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二十一章:玉樞雷符 
  
第二十一章:玉樞雷符

胡圖圖轉身就逃,一邊跑還一邊高呼道:"師姐你要弄清楚,兔子不是人!你要是殺了我,師門不會饒了你."

"那也要先滅了你再!"

萬蕊蕊怒喝一聲,正要去追胡圖圖.

陸凝霜卻道:"蕊蕊,別追了,你先回去吧."

聞,萬蕊蕊狠狠瞪了柳毅一眼,轉身離去.

時至此刻,山間只剩下柳毅與陸凝霜二人.

陸凝霜眼角掛著淚珠,將兔子皮撿起來,再尋來一根樹枝,在地上挖了一個洞,把兔子皮埋了,蓋上泥土.

做完這些,陸凝霜才站起身來,眼角淚滴滑落,掉在雪中,卻沒有責怪柳毅.

柳毅本以為陸凝霜會朝他發火,可此刻陸凝霜不不語,他反倒更覺得是自己欺負了陸師妹,心中十分不舒服,于是走到她身邊,"兔子死了不能複生,要不我去請人,給你的兔子做一場葬禮?"

陸凝霜話帶著哭腔,"師兄,我不想和你話."

半晌之後,她才捧起一些雪花,遮在兔子墳上,神態淒然.

柳毅見陸凝霜如此傷心,心里頭也有些內疚,問道:"師妹,你是不是在心里怪我?"

陸凝霜看了看貪狼留在山間的爪印,搖搖頭.

爪印朝著女弟子宿舍方向延伸,旁邊並沒有柳毅的腳印.這證明今夜並非是柳毅帶著貪狼去抓兔子,而是貪狼自己把兔子抓了來,此事怪不得柳毅.

柳毅猜到陸凝霜心中所想,忍不住在心里暗贊了一句,"陸師妹蘭心蕙質,冰雪聰明!"

寵物被殺,她卻不怪罪柳毅,足見她心地善良.

"師兄."

陸凝霜站起身來,眼角淚滴滑落,這時候她才肯和柳毅話,道一句:"我要回去了."

完之後,轉身就走.

柳毅點了點頭,又道:"其實你應該生我的氣才對."

"師傅讓我多多關照你."

陸凝霜又搖了搖頭,轉身就要朝山下走去.

就在此刻,萬蕊蕊從一顆大樹後面竄了出來,滿臉憤憤不平,"陸師姐!枉我替你抱打不平,要去追那胖子暴打他一頓.沒想到你和這個柳毅早就認識,剛剛還故意讓我回去,自己和他過二人世界……"

陸凝霜臉色微,卻沒停下腳步,徑直走遠了.

"哼!"

萬蕊蕊狠狠瞪了柳毅一眼,揚了揚拳頭,然後才去追陸凝霜.

***********

柳毅回房之後,就運功修行.

兔子肉正式發揮了功效,丹田當中一陣溫熱.

運轉《太玄引氣經》之時,胸口羽毛卻發出一陣陣微弱電流,沉入柳毅體內,這電流引導著丹田里那股溫熱,運行在經絡當中……

"三分之一的兔肉,就讓我打通了足三陽經脈剩下的兩條!功效與食堂的藥膳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如果能天天吃,那該多好!"

想到此處,柳毅又把羽毛拿出來放在手中,道:"剛剛胸口酥酥麻麻,肯定是你這羽毛在助我運功修行,多謝了!"

羽毛顯現字跡,回答道:"不謝."

吃兔子肉之前,柳毅剛剛打通足三陽經的第一條,吃了兔子肉之後,就打通了剩下的兩條.

養氣第八層!

一夜之內,柳毅連續打通三條經脈,誰人能及?

貪狼趴在床腳下,聳拉著腦袋,似乎知道自己做錯了事.

柳毅接著又想起了兔子的主人陸凝霜,心中泛起一股獨特的感覺.自拜入玉溪派以來,外事堂的女弟子他見過不少,若論相貌氣質,卻無一人比得上陸凝霜.就算是那個跟在陸凝霜身邊的萬蕊蕊,與陸凝霜相比,也只算是襯托雪蓮的一朵普通野花而已.

陸凝霜,正如雪蓮.

可在這一刻,柳毅又忍不住想起了婉兒.

"聖火魔宗那些人連法寶都丟在了地靈村,可能是遇到魔道修士黑吃黑,全被殺了,婉兒也可能難逃一死."

想著想著,柳毅便睡不著了.

唐佳文給他的《走獸圖解》厚達數百頁,還有幾十頁尚未看完,正好趁著今夜失眠,把書看完了,明日再去長台峰,換一本書.

翻了十幾頁之後,一只兔子圖案,出現在書頁中,圖下還有注解:"瓊玉白兔,一階靈獸.體長一尺,重三到五斤,通體雪白,性格溫順.此兔可食用,能益氣補血,煉氣境以下可以增長修為,肉味有蘭花香氣……"

這種兔子最大的功效,就是用來吃!

修行之士的靈獸,除了諸如七星白云狼這等猶若戰斗伙伴的靈獸之外,還會養一些低級靈獸用來食用,滋補身體.這種靈獸叫做肉獸,又叫做藥獸,相當于凡夫俗子喂養的雞鴨豬羊,純粹是用來吃的.

"陸師妹那只寵物,應該就是瓊玉白兔."

柳毅看完《走獸圖解》,把書本合上,干脆也不睡覺了,帶著狼就出了門,來到造紙坊.

夜深人靜,周圍空無一人.

柳毅進入自己房間,石頭池子中泡著的毛竹,已經泡好了.竹子上的青皮,全部被藥水洗去,露出里面的竹料.

原本極為堅硬的竹子,也變得柔軟了不少.

柳毅掄起柴刀,將竹子砍成一節一節,再放進鍋子里面,進行造紙的下一項工序:煮竹子.

煮竹子的鍋子里,放的同樣是藥水.

等到了後半夜,柳毅覺得困了,才躺在桌子上睡了一覺.

天亮之後,竹子完全軟化……

這兩天時間,柳毅連育獸坊也沒去,就在造紙坊造符紙.

只因此刻已經到了十二月中旬,再過半月就要過年.

在年末那一天,造紙坊會進行一場造紙大比,讓各個弟子把造出的符紙拿來比較一番.誰造出的符紙最好,誰就能奪取第一,得到外事堂的獎勵.莊敦申早就過,這一次獎勵,是一張名作玉樞雷符的靈符.

這靈符能引動玉樞雷,威力不凡.

柳毅雖不想要什麼造紙第一的虛名,卻想要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這兩日以來,竹子被錘爛成竹面,再加工精制,柳毅已經把竹料造成了濕紙.

只剩下最後一道工序:烘干.

這是最重要的步驟.

造紙坊中有一個院子,叫做五行化符院,院中有一個陣法,能聚攏五行靈氣.

在這院子里生火烘干的紙張,會融入五行靈氣,才叫做符紙.

而符紙的好壞,就在紙張里五行靈氣的多與少,以及五行靈氣是否均衡.

柳毅曾經問過羽書,能否幫他造符紙.

羽書只回答了一個字:"能".

柳毅再問怎麼幫,羽書回答:"烘干".

這一天,柳毅領著貪狼,背著一個木箱子,來到五行化符院里,箱子里收著的都是濕紙,有百來斤重量.

院子當中,整整齊齊擺著數百個火爐.

百多名弟子坐在院中,有男有女,正在烘紙.

當柳毅進入院子之時,眾人紛紛抬起頭來看著他,大多數人都露出不屑的目光,神態嘲諷,嘀嘀咕咕道:"這柳毅居然來造紙了!"

"這柳毅和范建一樣,都是上面有人,才會在區區養氣境,就派來造紙."

"養氣境弟子,只怕造出來的,都是廁紙!只有到了煉氣境修為,才能感覺到五行靈氣的存在.你看那個范建,只有養氣八層的修為,每一次都造不成符紙,做出來的都是些普通紙張."

他們卻不知道,柳毅一身修為,已經不在范建之下.

范建休養了一些時日,腿傷好了,正坐在一個烤箱旁邊,烘干符紙.

眾弟子知道范建是被柳毅教訓了一頓,知道柳毅不好惹,不敢得太過分了.

只有一個身材高挑,相貌凶悍之人話聲音極高,絲毫不怕被柳毅聽到,"這造紙第一名肯定是我的囊中之物,玉樞雷符也是我童人傑的!我已經答應了萬蕊蕊師妹,要把這玉樞雷符送給她,作為新年禮物."

有人問道:"童師兄,你真有把握奪第一?"

童人傑得意洋洋的看了柳毅一眼,"那當然!我童人傑得不到第一,難道這范建,柳毅之輩,能取得到?"

段木怒曾經與柳毅起過童人傑,此人是乾字院宿舍的舍長,坤字院那幾十碗飯菜,就是被他們乾字院給剝削去的.

柳毅也是坤字院弟子,為了那幾十碗飯菜,雙方遲早有一戰.

不過這段時日柳毅的心思,不在那幾十碗飯菜上面,此刻將童人傑的嘴臉看在眼中,心中想道:"等我造好了符紙,奪走了玉樞雷符,有你哭的!"

上篇:第二十章:東窗事發    下篇:第二十二章:烘制符紙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