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麻衣神相 第二十九章,噬嗑卦  
   
第二十九章,噬嗑卦

棺材是空的,我呆呆的看著空地,感覺自己之前干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大雨瓢潑,我現在雨地里完全沒有一點兒想要避開的意思.

三叔看到棺材里面沒有尸體之後,也是愣愣的.

我到現在已經不知道,我爺爺到底是活著,還是死了.

如果說死了,尸體在哪里,難不成被那邪祟占了尸體不成?

如果活著,那我之前見到的尸體,又是什麼?爺爺人現在又在哪里?

之前一直懷疑三叔,覺得是三叔有很多事情沒告訴我,可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明顯就是三叔也什麼都不知道.

如果說三叔知道的話,為什麼還讓我去開棺?反倒是大伯一直攔著我.

那之前放進去我爺爺的尸體,又是什麼時候消失的?

說實在的,如果說有人想偷走我爺爺的尸體,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這過程似乎過于艱難了一些.

除非,直接換棺材,可這換棺材,怕是也需要人力的吧,那我就不相信了,他能沒聲音?

院子里就只有我們四個人呆呆的,我勉強的笑了一下:"那個……周凱,你們,要不先回去吧,我在想想,看哪里出了問題."

我對著周凱和李跡說的時候,邊從棺材上下來.

周凱像是想過來勸勸我,被李跡拉住了,李跡對周凱說:"讓他靜靜."

周凱轉頭對我說:"那你一個人好好休息,放心,我們會幫你的."我沖著周凱點點頭.

周凱一步三回頭的看著依舊呆在院子里的我.

我現在感覺,我失去了所有的動力.

"小偊,回里屋去吧."三叔皺著眉,雙手背後,一臉沉思.

我拉住三叔的袖子:"三叔,能不能卜一卦?你既然知道爺爺死之前見過張鐵匠,那你就應該可以占卜出來爺爺的尸體到了哪里!"

三叔定定的看著我:"你真的以為我什麼都知道?"

"難道不是麼?"三叔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三叔回來,是有人告訴他的?

這其中,到底是有什麼秘密?

我回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查出爺爺的死因,之前李跡也說過,不讓我用正常的方式去查爺爺的死亡原因,是因為爺爺的死亡原因很蹊蹺.

可現在呢?棺材里面什麼都沒有,這我又能如何?

尸體都沒了,還查什麼?

我不相信是我和三叔沒有把爺爺的尸體看護好,我能相信的,就是爺爺沒死,或者說,爺爺的尸體被邪祟入侵!

看來這天兒把這一切都看著呢.

周凱和李跡出了林偊的家之後,兩人快速上了車.

李跡看著周凱:"你怎麼看這個事兒,尸體,為什麼會平白無故的消失?"

周凱一只手扶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拿著煙,周凱看起來很是煩躁:"這次,我真特麼的什麼都沒看出來!怎麼?你看出什麼了"

李跡搖搖頭:"不明白林家發生的事兒,這些事兒的起因我們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會知道過程.李跡只說了這麼多,後面的話,只能默默的在心里想.

李跡怕自己說的多了,又讓周凱愁.

周凱近期煙癮是越來越熱大了,根本沒辦法制止的那種.

兩人明明有通天的本事,可就是不能告訴一個凡人他的親人到底是怎樣死的,甚至連死的原因都不知道.

如果真的很想知道的話,其實有一個最快速,但是不太好的方法,那就是直接去地府!

去地府找閻王,這樣兒,就可以知道林老三到底有沒有死,不然的話,就像現在這樣兒,所有人都像無頭蒼蠅一樣,不知道從哪里入手.

周凱想了半天,把煙滅了,給車掛了檔,告訴李跡:"我得去地府一趟."

李跡皺皺眉,不過也沒說什麼.

可能這地府,是知道所有事情到底如何發生最快的途徑了.

現在很多事情的發生已經超出他們所有人的想象.

如果說,林老三真的死了之後,總歸是要回到地府的,這地府可是所有死人的歸屬.

周凱想著,總憑著自己的這老臉,去問問閻王,閻王無論如何也是要給自己查一下吧.

兩人到了局里之後,就收到消息通知,說是局長叫兩人開會.

兩人到了辦公室之後,一個人都沒有,周凱還沒有理解,這是咋回事兒,一個人都沒有,就只給我和李跡兩個人開會?

局長轉過身直接問兩人:"你們去哪里了?"

周凱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在這辦公室又不能抽煙,讓周凱感覺很不自在.

"沒去哪里,就出去巡查一下."

局長雙手背後,盯著兩人,周凱被局長看的更加不自在了,李跡倒是面色坦然.

"你們兩人又去蒼山村了你以為我不知道?我給你們怎麼說的,不要參與林家的事兒!你們把我的話當耳旁風?"局長一看兩人一句話都不說,更是生氣了,局長氣的氣兒都喘的費勁兒.

老頭兒老了,感覺自己沒那麼多力氣管這些年輕人了,現在說這麼多話,都感覺累.

國家算是為了整個國家的發展要用盡最後一絲勞動力.

老頭兒現在再也比不上以前的自己了.

現在說了這麼多,還不是為了他們以後能活的更好.

老頭兒感覺自己很累,自己現在這麼說兩人,這兩人還不理自己,老頭兒感覺自己收到了無視!

老頭兒狠勁兒一拍桌子:"你們兩個人,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媽的,這死桌子,拍一下,這手可真疼!

周凱先是反應過來,周凱之前一直在想著,今天晚上去一趟地府,還在各種想象地府的那些鬼會怎麼回自己.

這老頭兒說話,倒是能聽進去幾句?

不過老頭兒拍桌子的拿一下,周凱是瞬間反應過來了,連忙戳了戳旁邊兒的李跡,兩人快速的點頭.

"不是我說,李跡,你一個法醫,整天跟一個刑警跑什麼?你不應該好好研究你的尸體?"老頭兒快要被這個法醫氣炸了.

兩人都是不約而同的點頭,不過話聽進去了多少還真的不知道.

老頭兒看這兩個人真的是不想說太多了,直接就是一個最終想給這兩個人說的話,之前勸過這兩個人,這兩個也不聽,自己實在沒辦法,只能用自己的職權,讓兩人不能去插手這個案子.

"你們兩個,我給你們兩人兩個月假,休假,周凱你隊長的位置給你留著,我覺得你們兩個需要好好休息.好了,你們兩個可以出去了."

老頭兒說完之後,轉過身,不想看到這兩個人.

周凱還納悶兒了,如果說老頭兒真的不想讓他們管林家的事兒,就讓他們呆在局子里不要出去啊,這放假算什麼,完全讓他們放養?

周凱撓撓頭,覺得有點兒無奈:"那行,李局,我們走了."

周凱看了一眼李跡,頭歪了一下,示意李跡和他一起出去.

李跡出了辦公室的門兒後問周凱:"你打算什麼時候去地府?"

"今天晚上."

李跡點點頭.

如果之前沒有李發奎的提醒,我怕是打算把我爺爺的棺材一直供著.

就這樣兒,之前我明明可以想到的,為什麼這棺材沒有一絲味道?我一直用各種理由欺騙自己,誰知道,原來是尸體不在?

我之前有過懷疑,這種結果,其實,自己潛意識應該是知道的吧?

為什麼直到這種事實真正發生的時候,自己卻不相信呢?

"小偊,進來把."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我確實應該接受.

"三叔,你能不能告訴我,我之前到底在干什麼?你回來又是干什麼?爺爺的生死不知."

三叔沒說話,手里拿了一本書:"你,還是好好看看吧,祖上留下的東西不能丟,從現在開始,就和我學卜卦吧,所有的事情,到了時候,你自然會知道."

我把三叔拿給我的書往下壓了壓:"三叔,你先幫爺爺占卜,我想知道爺爺現在在哪里,死總要有尸體,活著總要有個身影兒."

三叔很無奈的點點頭,歎了一口氣.

我現在很懷疑,那天,我在雨中見到的,怕是我真正的爺爺.

在我想的時候,三叔已經拿出了銅錢,開始占卜.

良久,三叔一臉沉重的說:"這個卦象……有點兒奇怪."

"嗯?怎麼說?"

"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種卦象了,震上離下.很奇怪,是名叫噬嗑卦."三叔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疑惑,像完全不知道這卦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我挺著急的,特別想知道這卦象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說,什麼意思啊?"

"這卦象,是象征咬合,刑罰的,怎麼會出現在你爺爺的卦象之上……這……"三叔說著說著,停了下來.

三說了這麼多,我能總結出來的,就只有爺爺要被刑罰!

可是……這,受什麼刑罰?

爺爺是因為生前犯了什麼錯?可是這誰懲罰我爺爺?

難不成,我爺爺的死,就是因為受了刑罰?

可是我爺爺的尸體到底是去了哪里!

如果說我爺爺沒有完全死亡的話,李跡不可能發現不了!

上篇:第二十八章,尸體消失(二)     下篇:第三十章,我該相信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