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易筋經.. 第074章 東瀛來客 
  
第074章 東瀛來客

"進來吧."

秦刺推門走了進去,沒有一般犯錯誤的學生被老師召進辦公室時的那種提心吊膽,而是一貫的從容淡然.

玉無瑕交錯著手指坐在辦公桌前,目光一霎不霎的盯著秦刺,或許是剛剛泄了一番,此刻倒是顯得心平氣和了許多.她微微一笑,揚手道:"坐吧,我們好好談談."

秦刺點點頭,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上課的時候咱們是師生關系,但現在是下課時間,咱們就只是朋友,你不要緊張放松點."玉無瑕微笑著拉開了開場白,當然這樣的開場白無非也就是想掌握話的主動權.

秦刺淡淡的一笑,他壓根就沒有緊張過,何來放松一?

"臭子,看來還真不那麼好對付."玉無瑕心里嘟囔著,面上卻掛著可掬的笑容道:"你是個很特

別的學生.其實換個身份和角度的話,我倒是挺欣賞你.只不過這里是學校,既然你來到了這里,不管你是出于什麼目的,你都應該遵守學校的紀律."

秦刺淡淡的一笑,:"不知道玉老師覺得我來學校能有什麼目的呢?"

玉無瑕眨眨眼道:"目的我不清楚.不過你的檔案我都看了,也跟學校了解了一下你的況,你是龍家的人送來的,老家在內地,我想應該是跟龍靈犀有關系吧."

"不錯,我暫時的身份,是龍靈犀的保鏢."秦刺的回答出乎意料的坦白.

玉無瑕楞了一下,笑笑:"你倒是坦蕩的很,不過這樣的事在咱們學校也不是第一回了,很多有背景的學生,也會有保鏢隨同入學.以你的年紀能做到保鏢的身份也不簡單了,不過既然來了學校,不管你是什麼身份背景,我還是那句話,必須得遵守學校的紀律."

"當然."玉無瑕見秦刺要開口,擺擺手,繼續道

:"你的紀律其實做的不錯.不過今天在課堂上,很讓我下不來台.你是保鏢,你有你的職業守則,我是老師,我也有我的職業守則,你能明白麼?"

"如果在尊重個人習慣的前提下,我想我是能明白的."秦刺點了點頭.

玉無瑕一笑,秦刺的回答雖然還是不軟不硬,但終歸是稍稍放低了姿態,她心里也算是舒坦多了.咯咯笑道:"這個是我的錯,其實話回來,我倒是挺認同你的觀點,語只需要母語就夠了.可惜為了生計,我沒辦法像你這樣灑脫."

秦刺淡淡的一笑,對此不置可否.不過若是恐龍妹知道了辦公室里的氣氛這般和諧,怕是會大失所望.

"對了,你的家在內地,如何來到華港做保鏢的.你父母怎麼讓你年紀,就出來干這種危險的職業呢?"玉無瑕狀似普通交談般的問道,實際上談話進行到這里才算是真正進入了主題.沒錯,她正是想通過這種交流,搜集到一些可用的信息,好在以後更方便弄明白秦刺的底細.

秦刺本就不是一個話多的人,自然不喜歡這種拉家常式的聊天,不過玉無瑕前面的話倒是透露出一個信息,讓他有些好奇,所以他答非所問般的道:"玉老師,你前面很多有背景的學生也會有保鏢隨同入學,那麼,我的那個同桌鹿幽衣難道也是保鏢."

玉無瑕一愣,便以為秦刺是有意岔開話題,暗想這臭子倒是機敏.不過既然秦刺這麼問了,她也不好將話題強拉回去,便笑著聳聳肩膀:"這我就不知道了,要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麼坦白的."

是這樣,實際上,玉無瑕仔細的調查過鹿幽衣的背景,只可惜一無所獲.不僅如此,她也曾像今日試探秦刺那樣試探過鹿幽衣,而鹿幽衣表現出來的實力比秦刺更上一層,若非她一觸即退,加上自身的風系異能善于逃匿,怕是早已露了行跡.後來她將況彙報給了組里,組里很重視,暗下布置人員跟蹤,但鹿幽衣的行蹤很難捕捉,組里的跟蹤高手都難以追上她的腳步.直到現在,組里依舊將鹿幽衣列為重點監視對象.

秦刺點點頭,略有些失望.

玉無瑕笑了笑,剛想婉轉的將話題切入到正題上去,手腕忽然又傳來震動的感覺,下意識的一動手臂,卻不心碰在了桌沿上,登時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秦刺的目光一直落在玉無瑕的身上,看到此景,他的眉頭不由皺了皺.

"好了,今天的談話就到這里吧,有時間,咱們再聊聊."玉無瑕沒有去揉胳膊,也是怕露了什麼行跡,只好忍著痛,強笑著送客.

秦刺點點頭,起身離開了辦公室.不過在合上門的一霎那,他的目光卻是一閃,心中浮現了一個念頭,莫非,中午襲擊自己的人是這個玉老師?

也不怪他如此猜想,對這個玉老師,他始終有一種奇特的感覺.這是長期在山林中面對不可知的危險而培養出的一種直覺.能讓他產生這樣的感覺,明眼前這個女教師並不是表面上所看到的這麼簡單.

當然,秦刺也無法肯定自己的直覺,畢竟這是虛無縹緲的.但剛剛所留意到的插曲,卻讓他聯想到了中午被襲擊的事.襲擊他的人實力在他之上,一番交戰,秦刺身上留下了數十道傷痕,卻只擊中了對方一次,清晰的觸感讓秦刺能夠肯定自己擊中的是對方的胳膊.

"她下午突然換了長衫,剛剛碰觸到胳膊是明顯露出疼痛的表,再與自己對她的直覺串聯起來,似乎……"

略經思琢,秦刺搖了搖頭,在他看來,這個念頭荒謬了些,因為他實在找不出玉無瑕向他動手的理由.不過他也並未因此而放松警惕,對這個玉老師他已經存下了一份心思.

回到教室,龍靈犀果然還在那兒等著他,這丫頭倒也不是頭長見識短的主兒,知道現在的形勢有些嚴峻,沒有生出什麼逆反的心思和秦刺這個保鏢對著干.不僅是她,連恐龍妹也沒有離開,一見到秦刺露面,這胖姑娘就迫不及待的問道:"況怎麼樣?有沒有和滅絕師太碰撞出什麼激烈的火花來?"

秦刺無奈的搖搖頭.

恐龍妹有些不死心的追問道:"真的一點都沒有."

秦刺還是搖頭.

恐龍妹失望了,翻翻白眼:"搞半天,滅絕師太這是雷聲大雨點啊,害的老娘白激動了半天."

"行了吧你."龍靈犀也有些拿這個閨中好友沒脾氣,一扯她的子,對秦刺:"現在回去麼?你身上有傷,應該回去休息一下."

秦刺對龍靈犀的感覺已經改善了很多,聞點點頭,身上的皮外傷對他來不算什麼,不過腦子里面卻是有很多東西需要安下心來好好的思考思考.

"嘁,靈犀,你有沒有勁啊.這才剛放學,你就要回家,這可不像平時的你啊.哦,難不成,你們倆急著回家是要……"胖姑娘出一連串色迷迷的笑聲.

"恐龍妹,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龍靈犀作勢要打,恐龍妹連忙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表:"靈犀,你可不能重色輕友,咱多少年的關系了,你就真舍得為了秦大帥哥朝我動手?"

龍靈犀這會兒可真是拿這胖姑娘沒脾氣了,朝秦刺一擺頭:"走,咱們回家."

"別."恐龍妹連忙拉住她:"靈犀,你先別急著走啊,我有事拜托你幫忙呢."

"什麼事兒啊?也不見你早點."龍靈犀沒好氣的道.

"是這樣的."恐龍妹有些扭捏起來,著一張胖臉:"我晚上有個約會,你知道的嘛,這事兒對我來是第一次,我這心里真的一點兒底都沒有.咱倆這麼多年的關系了,這回你可什麼也得幫幫我."

"幫你?"龍靈犀失笑道:"難不成讓我幫你去約會?"

"不是不是."恐龍妹連忙擺手道:"我是想讓你陪我一起去."

"陪你去約會?不是吧,我可沒有當電燈泡的覺悟."龍靈犀挑挑眉頭,忽而又有些八卦的笑道:"恐龍妹,你可不夠意思啊,啥時候勾搭上的對象,也不見你露出半點風聲出來."

"別提了.你知道的,我可沒有這喜好.還不是家里人給聯絡的,咱家老爺子也不知道得了哪門子的失心瘋,老娘我花季雨季的年紀,就急著給我張羅對象了.對方我還不清楚,就因為這樣我才心里沒底兒啊.靈犀,你是我的好姐妹,你可一定得陪我去."恐龍妹可憐兮兮的抱著龍靈犀的胳膊,眼睛眨啊眨的,就差沒擠出點眼淚來.

"得了得了,你也別賣可憐了,我陪你去還不成麼.唉,誰叫咱倆是燒黃紙斬雞頭的好姐妹呢."龍靈犀無奈的道.

"耶!靈犀,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恐龍妹抱著龍靈犀,使勁的在她臉上啵了一口.

龍靈犀有些為難的朝秦刺道:"那你……"

"我跟著你."秦刺淡淡的道.

龍靈犀點點頭,忽而心里湧起一股甜意,心想這家伙受了傷,甯可不休息還要跟著我,看來他還是很在意我的安全嘛.不過看到秦刺那副表,又忍不住暗惱,這家伙什麼時候才能把這幅臭德行改一改.

龍靈犀巧的寶馬車顯然是無法承載恐龍妹那彪悍的身材,為了方便,龍靈犀直接棄了寶馬車,和秦刺一起上了恐龍妹的悍馬.

"這車倒是有點氣勢."秦刺極少表評價,所以他偶爾的一次評價讓恐龍妹極為得意.這胖姑娘顯擺道:"還行吧,原裝貨,走私過來的,老娘也就玩這車順手點,就是燒油太厲害.秦大帥哥,你要是喜歡的話,改天我送你一輛."

龍靈犀一瞪眼:"開你的車吧."

恐龍

妹吐吐舌頭:"忘了,龍大姐的身價送你十輛八輛也就跟玩兒一樣."

龍靈犀掛了個電話給龍少爺,有秦刺在,龍少爺倒是極為放心妹妹的安全,並沒有約束她什麼.但恐龍妹這胖姑娘或許是第一次約會的緣故,倒顯得有那麼一股子的緊張或者是扭捏.硬拉著龍靈犀陪她去商場選合適的服裝.秦刺也無可無不可的相陪著.

不過起來還真是有點怪,進了商場里面,漂亮的售貨姐們倒是第一眼都相中秦刺,熱的招呼都主動送給了他.沒辦法,誰讓秦刺的架子擺的太大,本來只是保鏢的身份,但是落在別人的眼里,他倒像是大少爺,而龍靈犀和恐龍妹倒像是成了隨同的丫鬟了.

而相對于一般男人來,陪女生逛商場絕對是個吃力又費財的事,但對于秦刺來,壓根就沒有這樣的苦惱.自始至終,他沒有去提過一個包裝袋,龍靈犀深知秦刺的性子,也不敢真拿他當保鏢使.所以,出了商場以後,這倆丫頭手忙腳亂的抱著一堆包裝袋,而秦刺則是兩手空空優哉游哉.後來還是喚了商場里的專門人員給送到了車上

玉蘭街,茉莉香茶館里僅有寥寥幾個客人在淡淡的古典琴音下臥坐品茶.空氣中彌漫的檀香和周圍古色古香的擺設,都讓人有一種在茶中品道的意境.

只是在角落不起眼的位置上,那低低的日語交談聲破壞了這典型的中國美.

"蕭桑,幾年不見,你似乎一點也沒變."話的是一個穿著西裝的年輕男子,從面部線條上就能夠明顯的看出他純正的日裔血統.只是單從相貌上來看,這個年輕的日本男子似乎太過妖豔了,完全沒有男人的粗獷,反倒是帶著女人的柔媚.不過最特別的是他的那雙眼睛,似乎像是深邃的夜空,有著夢幻般的味道.白嫩修長的手指輕捏著茶杯,目光落在那淡綠黃的茶水上,淺笑低飲.

坐在他對面的男人並不陌生,正是當初在俱樂部里和龍靈犀布下詭異賭局的蕭斕.還是那副永遠溫文爾雅的表,笑著:"雅正君何嘗不是如此,每次面對你都讓我自慚形愧,當年在學校讀書時,你就是女孩子們熱捧的人物,我妄自風流,

卻也不得不甘拜下風啊."

"蕭桑還是這麼喜歡開玩笑,對于你我來,女人只是玩物,一副漂亮的皮囊而已.如果蕭桑喜歡的話,這次隨我來的,不乏女中極品,蕭桑可盡管享用."妖豔男子淺淺的一笑,那種媚態,怕是女人見了都要自慚形愧.

"哈哈,君子不奪成*人之美,我還是敬謝不敏了.倒是雅正君這次貴臨華港,我這個東道主什麼也得招待周全才是,怎麼,咱們也是同窗數年嘛."著,蕭斕一拍額頭,笑著:"忘了,看形,怕是輪不到我來坐著東道主了,東盛對雅正君可是親熱的很呢."

妖豔男子一笑,擺手:"蕭桑應當知道,我來此的用意並不是真的為了和東盛牽上利益關系."

"難道雅正君也想玩玩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把戲?莫不是真正的用意是為了東盛掌舵人的孫女吧?"蕭斕目光一閃,哈哈笑道.

妖豔男子撐起茶壺,緩緩的為兩個杯子續茶,

動作優雅輕柔,有著一種不出的美.口中則是淺笑著:"雅正君笑了,我來此的目的有一半是為了尋找一個人,我想,應該只有蕭桑才能幫得了我."

"哦,那我可要承蒙雅正君看得起了.其實要尋人,憑東盛在華港如日中天的勢力,他們應該更適合才對.雅正君又何必舍近求遠呢?"蕭斕捏起茶杯,緩緩的遞到唇邊.

妖豔男子緩緩搖頭:"我想,這個人只有蕭桑才能幫我尋到."

蕭斕一笑,放下茶杯:"那我倒是有些好奇,雅正君所想要尋找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只有我才能尋的到呢."

妖豔男子從口袋中摸出一張照片放在桌上,輕輕的推到蕭斕的面前,笑著:"我想要尋找的人,就是他."

蕭斕瞄了一眼,揚眉失笑道:"這麼一個普通的中年男子,我又如何去尋找.雅正君太看得起我這個老同學了."

妖豔男子似是早有所料般笑著開口道:"蕭桑,你我各為其主,所求的不過是利益而已.如果我願意用聖羽來交換,不知道蕭桑願不願意交出這個人的下落."

"聖羽?"蕭斕面色終于變了,驚訝的看著妖豔男子道:"它在你們的手里?難怪這麼多年一直尋找不到下落."

妖豔男子微笑道:"不過是下面的人偶爾搜尋到的,我想,這個價碼應該足夠顯示我的誠意了吧."

蕭斕眼中露出掙紮的神色,終于,還是笑了笑:"雅正君,你可知道聖羽可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你不怕拿在手里被燙著麼?"

妖豔男子笑道:"蕭桑,我想你應該明白,既然我能夠放出這個價碼給你知曉,那就代表我有能力讓它不會燙手."

蕭斕笑容一收,肅然道:"這個事讓我考慮一下,我做不了主,不過我不得不,你這個價碼很有誘惑力."

ps:兄弟們,男男今天爆十萬字,希望大家能把手頭上的基礎鮮花砸給我.鮮花每多7o朵,加更一章5ooo字的章節.

上篇:第073章 異能傳承    下篇:第075章 各懷心機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