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易筋經.. 第075章 各懷心機 
  
第075章 各懷心機

"到了."

悍馬車大咧咧的停在了茉莉香茶館門前,如此泊車本來是不合規矩的,茶館的停車地點可不是設在門前.但恐龍妹的這輛看外表並不顯特殊的黑色悍馬在整個華港來,卻少有人不知,東盛的名頭可是當做擺設來用的.

華港是特別行政區,並不同于內地,內地或許根本就不可能滋生出東盛這樣的勢力,但在華港這片土壤上卻並不難.對于華港人來,東盛就如同日本的三口組,意大利的黑手黨一般.當然,畢竟是在中央政府的領導下,東盛多多少少也帶點本土特色,不至于做的太過火.

恐龍妹一身新衣當先跳下了車,卻難得有些怯意的止步不前,龍靈犀便調笑道:"怎麼了這是?興致勃勃地換了身新衣服來約會,到了眼前了,咋不舍得進去了?"

恐龍妹露出幾分羞意,低頭盯著腳尖:"有點緊張."

得了吧,我的好姐妹,有什麼可緊張的,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滿大街都是,走,咱們進去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值得你爺爺勞您大姐的駕來約會."龍靈犀抱住恐龍妹的胳膊,半拉半拖著前行,不忘朝旁邊淡然而立的秦刺招招手:"走,咱們一起進去."

"來了."蕭斕朝那妖豔男子輕挑眉頭,目光便轉向了迎面走來的三人,在秦刺和龍靈犀的身上打了個轉兒後,便落在了恐龍妹的身上,臉上忽而有了幾分怪異的笑意.

"怎麼是你?"龍靈犀一眼就看到了蕭斕,不得不,如果拋卻其他的因素,蕭斕這樣溫文爾雅的男人,的確是很容易收攏女性的目光.

秦刺也在同一時間現了蕭斕,眼睛微眯了一下,便恢複了常態.

"蕭斕."恐龍妹的眼睛陡然睜大,露出了幾許詫異.顯然,上層圈子里的人物,多多少少都相互結識,每年數不清的酒會paRTy就是給這些上層圈子里的人相互認識交流的平台.

蕭斕看出了恐龍妹眼里的疑惑,笑著擺手道:"司馬姐不要誤會,與你約會的人不是我,是這位來自日本的安倍雅正先生,我和雅正君是好朋友,被他硬拉來充作翻譯了."

那個妖豔男子,也就是蕭斕口中的安倍雅正,此刻終于轉過身來,他的那張近乎柔性到極點的面孔頓時吸引住了秦刺他們三人的目光.

"女扮男裝?"龍靈犀的心頭第一時間浮現出了這樣的猜想.也難怪她會如此想,若是不知道的人,怕是第一感覺很少認為這個安倍雅正是個男人的吧.

"不是吧."恐龍妹本來就極大的眼睛頓時瞪成了銅鈴,一霎不霎的盯著安倍雅正,似乎想要從他的身上找出點符合男性化特點的東西.

秦刺卻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一股危險的感覺,就如同他第一次見到玉無瑕一樣,但細究之下卻又找不到任何的異樣.不過秦刺相信自己的直覺,所以潛意識里他已經提高了警惕.

安倍雅正標准的一哈腰,吐出最熟練的一句漢語:"安倍雅正,請多多指教."

這腔調略顯怪異的漢語,讓秦刺他們三人終于從他容貌中醒悟過來他的身份.在華夏民族的眼里,對于曾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人,多多少少都存在著惡感.不過這種惡感因人而異,憤青一族自然是口誅筆伐,哈日一族卻也不全就忘了本,當然,這一群人中間出漢*的幾率通常要高一些.而層次境界高一些的圈子,通常在交際和生意上並不排斥日本人,否則,咱們國家也不必和日本建立友好往來關系了,這是處于上層的大局觀.

秦刺自在東北深山中長大,雖然和爺爺過著枯燥的修煉生活,但是對于近代史他知之甚詳,自然對日本人沒什麼好感.更何況,東北這地方曾被日本人長期占據,老百姓中間流傳的故事甚廣,談起來也是恨之入骨,秦刺雖不常與人交流,但也多有耳聞.而且他已經遇到過好幾撥日本人,沒見過良善的角色.

龍靈犀一皺眉頭瞥向恐龍妹,雖然沒開口話,但眼神中的意思已經明白無

誤的表明了她對日本人沒什麼好感.當然,出于禮貌的原因,她也沒直接表露出什麼厭惡的神.

"日本人?"恐龍妹兩撇類似張飛的粗眉皺了起來,瞪著安倍雅正問道:"你就是爺爺讓我來約會的對象."

"沒錯."接話的倒不是安倍雅正,而是一旁的蕭斕,他已經起身讓開了座位.不過臉上的笑容卻藏著幾許異樣.

安倍雅正看來並不精通漢語,翻譯的任務自然就落在了蕭斕的身上.等到,秦刺他們落座以後,蕭斕就主動的打開了話匣子,先是替恐龍妹和安倍雅正這倆個約會的對象熱絡了一下氣氛,接著話題一轉就落到了秦刺的身上.

"秦先生,幾日不見,風采依舊啊."

秦刺從落座以後就始終保持著他一貫的淡然作風,聞也只不過淡淡的一笑,:"似乎我們只見過兩次面吧,不知道你如何知道我姓秦."

"對啊."龍靈犀看來對蕭斕還真是沒什麼好脾氣,馬上就瞪眼接話道:"難道你調查過他?"

蕭斕被人如此堵著面子,卻依然保持著謙謙風度,微笑著:"如秦先生這般出眾的人物,姓和名自是大家爭相探知的東西,龍姐總不能連我這點的求知欲都不讓我滿足吧."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連打帶消,不僅化解了自己的尷尬,同時也的捧了秦刺,還讓場面圓滑了起來.不得不,蕭斕這個年輕人,的確不簡單.

"嘁."龍靈犀一撇嘴,她可不傻,蕭斕場面上的再好聽,其實白了,還不就是找人調查了秦刺.

秦刺目光微凝,旋即就恢複平靜,只是心底對蕭斕的警惕又多了幾分.這個溫潤如君子的年輕人,實在是個難以捉摸的人物.爺爺曾經告訴過他,表里不一,心思越複雜的人就越具有危險性.

"坐這兒喝茶有什麼意思."恐龍妹顯然已經擺脫了一開始的羞澀

或許是見到這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安倍雅正開始,她心里原本還存在著的一點幻想就全部破滅了.再加上語不通,交流一下還得靠蕭斕翻譯.這會兒早就恢複了本性,有些不耐煩了.

"品茶品的是一種境界,一種心.司馬姐不妨仔細的體會體會,順便也和雅正君多多交流,要知道司馬老爺子可是對雅正君很看重呢."蕭斕微笑著開聲,潛意識里卻在提醒恐龍妹不可怠慢了安倍雅正,否則他們家老爺子就得有意見了.

可是他看錯了恐龍妹的性格,這位姐向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司馬老爺子的確是厲害,在華港的地下世界里甚至可以是一手遮天,俱他的人不知何幾,但這樣一位人物偏偏就拿自己這個胖孫女一點轍兒都沒有.就這次約會的事,也是老爺子連勸帶哄,再加上恐龍妹本身也有點想法,否則拿八抬大轎請,她也不見得理會.

"你的意思是本姑娘要是不坐這兒喝茶就是沒有境界?還是拿我家老爺子恐嚇我呢?"恐龍妹的銅鈴大眼一下子就瞪圓了,絲絲殺氣直撲蕭斕.

蕭斕笑著擺手道:"可不是這個意思,若是司馬姐真覺得無聊,不妨我們再換個熱鬧點的地方如何?當然,這是你們兩個當事人的事,我充其量只是個翻譯."

恐龍妹轉頭問龍靈犀:"咱們去哪兒?"

龍靈犀早就覺得乏味,聳聳肩膀:"你自己做主了咯,換我的話,我甯願回家睡覺去."著,不著痕跡的瞄了秦刺一眼,顯然這姑娘真正的意思怕是擔心秦刺的身子.

秦刺微有所覺,轉了目光,龍靈犀卻已經偏過了眼神.

恐龍妹顯然不習慣這麼早回家,眼珠子轉了轉,就覺得不妨找個場子,嚇嚇這個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妖.眉頭一挑,就壞笑著湊近龍靈犀的耳邊,竊竊私語起來.

那安倍雅正真仿佛靜若處子一般,素手捧茶,神態嫻靜,除了蕭斕翻譯時交流幾句,其他的時間都保持著一成不變的笑容.只是時間長了,卻給人演戲

的感覺.

而蕭斕見到對面的兩個姑娘咬耳根,眉頭微不可查的顫動了幾下,似是有些笑意.倒像是能聽到兩個姑娘些什麼一般.

"走,天色也不早了,咱們去酒吧坐坐吧."恐龍妹與龍靈犀耳語完畢,眉間便藏著一道促狹之意,便笑著提議道.

蕭斕翻譯給了安倍雅正,與他交談了幾句,只見那安倍雅正點點頭,蕭斕便笑著道:"雅正君一切隨司馬姐做主,他今天的任務就是陪司馬姐玩的開心."

"那好,咱們出."

恐龍妹巴掌一拍就摟著龍靈犀站了起來,當先走了出去,絲毫不知道禮貌為何物.秦刺淡淡的看了蕭斕和安倍雅正一眼,也跟著起身走了出去.

待一行人出了茶館兒大門,安倍雅正忽然頓住了腳步,同一時間,秦刺也全神戒備的護在了龍靈犀的身旁,目光則是落在了安倍雅正身前的

地方.此時夜幕已經降臨,路燈點亮了,燈火通明,但是秦刺關注的地方卻並沒有半個身影.

龍靈犀和恐龍妹這倆個姑娘不明所以,顯得不耐煩的朝那蕭斕問道:"干嘛啊?磨磨蹭蹭的."

蕭斕的表現最為平常,似乎什麼都沒有察覺,但若是仔細的觀察便可現他的目光也有意無意的落在了與秦刺所關注的相同的點上.特別是捕捉到了秦刺神的變化,他的眉頭蹙了蹙,露出了微不可覺的驚訝.不過聽到兩個姑娘的問話,他卻是笑著回答道:"雅正君或許想到了什麼,稍等片刻就好."

果然只是稍等片刻,那安倍雅正就已經恢複了正常,和蕭斕一先一後上了一輛平治車.而秦刺則是緊皺著眉頭上了恐龍妹的悍馬.

"怎麼了?"

車子動以後,龍靈犀注意到秦刺的神色有些不太對勁,便有些關心的問道.

刺搖搖頭沒什麼,臉上的表隨之也恢複了正常,只是心里依舊充滿了疑惑.以他如今全身毛孔對周圍氣流的把握,除非能夠做到與自然融為一體,否則很難瞞過秦刺.也正因為這樣,剛剛在離開茶館走出門口時,秦刺察覺到周圍氣流的詭異變化,這種變化秦刺並不陌生.當初在島上與他戰斗的女忍者所利用度和步伐的配合達到了瞬間消失隱形的效果便是這樣.

換句話來,剛剛在安倍雅正的身前存在著一個看不見的忍者.

但讓秦刺迷惑的是,剛剛出現的那個看不見的人隱形的能力似乎更加高.這就不免讓秦刺懷疑,中午襲擊的自己的人會不會是類似的忍者.可是想到先前對玉無瑕的懷疑,秦刺一時間又實在難以分辨.

"那個女忍者死在密境里,絕無可能被現.是以他的同伴也不可能找到我尋仇,照這樣推理,不管中午襲擊的人是誰,目的是為了自己的可能性居,為了龍靈犀的可能性居大."

秦刺暗暗的尋思著,隨即又有些好奇

.因為剛剛他現安倍雅正通過一種特殊的方式再與那名看不見的忍者交流,常人是無法聽見的,但秦刺通過對氣流的把握,可以清晰的了解,只可惜他並不明白日語.自然無法了解,雙方到底在些什麼.

想到這里,秦刺忽然開口道:"那個安倍雅正是什麼來曆?"

龍靈犀聳聳肩:"我也是剛接觸呢,哪兒知道啊."著,朝前排開車的恐龍妹問道:"他是你約會的對象,你應該有所了解吧?"

恐龍妹呸了一聲:"我哪兒知道啊,老爺子壓根就沒跟我提起過,早知道是這麼個人兒,請我我都不來呢."

龍靈犀歪過頭朝秦刺問道:"怎麼了?這個安倍雅正有什麼問題麼?"

秦刺搖搖頭沒有話.

"不過我倒是聽過,日本古代有個挺出名的陰陽師就姓安倍呢."前排開車的恐龍妹突然開口了這麼一

句話.

秦刺的目光陡然一凝,詫異道:"陰陽師?"

"這麼,我也想起來了,好像叫什麼安倍晴明的,是個傳中很厲害的陰陽師.這安倍雅正該不會就是那個安倍晴明的後代吧.據那個安倍晴明長的也是男不男女不女的,照這點看,倒是挺有可能."龍靈犀畢竟還是個女孩子,恐龍妹隨便挑了一句,她的八卦心思就升起來了.

龍靈犀這麼一,恐龍妹也來了興致,兩個姑娘頓時嘰里呱啦的討論起來.甭管是國內還是國外,這些傳中的東西總歸是很有嚼頭的東西.

秦刺卻是一不,眉頭緊鎖,他在書中了解過關于陰陽師的描述.雖然只是片面的提到一些,但秦刺卻並不認為這僅是一種傳,因為他自己和爺爺所走的就不是平常人所能夠涉及的路線,或者簡單些,他所做的就是傳中的一些事.只是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接觸到這些東西.

"安倍雅正."秦

刺心里念叨了幾句,忽而露出了一抹淡笑.

同一時間,平治車里,蕭斕一邊*控著方向盤,一邊也和身旁坐著的安倍雅正交流著.

"那個年輕人不簡單."安倍雅正一開口就指向了秦刺.

"是啊."蕭斕笑了笑:"我原本不過以為他是一介武夫,現在看起來倒是越來越出人意料了.就憑他剛剛能察覺到你手下出現的本事,就不能與一般武者相提並論了."

安倍雅正妖媚的一笑,:"暗忍可是忍者內最厲害的一批人,一般的武者不可能感覺到暗忍的出現,看來中華大地果然是藏龍臥虎啊.不過剛剛手下彙報給我的消息,卻是大大不妙."

"怎麼了?"蕭斕笑著問道.

"a組的人員抵達華港,並且已經准備展開行動了."安倍雅正偏過頭,一雙漂亮的眸子落在蕭斕的身上,笑了笑:"蕭桑,關于那個人

還請你加快點時間,我怕夜長夢多."

蕭斕笑道:"僅僅是那個人,也不至于讓雅正君這麼擔心吧.a組的人都來了,呵呵,看來最近華港真是風起云湧啊."

安倍雅正嫵媚一笑:"蕭桑既然知道那個人,自然也就知道我來這里所謂何事,何必的那麼明白呢."

蕭斕倒是一臉坦白的笑道:"我只是猶豫著是不是要插上一手,這麼有趣的事,我看了也忍不住動心啊.就是老爺子不太喜歡湊熱鬧,唉,看來我是沒什麼希望插足咯."

安倍雅正笑著:"蕭桑想插足,難道不怕身太過顯眼了,容易遭人惦記著.當然,如果蕭桑能夠暗中支援一下我們,到時候一定不會忘記蕭桑的恩."

蕭斕搖搖頭哈哈笑道:"這個再,再,你也知道,我們家老爺子是一堂,我是做不了主的."

ps:兄弟們,男男

今天爆十萬字,希望大家能把手頭上的基礎鮮花砸給我.鮮花每多7o朵,加更一章5ooo字的章節.

上篇:第074章 東瀛來客    下篇:第076章 詭異車禍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