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49 不在乎(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49 不在乎(求訂閱求月票)

曾曼也算了解一點費倫的姓格,知他故意不問,其實心里還是想知道的,所以繃住不說,只等他問.

可饒芷柔不知道這些,見費倫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馬上接道:"我和瑤瑤都是在福利院長大的,瑤瑤能上大學,也是曼姐資助的."

"噢?是這樣嗎?"費倫聞言,掀了掀眉,斜了曾曼一眼.

曾曼一皺瓊鼻,哼道:"你這種資本家是不會理解我們窮苦百姓生活的."

這話一出,饒柳二女大奇:這費倫不是警察麼?為什麼曼姐會說他是資本家?瞄了眼台子上那瓶百樂廷,二女多少有點了悟,卻又不甚明了.

費倫倒不怎麼介意曾曼的挖苦,哂道:"我之前可一點也沒看出柔柔和瑤瑤是福利院出身,畢竟她們倆的氣質都不像,而且跟她們認識的那個奶油小生潘林家里應該薄有資產的樣子,手上戴的都是勞力士."

曾曼聞言立時瞪了饒芷柔和柳香瑤一眼,道:"你們兩個還跟那個姓潘的有來往嗎?"

柳香瑤被曾曼瞪得垂下頭去,饒芷柔連忙搖著曾曼的胳膊道:"曼姐,就在剛才,我們和潘林徹底鬧掰了,費倫也看見的,不信你問他."

費倫搖頭道:"這種事別問我,我可什麼也不知道."

"你……"饒芷柔氣結.

費倫卻毫不在意她的感受,又呡了口Hennessy,吩咐酒保道:"再拿個杯子來,替這位曾小姐滿上,酒不夠就再開一瓶."因為之前有萬春嵐的話打底,酒保並不猶豫,即刻照辦.

曾曼瞟了眼酒保手上的百樂廷,很是無語,翻了個漂亮的白眼,道:"這種幾萬塊一瓶的酒你也喝得下去?不愧是資本家."

費倫撇嘴道:"別那麼大驚小怪好不好?這只是很平常的酒而已……"

這話引得饒柳二女對費倫"資本家"這個稱號的八卦之心更甚,正想拐著彎打聽一下,孰料台上又傳來一通殺雞似的鬼嚎.

費倫和三女眉頭齊皺,暗忖今晚是怎麼了?怎麼恁多毫無自知之明的家伙?

四人耐著姓子聽了一段,饒芷柔撅嘴道:"跟剛才費倫一幫同事唱的不相伯仲啊!"

曾曼聽了,笑得前仰後合,道:"阿倫,你說我要是回去替你們重案組宣傳宣傳,那你們不說紅遍六大總區,怎麼著也得紅透港島總區吧?"

費倫頓時囧了,只能以喝酒掩飾尷尬.

曾曼美眸流轉,狡黠道:"阿倫,不如你也上去唱一首?讓這幫土包子見識見識什麼叫歌神!"

費倫橫她一眼道:"沒興趣."

"切,我看你是不會唱吧?"饒芷柔很不屑地撇嘴道,"還歌神呢?你還真把曼姐的話當真了?"

柳香瑤聞言扯了饒芷柔一把,小聲道:"柔柔,別鬧!"

費倫哂笑一下,呡口酒道:"曾曼,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她倆跟你還真有默契."

曾曼裝傻道:"什麼默契?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費倫滿臉戲謔道:"雖然我這人很難受別人左右,但你還是達到了目的,下首歌我就上去唱,這話你總該聽得懂了吧?"

曾曼聞言,反而警惕起來,疑神疑鬼道:"費倫,你到底想弄什麼?"

費倫攤手道:"沒想弄什麼啊,你不是叫我上去唱歌嘛!"說罷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起身往歌台方向施施然行去.

目送費倫擠入人叢,饒芷柔側望曾曼,見她有點憂心忡忡的樣子,忙關心道:"曼姐,你這麼緊張干嘛?"

柳香瑤猜道:"曼姐,'歌神’一說該不會是真的吧?"

曾曼苦笑道:"等下費倫就會唱,他是不是歌神你們聽過以後就清楚了."頓了頓又道,"最關鍵的是,這壞家伙會寫歌,我擔心他現想歌詞來整蠱我."

饒芷柔聞言愕道:"會寫歌?還能現編歌詞,有這麼神?"

費倫根本就沒有登台,而是湊到了樂隊邊,向那幾個樂手道:"嘿,老兄,把你們的樂器借我玩玩怎麼樣?"

幾個樂手聞言眼露遲疑.

"我看我有……"費倫伸手在衣服里面掏了掏,摸出一整遝千元港幣來,"借我十分鍾,這遝錢就是你們的了."

樂手們愣了,十分鍾一百張千元港幣,有這樣天上掉餡餅的事嗎?

費倫卻不由分說,將錢塞進了架子鼓手手里,輕易將他擠離了板凳,大咧咧坐下.

見自己同伴已收下了錢,其他幾個樂手忙不迭褪下身上挎著的電低音吉他,還幫忙把話筒也給挪了過來.其中一個問道:"我說哥們,你到底想怎麼弄?一個人玩得轉嗎?"

費倫沖他比了個OK的手勢,趁著歌台上無人問津,試了下樂器的音,這才毫無征兆地對著話筒嚎道:"跟著希望跟著光,我是不落的太陽,為了最初的信仰,在我的戰場向著勝利前進的方向……"同時動作無比迅速地配上了電音吉他和架子鼓的過門.

一連串眼花繚亂地動作把幾個樂手都看呆了,四周圍的吧客更是傻了眼.

"……就算子彈穿透了我的胸膛,依然還有夢想在我的肩上,點亮,我知道那是正義的鋒芒,我知道那是自信的力量……"

費倫的聲音里傳遞著一股正能量,男人味十足,令人開始有點熱血沸騰起來.

"跟著希望跟著光,我是不落的太陽……就算折斷了翅膀,刺穿了胸膛,依然還有顆心熱的發燙,誰也無法阻擋………"

吧客們開始拍手,開始尖叫,也許他們覺得只有這麼做,才能發泄自己內心的激動,特別是費倫再度唱起"跟著希望跟著光"這句歌詞時,全場都律動起來.

等到費倫一曲唱完,以樂收尾時,四下里不自禁響起了掌聲.那邊的饒柳二女面面相覷,臉上全是難以置信,曾曼卻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仿佛早已料到費倫會有如此表現.

"哥們,這,這是你……現編的歌?"架子鼓手見費倫起身讓位,終忍不住問了一句.

費倫搖手指道:"不是!"既實話實說,又避免被眼前這群一臉崇拜之色的樂手糾纏上.

"剛才那些都是什麼雞.巴毛啊?這才叫歌嘛!"

"牛逼!"

"老兄,再來一首!"

"對,再來一首!"

周圍不少吧客開始起哄,費倫卻對這些人的意見充耳不聞,若非他自己有唱歌的意願,別說曾曼激將了,就算換了喬冷蝶來激他也不好使.

回到吧台邊坐下,費倫絲毫沒在意饒芷柔和柳香瑤看怪物似的目光,打了個響指,沖酒保道:"再來一杯!"

酒保早把酒給倒好了,即時遞上,還打趣了一句:"歌神桑,請慢用!"

費倫有點反感那個"桑"字,瞪了他一眼,這才下嘴呡了口酒.

饒芷柔咬著小嘴下唇猶豫了一下,探問道:"費倫……大哥,剛才你在台上唱那首歌是你自己寫的嗎?"

費倫瞥了她一眼,依舊實話實說道:"不是."

曾曼聞言,冷哂道:"又裝?你不裝行不行?"

費倫不爽道:"我裝什麼了我裝?"

曾曼瞪眼道:"我粵語歌國語歌都聽過不少,怎麼從來沒聽過類似'跟著希望跟著光’這歌啊?"

費倫理直氣壯道:"你確定你聽過世界上所有的歌嘛?"

曾曼哼道:"那我倒沒全部聽過,不過你剛唱的那首歌雖然跟當下的編曲有點不一樣,但仍是流行樂的曲風,而且還是首非常好的歌,這樣的歌不紅都沒天理,可我愣是沒聽過,要不是新歌才有鬼了."

費倫聽得一怔,旋即順著曾曼的話道:"那就是有鬼了唄!"說完,老神在在地塞了塊小點進嘴里,一副"你能拿我咋地"的表情.

曾曼也不生氣,反而笑道:"我還得謝謝你,至少你沒寫首新歌出來埋汰我."

費倫一愕,跟著大笑起來:"哈哈,我說我剛才上去的時候你臉色怎麼臭臭的,原來你擔心這個!哈哈哈……"

這時,老板娘萬春嵐又湊了過來,主動搭話道:"費SIR,什麼事笑得這麼開心?"

費倫沒有接萬春嵐的話,反而斜了她一眼,哂道:"萬老板,你此番過來不會是為了我剛才唱的那首歌吧?"

萬春嵐訕訕一笑,道:"雖然我知費SIR你不缺錢,但為了摯友的唱片公司仍想勉力一問,你有興趣出售歌曲的版權麼?我最高能出到二十萬."

費倫轉了轉腕上的寶璣,反問道:"你覺得呢?"

"那算我沒說!"萬春嵐苦笑了一下,又沖費倫微一欠身,嫋嫋而去.

饒芷柔見狀冷哼道:"你還真是貪心,一首歌人家出到二十萬都不肯賣,現在人走了,雞飛蛋打了吧?"

費倫不置可否地笑笑,又端起酒呡了一小口.

曾曼卻拽過饒芷柔,附她耳道:"你胡扯些什麼?沒見費倫手腕上戴的表麼?"

饒芷柔撇嘴道:"曼姐,他那塊表表盤上鑲那麼多鑽石,一看就知道是假貨,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假貨?!"曾曼翻了個白眼,"幾百萬港幣的表你說是假貨?I服了YOU!"

"啊!?"饒芷柔頓時驚叫出聲,她現在終于明白為什麼費倫看不上萬春嵐提出的二十萬了.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48 朋友的朋友(求訂閱求月票)     下篇:正文 350 奇葩男(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