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六章:初戰 
  
第六章:初戰

柳毅手中拿著筷子,緩緩站起身來,一步步朝王三炮走去,問道:"你真要我爬?"

語氣看似平靜,心中卻已是燃起了滔天怒火.

"爬!"

王三炮咧嘴冷笑,"爬過去就有飯吃."

周圍那些王三炮的同伙,一起起哄,呼喊著:"爬!爬!爬!……"

柳毅聽著眾人的起哄聲,心中憤怒至極.

可越是憤怒,他頭腦卻越是清晰,此刻居然朝王三炮笑了笑,輕聲道:"我爬!"

柳毅這笑容,要多假有多假,可王三炮卻沒看出來.

王三炮還真以為柳毅要爬,他雙腿一張,把褲襠朝柳毅甩了甩,譏諷道:"柳師兄你可要爬得低一點,我下面那棍子比較雄偉,要是你腦袋被我的棍子敲破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哈哈哈哈……"

這笑聲,猖狂至極.

此時此刻,柳毅已經走到了王三炮身前.

唰!

柳毅猛地一揮手中筷子,朝王三炮眼中插去,口中怒吼道:"我爬你妹啊!"

王三炮完全沒有料到柳毅會突然動手,見到筷子襲來,本能的往後一仰,想要躲過筷子.

可他正做出一個挺著胯部的姿勢,重心不穩,脖子一仰就往後倒去.

柳毅趁機沖上去,抬起膝蓋往王三炮胯下一頂!

咔嚓!

一種蛋殼碎裂的聲音,從王三炮胯下,清晰無比傳了出來.

蛋蛋爆了……

啪!

王三炮胯下受到重創,慘叫一聲,渾身失去了力氣,倒在了地上.

他手中飯碗摔在門檻上,裂成幾片.

柳毅眼疾手快,立刻撿起一塊碎瓷片,用瓷片尖端頂著王三炮的喉嚨,和顏悅色對王三炮道:"王師弟你果然沒有謊,剛剛我用膝蓋撞你的時候,明顯感覺到你胯下比較雄偉……"

王三炮躺在地上,哭爹喊娘,疼得連話都不出來.

周圍眾人本要沖過去圍攻柳毅,可柳毅卻把手中瓷片朝王三炮脖子上輕輕一按,劃出道血痕,喝道:"誰敢動手,我就割了他!"

此話一出,眾人全被嚇住,不敢動彈.

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這些外門弟子平日里打架斗毆的事沒少干,可從沒見過柳毅這種凶起來要人命的,畢竟玉溪派是正道門派,殘殺同門可是重罪.

柳毅見眾人果真被嚇住了,心中才暫時松了一口氣,暗想道:"王三炮欺我辱我,被我干翻在地,算是出了一口惡氣.可這些外門弟子人多勢眾,將我團團圍住,我須得想個辦法,才能全身而退."

"放了王師兄!"

"速速放了他!"

眾人叫囂呼喊,卻沒有人敢走上前去.

雙方對峙了片刻,食堂外又走來一個外門弟子,五短身材,相貌平凡,眼神卻十分精明.

這人見王三炮躺在地上,而柳毅則半蹲著踩在王三炮胸口,立刻皺起了眉頭,朝柳毅問道:"你是誰,為何傷了王師弟?"

柳毅眼神一抬,看了看周圍之人,冷聲道:"你問他們就是,何必問我?"

于是,眾人七嘴八舌,將事了一遍.

"柳師兄有禮了,我叫段木怒,是這坤字院宿舍的舍長."

段木怒面帶怒色,朝柳毅拱了拱手.

聞,柳毅心念一動,想道:"此人稱呼我為師兄,必定也是個外門弟子."

段木怒見柳毅不理他,心中怒氣更濃,"王三炮師弟也不過是按照規矩行事,柳師兄只需和他打一場,答應了就有飯吃,何必這麼凶殘?"

"他先欺我辱我,你居然還怪我凶殘?"

柳毅冷然一笑,"你的食堂規矩,是誰定的?是外事堂管事甯玉柱,還是你段木怒?你充其量也不過是外門弟子而已,有什麼資格定這種規矩?再我本是長台峰首座的親傳弟子,你有什麼資格和我打?"

段木怒道:"規矩是誰定的,柳師兄日後自然會知道."

"段木怒話的時候,講一半留一半,倒是一個心思精明之輩.心思精明的人,才會審時度勢……我身為一峰首座的親傳弟子,我要是出了什麼不測,師傅肯定會追究此事.他若真的心思精明,肯定會顧慮我親傳弟子的身份……"

想到這里,柳毅一直拿在手里的筷子往地上一丟,滿不在乎道:"規矩是誰定的,我暫時不想知道.不過,這王三炮既然我沒資格在食堂吃飯,那這飯我就不吃了.我等下就尋甯玉柱,讓他請我吃飯."

段木怒眼中閃過一絲精明,朝柳毅搖了搖頭,"甯竹竿管著整個外事堂,平日里千事萬事,怎會去管你柳師兄有沒有吃飯?"

"謝謝這位段師弟提醒,那我就不去甯玉柱那里了."

柳毅裝模作樣朝段木怒拱拱手,然後又用瓷片抵住王三炮喉嚨,"看來,我還是要回長台峰,才能吃飽飯.等我去了長台峰之後,師傅肯定不忍心讓我餓死,會給我一口飯吃.到時候我必定會跟師傅把事講明白,是段木怒師弟對我指點迷津,讓我回長台峰吃飯,才讓我不至于餓死在外事堂."

堂堂一峰首座的弟子,下放到外事堂曆練,如果連飯都不給吃,成何體統?

一旦柳毅真這麼做了,段木怒鐵定完蛋.

"柳師兄真打算就這麼回長台峰?"

段木怒臉上怒氣,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走到柳毅面前試探著問道:"唐首座要是知道你連混口飯吃的能力都沒有,肯定會認為你是個沒用的人.你就不怕他會因此而看不起你,耽誤了你的前程?"

柳毅抬起頭來,朝段木怒笑了一笑,露出滿口整齊雪白的牙齒,"我要是餓死在外事堂,哪怕師傅再看得起我也沒用.命都沒有了,還談什麼前程?"

"柳師兄笑了,我剛剛不過是和柳師兄開了個玩笑而已.柳師兄是唐首座門下弟子,怎麼會連飯都沒的吃呢."

段木怒趕緊朝柳毅賠禮道歉,臉色變得比翻書還快.

這一刻間,段木怒只覺得柳毅那雪白的牙齒,就像是猛虎餓狼白森森的獠牙,實在是凶險惡毒.

柳毅點了點頭,將瓷片往旁邊一丟,笑著看向段木怒,"段師弟,現在我有資格在食堂吃飯了吧?"

"當然有資格!要是柳師兄都沒資格,我們就更加沒資格."

"可我那份飯菜,現在已經灑在地上了."

"我這就讓人給柳師兄再打一份飯菜,柳師兄請稍等."

段木怒點頭哈腰,讓一個外門弟子前去給柳毅打飯.

至于那王三炮,則被人抬走療傷去了.

不一會兒,一碗熱氣騰騰的飯菜,就擺在了柳毅面前.

"一碗還是少了!"

柳毅就這麼坐在食堂門檻上吃飯,吃完之後,打了個飽嗝,朝段木怒道,"還得麻煩段師弟,再去給我打一份來."

段木怒有些猶豫,"師兄不是已經吃飽了嗎?"

柳毅滿臉笑容,"我打包帶走,等下吃宵夜,不行啊?"

段木怒又問道:"柳師兄,這還只是午飯,等晚上還有一頓晚飯呢."

柳毅摸了摸肚子,"段師弟有所不知,我白天也喜歡吃夜宵."

"去!"

段木怒心中有氣,卻不敢對柳毅發飆,就怕柳毅一氣之下跑回長台峰,只得將氣撒在那些個外門弟子身上,他狠狠踹了身邊之人一腳,"快去給柳師兄再打一份飯菜,記住了,要把飯菜打包,再拿過來."

玉溪派食堂的飯菜,確實不錯.

柳毅剛吃完飯,就覺得肚子里面溫溫熱熱,散發出陣陣熱流,要是趁機修煉,絕對會事半功倍.

"我占了你們兩碗飯的便宜,也不好空手而歸.這里有兩顆薯,你們拿去分了吧."柳毅摸出兩個薯,放在段木怒面前,提著打好包的飯菜,優哉游哉走出食堂.

"段師兄,這薯我認得,是胡圖圖那子的!"

"絕對是!"

又一個外門弟子拿起薯聞了聞,"胡圖圖那子喜歡用胡椒粉烤薯,這薯有一股子胡椒味."

"你們確定是胡圖圖的薯?"

段木怒滿眼放光,心中怨氣消散得一干二淨,唰的一聲站了起來,直勾勾盯著柳毅遠去的背影.

今天,段木怒聽到王三炮被人打了,急急忙忙趕來食堂,本來是要給柳毅一點顏色看看,讓柳毅老老實實守規矩,可卻被柳毅不著痕跡給化解了,還訛詐了他兩碗飯菜,這讓段木怒異常郁悶.

可現在段木怒知曉了兩顆薯的來曆,心卻立刻變得愉悅起來.

一個外門弟子十分不解,詢問道:"段師兄,咱們可是被他訛詐了兩碗飯,連王師兄都被他打了……咱們指不定以後還得被他訛詐,你怎麼這麼開心?"

"你侯四喜懂個屁!這柳師兄剛剛來到外事堂,與胡圖圖那胖子也只是初次見面.胡圖圖送了他兩顆薯,他就記得給胡圖圖帶一份飯菜回去,這叫有有義.他偷襲王三炮,以弱勝強傷了他,又用親傳弟子的身份來壓迫我,這叫有勇有謀!"

段木怒眼神一瞪,踹了那人一腳,罵道:"我段木怒今天雖然和他鬧了些矛盾,可我也送了他兩碗飯,日後我還能送他十碗飯,百碗飯.既然重重義,就不會忘了我的義……"

侯四喜摸著被踹疼的地方,愁眉苦臉道:"可我們坤字院,一共也只有五十碗飯菜."

"柳毅年紀輕輕,就有勇有謀,性格又如此殺伐果決,日後絕非池中之物,有柳師兄在,你還怕以後沒飯吃?"

段木怒狠狠一腳,把候四喜踹得雞飛狗跳,口中又念叨道:"你這沒見識的東西,以後少跟我插科打諢."

*****

胡圖圖站在房門前,像一塊望夫石,盯著坤字院大門.

許久之後,終于見柳毅回來了.

胡胖趕緊跑了過去,就像一顆飛奔的薯,來到柳毅面前,"毅哥兒,他們沒打你吧,傷著沒有?"

"吃你的飯吧!這飯是我用你那兩根薯換來的,吃完了別忘記把碗送回食堂."

柳毅把飯碗往胡胖懷里一放,朝自己房間走去.

"毅哥兒你少忽悠我了,兩顆薯哪能換來一碗飯啊."

胡胖屁顛屁顛跟在柳毅後面,大口大口扒著飯,嘴里發出啪嗒啪嗒的響聲,這聲音就像是豬在進食一樣.

胡胖吃完飯後,回房修煉去了.柳毅亦是盤膝坐在房中,運轉玉溪派《太玄引氣經》,趁著食堂藥膳的功效,凝練真氣,卻驀然發現修煉速度快了很多,他心中想道:"食堂的藥膳果然很有效果."

半個時辰之後,一個身穿道袍,頭戴玉冠的修士,來到了坤字院,徑直走到柳毅房門外,敲了敲門.

柳毅緩緩運氣收功,前去開門.

"你就是柳毅對吧."

莊敦申站在門口,朝柳毅看了看,道:"我叫莊敦申,是造紙坊的管事,今日特來告訴你,甯玉柱師兄讓你來我造紙坊報到,和其他外門弟子一起制造符紙,上午下午各兩個時辰."

柳毅問道:"我不要砍柴挑水嗎?"

"區區一些砍柴挑水的事,哪比得上造紙坊能磨礪人?"

莊敦申搖了搖頭,朝柳毅房間打量幾眼,"今天下午,你就先將房間整理整理,明日辰時來造紙坊報道,午時再回食堂吃飯."

"弟子知道了."柳毅拱手道.

莊敦申剛走,胡胖就竄到了柳毅房中,"毅哥兒!這莊敦申和甯玉柱是同一個輩分的,只比你師傅唐首座差些,我們玉溪派所有的符紙,都是他領著人造出來的.你去造紙坊,我看……唉!難咯……"

上篇:第五章:怎能受胯下之辱?    下篇:第七章:人心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