕道:"我記得你中五畢業就出來混,怎會知道這麼有深度的問題?"

莊勝擺手道:"我也是聽別人說的,不過這問題的答案並沒什麼深度."

"那答案是什麼?"齊垣太追問了一句.

莊勝笑道:"很簡單,因為連上帝他老人家都忌憚女人的力量,所以給女人設定了一個每月持續掉血的系統,導致她們HP值長年不滿,打怪得的錢都用在買藥買零食買花俏的裝備上了,導致正兒八經的裝備沒幾件,經驗又跟不上,所以就被男人主導嘍!"

前半句太子還聽得懂,後半句完全是一頭霧水,呆道:"你這說的什麼跟什麼啊?什麼又裝備又經驗的?"

坐在莊勝後面的喬冷蝶和妮露跟太子一樣,聽懂了前半句卻搞不懂後半句,但並不妨礙兩女的臉色變黑.

反倒是費倫,全都聽懂了,原因很簡單,莊勝所說的話應該是他幾個月前發在暗黑戰網上的聊天內容,只是不知莊勝從哪兒看到的這些,好在無傷大雅.

前排的莊勝顯然沒有發現身後的兩頭母暴龍在磨牙,他仍朗笑道:"聽不懂沒關系,你可以想象一下上小學的時候,有沒有被女孩子欺負過?還欺負得很慘那種."

太子聞言老臉一紅,矢口否認道:"沒有!絕對沒有!"

莊勝拍了拍他的手臂,哂道:"師兄,安啦!那時候她們還沒開始掉血,現在嘛,哪個女人不怕你……哎喲!"剛說到這,他座位的靠背就被後面的妮露猛踹了一腳.

太子見狀,拍了拍莊勝的肩膀,道:"阿勝,你自求多福吧!"

莊勝虛喊道:"不要啊——"卻還不敢出聲.

這時,干癟男和他的女友轉了回來,莊勝主動站起道:"老兄,我跟你女朋友換位!"

干癟男和他女友聞言一愕,旋即喜上眉梢正想答應,妮露的聲音從後揚起:"莊勝,你敢!"

可以想見莊勝在接下來的航程甚至以後更長時間里的悲慘命運.對此,費倫表示愛莫能助,畢竟他一向奉行干掉女人可以,得罪女人遭記恨絕對不行.

港島,淺水灣86號.

費倫到家時已過午夜,他洗完澡吹完頭就打算睡覺,沒想到喬冷蝶已先他一步爬上了主臥的大床.

"搞什麼?你不去妮露那邊睡跑我這邊來做什麼?"費倫愕道.

喬冷蝶倒也大膽,回道:"今天晚上,妮露把你讓給我了."

"胡鬧!"費倫微斥了一句,在喬冷蝶身邊躺了下來,"你現在就過去和妮露一塊睡,我今晚沒興致!"

喬冷蝶卻有點不管不顧的意思,素手摸上了費倫的胸膛,魅惑道:"現在有興致嗎?"

費倫一把捉住喬冷蝶的手,道:"就算有興致也不會跟你做!"

這話的傷害很嚴重,喬冷蝶幾乎變了顏色,激動得尖聲道:"為什麼?"

"不為什麼!"費倫道貌岸然(①)道,"我答應過你老豆要好生照顧你,加上你現在又學了無殺真氣,算是我半個徒弟,我可不想把你照顧到床上去."

喬冷蝶一愕,旋又死纏爛打道:"可我們現在已經在床上了,你答應了要照顧我的."說著,臻首更枕上了費倫的胸口.

費倫捋了捋她的秀發,輕輕道:"冷蝶,別鬧!"

喬冷蝶在他胸膛上忸怩了兩下,道:"我沒鬧!總之你幫了我,還有我老爸那麼多,我要報答你!"

"我圖你報答的話就不會幫你了."費倫繼續道貌岸然,心底卻在偷笑.

"總之我不管,我喜歡你!"喬冷蝶撒嬌道.

費倫愕道:"我這人脾氣不好心姓又殘忍,你喜歡我哪點?"

喬冷蝶不管不顧道:"可我覺得你蠻不錯的,至少你幫過我."

"看看,又回到了原點不是?根本原因還是我幫過你,你想報答!"費倫撇嘴道,"我說了,用不著這樣!"

喬冷蝶聞言,猛然抬頭,與費倫四目相對,搖手辯道:"不是,不是這樣的,我是真喜歡你!"

費倫聳肩道:"問題是我已經有了黑妞這個女朋友了,情婦也不少……"

喬冷蝶聽到這話拍了費倫一把,氣苦道:"男人都花心,HKP更是如此!"

費倫愣道:"關HongKongPolice什麼事?"

"我是說HongKongPeople!"喬冷蝶狡黠道.

"你既然知道是這樣,還硬往我面前湊什麼呢?"費倫問.

喬冷蝶嬌憨道:"我願意,你待怎樣?"

費倫翻了個白眼,道:"我不願意,行不行?"沒想到話剛出口,喬冷蝶竟騎上他身,打算解他的褲腰帶.

"干嘛?"費倫真有點火了,不僅腦門上有火,心火更旺.

喬冷蝶幽怨地盯著他,聲若蚊呐道:"一個女人幫男人寬衣解帶還能干嘛?當然是做那事兒嘍!"

"扯淡!我跟你絕對不行,至少今天不行!"費倫堅決擺手,拒絕得像偉人.

"為什麼?"喬冷蝶癟嘴道,"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費倫淡淡道:"等你什麼時候不想著我幫你的事了,就可以了."

"啊?可你明明幫了我很多嘛!"喬冷蝶顯然難于忘記費倫對她施以的幫助.

費倫哂笑道:"你應該知道,我這個人很現實,你如果不能忘掉我幫你的事,那就等你武力足夠強大,能隨時幫到我再來吧!這樣我們之間交流起來應該會平等一點."

喬冷蝶聞言一呆,嗔道:"那人家要達到什麼程度才夠嘛?"她顯然也清楚自身的武力不夠,至少那羅延就勝她一籌.

"很簡單,無殺真氣小成就可以了."費倫提要求道.

"無殺真氣小成?"喬冷蝶奇道,"那是第幾層?"

"第七層!"

"什麼?第七層?那要練到猴年馬月去了?不行不行!"喬冷蝶否道.

費倫把臉一沉,道:"我說的話還沒有不行的."

喬冷蝶見費倫黑了臉,頓時不說話了,但眼里的失落是個人都看得到.

費倫沉吟了一下,聲線轉柔,安慰道:"以你突破真氣第二層的進度來看,第七層你應該可以在一年內達到,在此期間,我還是像平常那樣照顧你,行嗎?"

喬冷蝶撅著嘴道:"我聽你的就是了."

"既然你答應了,那就去妮露房間睡吧!乖!"

喬冷蝶在費倫的推動下,不情不願地下了床,嬌哼一聲,娉婷而去.

費倫目送喬冷蝶出了臥室,等她婀娜的背影消失在門縫間,不禁低笑一聲,嘟囔道:"妖精!"旋又給幸子打了個電話,叫她來房間陪睡,其實主要是剛才被喬妞挑起了火.

第二天早上,餐廳.

費倫見到聽了一晚上房,掛著黑眼圈,極度幽怨的喬冷蝶,多少有些尷尬,好半天才憋出一個詞兒:"早啊!"

喬冷蝶用鼻哼回應了他一聲,顯然很不滿.坐她旁邊的妮露倒沒什麼,反而吹起了挑逗的口哨.

費倫假裝看了下表,吩咐櫻子道:"早餐幫我打包,多弄幾份,我帶去警局!"櫻子聞言對他鞠了一躬,趕緊照辦去了.

"你們慢用!"費倫又沖喬冷蝶和妮露客氣了一句,便轉身出了餐廳.

等再聽不到費倫的腳步聲,妮露猛然拍了喬冷蝶一把,怪叫道:"哇靠,我沒眼花吧?阿倫對上你竟然有幾分尷尬,他不會真喜歡上你了吧?"

喬冷蝶俏臉一紅,否道:"哪有?沒這種事!"說完,只顧埋頭吃早餐.

"還說沒有,臉紅嘞!"妮露嬉笑著試探喬冷蝶,手卻暗襲向她的咯吱窩.

喬冷蝶雖然正在尷尬中,但反應仍相當敏銳,倏然出手,一下就捉住了妮露作怪的手.

隨即,兩女在餐廳里鬧作一團.

(①:人是很矛盾的生物,道貌岸然和五毒俱往往會結合到"同一個體"身上.)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05 一地死尸(求訂求月票)     下篇:正文 307 兩黃變一紅(求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