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三章:玉溪派 
  
第三章:玉溪派

丹登子聽到呼喊,立刻飛了過來,落到柳毅身邊,替他把了把脈,"這子資質倒是不錯,年紀只有十三四歲,就修煉到了養氣第四層.他體內氣息溫潤柔和,真氣游走的路線,正是我們玉溪派留在村里的《太玄引氣經》,這子肯定是地靈村之人."

到此處,丹登子又低頭思考了一會兒,又道:"魔道修士果然狠毒,連凡夫俗子也不肯放過.瘋子師弟,你看田間那座地靈稻米谷堆,依舊完好無損……那些邪魔外道殺光了村民,卻沒有收走谷子,肯定不是為了地靈稻米而來……"

"凳子師兄,你若想要知道真相,只需等這子醒來,問他就是."

丹峰子盯著柳毅看了看,又往洞口周圍仔細觀察了一番,卻發現地面草叢中,掉落了一些飛劍,鐵索之類的法寶,他立刻走上前去將那些法寶撿了起來,"師兄你看,這些法寶像是聖火魔宗之物……"

二人的外號,分別是瘋子,凳子.

"此事必定是聖火魔宗做的!"

丹登子皺了皺眉頭,將柳毅從地上抱了起來,"我們先收了谷子,把這子帶回師門,到時候讓師門前輩來處理此事."

丹峰子點了點頭,二人凌空飛起,來到谷堆上方.丹登子從衣中掏出一個黑乎乎的袋子,往谷堆上丟去,袋子中生出一股狂風,把谷子全都吸入袋口.

隨後,兩人帶著柳毅,飛出谷口,返回玉溪派.

玉溪派.

山巒迂回起伏,異常險峻,飛鳥難渡,猿猴難攀.前方一座雄壯的高峰,矗立在濃濃霧氣當中,山頂云海翻轉飛騰.

一條氣勢恢宏的雪白瀑布,從山腰筆直摔了下來,疑是銀河落九天!

瀑布叫做玉溪瀑布.

這時候,柳毅已經醒了過來.他睜開眼睛就看到了玉溪派如畫的景色,可他心沉甸甸的,沒有心思去欣賞風景.

"你這一暈就暈了大半天,可算是醒來了!"

丹峰子朝柳毅笑了笑,遠遠指著前方那座高山,"看到了沒,那座高山,就是咱們玉溪派的玉溪峰.你們地靈村的人,全被人殺了,唉……我們會帶你去見師父,你心里有什麼委屈,就和師父去."

"爹!娘!"

柳毅悲呼一聲,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

他心中悲痛至極,忍不住想起了父母,想起了村里人被殺的畫面,想起了婉兒,想起了……

"唉……"

丹登子搖頭歎了口氣,帶著柳毅騰空飛起,往前方飛去.

常道:看山跑死馬.三人先前看到玉溪瀑布與玉溪峰的時候,實際上距離玉溪峰還有二三十里路.

三人飛得並不高,離地只有十幾米.

柳毅能將途中景物,看得清清楚楚,有仙鶴飛翔,有猛虎躺在樹下棲息,有靈猴遨游在清波碧水中……

好一派道家氣象!

丹登子兩人並未將柳毅帶到玉溪峰,而是去了玉溪峰旁邊的一座山峰,落到了山腳下.

此峰叫做長台峰,是玉溪派除去玉溪峰之外的其他幾座靈山之一,山中靈氣濃厚,景色秀美.

山腳一片竹林,長得十分茂盛.

一條路通向林中,路的盡頭有一座院落,門口掛著一座牌匾,叫做"知客院",這是長台峰中那些修士,用來招待賓客的地方.

"兄弟,你先到這知客院休息一個晚上,先安定安定心神.地靈村那些悲傷的事,暫時不要去想了,人死不能複生,你既然活著,就要活得更有意義."

丹登子領著柳毅走進院中,替柳毅安排了一個乾淨清爽的房間,讓他住在里面.隨後又吩咐院中的雜役,替柳毅准備好熱水與換洗的衣服.

柳毅心中傷痛尚未平息,在進入客房之後,勉強朝丹登子二人笑了笑,"謝謝二位上仙."

"兄弟可別再稱我們為上仙,會鬧笑話的."

丹峰子搖了搖頭,轉身吩咐讓雜役去拿一些新鮮的果子,擺在房中,又道:"你日後肯定會拜入我玉溪派門下,到時候就得叫我們一聲師兄了."

"嗯."

柳毅有些木訥的點了點頭,他從前做夢都想拜入玉溪派做弟子,可現在即將拜入門派,他心中卻一陣失落,不知不覺又想起父母,想起了地靈村,想起了婉兒,想起了……

"唉!兄弟請節哀……我們二人還需將地靈村之事,向師傅稟告一番,你就安心住在這座知客院,明日我們再來看你."

丹登子長歎一聲,他本想等柳毅醒了之後,就問柳毅地靈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現在見柳毅這番傷心的模樣,丹登子二人也不好意思再去揭柳毅的傷疤.

兩人走後,柳毅默默的關上門.

這時候天色已經有些發黑,柳毅覺得有些餓了,就拿起桌上的果子胡亂擦了擦,吃了幾個填飽肚子.

這些長台峰的鮮果,味道十分不錯,香甜可口,可柳毅卻食不知味,他口中一陣陣發苦,眼角滑落一顆淚珠.

"爹!娘!等我成為了玉溪派的弟子,一定會刻苦修行……聖火魔宗的修士殺我父母,屠滅我全村,此仇不共戴天!"

柳毅靜靜的站在房間里,在心中暗暗發誓.

在他清澈的眼神中,隱藏著濃濃殺意!

不一會兒,雜役就送來了熱水,在門外敲門,"兄弟開門,熱水來了."

******

房中擺著一個大浴桶,有半人來搞,三四尺寬,桶中散發著陣陣熱氣.

柳毅脫掉衣服,正要跳到浴桶里洗刷一番,卻突然發現,有一朵羽毛在他脫衣服的時候,從胸口掉了出來.

羽毛五寸來長,一寸來寬,像是一把雪白的刀.

柳毅心底咯噔一跳,把羽毛撿了起來.

羽毛之上,散發著氤氤氳氳的熒光,隱隱能夠看到那羽毛之上,似乎篆刻著數不清的符箓文字,重重疊疊,每個字都只有螞蟻大……

"這……這難道是山洞中那支羽毛?"

柳毅驚得手指一顫,險些讓羽毛掉在地上,"蕭煙霞她們要找的,就是這只羽毛,可現在這羽毛卻到了我手上.聖火魔宗那些人為了這支羽毛,能將我們地靈村全村殺光.這支羽毛,我最好還是貼身藏著,不要讓別人知道."

想到這里,柳毅趕緊將羽毛放在衣服堆中藏好,然後才跳進浴桶中,三兩下洗浴了一番,再穿上雜役送來的新衣服,把羽毛貼身藏好.

自從發現了這支羽毛之後,柳毅都一直心神不甯.

直到雜役叫他吃了晚飯,回到房中熄燈上|床睡覺之後,柳毅才縮在被窩里,把羽毛拿了出來,借著羽毛上散發的熒光,不斷的研究……

整整一晚上,他都沒有睡好,臉上多了兩個大大的黑眼圈,熊貓一樣.

親人被殺,大仇未報!

柳毅怎能睡得著?

柳毅整整一夜沒睡,都在研究羽毛,卻什麼都沒研究出來,直到黎明時刻,他才把羽毛放到懷里收起來.

可羽毛貼到柳毅胸口之後,羽毛上卻出現一股淡藍色的電流,慢慢的沉進了柳毅的胸膛當中.

這電流落在身上不痛不癢,無知無覺,柳毅倒是沒有發覺.

******

天亮之後,剛剛吃完早飯,丹登子就來到了知客院.

"兄弟,你眼睛怎麼了?"

丹登子皺著眉頭,瞅著柳毅的熊貓眼看了看,給了柳毅一包藥粉,"等下你就要隨我去見師傅,要是頂著兩個黑眼圈,首座肯定會對你印象不好.你先把藥粉敷在眼睛上,等片刻之後去掉了黑眼圈,再隨我上山."

修行之士的藥物,果然有奇效.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柳毅臉上的黑眼圈,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丹登子禦劍飛行,帶著柳毅,朝山頂飛去.

長台峰山頂,有一座院子,叫做長台別院,是長台峰首座唐佳文的清修之地.

丹登子走到門前,敲了敲門.

片刻之後,一個童子從門內走了出來.

丹登子朝這童子道:"我把地靈村那兄弟領來了,你去向師傅通報一聲."

"師兄請稍等."童子點點頭,轉身入了門.

不一會兒,童子又來到門外,直勾勾看著柳毅,"師傅讓他進去."

院中種了十來顆桂花樹,此刻是金秋十月,正好桂子開花,院內漂浮著桂花香味,讓人覺得心曠神怡.

丹登子早就下了山,由那童子領著柳毅,來到院中.

一個相貌和藹,神態慈祥,身材有些發胖的修士,正在等著他們.

此人叫做唐佳文,是丹登子與丹峰子二人的師傅.

上篇:第二章:云中羽書    下篇:第四章:隱瞞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