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21 "談判專家"(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21 "談判專家"(求訂閱求月票)

今天也不知怎麼搞的,附近來增援的同事來得死慢死慢的,面對歹徒數的一二三,費倫躊躇幾許,還是在對方尾音將落欲落之時站了出去.

費倫之所以敢于亮在槍口下,並非他不怕死,反倒是因為最近剛剛突破了無殺玄金氣第五層,玄元金鍾罩的威力大大提升,加上他解開一階後期基因鎖的身體強度,目前來說,僅"真氣層+肌肉層"就能夠抗得住手雷和C4近身爆炸的威力.

當然,這樣的爆炸肯定會造成破皮,不過在費倫看來,要是手雷或炸彈爆炸他都全然無恙的話,恐怕被拖進實驗室切片是最好的結局,所以如果有點血肉模糊,實際上卻屁事沒有的外傷是最能打動人心的.

正是因為有了"不會死不會重傷"的保障,費倫才會大義凜然的現身,不然佘映彤一個與他八竿子打不著關系的小女生根本不值得他冒生命危險,換成費爸費媽還差不多.

再說了,搶匪也只是詐一詐躲在暗處的人,並不知道費倫躲在暗處如毒蛇般窺視他.所以,當費倫突然出現時,其實搶匪心里的震駭比誰都大.

"警察!"

費倫一邊表明身份一邊雙手高舉,就這樣從潛伏位走了出來.

見真有人出來,整個現場瞬間安靜下來,安靜得詭異,甚至遠處有些圍觀市民更是覺得歹徒的第六感不可思議.

一直處在驚恐中的佘映彤眼神不可謂不好,竟還認得費倫,在搶匪手里左扭右擺地激動道:"費,費勁大哥!"

正當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集中到費倫身上時,這一抹稚嫩的女聲讓不少市民想笑之余又有些悲愴.搶匪也從震駭中回神過來,從佘映彤腋下露出小半張臉和一只眼睛,瞄了眼費倫右手上還拿著的格洛克,喝道:"把槍放下,快!"說著,一只手明顯暴露在佘映彤嬌軀的遮擋之外,配合著把AK又度頂到了小女生的頭側.

如果這是個無人小巷,只有費倫,搶匪和佘映彤三人在的話,費倫恐怕早就出手,一射匪徒腳二擊匪徒手了,甚至直接從佘映彤腋下爆頭都有可能.

可惜現在眾目睽睽,費倫真要敢這麼做的話,鐵定會有媒體黑他不顧人質安危.如果真出了這種事,那他一定會被革職,就算特首也保不了他.到時候,便宜妹妹結婚,接費爸費媽來港游玩,他又拿什麼去威風呢?

"放下槍!"搶匪重複一遍,眼神中盡是不耐.

費倫隨手把槍扔到一個巡邏警腳邊,老神在在地瞄了搶匪一眼,臉上突然綻出燦爛的笑容,哂道:"我說你也太不專業了吧?只不過想搶銀行發點財,至于弄出這麼大場面嗎?"

搶匪聽到這話,頓時緘默下去,他和他的同伴只不過想搶錢而已,又不是有毛病,非得像電影上演的那樣,吸引一大票警察,然後殺出一條血路把錢帶走.

"拜托,搶匪兄,現在搞成這個局面,我倒想問問你,你准備怎麼解決?"既然丟了槍,費倫索姓連手也不舉了,攤手道,"你不會真以為來架直升機你就可以套走吧?"

"你會開直升機不?不會開,到了天上那就是飛行員說了算,他要心一橫,打算同歸于盡,你可就歇菜了!"

"要是會開,你肯定把飛行員踹下機或者干掉,問題是,那就更歇菜了,因為一顆火箭彈就能搞定你!"

"知道RPG火箭彈的穿甲能力不?一萬毫米!只要命中,別說薄皮直升機了,就是轟炸機都能給你揍下來."

費倫完全就是在胡吹大氣,擾亂搶匪的神經,他說這話連他自己都不信,畢竟轟炸機一旦飛上天,RPG火箭彈連人家衫尾都撈不著,還揍下來呢!

不過火箭彈打直升機倒是沒話說,問題是,費倫的一番話里根本沒把佘映彤這個人質考慮進去,試想想,有人質在手,警方還敢動手嘛?

可惜搶匪的知識和頭腦也僅限于他比較專業的搶劫和槍支彈藥部份,對各種型號飛機的了解並不比一個普通市民來得多多少,所以一時間他有點茫然:難道我真跑不掉?電影里演的挾持人質逃脫都是騙人的?

費倫趁熱打鐵道:"搶匪兄,你只是求財而已,不必搞到挾持人質這麼誇張吧?除非你想我們警方咬著你不放,或是同歸于盡."說著,他還指了指被搶匪舉高懸空的佘映彤.

不得不承認,這個搶匪的手臂力道較常人為大,舉了佘映彤這麼幾分鍾手也不帶累的,可惜他的心理素質不行,在費倫的蠱惑下,他的槍口再次錯開了佘映彤的腦袋.

難道這家伙之前槍口不穩也是因為心理原因?費倫一邊勸說著一邊在尋找搶匪的破綻.

相反,搶匪在聽了費倫的勸說後卻有些無言以對.

眼前這個把格洛克丟一邊的精英警察(費倫)說得一點沒錯,就算他挾持佘映彤逃離了現場,也很難離開HK,況且逃不逃得掉都要打一個問號.更重要的是,他和他死去的兄弟搶來的是港幣,假若在港九本地洗白,還有可能收回一半,要是拿去東南亞其他國家洗(錢),能收回三成就算極好了.

可問題是,他們這次動手有些倉促,只搶了大幾百萬還不到一千萬的樣子,三成頂多也就兩百萬多一點,換算成美金,三十萬不到的樣子,夠干什麼?連跑路都不夠,更別說吃香喝辣了.

見搶匪越想越魔怔,費倫真想從隱戒內掏出另一把槍來將他擊斃,可從理論上來說,每個HKP只會配發一把槍,所以這麼做是不可能的.

搶匪在魔怔的情況下,原本就猙獰的面相開始變得更加猙獰,隱隱聽到警車聲的費倫怕他情緒不穩,遂出言開聲道:"呐,我是港島總區重案組督察費倫,其他師兄都稍微退後一點,順便幫忙疏散市民."

話音剛落,附近幾條街的沖鋒車終于趕到,接著整組人穿戴整齊全副武裝下了車,湊到附近找到其中一個正打算疏散市民的巡邏警問:"師兄,什麼情況?"

"里面有個重案組的督察正在和挾持人質的搶匪談判.我想我們只要形成封鎖不讓搶匪逃走就對了!"

巡邏警的建議很有道理,沖鋒隊車長立刻打出手勢,讓組員向四周分散,包圍過去.

搶匪在民眾被漸漸驅散的時候才想到了一個問題,他手上有槍沒錯,但總共兩個彈夾,除去之前威脅銀行職員打掉一些之外,大概還有五十發子彈,就算喪心病狂地展開屠殺,又能殺得了幾個呢?頂天了一槍一個,但實戰過的人都曉得,除非命中要害,否則一顆子彈是要不了人命的.

最最關鍵的問題是,殺人有什麼用?他還是逃不了.況且在HK,如果不殺人最多也就坐幾年牢,殺人可就是終身監禁了.

還有,假若他逃竄,有可能被當場擊斃,那就更得不償失了,搶匪也不傻,年歲還不到而立的他當然不想死.

想來想去,能帶著錢安全離開這里自然是最好的,但基本上沒可能,那只能退而求其次,進去坐幾年牢,出來之後還可以繼續干老本行,搶銀行.

想著這些,搶匪本就有點松動的心理防線進一步松動了.

費倫察言觀色的本色可以說在其他任何本事之上,只是在輪回空間後期,隨著他的實力曰益強大,養成了"順昌逆亡"的姓格後,這本事就很少再用到.不過少用不等于不會用,此刻他已經發現了搶匪心理上的動搖.

也就在費倫打算進一步說服搶匪繳械時,沖鋒隊包抄到位,搶匪顯也發現了這個問題,頓時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相當不淡定道:"讓你的同事都滾,不然我就殺人質."

費倫一聽這話就囧了,剛才的勸說之功這下子恐怕被廢了一大半,偏生還不能怨怪沖鋒隊的同事,畢竟他們都是謹遵警察守則在行事,只能朝他們打出後撤的手勢.

沖鋒隊車長本還有些遲疑,恰在此時搶匪高聲吼道:"死條子,你們要是有誰再敢端著槍靠上來,人質立刻要死!"說著,他揚起AK又朝天放了一梭子,嚇得周圍的民眾抱頭鼠竄,驚叫連連.

這下子,沖鋒隊車長不敢再猶豫,忙向隊員們打出手勢,緩緩後撤了十來米,這才重新穩定住隊形.

現場氣氛一下子凝固住了,費倫暫時也找不到好的說詞來勸搶匪繳械.

隨著時間的流逝,或許是過去了半分鍾,又或許過去了半小時,費倫再次隱隱聽到增援而來的警車聲,當下攤手道:"搶匪兄,這樣僵持下去不是辦法,你想怎樣倒是拿個主意啊?不然等下我的同事會越來越多,想不圍上來都不行了."

這話說得搶匪心頭一顫,他倒是很想坐下來跟費倫談判一通,仔細討論一下投降事宜,問題是現場環境不允許啊!

說真的,眼下進退兩難的處境差點沒把搶匪給逼瘋了.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20 尼瑪廢話真多(求訂閱求月票)     下篇:正文 322 輕而易舉(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