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48 朋友的朋友(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48 朋友的朋友(求訂閱求月票)

饒芷柔唱完歌回來,一副趾高氣揚的孔雀樣,連眼尾都不掃費倫一下.

想想對方還是個連二十歲都不到的小女生,費倫實提不起和她互別苗頭的興趣.

反倒是柳香瑤促狹道:"唱得不錯!"

饒芷柔聞言愣了一下,不明白柳香瑤這個連她底褲是什麼顏色都清楚的閨蜜為什麼會誇她?

柳香瑤接茬道:"他說的."說完,指了指費倫.

"哼,我需要他誇麼?"饒芷柔擺出一副全然不在乎的神態.

費倫翻了翻白眼,沖酒保道:"幫我開瓶Hennessy!"

酒保一怔,道:"哪一款的?VSOP嗎?"

"廢話,自然是百樂廷."費倫道.

"這……"

此時萬春嵐走了過來,吩咐道:"阿千,照費倫SIR說的去做,開年份最老的百樂廷來."說罷,若有深意地瞟了眼費倫手腕上的寶璣表.

柳香瑤不常來酒吧,也不常喝酒,自然沒聽過Hennessy百樂廷.不過饒芷柔已在演藝圈厮混了一年多,倒偶然聽過這酒名,當下愕道:"百樂廷?那可是貴價酒,你點算你賬上."

費倫聞言瞪她一眼,道:"廢話,之前都說了我請喝酒,不算我賬上還算你的麼?"

聽到這話,饒芷柔頓時喜笑顏開,湊到柳香瑤耳邊好一陣竊竊私語,把百樂廷介紹了一下.柳香瑤瞪大眼詫異道:"這麼貴?"

饒芷柔肯定地點點頭,道:"沒有錯,如果是正品百樂廷的話,就是好幾萬的價格."說完瞄了眼費倫,"喝這種酒的人簡直就是[***],真不知廉署干嘛吃的."

費倫聽著饒芷柔的挖苦,渾不在意,反而朝萬春嵐笑了笑,道:"萬老板,有事?"

萬春嵐看了眼饒芷柔和柳香瑤,道:"費倫SIR,這兩位小姐是你朋友麼?"

這話一出,差點沒把饒芷柔氣死,要是尋常人稱她為"小姐"也就算了,可"小姐"二字從一個夜總會老板娘的口中迸出來,始終讓人覺得有股子搔味.

饒芷柔正欲發作,柳香瑤卻在下面扯了扯她,更微微搖了搖頭.也是,像饒芷柔這樣連末流小明星都算不上的演藝圈龍套,多少跟社團有勾搭的夜總會人士還真不甩她.

費倫笑道:"偶然認識,還算聊得來,就坐下一起喝喝酒嘍!"

萬春嵐顯然看出饒芷柔對"小姐"二字的敏感,不覺間就改了口:"兩位妹妹恐怕是第一次來我這光感PUB吧?"

饒芷柔毫不理會萬春嵐的搭訕,只是向費倫再度強調道:"喝酒歸喝酒,但客由你請."

費倫瞪她一眼道:"不就幾萬塊小錢嘛,你能不能別老掛在嘴邊?我又不會賴賬!"

饒芷柔皺了皺瓊鼻,哼道:"誰知道你人品怎樣?警察也不全是好人,對吧費倫SIR?"

費倫摸摸鼻子,哂道:"看來這人呐不能做呂洞賓,剛才就該讓你被那黑佬占夠便宜才好!"

饒芷柔聞言,自覺有點恩將仇報,略感尷尬,卻沒聽出費倫在拐彎抹角地罵她.

柳香瑤卻聽懂了費倫的話意,當即附耳對饒芷柔提點了兩句,這妞立馬怒了,拍案怒指費倫道:"你,你居然罵我是狗?"

費倫攤手道:"我可沒這麼說,但你自己非要這麼認為我也阻止不了."

"你,你……"

萬春嵐絲毫不在意饒芷柔對她的觀感差,反在旁邊笑得花枝招展,道:"費倫SIR,你們真逗!"

費倫擺手道:"不是逗,而是她有點軸."說著,用大拇指反手指了指饒芷柔.

"哎,你什麼意思嘛?"饒芷柔立馬不依叫了.

這時,酒保端上酒來,問道:"倒嗎?"

費倫頓時沒心情理會饒芷柔了,朝饒芷柔和柳香瑤的杯子努了努嘴,吩咐道:"都倒!再多拿個杯子來,替萬老板也滿上."

萬春嵐忙謝了費倫一句,費倫道:"謝就不必了,萬老板既然親自過來,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聽費倫這樣說,饒芷柔也不鬧了,靜下來聽萬春嵐說話.

萬春嵐瞄了眼饒芷柔,道:"這位妹妹,剛聽你歌唱得不錯,挺專業的,有沒有興趣來我這PUB駐唱啊?"

饒芷柔一聽,眼底頓現激動之色,旋又黯淡下去,微微搖頭道:"萬姐,我恐怕不能答應你!"

萬春嵐察言觀色的本事早已爐火純青,自然看出饒芷柔心底是願意的,當即道:"妹妹,雖然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但請你相信我,在我場子里駐唱虧不了你,多的不敢保證,兩千塊一晚我還是可以承諾你的."

一晚兩千,每個月只要有一半時間駐唱就能有三萬塊的收入,幾乎與費倫這個督察的工資大抵相近了,收入雖不能和真正的歌壇巨擎相比,但維持曰常開銷卻也綽綽有余了.

饒芷柔自然也清楚萬春嵐給的價碼不低,卻仍搖頭道:"萬姐,不是錢的問題,是我的問題."

"你?你能有什麼問題?"萬春嵐奇道.

饒芷柔眸光迅速黯淡,臻首垂了下去.柳香瑤待她解釋道:"柔柔開罪了雷少,雷少放出話來,打算封殺她."

萬春嵐秀眉大皺,探問道:"你們說的可是雷天動雷大老板的兒子?"

柳香瑤直點頭.

見果真如此,萬春嵐不禁搖搖頭,道:"唉,算了,剛才的話就當我沒說!"

饒芷柔聞言徹底泄了氣.柳香瑤沒有說話,只輕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

費倫卻笑了起來,問饒芷柔道:"柔柔,你進演藝圈是為了什麼呢?"說話間,老神在在地注視著她,還端起酒輕呡了一口.

情緒低落的饒芷柔瞟了他一眼,並沒有說話.

費倫又道:"如果你的目標僅只是賺錢,那就不用說了.如果你……"話還沒說完,台上又傳來了歌聲,還是合唱.

問題是,幾個破鑼嗓子唱合唱,還唱得跟殺雞似的,是個人就受不了.剛唱沒兩句,台下就一片噓聲.

本來心情很差的饒芷柔聽見這歌聲,立刻沒心沒肺地笑了起來,看來這妞的笑點很低,姓格還算樂觀.

費倫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朝台上看,只聽聲音就知其中一個破鑼嗓子是施毅然,剩下的應該是O記A組的同事.

可惜,就算費倫裝作一副"我不認識他們"的模樣,仍被萬春嵐拆了台:"咦?費SIR,台上那些不是你同事嘛?"

"呃……"費倫一時無言以對.

正笑得開心的饒芷柔愣了一下,旋即捧腹大笑,就連本來只是莞爾的柳香瑤見費倫一臉踩了狗屎的表情,也"撲哧"一聲笑出聲來.

萬春嵐趁機發出銀鈴般的蕩笑,飄然遠去,再不提請饒芷柔駐唱的事情.

殺雞似唱法在眾吧客的哄鬧聲中被趕下了台,沒過兩分鍾,費倫的手機就震動起來,上面來了條短消息:"SIR,蔡SIR已買單,毅然捅了個婁子,我們先走一步."

費倫不禁啞然失笑,回道:"我都聽見了,各自閃吧!"發完短信,還不及抬頭,就感一女人靠近,接著一抹熟悉的女聲響起:"大家在議論什麼?好像趕蒼蠅似的."

霍然抬頭,費倫果然瞅見了一身簡約風衣,略施粉黛的曾曼,不過這個時候她並沒有注意到費倫,話也是對著柳香瑤說的.

柳香瑤輕聳香肩,歪了下頭,並不想揭人的短,反倒是饒芷柔沒什麼顧忌,笑道:"嘻嘻,剛才有一群阿SIR上台合唱,唱得跟殺雞似的."

"阿SIR?你說警察?"曾曼愕道.

"咳咳!"費倫在旁邊干咳了兩聲,替同事辯道:"其實也沒那麼難聽,就是唱法有些粗獷."

曾曼聞言,霍然朝費倫望來,訝然道:"你怎麼在這里?"

費倫攤手道:"我為什麼就不能在這里?"

柳香瑤愕道:"曼姐,你跟費倫……大哥認識?"其實費倫並沒正式向柳香瑤和饒芷柔介紹自己,但二女俱都聽到了萬春嵐對費倫的稱呼,便直接拿過來用了.

曾曼撇了撇小嘴,道:"豈止認識,這家伙什麼德姓我一清二楚."

費倫不甘示弱道:"那是,你都在我屋里睡過了,還能不知道我的德姓!"

這話頂得曾曼直翻白眼,正想解釋,饒芷柔卻先她一步咋呼起來:"啊?曼姐,你不會在跟他拍拖吧?"

曾曼連忙否認道:"別瞎猜,根本沒這回事?"俏臉更是還沒喝酒就泛起了紅暈.

對于曾曼的回答,費倫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沖她擠了擠眼,道:"曼姐,我也很想知道瑤瑤和柔柔跟你什麼關系?不會是親姐妹吧?"

知道很難再解釋清楚的曾曼瞪了費倫一眼,道:"我倒是想和她倆是親姐妹,只可惜不是."言語間不無遺憾.

柳香瑤和饒芷柔卻一左一右環抱曾曼的手臂,異口同聲道:"我們和曼姐不是親姐妹勝似親姐妹!"

"莫非是契姐妹?"費倫下意識接口道.

仨女齊齊搖頭,俱都一副"你慢慢猜"的狡黠俏模樣.

費倫呡了口Hennessy,又瞪了一眼曾曼,哂道:"我費那心思干嘛?這是你們的事,關我屁事!"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47 請喝酒(求訂閱求月票)     下篇:正文 349 不在乎(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