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32 到底什麼關系?(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32 到底什麼關系?(求訂閱求月票)

聽費倫這麼說,孫旺美頓時緊張起來,道:"阿SIR,我兒子沒犯什麼錯吧?你們找他干什麼?"

費倫謔笑道:"別擔心,我又沒說他犯錯,只想循例問他幾個問題而已."

孫旺美表面上略松了口氣,但眼神出賣了她,她心里其實已生出更多戒備.費倫看穿這些,笑著對金申道:"金SIR,叫你的組員跟孫旺美一起去找她兒子吧!"頓了頓又道:"哦對了,最好找個女同事,這樣方便一些."

金申立刻省悟到費倫的意思,忙把之前在重案組差點跟費倫發生口角的那個女組員叫了進來,讓她和門邊的男組員一起跟著孫旺美去找曹晃.

孫旺美隱晦地恨了費倫一眼,心不甘情不願地去了.

等人都走了,金申倏然道:"費SIR,叫你阿倫,不介意吧?"

"當然,當然不介意!"費倫攤手道,"你年長我幾歲,叫你申哥好了."

"什麼哥不哥的,我也大不了你幾歲,叫阿申就行."金申裂嘴笑了起來,"阿倫,你剛才問那些問題……與虐兒案有關?"

費倫哂笑道:"不止和虐兒案有關,我敢肯定,與陳環墮樓事件也或多或少有關系."

"喔?怎麼說?"

"阿申,那個陳環姿色怎樣你也看見了,除了身高堪堪一米六,這點稍差之外,其他地方該凸凸該凹凹,模樣也很耐看,現在的HK這樣的女人十個之中能找出兩三個已很不容易了."費倫說到這沒再往下說.

"你的意思……"

"陳環今年四十歲,姿色尚且如此,七年前,你想想看,她的美貌程度會如何?"費倫說到這,嘴角泛起了玩味的笑容,"其實姓孫的姿色也算能入眼,這樣兩個沒權沒勢的女社工,豈會沒人覬覦?"

"就算她們和人勾搭成殲又怎樣?這關曹晃什麼事?"金申明顯已被費倫繞糊塗了.

費倫續道:"你別忘了,孫旺美剛才還說沒找男人,只跟她兒子相依為命."

"你是說她跟她兒子……不會吧?"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這沒什麼好奇怪的."費倫聳肩道,"況且,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孫旺美最近兩三天之內就和男人媾合過,要是真像她說的,沒找其他男人的話,同她媾合的男人的名字也就呼之欲出了."

"真的?"金申多少有些不信,"那陳環呢?你也能看出她房事的時間?"

費倫搖頭道:"不能!死人沒了那股子生氣,我又不是判官,怎可能看出這些."

"那你還亂猜……"

費倫搖手指道:"我可不是亂猜,之前陳環落地,我們過去探她脈搏時,你就沒注意到她穿的內衣麼?"

"內衣?"金申翻了個白眼,"一個跳樓的人,我去注意她內衣干啥?"

費倫哂笑道:"雖然只是一小部份,但我注意到了,她穿的內衣雖然只是地攤上的劣質仿貨,但應該是情趣內衣沒錯了."

"這……"金申聞言有點傻眼.

此時費倫臉上泛起冷笑,道:"孫旺美剛才說過,陳環因為不能生育的關系,被男人玩弄,最終心若死灰,那她穿情趣內衣干什麼?在這福利院里,又有哪個男人能讓她心動呢?都說近水樓台先得月,這令我不得不懷疑孫旺美的兒子曹晃."

這個時候,聽完費倫一番分析的金申也有點信了:"或許不是近水樓台,而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你這麼說或許更貼近事實.我個人感覺只要咱們查清了陳環和孫旺美母子的關系,恐怕就離佘映彤被虐一案的真相不遠了,甚至有可能找到陳環墮樓的真相."說到這,費倫整個人倏然愣住了,因為他想到了一種可能,一種很難令人相信的可能.

金申見狀推了推他,關心道:"阿倫,怎麼了?"

"沒,沒事!我突然想起一點別的事來,需要給銀行打個電話."

"那你打,我先去現場,你盡快過來就是了."金申隨口說了一句,徑直離開了.

費倫隨即抄起電話,給彙豐銀行總部打了過去,不過他打的是總經理申國權的私人電話.

"哎呀~~費先生,您老有何吩咐啊?"

"老申,之前旺角彌敦道彙豐分行的搶劫兼挾持人質案你有注意到吧?"

"那是當然,費先生您親自出馬抓住了搶匪,我怎會注意不到呢!"申國權的話語里帶著諂媚.

"有個事兒得你幫下忙."費倫道.

"何事?只要我能幫忙的,您盡管吩咐就是了."

費倫也不兜圈子,直言不諱道:"既然你注意到了那天的搶案,也就該注意到那個被我救下的小女生,她是到你們銀行去取錢的,但她私底下告訴我,貌似她賬戶里的錢少了,這件事還得麻煩你查一查,最好打印個存取的清單出來."

申國權一聽,笑道:"這事好說,我回頭就辦,最多一個小時,就能有清單出來,到時單子出來了,我親自給您送去."

"不用了,清單出來,你直接幫我傳真到粉嶺PTU總部."接著,費倫又說了他在PTU臨時辦公室的傳真機號.

申國權把傳真號碼重複了一遍,道:"好的,沒問題,單子一出來我就給您傳過去."

"那就這樣!回見!"

費倫打完電話,隨即趕回現場,見霍師帶著沐仁軒已經趕到,正蹲在陳環的尸體旁收集物證,忙湊過去打了個招呼.

"老霍,怎麼樣,有什麼發現?"

"沒什麼太大的發現."霍師頭也不回地仔細盯著滿是血跡的地面,"不過死者應該是摔死的沒錯了,雖然我不是專業的法醫,但死者顱,胸等部位骨折,這一點是肯定的."

費倫點頭道:"死者的確是失足摔下樓而死,之前我上樓看過了,應該不是有人把她推下來的."

"這麼說,也就是自殺嘍?"沐仁軒插嘴道.

"也不盡然!"費倫搖頭道,"因為我還發現了這兩樣東西."說著,他把裝在證物袋里的香蕉皮和機簧拿了出來.

"這是……"

費倫略略解釋了一遍,霍師聽後若有所思.沐仁軒卻愕道:"現場證物,你,你怎麼就這麼取回來了?"

霍師橫了沐仁軒一眼,擺手道:"機簧藏在竹竿里,還用厚塵遮住那麼隱秘,肯定套不到指紋,所以從證物的角度來看,找沒找到沒有絲毫區別."其實他還有句話沒說,那就是機簧藏得那麼隱秘,他們法證的人未必能找到,而要是搜證過後,機簧再被其他人找出來,那可就糗大了.

而除了費倫和霍師考慮的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就算機簧上套到了指紋,也不能證明這個機簧就跟陳環墮樓有關,因為"機簧發出白線,帶出聲音"這件事,也是花貓講給費倫聽的.可真要到了法庭上,一只貓所看到的,能證明什麼?

"老霍,這個機簧你帶回去,我需要你幫我驗一驗這上面的小型震動裝置."費倫指著機簧上微微凸起的部份道,"喏,就是這個部份,看看它的工作原理是怎樣的."

霍師點頭道:"沒錯,搞清了這東西的工作原理,或許能夠找到凶手的蛛絲馬跡也不一定."

等霍師和沐仁軒在樓下搜證完畢上樓之後,新界南總區重案組的同事接手了現場的管制,費倫找到他們重案組的頭兒卓宙,把所知的情況通報了一番,便算仁至義盡了.

卓宙聽完費倫的介紹,眉頭大皺道:"費SIR,這麼說,這起墮樓事件只是有可疑,並沒有什麼證據能夠直接證明是謀殺或他殺嘍?"

"那倒不一定,卓SIR你來看."費倫引著卓宙來到陳尸處,指著尸體胸口位置若隱若現的內衣道:"卓SIR,你應該能看出這是什麼類型的內衣吧?"

"情趣內衣!?"

"沒錯,就是情趣內衣.自殺的人一般都生無可戀,穿情趣內衣跳樓的人倒是很少見啊!"

卓宙唱反調道:"可也不是沒有啊?興許這女人的內衣都是情趣類型的也不一定."

費倫懶得跟卓宙辯,只是笑看著他.

卓宙被費倫盯得有點不自在,摸摸鼻子道:"好吧,我承認這是個疑點,就沒別的了?"

"還有就是我跟你提到的那個機簧和那塊香蕉皮."費倫詳細解釋道,"天台圍欄上的腳印我仔細計算過了,死者和香蕉皮當時所在的位置,恰好是她倒退兩步的距離,這世上有沒有這麼巧的事啊?"

"唔……兩步!"卓宙喃喃自語,眉頭皺得更緊了.

值得一提的是,人在受到驚嚇後退時,由于平衡的原因,在退出一步後,必定會退出第二步.當然,退一步就直接坐到地上的也不是沒有,這就要看人的反射神經了,一般來說,還是退兩步再腿軟坐倒的情況居多.

卓宙明顯知道這一點,所以他也生出了疑竇.

一個穿著情趣內衣的社工,不知什麼原因(①)後退兩步,結果踩在香蕉皮上,失足掉下樓摔死了.有沒有這麼巧啊?

(①:費倫從花貓那兒得到的信息是陳環受了驚嚇,可這話不能明說給其他人聽)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31 懷疑對象(求訂閱求月票)     下篇:正文 333 內幕(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