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十七章:你若敢死,我就敢埋 
  
第十七章:你若敢死,我就敢埋

"你能暗算我,我怎不能暗算你?"

柳毅把紫電錘拋了拋,來到范建身前,一腳踩在范建臉上.

當鞋底與范建的臉親密接觸之時,柳毅心中出現陣陣快意,問道:"犯賤師弟,你心里是不是還在想著,要打得我滿地找牙?"

范建抱著大腿嗷嗷直叫,他現在是腿也疼,臉也疼.

柳毅劍眉揚起,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凜然氣勢,喝問道:"我與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為何我一進造紙坊,你就處處與我做對?范師弟你倒是,我到底是玩弄了你家中女子,還是挖了你祖墳,你居然這麼怨恨我?"

"這都是誤會!完全是個誤會啊!我剛剛只是想和柳師兄……切磋切磋……"

范建臉被踩腫,口角流著血,話的時候有些口齒不清.

"為何要毀掉我房中竹子?"柳毅一腳踹在范建身上.

"這……這是因為上次柳師兄侮辱了我,往我臉上吐口水,我才想著報仇."

范建想要掙紮站起來,可腿上傷痛鑽心,實在難以忍受,他掙紮了幾下之後,干脆趴在地上放棄了反抗.

"禍從口出!你若是不嘲諷我,我怎會侮辱你?"

柳毅微微眯上眼,眸子中精光乍現,冷然道:"這麼看來,犯賤師弟你是一個十分記仇之輩.我辱你一次,你就毀掉我房中竹子.這次我打斷了你的腿,你是不是正在想著要如何弄死我?"

聞,范建臉上冷汗直流.

汗水和血水混在一處,肮髒至極.

"不敢!不敢!"

范建慌忙解釋道:"以前我是有眼不識泰山,才想著要禍害柳師兄.現在知道柳師兄手段不凡,捏死我就像捏死一只螞蟻,我再也不敢想著和柳師兄做對了."

"你是不敢,並不是不想,對吧?"

柳毅搖了搖頭,把踩在范建臉上的腳移開,再用紫電錘對著范建,沉吟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柳師兄!我再也不敢了,你放過我吧."

范建如同一條走投無路的野狗,掙紮著跪在地上,朝柳毅呼喊著,"今天許多有師兄弟見到了我們之間的沖突,師兄你要是殺了我,莊敦申肯定會懷疑你.我們外事堂的管事甯竹竿,是出了名的鐵面無……"

"哼!"

柳毅眯著的眼睛猛地睜開,眸子里精光大盛,"你是在威脅我?"

平時不睜眼,睜眼便殺人!

"不!不!我怎麼敢威脅柳師兄?"

范建連連搖手,"我的意思是,柳師兄要是放我一條生路,柳師兄也免去了不少麻煩.我對天發誓,以後對柳師兄惟命是從,你讓我干啥我就干啥,絕不敢再有什麼癡心妄想.我願意把剛剛和你打架的拳法教給你,只求你放了我."

"你修為比我高,卻連我都打不過,這拳法學了又有何用?我師傅是一峰首座,我還怕學不到功法?我們玉溪派是正道門派,甯玉柱要想處罰我,至少也要找到我殺你的證據.我若毀尸滅跡,銷毀證據,來一個死不認賬,他能拿我怎樣?"

柳毅面帶不屑,目露殺機,暴喝道,"你若敢死,我就敢埋!"

范建嚇得屁滾尿流,乞求道:"我願意用一件寶物,換回自己的命."

"什麼寶物?"

"我表哥杜偉是內門弟子,剛剛我用來你和打架的拳法,就是他教給我的……等到明年正月,他會和其他幾人,去無量群山曆練.他們早已找到了一個有寶之地,叫做火風溶洞,里面住著一只妖獸,守著一件寶貝."

"你是讓我去和內門弟子搶寶物?"

柳毅一腳踹在范建胸口,把他踢翻在地,"你以為我和你一樣,腦子你裝的都是屎尿,智商無下限?"

外門弟子,都是養氣境,煉氣境修為.

突破煉氣境,才能進入內門.

煉氣境以上的修士,能駕馭玄妙法寶,畫符煉丹,施展風火雷電等手段,又怎是外門弟子比得上的?

"師兄你又誤會了."

范建一手按著腿上傷口,一手揉著高高脹起的臉,"那火風溶洞地形複雜,有許多地下通道,柳師兄可以偷偷跟在他們身後,趁機奪取寶物.柳師兄你智慧高絕,肯定可以把他們玩弄于鼓掌之中."

"范建師弟你還真看得起我!我看你是想借你表兄之手,除掉我柳毅吧?"

柳毅冷然一笑,又揚起手中錘子,朝范建另一條腿砸去.

"啊!"

范建疼得渾身發顫,呼喊道:"柳師兄你誤會我了,饒命啊!"

"我本來也不想砸斷你這條腿……"

柳毅搖搖頭,握著錘子在范建身上擦了擦,直到擦干了血跡,他才道:"就像你的,這也是個誤會."

山林之內,深雪覆蓋.

范建雙腿斷了,用手撐著往外爬去,一邊大喊救命.

打斷雙腿,在修行門派中,算不得什麼大傷.只是那種骨頭折斷的刺心疼痛,卻讓范建覺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范建只需吃一顆療傷丹藥,抹上一些藥膏,半月時間就能痊愈.如果有花玉露丸這種療傷靈藥,只怕三五天就能複原.

柳毅趁著月色,走回坤字院,心中想道:"范建三番五次與我為敵,留著他一條命終究是個禍害,我還是有些心慈手軟,下不了殺手……不過他雖害了我我,卻也罪不至死."

坤字院.

院中廣場里頭,燒著幾堆篝火,周圍坐滿了人,許久不見的王三炮,也隨著侯四喜在一旁烤火.

火上架著一些烤肉,發出迷人的香味,飄蕩在院內外.

胡圖圖拿著一袋子胡椒粉,往烤肉上灑來灑去.

"柳師兄,到這邊來!"

關山遠與段木怒等人高聲呼喊,站在篝火邊朝柳毅揮著手.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看來我今晚有口福了……"

柳毅面帶笑容,走到篝火旁邊,接著別人遞來的酒肉,從懷中把狼崽抱了出來放在一旁.一邊喝著酒,一邊喂肉給狼吃.

關山遠跑到柳毅身邊,與他碰了一杯,隨後指著狼,"柳師兄,這狗哪兒弄來的?"

柳毅回答道:"今天我本來是想學關師弟,去山里打獵抓些野味回來.可卻只在一個山洞中,找到了這只狼崽子,就抱了回來,就當狗養了."

"難怪我聞到柳師兄身上,有一股子血腥味,想必是在狼窩里沾染來的."

段木怒連連點頭,大口大口喝著酒,又道:"這狼可不好養,不僅要吃肉,而且食量大,我們坤字院九十多個師兄弟,只有五十碗飯菜,唉……"

段木怒欲又止,柳毅隱約猜到他要什麼,可此刻卻沒多問.

玉溪派外事堂,男弟子一共有八座宿舍大院.按照乾,坤,坎,離,震,艮,巽,兌八字,分八卦方位排列.女弟子有金木水火土五座宿舍,按五行方位排列.

每座宿舍,有百余弟子.

總共算來,外事堂弟子約有一千三百余人.

玉溪派規定,每個外門弟子,都有一日三餐的藥膳.

藥膳有利于修行,這道理人人都懂.

于是諸多外門弟子,就因藥膳起了爭端,實力強的就多吃些,實力弱的就少吃些.

坤字院實力平平,只有五十碗飯菜,剩下的全被奪走.

"唉……"

段木怒大口大口喝著酒,向柳毅訴苦,"我段木怒身為坤字院宿舍的舍長,卻沒有能耐,守不住九十多碗飯菜,對不起院中師兄弟啊."

柳毅把這些話聽在耳中,卻並未表態,心中想道:"食堂的飯菜,我遲早是要爭一爭的.不過現在修為尚低,潛心修煉才是正途……"

眾人喝酒吃肉,不知不覺,都已經有些醉態.

更有人借酒發瘋,大聲高歌.

關山遠眼神飄忽不定,一只守在柳毅身邊,趁著眾人酒醉纏著柳毅話的時候,偷偷把手伸到柳毅腰帶上,居然摸走了他的身份牌,悄悄朝人群外走去.

嗚!嗚!

狼崽直勾勾盯著關山遠的背影,忽然嗚嗚的叫了起來,咬著柳毅的褲腿,使勁的拖著拽著.

上篇:第十六章:誰暗算誰    下篇:第十八章:送上門來的丹藥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