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38 怪聲為何(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38 怪聲為何(求訂閱求月票)

問題是,歪打正著是歪打正著,費倫鐵了心想要艹練跟他搭檔的應急組員,嗯,目前來說就是計莫知,所以,一輪接火之後,池問寒姜雪自然毫無懸念地"陣亡",而費倫也"掛彩"了.

不過他掛彩的地方說來也巧,全傷在手肘上,左右都是.換言之,費倫成了一個沒有戰斗力的"累贅"!

計莫知看著費倫的傷勢很無語.費倫倒不以為意,反瞪他一眼道:"看我干什麼?放心,我跟得上."

聽到這話,計莫知翻了個白眼,暗忖:跟得上?跟上去做什麼?送死麼?此時的他雖隱隱猜到費倫也許是想要考驗他,但還沒有完全肯定這個事實.

簡單來說就是,計莫知還是太天真,沒把費倫想象到那麼"惡劣",因此他很快吃了天真的虧.

已學會三種步法的計莫知很快又發現了另一撥潛行過來的人,之前既然已經消滅掉了老池和阿雪,他敢肯定剩下這些人一定就是古侯一他們仨.

也就在計莫知顧忌費倫傷勢,准備暫避鋒芒,徐徐圖之時,費倫卻倏然開口道:"阿知,你自個兒試試單人運動戰斗速射吧!"

計莫知微愕,不明白費倫這話什麼意思.可還沒等他念頭轉完,費倫就輕巧地踩斷了腳下的兩根樹枝.

"嘎嘣!"

輕微的樹枝崩斷聲聽在計莫知耳里不啻炸響:"師傅,你……"

"我什麼我?准備接火!"費倫微斥道.

相對的,得了費倫允許,正遠遠吊在後面的池問寒和姜雪看到這幕不禁面面相覷.雖然他倆承認在感知方面他們五個目前不如學會了步法的計莫知,但也不是聾子瞎子,這麼"大"的樹枝斷裂聲,兩人相信古侯一他仨一定聽得到.

此時,古侯一三人果然呈扇形包抄上來,計莫知正想招呼費倫,沒曾想他貓著腰在草叢里左折右轉了幾下便不見人影了.

"突突突……"

對面的代力首先開火發難,計莫知一時不及反應,又傷在了原本就已受"傷"的左臂上,雖不至于傷上加傷,但也夠嗆.好在他及時調整心態,腳下展開戰斗步,予以還擊.

可是沒人配合,加上只有單手持槍,計莫知在點掉了代力之後,便遭到了辛宇和古侯一雙人四槍的猛烈夾擊,一時間草叢內氣槍彈亂飛,甚至差點誤傷到躲在後面看戲的池問寒和姜雪,

"突突!"

計莫知忽感腹部一震,立馬曉得自己中彈了.他勉力舉槍點中了辛宇的左肩,卻被十點鍾方向過來的一連串氣槍彈擊中了面部,毫無懸念地被"爆頭".

看到這一幕,池問寒和姜雪都有些膽寒:一對三,卻困獸猶斗,還拉了個墊背的(代力),且重傷一人(辛宇)這才"掛掉",實在太強悍了一點.

計莫知交火時所用的步法,移動靈巧,竟可穿梭于槍林彈雨之間,看得池姜二人眼饞,極為想學.

反倒是拼力打"死"了計莫知的古侯一多少有些洋洋自得,關心過"重傷"的辛宇和"犧牲"的代力後,一步三搖地來到了計莫知跟前,得瑟道:"阿知,怎麼樣?爆頭的滋味不錯吧?"

"突突!"

話音未落,古侯一還未及摘下的面具側臉上就被連串氣槍彈擊中.

古侯一霍然轉頭,見雙臂"受傷"的費倫正端著槍從旁邊的草叢走出來,頓時呆若木雞.不止是他,在場所有組員都愣住了.

費倫倒不跟他客氣,大步竄過來,三下五除二下了他的槍,哂笑道:"阿一,你太大意了."

此時古侯一回過神來,嚷道:"師傅,你耍詐,你的雙手明明已經……"

"天真!"費倫斥道,"在真正任務中,我們所要面對的罪犯是不會跟你講道理的,所以你們在執行任務時千萬要記住,一是確定罪犯真實而確切的死亡了;二是罪犯如果當場沒死,必須確認已經卸掉了他的一切武裝."

"可是對于我……阿一,你們並沒有如此做,真到了關鍵時刻,這是要丟姓命的,understand?"

"YES,SIR!"所有組員異口同聲道.

"好了,繼續訓練!"費倫揚聲道,"不過鑒于時間的關系,我打算再帶一人就結束今天的訓練."

這話一出,除了剛被費倫親自帶過的計莫知外,其余五人原地立正的姿勢越發端正了.

費倫環視了五人一圈,道:"就代力吧!其他人各自散開,做好伏擊准備."

池問寒等人聞言,雖多少有些失望,卻仍依令而行,迅速散去.

………

等代力也訓練完後,時間已近下午六點,費倫當即宣布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本來池問寒幾人還想約費倫去happyhour的,豈料費倫瞪眼道:"訓練了一下午,都不累嗎?要不要去艹場跑個幾十圈?"

眾組員頓時噤若寒蟬,如鳥獸散.

費倫在開車回家前收到了仇兆強發來的傳真,佘映彤的八達通購物清單中明明白白地標示著她曾買過幾把氣槍.

為什麼是幾把?費倫稍微一聯想就想通了其中的根由,並不是每把氣槍的機簧動力都適合發出怪聲,而買氣槍當時,只能粗略判斷機簧的動力,具體的還得拆開來看.

回到淺水灣,費倫並沒有第一時間盥洗用膳,反而把佘映彤叫上了二樓露台.

"費勁大哥,找我有什麼事嗎?"

費倫背著雙手,背對著她,淡淡道:"陳環墮樓身亡;曹晃供認不諱,寫下了虐兒認罪狀,暫被羈押警局;孫旺美身為從犯,也難逃法律制裁!"

佘映彤怔了怔,道:"費勁大哥,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費倫聞言卻笑了起來.如果佘映彤聽完他的話還會表示出一點點意外和驚喜的話,費倫可能還會捫心自問一下,懷疑這小丫頭是不是懷疑錯了.

可現在,佘映彤竟裝出一副懵懂無知樣,這豈非此地無銀三百兩?不過費倫並不怪她,畢竟一個未足14歲的小丫頭,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易了.

"佘佘,我可以你這樣叫你嗎?"

"當然,費勁大哥想怎麼叫就怎麼叫."佘映彤多少覺得有些奇怪,卻並不反對費倫給她起別名.

費倫道:"佘佘,你睡著的時候,一直在念叨一個名字,冷蝶無意間聽到,就告訴了我."

"曹晃!?"佘小丫頭的美眸中出現恍然之色.

費倫點頭.

得到肯定的答案,佘映彤卻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小臉上泛起連尋常大人都沒有的滄桑,自嘲地笑了笑,道:"費勁大哥,你果然是神探!"

費倫聞言挑了挑眉,道:"神探這個稱呼我可不敢當,還是說說你的事吧!"

佘映彤如大人般攤手聳肩道:"還有什麼好說的呢?你應該全都推斷出來了,不是嗎?幸好他虐我打我之余並沒有得手,做為一個女孩子最寶貴卻又最輕薄的東西我還保留著,沒讓那禽獸給奪了去."

費倫見狀,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道:"小孩子家家的,哪兒這麼多感慨?"

佘映彤卻刨開費倫的手,一本正經道:"費大哥,我這不是感概,而是活在那個禽獸和兩個毒婦的陰影下,真正度曰如年的感悟!"

費倫面無表情道:"所以你最終忍不住設計了他們?"

佘映彤的眸光黯淡下去:"本來是,可惜才死了陳環一個,你就發現了."

"那現在你想怎辦?"費倫問.

佘映彤顯得很失落,道:"我也不知道."頓了頓又道:"費大哥,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說!"

"殺我媽咪的凶手被你干掉了對嗎?"

費倫聽到這個問題,雙眼馬上眯了起來,道:"記得那曰我從海上回來,不是告訴過你,那個凶手已經坐船跑路了麼?"

"坐船跑路?費大哥,這種鬼話連你自己都不信,又怎麼叫我相信?"佘映彤哂道,"不過你既不願說實話,我也不勉強你!"

費倫繞彎子道:"不是我不告訴你,而是這個問題知道了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

可費倫仍是低估了佘映彤的智商和情商,這小丫頭盯著他的臉足足有三五秒,旋即"撲哧"一聲笑了起來,道:"我想我明白費勁大哥對我的愛護了,你放心,關于殺我媽咪的凶手在我這里的確是坐船跑路了."說完,她把兩只皓腕主動伸到費倫面前.

"干嘛?"費倫愕道.

"拷上我吧!"佘映彤似乎一點不害怕,"我的確設計害死了陳環,本還想弄死孫旺美和曹晃,現在看來是沒有機會了."

費倫心頭只覺好笑,面上卻不疾不徐,擺手道:"不著急,我還有個問題想問你."

"你說!"

"那個機簧發出的到底是什麼怪聲?"

佘映彤聞言嘴角泛起了苦笑,道:"只是我被曹晃虐打時的慘叫聲罷了."

費倫頓時恍然: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敲門心不驚!陳環之所以害怕得後退,踩上蕉皮,失足摔下樓,全因她心里有鬼.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37 步法之妙(求訂閱求月票)     下篇:正文 339 思感(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