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39 思感(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39 思感(求訂閱求月票)

皓腕伸在費倫眼前,佘映彤又道:"拷上吧!"

費倫揉了揉她的頭發,道:"佘佘,雖然檢驗結果還沒出來,但是我想你經手過的那些東西上應該沒指紋吧?"

"對啊,可這又怎麼樣?"佘映彤有點懵懂.

費倫臉色陰鷙道:"你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

佘映彤愕道:"什麼懂不懂?費大哥,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費倫瞪她一眼道:"警方辦案講的是證據,要是沒抓到你的把柄,還拷個屁呀!"說完,頭也不回地下樓去了.

佘映彤呆呆定在原地,喃喃道:"我……這就沒事了?"實際上,以後她會不會有事不知道,總之今天費倫打算放她一馬.

等費倫吃過晚飯,佘映彤才從露台上磨磨蹭蹭下來,難于啟齒道:"費勁大哥,既然曹晃和他兩個姘婦已罪有應得,我想我還是回福利院去吧!你能找人送我一下嗎?"

費倫斜了她一眼,似已看穿了她的心底,淡淡道:"既然你不想住在我家,送你回去也好."

佘映彤聞言,頓時傻了眼,她本想以退為進,讓費倫留她一番,然後順勢答應下來,這樣就可以賴在費倫家里了.沒曾想,費倫一句話就把她頂到南牆上了,這如何是好?

喬冷蝶顯也看穿了佘映彤的小心思,當下道:"阿倫,你就別逗彤彤了,讓她留下吧!"

費倫撇嘴道:"我可沒空照顧一個小丫頭."

機靈如佘映彤,忙道:"費勁大哥,我自己能照顧自己."

"自己能照顧自己?怎麼,不回福利院了?"費倫又擠兌了佘映彤一句,令小丫頭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差點沒哭出來.

費倫適時擺手道:"好了好了,想留下就留下吧,反正我這里房間多的是."說罷,徑直上樓練功去了.

喬冷蝶見狀,趕緊讓櫻子過來服侍佘映彤用膳,同時囑咐道:"彤彤啊,既然費大哥肯留下你了,就要聽話知道麼?"

佘映彤聞言,小腦袋連點.

喬冷蝶隨即把在費倫家里需要注意的地方都提點了一下,特別強調練功房那里佘映彤不得靠近.

佘映彤到底還是個小女生,好奇道:"那里為什麼不能去啊?"

喬冷蝶道:"武俠小說看過嗎?"

佘映彤搖頭道:"沒看過小說,武俠劇倒看過一些."

"你既然看過武俠劇,走火入魔想必知道吧?"

佘映彤點頭.

"練功房那地方正是費大哥用來修煉的地方,你要是不小心打擾了他,就很容易走火入魔."說到這,喬冷蝶憶起那天費倫吸收紫參的情景,美眸深處掠過一絲懼悸,"一旦走火入魔,輕則重傷癱瘓,重則當場喪命,你希望費大哥那樣麼?"

"特別不希望!"佘映彤倏地激動起來,"我不要費大哥死!"

"那就別靠近練功房打攪他,OK?"

佘映彤雞啄米般點頭,旋即道:"蝶姐姐,能勸勸費大哥別練功嗎?如果不練功,就不會走火入魔了."

喬冷蝶摩挲著佘映彤的秀發,苦笑著搖搖頭,道:"你費大哥決定的事情,不是我們女人可以多嘴多舌的."

練功房內.

費倫盤坐蒲團上,口中念念有詞,正是《雜涅槃經》的部份經文,好在沒有新的內容,只是重複塘畔所修煉而成的那段"逆行"經文,旨在鞏固當前的意識海和精神力.

畢竟突然增多的精神力並不能任由費倫艹控隨心,這就好像一個人突然變瞎子般,肯定有段時間會不適應.

在冥冥渺渺的經文聲中,費倫竟在不知不覺間進入了佛家所說的"觀想"狀,而他的精神力更是集中到了兩米開外牆上用來掛畫的硬塑鉤上.

硬塑鉤靠牆的部份呈倒三角形,由三枚鉚釘固定在牆上,一般不用大力休想把它弄下來.

可全神貫注的費倫盯著那硬塑鉤足有四五秒的時間,突然,他感覺識海一震,不,甚至他整個腦仁都輕震了一下.

"啪!嘩!"

脆響聲和掛畫墜地聲把費倫拉回現實,定睛看去,牆上的硬塑鉤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硬生生拗斷,連同那幅《老子西出函谷關》一起掉在了地上.

嗯?這個距離,莫非是精神力所化成的思感能在作祟?不會是無姓突變吧?費倫暗忖著.

所謂無姓突變,其學名叫做隱姓突變,與之相對的,叫顯姓突變.

何謂顯姓突變?說白了其實很簡單,就是在基因鎖解鎖的時候附帶產生一些普通人眼中的"異能",這就叫顯姓突變.

而隱姓突變,就是在基因鎖解鎖時,僅只增加六圍的能力,比如細胞活力,神經反應速度等等,在此之後不定期產生出"異能",其產生異能的時間,地點,甚至獲得異能時的身體反應都不確定,若是當時正在對仗,對隱姓突變的人而言很可能就是滅頂之災.

以上兩種突變,皆因各人體質血脈不同而造成,毫無變化規律.有的人可能在突破一階基因鎖時為顯姓突變,而到了突破二階基因鎖時卻變成了隱姓突變也不一定.

當然,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費倫只不過是精神力突變罷了.可精神力也包括在主神規定的"六圍"之中,它的改變不管是由練佛經得來還是其他什麼狀況,總之出現了變化,就算作是隱姓突變.

幸好今次突變產生的時機正是他打坐練功之際,倒也沒有任何不良影響,可以後這個問題就值得費倫多加注意了.

不過既然精神力有所異變,而自己身體又沒出現任何不良的狀況,費倫當然樂于接受,甚至隱隱有些興奮.

不行,再試試!我一定要確認精神力異變為思感能的程度,是全部呢?還是一部份.

不得不說的是,精神力有形無質,或能影響他人的心神,但想實際艹控物體移動則幾無可能,除非精神力龐大到海量的程度.

可思感能就不一樣了,它是一種幾乎在任何媒介中都可以傳遞的變種能量,擁有者甚至可以通過它艹控其他活人或活物.

打個比方來說,有一扇閘門打不開,如果僅有強大的精神力,那只能通過精神力控制能開打這扇閘門的人來開門.而思感能則不必如此,它可以深入閘門內部,破壞或解鎖閘門的機簧,這樣閘門自然而然就開了,同時它還具備精神力影響人心的功能.

換句話說,思感能實際上就是精神力的進階狀態.

打定主意的費倫重新坐定,意念由意識海發出,全數集中到了硬塑鉤的底座部份,不,准確地說,應該是集中到了固定底座的三顆鉚釘上.

費倫靜靜內視觀想著,果然發現了不一樣,精神力在透過識海壁障向外發出時,竟產生了極細微變化,識海壁仿佛過濾網般將本就極為純粹的精神力再度提純,變成一道道無形有質的能量向牆上的底座鉚釘纏繞過去.

原來這就是……思感能!?

費倫極力控制著把每一道本就極小的思感能更加細化,而後絲絲透入鉚釘和底座的螺紋縫隙間,纏住整個鉚釘,心中叫道:"起!"

鉚釘紋絲不動.

嗯?是思感能力道太小還是鉚釘嵌得太緊?

費倫一邊暗忖一邊改變了用力方式,他通過每一道思感能的觸感,將底座里的螺紋"看"得一清二楚,然後控制著所有思感能沿螺紋的方向開始旋擰鉚釘.

這一次,費倫明顯感到鉚釘開始松動.不多時,他集中全力對付的第一顆鉚釘就已被起了出來,緊接著是第二顆,第三顆……

"哐當!"

當第三顆鉚釘被費倫的一絲思感能控制著懸在半空時,牆上的硬塑鉤底座毫無懸念地掉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費倫只覺腦中一股強烈的疲憊襲來,整個人不知不覺就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費倫悠悠轉醒,自嘲道:"看來是我太過急進了."

過猶不及的道理稍微有點見識的人都懂,但真正做到的人百不存一,費倫有時亦如是,好在他每次艹之過急時總有些本錢,不至于像尋常人那樣把情況弄得糟糕至極.

費倫也不去管時間,再次坐正身形,心頭默念《雜涅槃經》,緩慢逆行修煉.諸般恐怖幻象俱生,卻無法襲擾到已欣賞過一次類似幻景的費倫了.

直到幾乎告罄的意識海重又恢複到一半精神力水准,費倫這才停止打坐,星目倏張,已然恢複了幾分神采.

費倫起身開門,發現喬冷蝶正在門外躊躇打轉,一臉焦躁模樣.

"冷蝶,出了什麼事?"

喬冷蝶倏聽到費倫的聲音,只感喜從天降,霍然抬頭死盯著他,小嘴里念念有詞:"你沒事就好,你沒事就好!"

費倫疑惑道:"我能有什麼事?"

喬冷蝶嗔怪道:"還差七八分鍾就早上九點了,你說有沒有事?"

嚇!?

費倫瞬間意識到他過度調用精神力從而造成昏迷的時間只怕不下六七個鍾頭.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38 怪聲為何(求訂閱求月票)     下篇:正文 340 我一定會想你的(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