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易筋經.. 第023章 青梅竹馬 
  
第023章 青梅竹馬

閣樓內的陳設透著淡雅之意,很合秦刺的性子,特別是那幾盞明亮的油燈,讓秦刺有些回到了山中土屋的感覺.

"也不知道當初爺爺住在哪里,回頭讓那柔姑娘領我去找找看."秦刺尋了一張闊凳坐了下來,回憶著今天的所見所聞所感,不自覺的就想起了爺爺,幽幽的一歎.

門簾兒清響,秦刺轉過頭去,驚訝的發現來的竟然是議事廳內的那個美婦,也就是男孩兒山的母親.那美婦手中端著一盤精致的點心,笑吟吟的:"到現在還沒吃東西吧,這是我做的一些點心,怕你餓了,端來給你嘗嘗."

秦刺心中微微一暖,隨即卻下意識的警惕起來,因為他找不到這個貴為族母的女人,有何道理要對自己一個無名無分的少年如此熱.

"謝謝."秦刺淡淡的點點頭,目光掠過那些精致的點心,卻沒什麼食欲.

那美婦似乎並不在意秦刺的態度,將托盤放在桌上,便在秦刺的對面坐了下來,目光仔仔細細的在秦刺的臉上搜尋著,似乎想從中找出什麼深藏在回憶里的東西.

兩人默然半晌,那美婦忽然有些苦澀的開口道:"你爺爺,他後來過的怎麼樣?"

秦刺目光一閃,大有深意的瞥了她一眼,目光一黯:"我和爺爺都居住在苦寒之地,深山老林之中,靠山吃山,自給自足,過的還算愜意吧.爺爺雖身有舊疾,但較之常人來還是非常硬朗的,只是一直遺憾無法修入先天,往更高層次修行,便一心一意的培養我,將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美婦點點頭,幽幽的歎了一口氣:"你爺爺的性子偏向于孤傲,當年不能達到先天境界對他的打擊很大,起來,他負氣離族,也有我一部分的原因,唉,我對不起你爺爺啊.這麼些年,一直想再見你爺爺一面,沒想到如今已是天人永隔了."

美婦著,眼眶已變得濕潤起來.

"你便是爺爺所的那個青梅竹馬的戀人?"秦刺抬眉問道.

那美婦俏臉生暈,卻也有些驚訝和激動的抬起美目問道:"你爺爺跟你起過?他……他我是他青梅竹馬的……戀人?"

秦刺點點頭,腦子卻有些亂了起來,聽這人的口氣,似乎正是爺爺所的那個人.可是為何她的年紀看起來這般年輕,至少與爺爺相差很大啊?

美婦忽然淒笑起來,笑的一臉苦澀,拂然起身,腳步有些踉蹌,口中喃喃自語的念叨著:"漢生,你錯了,你真的錯了.都錯了,大家都錯了."

秦刺不知道美婦口中所的錯了代表什麼含義,但是那美婦卻已經舉步快步的走出來門口,只余下一聲重重的歎息.

秦刺的眉頭皺了起來,未來之前他對爺爺口中那青梅竹馬的女子是抱著恨意的,但如今見這美婦的失態,如若他真是爺爺口中之人,秦刺倒覺得事實或許並不是爺爺所描述的那樣.這中間有什麼樣的恩怨,或許連爺爺自己都沒弄清楚吧.

"在想什麼呢?"蘇柔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來,見到秦刺眯眼出神,輕笑著問道.待見到桌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盤點心兒,驚訝道:"這點心是誰送來的啊?"

秦刺轉過頭去,見是蘇柔,微微點頭:"柔姑娘還沒歇息麼?點心是山的母親送來的."

"族母?"蘇柔眉頭微微一皺,旋即又笑道:"看來族母挺重視你的呢.呵呵,回去本打算練功,但是心緒難平,這幾日總是這樣,所以我才抽時間去外面散散心.想著你在這邊,便打算過來和你聊聊."

秦刺展眉輕笑道:"我也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想和柔姑娘討教一下呢."

蘇柔挑了一張臥凳在桌邊坐了下來,柔唇一撇,:"還叫我柔姑娘呢,反正你馬上就是族里人了,要不叫我族妹,要不叫我柔,怎麼著都比柔姑娘來的親切."

秦刺倒不在意稱呼的問題,點頭:"好,叫你柔吧."

"呵呵,我也叫你刺吧,族里的族兄一大把,見人就叫,我也有些膩呢."蘇柔輕笑著,素手微抬,撚著燈芯,讓光線更明亮些.

秦刺想到剛剛的迷惑,便試探著問道:"柔,那山的父母看上去年紀不大,就可以擔任族長族母這樣重要的位置麼?"

蘇柔抿嘴一笑,:"族長這樣的位置是經過大家的選舉,能者居之.雖然沒限定什麼年齡,但是年紀輕點的怕是很難取得大家的認可."著,有些好笑的看了看秦刺:"你覺得族長和族母很年輕是麼?出來,怕是你不相信,族長和祖母的年紀比那大長老還有大呢!"

"啊?"秦刺一愣,隨即眉頭就皺了起來.他自然明白煉氣之人衰老緩慢,年壽較之常人要高很多,但是這並不代表就不會衰老.可若是能將容顏保持到這般境地,那可就不是簡單的駐顏有術了.

蘇柔看出了秦刺的迷惑,便為他排解道:"你不用驚訝,咱們煉氣之人到達了一定的層次以後,外在的衰老便會停止,直到死亡,容顏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有些人早些達到這樣的層次,自然顯得年輕些,有些人晚些自然就顯得蒼老些.族長和族母便是極早跨入這一層境界的人,所以他們的容貌才會駐足在三四十歲的年紀.不過族長和族母因為重于修行的緣故,極晚才誕下一子,便是那山."

"原來是這樣."蘇柔的解釋終于讓秦刺想通了剛剛的迷惑之處,此時想來,那山的母親也就是現任的天蛇一脈族母便是當年爺爺青梅竹馬的戀人,難怪那族長會爺爺存著敵視的心理.

想通了這一點,秦刺難免會對爺爺當年的事產生好奇,不過這種好奇也僅止于此,爺爺那一輩的恩怨糾紛不是他這個輩兒可以插手的.再爺爺已經仙逝,過去的自然就已經過去了.現在他的目標就是達成爺爺的心願,走完爺爺一直向往卻力所難及的路.

接下來,秦刺將心里的諸多疑問一一拋出,蘇柔也耐心的替秦刺解答.當然,蘇柔之所以對秦刺的態度親熱,也是存著一絲好奇的心理,對于這個和自己一般年紀便同樣內結人丹的少年天才,她怎能不敢興趣.

一問一答之中,時間在不知不覺流逝,轉眼間東方已經泛起了魚肚白.秦刺和蘇柔的興致卻依然很旺盛,他們煉氣之人即便幾日不休息,也不會有什麼大礙,稍微調息便可精力充沛.

經過一夜的深聊,秦刺對于修行上的種種困惑慢慢清晰明了起來.特別是秦刺一直所茫然的達到先天境界以後的道路該如何走.經過和蘇柔的交流,他終于明白,原來內結人丹只不過是煉氣者的起步階段,也就是達到了這個階段才算是將將踏入了門檻,在煉氣之上還有無比廣闊的天空.

化丹成虛,煉虛成秘,返密歸元,築元成嬰,培嬰成神,神陰轉陽,破碎虛空.這便是煉氣之人在體結內丹以後往上修行的層次,至于破碎虛空以後又該如何,那就虛無縹緲的事了.

想到自己現在不過是剛剛跨入門檻,秦刺難免笑的有些苦澀,但隨即又斗志昂揚,因為以前是茫然,現在有了清晰的目標,他對未來的修行更加堅定起來.

上篇:第022章 不歡而散    下篇:第024章 血脈傳承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