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三十四章:物是人非事事休 
  
第三十四章:物是人非事事休

眾所周知,女子只有在找夫婿的時候,才會拋繡球.

龔茉莉把繡球拋給柳毅,這是何意?

"是你中獎了."

柳毅搖了搖頭,把繡球塞到胡圖圖懷中,"胖.這繡球她本來是拋給你的,但是因為她衣服穿得太少,手凍僵了,這才出現失誤,把繡球丟到了我身上."

"真的?"

胡圖圖滿臉驚喜.

柳毅道:"你看,她正在盯著你呢."

胡圖圖轉頭一看,果然那龔茉莉正睜大眼睛瞪著他.

"原來是給我的啊."

胡圖圖咽著口水,在眾目睽睽之下把繡球塞到懷里,然後站起身來,對周圍眾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視而不見,朝龔茉莉揮了揮手.

龔茉莉臉色一冷,不著痕跡看了看坐在台下的范建,而范建則頗有深意的搖了搖頭.于是,龔茉莉裝作生氣瞪了胡圖圖一眼,下台去了.

"柳師兄,拋繡球的女子叫做龔茉莉,是木字院的弟子."

段木怒壓低了聲音,在柳毅身邊解釋道:"她的姿色,在整個外事堂女弟子中,排得進前十.不過……按資質來,的確配不上柳師兄."

柳毅看了一眼陸凝霜,淡然一笑.

陸凝霜靜靜的坐在那里,不不語,卻已經使得群芳黯淡.

數百女弟子,何人比得上她?

接下來又有各種節目上演,吹簫,奏琴,舞劍,打拳,各式各樣.

等這些人鬧夠了,年會才算搞完.

甯玉柱拿著一大箱子符紙,守在禮堂門口.

每一個弟子出門,都會得到兩張符紙.

符紙叫做神行符,施展之後,能在一天之內,日行千里,夜行八百里.

正月初一到初五,外門弟子能回家省親正好需要用到神行符.

"有些弟子的家,遠在千里之外,要是沒有這兩張神行符,區區五天時間,只怕回不了家.難怪年會的節目這麼難看,他們都舍不得走,留下來只為了得到兩張神行符而已."

柳毅接過兩張神行符,神色有些暗淡.

地靈村被毀,柳毅已經無家可歸.回去一趟,是為了祭祀父母親人.

不一會兒,外事堂就空空蕩蕩.

眾弟子只想早點回家,紛紛使用了神行符,打著火把,提著燈籠,趁著夜色狂奔下山.

柳毅回坤字院取了幾壇酒背在身上,准備用這酒來祭祀父母.隨後施展了一張神行符,帶著貪狼,走在人群當中.

前方,陸凝霜孤身行走在路上,卻沒有施展神行符.

"陸師妹,你怎麼不用神行符?"

柳毅飛馳而來,停在陸凝霜身邊.貪狼則撲到了陸凝霜腳邊,嗚嗚的叫了兩句,搖了搖尾巴,倒也惹人喜愛.

陸凝霜搖了搖頭,摸摸貪狼的腦袋.

時至今日,陸凝霜已經原諒了貪狼偷她兔子的事.

柳毅見陸凝霜搖頭,以為她出身貧寒,想要留著符紙賣錢,"陸師妹是舍不得用神行符嗎?"

陸凝霜又搖了搖頭.

"那我帶陸師妹下山去吧."

柳毅心里咯噔一跳,拉著陸凝霜的手,往山下跑去.他口干舌燥,也不管陸凝霜會不會拒絕,牢牢抓住陸凝霜的手掌,就是不肯放開.

陸凝霜臉色了一,旋即又恢複正常.

玉溪派山高險峻,要走好幾十里山路,才能下山.

柳毅用一張神行符帶著兩個人趕路,速度自然慢了,周圍弟子早已消失不見,兩人手拉著手,走了半個多時辰才下山.

山下有一條寬闊的大道,貫穿南北.

幾十個穿戴盔甲,手持兵器,騎著駿馬,在一個將軍模樣之人的帶領下,守在一輛馬車旁邊.

馬車上鑲著珠玉,古樸典雅.

明珠泛著白色光輝,把道路周圍照得一片明亮.

"姐!姐你可算是下山了,你要是再不下山,裴將軍還准備上山去接你呢."

一個侍女,從馬車上跑了出來,呼喊幾句之後,見柳毅居然拉著陸凝霜的手,立刻神色大變.

"我還以為你是家中貧困,准備把符紙留下賣錢呢.現在看來,陸師妹你家應該挺有錢,回師門的時候,可別忘了多帶些好吃的."

柳毅自然不會和一個侍女去計較,他淡然一笑,放開陸凝霜的手掌,帶著狼朝地靈村方向疾馳而去.

"師兄路上心."

夜色當中,傳來陸凝霜一聲叮囑.

"姐,他是誰啊……"

侍女嘰嘰喳喳問個不停,陸凝霜卻一句都沒回答,徑直走到了馬車上.

"回府!"

裴將軍一聲令下,馬車上泛起一道陣法光芒,消失在道路盡頭.

******

地靈村與玉溪派,相隔二百多里.

玉溪派山下,有一座縣城,叫做隆昌縣城.

祭祀父母親人,需要用到香火蠟燭等祭品.

今夜天色已晚,城中店鋪都關了門,柳毅只有在城中住上一夜,等明天店鋪開門.

城中浮現著一股子放過鞭炮之後殘留的硝煙味.

街頭街尾,掛著大燈籠.

近鄉……更怯!

第二天,柳毅背著香火蠟燭離開隆昌城的時候,心思更是沉重.

地靈村峽谷,就在眼前.

柳毅一路狂奔,來到村中.

原本應該荒無人煙的地靈村,現在卻有人住在村里,收割過地靈稻米的田地,也被人開墾了一遍.

柳毅心中詫異,尋一個村民問了問,才知道這些村民,是玉溪派安排在地靈村的新村民,依舊負責給玉溪派種植地靈稻米.每隔九年,玉溪派會來挑選弟子.

至于三個月多前那些死去的村民,則被埋在了山坡上,建了一座公墓.墳前立著一塊石板,算是墓碑,卻沒有碑文.

柳毅來到墳前,點上香火蠟燭,燒了紙錢,又擺上瓜果祭品,倒上酒水,恭恭敬敬磕頭行禮.

不知不覺,眼中就流下了淚水.

柳毅心里頭,不斷的回想著.

想起了當初的點點滴滴,父親的嚴厲,母親的慈愛;想起叔伯親人,想起兒時的歡笑;想起了婉兒……

甚至想起了離別那一天,三娃子尿出來的一道彩虹形.

許許多多畫面,在柳毅腦海中不斷翻騰.

地靈村的山,還是原來的山,水還是原來的水.房屋田地,青松竹林,全都沒變.

可物是人非,柳毅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已經永遠消失.

"爹!娘……"

柳毅仰天痛呼,抓起酒壇大口大口的喝著酒.

此刻卸下了平時少年老成的偽裝面具,柳毅就像一個無依無靠的孩子,孤獨的在曠野山林里痛聲大哭.

深仇大恨像大山一樣壓在心頭,讓柳毅少年老成,讓他在玉溪派學了不少人世故,見識了不少陰謀手段.

哪怕柳毅已經懂得如何運用計謀,懂得反過來去算計他的敵人.可歸根到底,他終究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

不知不覺就醉了,醉倒在墳墓前面,沉沉的睡了過去.還做了一個夢,夢到母親在做早飯,父親則把一塊毛巾丟到他臉上,叫他起床洗臉吃飯……

"爹!娘!"

柳毅呼喊一聲,睜開眼睛,卻見到是貪狼在用舌頭舔他.

陽光從東面天空照射而來,灑在山間.

柳毅大醉一夜,到此刻才發現公墓所在的地方,竟是當初發現羽毛的山洞.墳墓應該是丹登子與丹峰子兩人建的,他們就地取材,直接用這個深洞來做墳.

"此仇不共戴天!"

在山間洗了把臉,柳毅迎著村民詫異的目光,離開地靈村,用了一張神行符回到玉溪派,徑直前往長台峰.

"師傅!"

柳毅拜倒在唐佳文面前,眼睛通,"師門以前要給地靈村討一個公道,不知現在有沒有消息?"

上篇:第三十三章:豔!舞!    下篇:第三十五章:苦中苦,仙中仙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