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24 小禮物(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24 小禮物(求訂閱求月票)

天然的鑽石,水晶等貴價石頭,其中含有雜質是不可避免的,只是多少的問題.

如果有人弄到一顆玻璃般透明的鑽石或水晶,那麼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可能是人造的,天然的可能姓微乎其微.

其中的道理跟釀酒是一樣的,在"蒸餾提純"發明之前,就算是手工釀造的酒也總會含有沉澱物,鑽石,水晶的形成也是同一道理.

不過現在好了,有了喬冷蝶的幫助,費倫手上終于多出了一批(大概幾十件)純天然無雜質的鑽石,水晶飾物,其價值幾何就不過多贅述了.

費倫給姜景蓮打了個電話,和她討論了兩個學術上的問題,而後拐彎抹角問了問今年港府化驗所提職稱的問題.

姜景蓮聞言,心照不宣道:"怎麼?是慕晴叫你問的?"

費倫隨口胡謅道:"姜姐,你也知道,她這個人要強,實際上臉皮很薄的,我也就隨口這麼一問,你老人家要是不想說,也別給我透出去,OK?"

"行啦,我可不是那麼八卦的人."姜景蓮笑道,"不過我可告訴你,慕晴這丫頭最近工作相當投入,我看好她!"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那回見!拜拜!"費倫說著掛了電話.

梁慕晴在上班.得到這麼個消息,費倫也就熄了電聯她的念頭,打算給她個驚喜.

說到底,還是因為費倫對梁慕晴的觀感不錯,聰穎卻知進退,所以才肯跟她時不時來往一下.至于拍拖,或者說談戀愛,甚至是結婚,費倫暫時沒想過,也就沒把身邊任何一個女人納入考慮范圍.

開車到了何文田,費倫等了七八分鍾,法證部的一干精英就談笑風生的出了大門,梁慕晴也夾雜其間,看起來與她同事的關系相當融洽.

"阿晴!"費倫隔遠招呼了一聲.

梁慕晴先是一愣,跟著循聲望來,看清費倫後,俏臉上瞬間綻放出驚喜加愉悅的笑容.

和同事告罪一聲,梁慕晴趁著綠燈飛奔過人行橫道,跑到費倫面前,幾乎沒有絲毫猶豫地投入了他的懷抱.

"完了完了完了,看來我們真是沒機會了."周曉洋推了推羅晉鵬道.

"這還用你說,我們倆早就沒機會了."羅晉鵬撇嘴道,"你也不想想看,慕晴平時哪有對男人笑過."

兩人正自哀自憐時,費倫和梁慕晴在街對面向他們這幫人比出了"再見"的手勢,鑽車里,一溜煙走了.

等車速平穩之後,費倫抱歉道:"阿晴,不好意思,我都回來幾天了,今天才有空來看你."

"沒事!"梁慕晴一點不以為忤,"費大哥,你工作要緊嘛!"

在她看來,費倫那麼有錢還選擇加入警察部,顯然對警察這個職業相當熱愛,專注于工作自然不是什麼不可原諒的事情.

"給!"費倫隨手從內兜里掏出個盒子給了過去.

"什麼啊?"梁慕晴遲疑了一下,並沒有第一時間接盒子.

"當然是買給你的禮物嘍!"費倫淡笑道,"這是我去歐洲特意幫你帶回來的."

"是麼?"梁慕晴喜動顏色,結果盒子迫不及待地打了開來.

一條熠熠生輝的項鏈展現在梁慕晴眼前,鉑金打造的鏈子,前端配上了十三顆由小至大又由大至小的鑽石,以梁慕晴的眼光怎會看不出左右兩邊最小的鑽石也有一點五克拉以上,而中間最大的一顆怕不有五克拉吧?

這樣一條鏈子得多少錢?如果是純天然最高規格的極品鑽,單論十三顆鑽石的價格怕不都要在千萬港幣以上,這還是往小了說.

更為重要的是,擁有過不少極品珠寶首飾的梁慕晴發現項鏈上的十三顆鑽石淨度竟然都是FL級的,而且它們的色澤都是D級,切工還是最理想的那種,這樣一串項鏈到底是怎樣才產出的啊?

其實選鑽石的標准就是所謂的4C,重量(CARATWEIGHT),淨度(CLARITY),色澤(COLOUR),切工(CUT).

費倫真正看重的只有兩點,一是切工,因為這是人為的,所以一定要理想才行,然後就是個頭(重量),個頭一定要大,這也是他們安東人的習慣,送的禮體積一定要大.這個毛病費倫還沒進輪回空間之前就落下了.

當然,在滿足了這兩點之後,項鏈的進度和色澤也都還不錯,雖然達不到無瑕級(FL)和內無暇級(IF),也是極微暇一級(VVS1),加上色澤為無色F,整體還算理想,費倫當時就將其拿下了.

再經過喬冷蝶的"穿透萃雜",整條項鏈看起來簡直完美無瑕,成了極品中的極品.這要是拿去拍賣的話,恐怕價格在原有的基礎上翻個五六七八倍不成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鑽石淨度有所謂的無瑕級(FL),其實那也只是在十倍放大的情況下,卻經不起顯微級的觀察,而費倫送梁慕晴這條鑽石項鏈可不一樣,就算以納米量級來分辨,也只能在這十三顆鑽石里找到一樣東西,那就是碳原子(直徑0.192納米).至于其他雜質,完全……沒有.

費倫見梁慕晴拿著項鏈翻來覆去地細看,多少有點好笑,道:"把玩這麼久了,有沒有看出什麼來?"

梁慕晴愣然搖搖頭,道:"這條項鏈,這條項鏈……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說什麼傻話?"費倫一踩刹車,把車停在路邊,"來,我幫你戴上."說著,拿過梁慕晴手上的鑽鏈,輕巧地解開了搭扣.

見梁慕晴還木著,費倫故意把臉色一沉,道:"別發呆了,把頭佝下來!"

"哦,哦!"

梁慕晴下意識答應兩聲,俏臉微紅,把天鵝般的雪頸彎了下來.

費倫旋即為她戴上項鏈,左手一掂,抬起了她的下巴,玩味道:"妞,給爺笑一個."

梁慕晴赧然不已,小手虛握成拳,在費倫胸口擂了幾下,不依道:"費大哥,你壞死了."說完,卻一頭紮進了他懷里.

費倫扳起梁慕晴的臻首,正想把大嘴覆上她的櫻唇,孰料身後的車窗響起了"嗙嗙嗙"地敲擊聲.

回頭一看,一個交通警正往車內探望.

靠!

費倫心里暗罵了一句,降下車窗,亮證道:"師兄,什麼事?"

"SIR,這里不能停車,趕緊走吧!"交通警見是自己人,隨手收起了罰單本.

費倫瞥了眼他手上的罰單本,道:"師兄,不會讓你難做,該開罰單你就開,我馬上走!"

交通警倒也不是什麼矯情的人,見費倫這麼說,當即寫了張單子給他.

費倫接過罰單,向他打了個手勢,二話不說,發動車子離開了當場.

交通警望著遠去的道奇蝰蛇,不禁搖了搖頭.這時,另一個鐵馬騎警開了過來,停在他附近,問道:"石頭,該收工了,你搖什麼頭啊?"

"沒什麼,剛才碰見一個同事,開著一輛極品跑車,就停在我現在站的地方,我叫他走,他居然說該開罰單就開,你說這麼是不是有毛病!"

"有什麼毛病,這是人家不想你難做,你也看到啦,這附近居民樓不少,萬一撞上哪個愛好偷拍的家伙拍到你沒開罰單就放那位SIR走,可就有得頭疼了."

"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怎麼沒有?不過還好那位SIR做人謹慎!"後來的交通警拍了拍石頭的肩膀,又多問了一句:"對了,剛那SIR他叫什麼?"

"好像叫費倫吧,是個督察!"

"哇靠,你居然碰見我們警察部的神勇干探了,有沒有找他簽名啊?"

"怎麼?他很有名嗎?"

"我的天呐,你平時都不看新聞的嗎?"

"幾乎不看!"石頭搖頭.

同事翻了個白眼,竟不知該如何解釋才好,恰在這時,斜對面的大屏幕上正播著下午旺角銀行搶案的新聞,其中有幾個鏡頭就拍到了費倫.

"呐呐呐,這應該就是剛才你碰見的人了吧?"

石頭一看,愕道:"沒錯,就是他!"

"看見沒有,神勇干探就是神通干探,又破了一樁大案!對了,你剛才看見費倫SIR的時候,他在車里干什麼?"

"沒,沒干什麼!"石頭不願亂說費倫的是非.

"沒干什麼?要是沒事的話,他會把車停下來?"同事顯然不信.

石頭遲疑了一下,終于實話實說道:"他,他正准備和一個長得頂頂漂亮的女人接吻."

"哈哈,我終于有機會啦!"同事頓時開心起來.

"什麼機會?"

"絲絲啊,她老說自己是費倫SIR的粉絲,這下好了,我有機會了."

被石頭破壞了激情的費倫相當郁悶,梁慕晴更是不敢再看他,靜靜地坐在副駕駛位上,顯得異樣安靜.

等車開了老長一段路後,費倫才側頭看了眼梁慕晴,發現她俏臉上余暈已褪,整個人看上去恬靜無比,竟似有一絲寶相莊嚴的味道,頓想起了《阿摩羅識經》"定"和"清淨"的修煉要求,感慨道:"阿晴,我要是有你這種姓子就好了."

正陷入自身臆想的梁慕晴霎時被驚醒,愕道:"費大哥,你剛才說什麼?"

看到她這個樣子,費倫莞爾之余卻突然怔住了.

梁慕晴見狀,趕緊伸手到他眼前晃了晃.

費倫一把捉住她的柔荑,道:"我明白了!"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23 有人糗大了(求訂閱求月票)     下篇:正文 325 倒行逆施(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