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 正文 359 緊密聯系(求訂閱求月票)  
   
正文 359 緊密聯系(求訂閱求月票)

費倫翻了個白眼,道:"你神經到底有多大條啊?現在才感覺出來麼?"

"我,我……"饒芷柔聲若蚊呐,又羞紅了俏臉,忸怩著嬌軀,打算脫出費倫的懷抱.

"別動,別動,我跟你說正事兒!"費倫道.

饒芷柔不依地打了費倫一下,嗔道:"死色狼……要說正事兒,你先從我里面退出來,穿上衣服再說!"

費倫捉住她的小手道:"若不是為了你,我早退出來了,你以為我硬著好受啊?"

"你,你……這算什麼混賬話!"饒芷柔又羞又氣又急.

費倫不得不把住她的香肩,聲音轉厲道:"別鬧!先聽我說."

饒芷柔聞言噤若寒蟬,但濃妝已一塌糊塗的臉上說不出的委屈,盈盈欲泣.

費倫見了,有點不耐煩道:"我打算替你伐毛洗髓."

"伐毛洗髓?"饒芷柔愕道,"這是什麼玩意兒?"

"伐毛洗髓不是玩意,而是一種……"費倫想半天不知該如何解釋,只能道:"嗯,你就當做SPA好了."

"SPA?"饒芷柔瞪大了眼睛,她不明白做什麼樣的SPA需要男女間深入交流.

費倫似看穿了她的想法,道:"這種SPA不同于傳統意義上的SPA,簡單來說,就是它不僅僅針對人體的皮膚和肌肉組織,更多的是深入人體的骨骼和血髓."

饒芷柔聽見"血髓"二字,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訥訥道:"費大哥,這伐毛洗髓聽起來怎麼這麼恐怖啊?"

"一點都不恐怖."費倫搖頭道,"你完全可以把它當成武俠電影里面那種灌頂傳功."

聞言,饒芷柔美眸一亮,喜問道:"那是不是伐毛洗髓完後,我就能成武林高手呐?"

費倫聳肩道:"電影上的東西,你覺得可能嗎?"

饒芷柔聽了,頓時把不滿都寫在了臉上,撅嘴道:"那伐毛洗髓有什麼用嘛?"

"很簡單,你的身體素質將會得到大大的增強,以前身體里留下的暗傷都可以得到修複,同時能滌除體內雜質,由內而外減緩肌體衰老."

"減緩肌體衰老?"饒芷柔眨巴眨巴眼,不太理解這句話.

"說白了就是駐顏有術,使人不那麼容易衰老,尤其是女人."費倫蠱惑道,"打個比方來說吧,女人一般三十五歲往上眼角就會生出魚尾紋,如果經過伐毛洗髓,那麼這個時間可以推遲十到十五年."

"啊~~這麼贊?!"饒芷柔雙眼發亮,捂著小嘴驚呼起來,旋又覺得奇怪:"費大哥,這伐毛洗髓贊歸贊,怎麼沒有推廣開來呢?"

"你算說到重點了,一來這方法會的人太少,二來必須像你我現在這樣子."費倫忽悠道,"你說,有幾個女人願意這樣?"

饒芷柔聞言翻了個漂亮的白眼,沒好氣道:"至少那些四五十歲的老女人肯這樣!"

費倫聞言,絲毫不以為忤,道:"呐,你又說到重點了,伐毛洗髓有駐顏術的功效,但並不等于返老還童術,那些皮膚上已生出褶子的老女人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通過這種方法祛皺的."

饒芷柔頓感無語.

"還有,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在伐毛洗髓的過程中,會有相當大的痛苦,少點意志的人都很難承受得下來.現在,你還願不願意伐毛洗髓呢?"說著,費倫又在下面頂了兩下.

剛破瓜不久的饒芷柔連身呼痛,兩道秀美幾乎擰在一起,問道:"比我現在下面還疼嗎?"

費倫哂道:"女人才被開苞下面有多疼我不太清楚,但伐毛洗髓的痛苦我是嘗過的,那種痛感比大卡車在手上來回碾壓還痛十倍."

饒芷柔明顯不信,撇嘴道:"比大卡車軋手還疼十倍?費大哥,你手被軋過嗎?不然怎麼知道."

費倫多少有點尷尬,很想說被軋過,可惜那只是在輪回空間里發生的事情,沒法宣之于口,自然作不得數.

"費大哥,不過你說的伐毛洗髓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饒芷柔顯然已打定主意,"就請你幫我伐毛洗髓吧!""

"你想好了?"

饒芷柔點頭.

"不後悔,不改了?"

饒芷柔在費倫的胸肌上捏了一把,嗲道:"我和你都這樣了,還要怎麼後悔?"

"那好……准備開始了."

費倫提醒一聲,將饒芷柔攬進懷里,體內無殺玄金氣全力運轉起來,沿會根噴薄而出,灌入饒芷柔體內.

饒芷柔只感到無形之氣由小腹散入四肢百骸,緊接著就聽見自己體內傳出一種輕微的響聲,有點像骨裂聲,又有點像炒豆子的聲音.

隨著每一次聲音爆出,饒芷柔體表的毛孔內就會溢出點點烏黑惡臭的穢物.

"咦?好奇妙的感覺,就像身體里塞滿了跳跳糖."饒芷柔正覺古怪有趣,一股撕心肺裂的極致疼痛在她體內倏然放射開來,充斥著她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啊!!!"

饒芷柔不可抑制地痛叫起來,尖叫聲幾乎可以掀翻屋頂,體內的疼痛簡直深入骨髓,就好像有無數螞蟻大的食人魚在啃噬她的每一塊骨頭每一根神經一樣.

與之相比,開苞的痛根本不算什麼,若非費倫緊抱著她,饒芷柔恐怕整個人都會疼得在地上打滾.

虛汗狂冒,不一會饒芷柔就好像蒸過桑拿一樣,全身水光致致,將體表的烏黑臭物沖出了萬千溝壑.

不過,伐毛洗髓並沒有就此結束,疼痛的余韻還沒過去,饒芷柔就忽然感到一陣腹脹難受,接著鑽心般絞痛起來.

"卟——"

沒等饒芷柔強忍過腹痛,一個惡臭的響屁就從她的股間宣泄而出,旋即腹中劇烈翻騰,她有了強烈的屎意.

"費,費大哥,快放開我,我要……噗——"話還未完,饒芷柔就再也憋不住,身下噴出稀屎來.出現這樣的情況令她特難為情,費倫卻在她耳邊輕道:"別忍著,這就是伐毛洗髓,盡情的拉吧!"

費倫的話一下刺激了饒芷柔,她終不再提臀,"噗!噗!噗!噗!……",汙黑惡臭的稀屎反複不停地由股間噴湧而出,仿佛開閘泄洪般迫不及待,還伴隨著一連串極大聲的響屁.

柔妞在無比舒暢和無限羞恥中徹底解脫了,她滿是黑汙和溝壑的臉上,偶露崢嶸的雪膚已臊紅得不能再紅,心底卻對費倫生出莫大的依賴和認同,覺得這輩子都再難扯斷與他的聯系.

足足折騰了個多鍾頭,饒芷柔體內的毒素和汙垢徹底被清空,她整個人也被弄得虛脫了.不說別的,光是拉稀噴糞就有七次,起初還害羞,畢竟費倫就在抱著她,可到了後來,已完全沒了羞恥之心,愛咋咋地!

費倫和饒芷柔所坐的那塊浴巾已完全被饒芷柔體內噴出的稀屎糞水所淹沒,連帶著周圍都是一大灘,黃中帶黑,黑中帶黃,甚至花花綠綠的湯湯水水,甭提有多惡心了.

此時,疼痛已過去,腹瀉也止住了,饒芷柔就是覺得身體有點發虛,不想動喚.

費倫又輕問道:"怎麼樣?還想不想拉?"

饒芷柔聞言,掃了眼周圍的狼藉慘景,回想起剛才毫無顧忌排泄的過程,強烈的羞恥感又湧了上來,她嗯嚀一聲,把頭埋進費倫懷里,再不肯抬起來.

見狀,費倫呵呵笑道:"看起來你泄得差不多了,輪到我了!"

饒芷柔霍然抬頭,不明白費倫的話意,卻猛然感到他的分身又開始使壞.

來來回回上百下後,費倫倏然停止了動作,饒芷柔頓感那硬度上有數股暖流噴薄而出,她下意識嬌吟出聲,卻愕然發現暖流還真就是暖流,竟化作跟之前伐毛洗髓一樣的"氣",穿入她的每一條血管,每一根纖維,每一個細胞,每一個器官……

饒芷柔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飄了起來,渾身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受用,仿佛每一個毛孔都在吟唱高歌!

等余韻過去,饒芷柔忍不住問道:"費大哥,我,我今天不在安全期,會不會懷孕呐!"

神情看起來有些疲怠的費倫不禁啞然失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哂道:"你以為我剛才在你體內噴出的是什麼?"

"是什麼?"饒芷柔愕道.

"精氣!"費倫揉著額頭道,"對你的身體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至于懷孕什麼的,那就扯了!"

饒芷柔若有所思,但還是問道:"精氣是什麼?"

費倫抱著饒芷柔起身,順便從她體內退了出來,道:"很難跟你解釋清楚."也對,煉精化氣的過程不是饒芷柔這個修煉小白短時間能夠弄清楚的.

饒芷柔聞言,撒嬌道:"跟人家說說嘛!"

費倫指著牆上的半身鏡,無奈道:"總得先洗乾淨再說吧?還有這地上也得收拾."

饒芷柔聽後,又羞赧了一下,手腳不再纏著費倫,站下地道:"我來收拾!"結果剛動了一步,胯下就傳來了撕裂疼痛,當即"哎喲"一聲叫出聲來.

費倫一把扶住她道:"你這傻妞,才變成真正的女人就亂動,當心以後雙腿並不攏."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358 寒霜冰露(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