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28 疑竇(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28 疑竇(求訂閱求月票)

"啊?"沒等費倫有所表示,喬冷蝶就已驚訝出聲.

費倫也有點傻眼,呆了兩秒才道:"這個就不必了吧?到時候我看照片就行."

佘映彤矯情道:"那我不拍了."

小女生一旦固執起來,往往是最難講通道理的,眼下喬冷蝶在旁,費倫又不能對佘映彤撒手不管,只能皺眉答應下來:"行行行,我在旁邊看著."反正看幾眼他又不吃虧.

搞定了佘映彤,費倫即刻下樓將莫婉甯和借調來的女警都叫了上來.

在費倫和喬冷蝶三女的注目下,佘映彤忸怩地脫下了上衣下褲,僅剩罩罩和小內內還穿在身上.只見她纖瘦的小身板上布滿了暗傷,有新有舊,盡在皮下,看上去就像一條條蚯蚓.

"呀!"莫婉甯和女警看到如斯情景,不禁驚訝出聲,臉上都泛起了惱怒的表情.莫婉甯更靠上去將佘映彤摟在了懷里.

佘映彤往後瑟縮,卻沒拒絕莫婉甯的擁抱.

等了一會,費倫道:"好了好了,先拍照,把罪犯繩之以法,才是我們目前該做的事."

莫婉甯忙松開佘映彤,和借調女警一起翻出相機,開始拍照.

"咔嚓咔嚓"一通拍下來,除了三點,佘映彤身上的傷患幾乎無有遺漏,都被相機記錄了下來.

費倫一直杵在旁邊,眼神陰鷙地盯著佘映彤身上的傷.這小女生身上的暗傷分為了三種,頭一種是掐傷;第二種是捅傷,被人用筷子之類的硬物捅出的皮下瘀傷;最後一種是鞭傷,應該是被藤條類的物件隔著衣服抽出來的.

雖然如果讓費倫來虐待小女生,她們會比現在的佘映彤慘千百倍,但別人這樣暗施辣手,他還真就看不慣.簡單來說就是,費倫自己弄怎麼樣都行,別人怎麼樣都不行,典型的雙重標准.

幸好費倫在輪回空間中並沒養成虐待少男少女的變態嗜好,不然以他目前的實力和財力,小男生小女生們的處境可就危險了.

也正因費倫沒這嗜好,所以他臉色才這麼陰沉,將虐待佘映彤的人記恨上了,否則他就該興奮了.

等拍照取證這些事情弄完後,喬冷蝶隨即把費倫等人都趕出了房間,親自為佘映彤穿上衣服.

費倫帶著莫婉甯和借調女警下了樓,板著臉沖等在客廳的仇兆強一揮手,道:"我們走!"

沒想到臨上車前,喬冷蝶追了下來,把費倫拖到一邊,道:"剛剛彤彤一臉恨色地告訴了我一個名字."

費倫眉頭一挑,道:"叫什麼?"

"曹晃!"

回去的車上.

費倫對借調女警道:"佘映彤的傷你看見了?回去做個報告,一式兩份,一份交到我這里,一份交到你頂頭上司那里."

"YES,SIR!"

費倫續道:"阿甯,馬上給虐兒調查組那邊打電話,把佘映彤的情況跟他們大概說一下."

"好的,我這就辦!"莫婉甯應道.

"強子,等下回了重案組,你叫上阿東,親自把拍回來的照片洗出來,不容有失."

正開車的仇兆強聞言,點頭道:"放心吧,SIR!"

等回到重案組時,虐兒調查組的同事已經到了.

虐兒調查組的督察金申和費倫打了個招呼,問道:"費SIR,什麼個情況?"

"虐兒事件,受傷者的相關照片我已經讓手下去整理了."費倫介紹情況道,"照估計,應該是福利院的社工虐待未成年少女."

沒等金申說話,他手下一個女同事就詫異起來:"福利院社工虐兒?!這不大可能吧?"

費倫掃了眼那個應該已為人母的女同事,淡淡道:"我們警方凡是都講證據,有沒有可能,查過才清楚."這話頓把女同事的臉臊得緋紅.

金申當然聽得出費倫的挖苦,不過的確是自己手下言語不當,他瞪了那女同事一眼,道:"費SIR的話沒錯,不過具體的還要看過拍回來的證據才好定奪."

這番話也是綿里藏針,金申隱晦地提醒費倫,在沒看到證據之前,他們是不會僅憑幾句嘴上的空口白話就去調查的.很明顯,他在護短.

費倫似早知金申會這樣說,不以為意道:"當然,這是虐兒調查組的權力嘛,甚至你們不立案,我也能理解."

金申聞言微微色變,道:"費SIR,你這說的什麼話?"

"人話!"費倫哂道.

這個時候,金申要是還聽不出費倫對他的不滿的話,就真是個白癡了.問題是,費倫的言語全是針對案子來的,並沒有人身攻擊,他也不好辯駁什麼.

沒多久,莫婉甯和那個借來的女警都把關于"見證佘映彤身體暗傷"的報告遞交給了費倫.

費倫細細翻看了一遍,覺得沒什麼問題後,隨後將報告遞到了金申面前,道:"金SIR,看看吧!我想你看過之後就能明白."

金申起初沒在意,當看到報告里提及受害人(佘映彤)全身上下暗傷有一百零三處之後,霎時生出一股忿恨不平之感,也終于明白到剛才他說不立案,為什麼費倫話里話外語氣會那麼不善的原因.

看完之後,金申又把報告遞到了之前那女同事的手里.女同事看過報告後,不僅僅是憤怒,還生出一股荒謬的感覺,更向費倫及時認錯道:"SORRY,SIR!"

"相互討論嘛,只要咱們對事不對人就好."費倫擺擺手,表示並不介意.

不多時,仇兆強和李立東洗完照片回來,而李立東在把照片交給費倫時義憤填膺道:"SIR,這到底是哪個混蛋干的,我真想崩了他!"

"沖動可不是什麼好事."費倫瞄了他一眼,隨手把照片遞給了金申.

看了幾眼照片,金申眼中生出了怒意,卻被他很好地控制住了,沒有迸發出來,道:"費SIR,我想讓我同事跟受害的小女生聊一聊,你看呢?"

費倫沉吟道:"暫時還是別打攪她吧!至于她的詳細資料,我們重案組這邊就有,待會拿給你."

金申顯然辦虐兒案件很有經驗,馬上意識到費倫對佘映彤的護慮,遂不再強求,道:"那好,這就請把受害小女生的資料拿給我吧!這樣回去之後也好向李SIR備案,我們組才好開檔案查這件事."

李SIR,保護兒童政策組的最高負責人,而警察部所辦的每件案子都必須有備案才可以調查,也就是平常說的"立案偵查",已辦了不少大案的費倫自然清楚這一點,當即就讓戴岩把佘映彤的全部資料影印了一份給金申.

拿到資料後,金申立刻叫上手下的女同事起身告辭,臨出門口前,費倫道:"金SIR,如果你們去福利院調查,記得通知我,我想跟去看看."

"沒問題!"

中午,費倫和重案組員們照例一塊到餐廳吃飯,沒曾想剛坐下,金申的電話就打到了手機上.

"喂,費SIR嗎?關于佘映彤受虐的事,李SIR已決定立案,我們這就打算去福利院了解情況."

"好的,我馬上過來!"

于是,費倫連午飯也省了,和戴岩等人打個招呼,直接去了隔壁的警政大樓.

值得一提的是,保護兒童政策組和NB,O記等部門一樣,都隸屬于刑事及保安處,在各個總區沒有設分部,駐址全在軍器廠街警察總部,所以離總區重案組(①)辦公的地方實際上挺近的.

不到五分鍾,費倫就趕到了鄰樓的虐兒調查組,與金申和他手下一起出發,驅車前往新愛福利院.

新愛福利院在沙田附近,費倫一行人趕到這里後,徑直找到了福利院長室,向院長了解佘映彤的情況.

院長姓張,單名一個況字.他對佘映彤有相當印象.

"佘映彤這小姑娘的情況比較特殊,她父母雙亡後,遭爺爺奶奶拋棄,因此才轉來我們福利院,這樣的情況並不多見,所以我記得比較清楚."

"我還記得,這個小姑娘是我見過這麼多女童中長得最白淨的一個,或許是因為她之前家境比較殷實的緣故吧!"

"她很能吃苦,不和人搶東西吃,也不挑食,跟小朋友們的關系都還不錯,可就是不太愛說話,我試著跟她溝通了幾次,她也才答了我幾個字."

聽完張況的介紹,費倫金申等人算是對佘映彤在福利院的情況有了大致的了解.

金申問道:"張院長,不知負責佘映彤生活起居的是你們福利院的哪位社工呢?"

張況愣了愣,道:"這個可得查查才知道."說著起身在背後的文件櫃里翻找起來.沒多久,他就找到了一個登記簿,翻看了七八頁,揚聲道:"找到了,是由陳環和孫旺美負責的.當然,她們倆一共負責十二個孩子,不止照顧佘映彤一個."

見金申和他手下正在本子上記錄和整理著張況講的這些情況,費倫趁機問道:"張院長,不知你們福利院有沒有一個叫曹晃的人?"

"曹晃?!"張況愕了一下道,"這名兒聽著耳熟,不過我一時想不起來在哪兒聽過了."

"喔,既然想不起,那就算了."費倫表面上不強求,心里卻泛起了嘀咕,佘映彤告訴喬冷蝶的這個名字似乎不是福利院的社工.

(①:重案組隸屬于行動處,在陸上五個總區以及總區下面的各分區都設有重案組)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27 佘映彤身上的案子(求訂閱求月票)     下篇:正文 329 社工"自殺"(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