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麻衣神相 第二十八章,尸體消失(二)  
   
第二十八章,尸體消失(二)

這老天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每次都在有重要的事情的時候,這天兒總不是晴的,就總是陰的.

我看了看三叔:"三叔,就我們四個男人,你看,能壓的住不?"

三叔點點頭,雙手互插在袖子里頭,就站在棺材的旁邊兒.

我看了看李跡和周凱:"那……就弄吧,李跡你注意看,看尸體有沒有什麼變化一類的."

我從里屋拿了三個那種大的楔子,要把棺材上面砸的釘子弄出來,還挺廢力.

我們三個人,一人一個角,又是砸,又是把棺材的角角用楔子往出拉,半天,沒有半點兒進展.

本來我看的天氣預報是豔陽高照,誰知道這天兒還越來越陰,這特麼的,雨還沒歇一下,又是一場大雨.

更何況,這還是開棺,我真怕會出什麼意外,總覺得沒有太陽,就沒什麼安全感.

周凱弄的是越來越煩躁,徑直把楔子扔在地上,又掏出煙抽.

我們三個人正干的起勁兒,大伯竟然來了!

三叔看到大伯,也沒叫哥什麼的,只是擺著一個臉給大伯:"你來干啥."

大伯一拍大腿:"唉!還不是這林偊說要開棺我來看看!讓這不成器的家伙,非得壞了林家不可!"

我和周凱他們停下了手里的活兒,什麼叫我不成器?我也告訴過他了,怎麼我就不成器了?

我梗著脖子跟個二愣子一樣看著大伯,也懶得叫他.

三叔皺皺眉:"怎麼不成器了?你繼承爹的手藝了?"

大伯搖搖頭,邊推開三叔,想往爺爺的棺材這邊跑,被三叔一把攔下:"娃有自己的想法,更何況,你兒子呢?林家現在就林偊能學,你兒子呢?"

大伯紅了臉,瞬間有點兒急了:"我不管!反正,今天你們這棺,就是開不成!我爹的棺材還能讓人這樣兒糟蹋?不行!堅決不行!"

三叔一直攔著大伯,不讓大伯但我們這兒來,我一看大伯來了,讓周凱和李跡手頭的動作加快,不然,這一會兒時間過了,對誰都不好.

我們林家這事兒不大,可這聲音大了,不一會兒,我家門口兒圍了一堆人,就連李發奎也來了.

都被三叔擋著,硬是不讓他們進來.

三叔也只能告訴他們:"你們要是晚上想做夢了,可別找我!不卜卦!"這村兒里的人一看,哎呀,這林老三脾氣還挺大,也不好意思使勁兒往進闖.

就只能現在門口兒觀望.

李發奎抽著自己的旱煙,踮著腳朝我們帶著諷刺的笑喊:"你這林家後生,沒啥能耐,搞事情倒是可以啊!"

我現在完全不想理李發奎這個老男人,也不知道這李發奎是修了幾輩子的福氣,能養一個那麼好的女兒.

之前那幾個碎嘴婆娘又開始說,在哪兒交頭接耳,可這婆娘嗓門兒大,一開口,我就能分辨的清楚:"你說這林家的老頭兒也是可以的哈!"

這婆娘就說了個這,我直接轉頭過去瞪那婆娘,那婆娘白了我一眼,停了一會兒,又繼續磕著自己的瓜子兒.

這棺材做的可真良心,砸進去的釘子,弄了半天,我這才弄出來了一個,還有很多的釘子沒弄出來,我沒時間顧及那些人,只能快速的使勁兒的弄著那棺材上砸著的釘子.

那婆娘看我越來越用力,砸棺材的聲音也越來越大的時候,婆娘說話也越來越得勁兒.

"你看這林家小子,沒啥本事,倒是搞自己的爺爺還挺得能兒!"婆娘一說完,旁邊兒紮堆的婆娘哈哈的笑著.

三叔和我又不能說把這婆娘的嘴巴給縫上,只能靜靜的皺著眉盯著那些碎嘴婆娘.

那堆碎嘴婆娘看著三叔盯著他們,也不好在說話,不過開始嘀嘀咕咕.

"說這林家後生是桑星,還沒人信,你看,這林家後生還沒回來多久,就要開他爺的棺材,你說以後,豈不是要撅墳!"

我只能特別無奈的轉頭看一下這些婆娘,我竟然已經有點兒習慣這些婆娘的碎嘴.

反正門口有三叔擋著,大伯也不能進來,就只能在門外頭干瞪眼.

我們這頭干的正費勁兒,又聽到李發奎聲音特別大的喊了一聲:"你咋來了!給老子回去!"

我這轉頭一看,是李念兒,我都顧不得手上的活兒,直接跑過去:"念兒姐,你咋來了,這不安全,你回去吧."

李發奎看我對他女兒這麼熱衷的,氣的兩個鼻孔都要冒火了,跺著兩只腳,急的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你這林家後生!你這!"

氣的是只知道叫我林家後生,明明我小的時候去李發奎家的時候,李發奎也沒有這麼討厭我,這是怎麼回事兒,為啥從我回來之後,這李發奎從來沒給過我好臉色.

就說李發奎不給我幫忙算了,還來家門口兒看熱鬧,這就厲害了.

"我來看看,我能幫上什麼忙."李念沒理她爸,只是對著我說話.

我看李發奎像是快要爆炸的樣子,只能推辭:"念兒姐快回去吧,女孩子在這里不好,我不想你被沖了."

李念兒笑了一下:"那行."

李念兒回去了我也心安了,李發奎說是長輩,一點兒長輩的氣度也沒有,看到自己的姑娘不聽自己的,反倒聽一個外姓男人的話.

李發奎氣的是直跳腳!

直直追著自己的女兒回去,走的時候還不忘懟我:"林家後生,我告訴你,別想癩蛤蟆吃天鵝肉!哼!"李發奎把長煙杆子快速的往自己的鞋底一磕,追著自家的姑娘.

這天兒越來越陰了,正想著,這雨刷的一下的下來了,把我們幾個人過身都淋個透.

我現在雨里頭,朝著三叔喊:"三叔,還繼續不!"

"不能停!快!在一點之前,必須把所有的事兒弄完!"

村兒里的人一看,這天兒雨下的這麼大,該回家了,熱鬧不重要了,這會兒,這伙兒人才三三兩兩的回家.

等到我們三個把棺材上面最後一個釘子弄出來的時候,這雨下的更大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看著他們兩個人:"你們准備好了沒,這……棺材可就要開了!"

周凱嘴里的煙都已經被雨淋的彎了起來,根本沒法兒抽,可是周凱還把那根兒煙噙在嘴里,並沒有要吐的那個打算.

李跡的鏡片兒,滿滿的全是雨水,他也不打算把那擦一下,就那樣兒任雨淋著.

我看兩人都不說話,只能喊著號子:"一,二,三,開棺!"我們三人合力打開棺材!

我不敢看向棺材,我是真的怕我在看到爺爺的那個慘相,只能沖著李跡說:"李跡!你快看!快看,這下雨呢!你快,我給你擋著!"我對李跡說的時候,彎著身子想盡量的把棺材口遮住,以防水進來.

李跡過去看的時候,一句話沒說,過了好久,這咋沒人吭聲兒,我眼睛閉的緊緊的,不敢睜開看.

可這半天也沒人說話,我只能閉著眼睛,轉個頭問:"你倆兒這是咋了?咋沒事兒?說話啊?"

半天還是沒有動靜,不過,周凱倒是戳了戳我的腰:"你……自己睜開眼睛看看."

我以為我爺爺的尸體已經差不多變得很惡心,那會兒腦子里面的東西很亂,什麼各種蛆蟲啊,各種七竅流血什麼的,我是拒絕的:"沒事兒,你們看,發現什麼了,告訴我就成,讓我閉著眼睛,這樣兒我能舒服一些."

哇,其實……我內心有點兒期待.

這會兒李跡開口了:"你睜開眼睛看."

李跡平常就挺冷的,這次說話,更是帶有一絲疑惑,和驚訝.

這真是奇了.

可是,當我睜開眼睛的那一刻,我覺得我這幾天所做的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因為,棺材是空的!

爺爺的尸體,竟然憑空消失了!

我根本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我揉了揉眼睛,又重新睜開眼睛,可這棺材,依舊什麼都沒有!

只有那麼七床紅色的被子就那樣兒塞在棺材里!

我知道跳躍鑽進了棺材里頭,我把被子一件兒一件兒的扔出來,除了被子底下壓的七個銅錢以外,什麼也沒有!

爺爺的尸體,到底去哪里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我站在棺材里頭,有點兒無奈,三叔還疑惑的看著我:"這是咋了?"

我盯著三叔看了半天:"這棺材是空的."

三叔也是急了:"你說啥!空的!"三叔完全不相信,他跑過來頭低著看棺材,除了我站在棺材里頭的那個位置有銅錢以外,什麼都沒有.

現在,院子里還都是我從棺材里頭拉出來扔出去的被子.

那被子上面全是泥水,我們四個人就那樣兒手足無措的站在院子里.

那紅被子就那樣兒一坨被扔在地上,被雨水一淋,這個紅色的,顯得越發的妖豔.

這真的是有點兒尷尬了,之前還說怕什麼陰氣,要在專門的時間完成,我還特麼的找什麼男人.

這特麼的一切,都特麼是傻逼干的.

我感覺我現在像傻子一樣被人耍著.

上篇:第二十七章,尸體消失     下篇:第二十九章,噬嗑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