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麻衣神相 第一百二十六章 幻覺  
   
第一百二十六章 幻覺

,最快更新麻衣神相最新章節!

她們寢室的其他人已經睡了,所以她的聲音很輕.她以為剛剛江好好沒有聽到.

江好好呆愣愣地坐到自己的床上,從懷里疊的方方正正的黃紙符拿出來給李念兒看.語氣呆呆愣愣的,好像在背課文一樣.

"之前咱們去圖書館,我把這個丟在了那里,剛剛吃過晚飯突然想起來了,就去找了找.你看,找到了."

"我知道,你剛剛走的時候和我說了呀,我是問,--怎麼這麼久?"李念兒皺了皺眉,繼續問.江好好至少走了兩個小時.她自從林偊上回出事,一直很在意身邊人的動向.她很害怕自己在乎的人再出事.而且江好好是自己位數不多還在乎的人了.

"嗯……"江好好咬著唇沉默了一會兒,她深吸了一口氣.

"其實,我在圖書館看到…"江好好額頭上滿是冷汗.

"--看到什麼?"李念兒給她倒了一杯水.

怎,怎麼回事?江好好動不了了.

"我……看,看到了有好幾排的書全亂了套,所以就整理了一下."江好好突然瞳孔縮小了一下,好半天才恢複過來,她驚魂未定地擺了擺手,有些不太自然的說道,"現在的管理員啊,真是不負責任呢,明天我要在校園論壇發個帖子,鄙視他去!"

李念兒看著江好好亂瞟的眼神.心中懷疑,但是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

她顯然不信.

"好吧,看在他很帥的份上,我就小小的鄙視一下."江好好干笑兩聲,又說.

李念兒還是看著江好好的眼睛.什麼也沒有說.江好好被看的直冒冷汗.

江好好實在忍受不了了,騰得站了起來.

"念兒,我…我去洗漱了啊."江好好避開李念兒的視線,匆匆脫下外套塞給她,落荒而逃,逃進盥洗室.

李念兒沒有說什麼,把江好好脫下來的外套掛起來.默默躺回自己的床上,拉起被子.

盥洗室很快傳來嘩啦啦的水聲,江好好在洗澡.

李念兒睡不著,聽著盥洗室的水聲,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

她覺得今晚的江好好有些異樣,卻又說不上來.

這邊,江好好沖著淋浴,時而抬頭看一看水箱,又時而抬頭看一看浴頭.

她看水箱,覺著浴頭就不是浴頭了,是人腦袋.她看浴頭,又覺得水箱里不是水了,藏了人.

可惜她的眼睛只能看向一處,水箱和浴頭不在一個方向,她不可能同時看到.

這個時候她不是不想尖叫,是怕叫出聲來會引起"它"的注意.

她又想,那個"東西"呢?那個"東西"是不是也只能看向一處?它的腦袋後面能不能長眼睛?她看到它時,它確實是緊緊注視著林偊的照片的,可是,腦袋後面的眼睛是不是早就看到了躲在桌子後面的她了?

它背對著她,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陰測測的笑?

那如果她把事情說出去,它會不會報複?它既然是郝,不對,是鬼!他是鬼!那他當然也可以輕而易舉地傻掉她!

江好好越想越害怕.她甚至覺得,那個"東西"不止腦袋後頭有眼睛.它的全身上下都長出了眼睛.那些眼睛跟著她.長在了香樟樹上,長在了石子路上,長在了白衣服的瘋女人身上,長在了寢室的牆上,長在了浴室的……

江好好倒吸了一口冷氣,警惕地環顧四周.

對,那雙惡毒的眼睛,血紅血紅的眼睛.

牆上有眼睛,浴頭上有眼睛,水箱上有眼睛,馬桶里有眼睛,被蒸汽糊了一層的鏡子里也有眼睛……

江好好身上的汗毛豎起來了,聲帶在這個時候一點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只能往外擠.

她手忙腳亂地關上淋浴,顧不上穿內衣內褲,直接裹上浴巾,把內衣睡衣什麼的抓在手里跑出盥洗室,然後重重地關上門.

她站在不遠處,又直勾勾地盯了那扇門好一會兒,確定了它不會突然打開以後,才松了一口氣,整個人也一下子癱軟了下來,江好好扶著牆慢吞吞回到自己床上.

"好好,"

江好好抬頭一看,原來是李念兒.

李念兒還沒睡,她皺了皺眉,問道.

"好好,你到底怎麼了?"

"……"江好好沒有回答她,干脆整個人悶到了被子里.

"明天再說吧,念兒,早點睡."江好好悶悶的聲音從被窩里傳了出來,李念兒看江好好不願面對的模樣,歎了聲氣,也回自己的床上去了.

好好的人,怎麼出去了一趟就變成了這樣呢?

隨著李念兒關了燈,江好好才把腦袋從被子里露了出來.眼睛中的眼淚一閃一閃的.

她很內疚,也很害怕.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和李念兒說.

太陽落下去了,再沒有升起來--第二天是個陰天.

江好好半個晚上沒有睡覺,她腦子里全是那個"東西"在圖書館的模樣.

她腦補那個"東西"腦袋後頭的眼睛看到了她,然後陰測測的笑,然後長出了好多眼睛,那些眼睛無時無刻的跟著她.她想要求助,想要和李念兒說出事情的真相.可是每次她一開口,那些眼睛就密密麻麻的湊到一起,滴溜溜的轉.

那根本就不是人的眼睛.眼球很大很黑,找不到瞳孔.沒有眼白,眼球外是紅色,不是血絲,就是全部都是紅色.一些睫毛在眼周圍亂蓬蓬的長著,像雜草.

江好好害怕那些惡心的眼睛,雖然她知道,這極有可能只是她的妄想.可是她不敢再動告訴李念兒真相的念頭.

萬一,萬一...

她在凌晨四點多才撐不住睡著.可那些腦補的畫面又出現在她的夢里.

她在夢里似乎和那些密密麻麻的眼睛斗了好幾個輩子.等她再次醒來,她大汗淋漓,筋疲力盡,眼皮沉的像是灌了鉛.精神狀態也幾乎臨近崩潰.

寢室里掩著窗簾,窗簾很厚,不透光,還是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出是個什麼時間.

江好好感覺自己的耳邊在嗡嗡響,渾身和散架了似的,一點力氣都沒有.

"嗯..."江好好撐著床頭打算坐起來,可是沒有成功.

"啊,好好,你醒了呀?"床頭處傳來李念兒的聲音,"頭暈不暈?別動了,你發燒了."

江好好眨了眨眸子,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李念兒伸手摸了摸江好好的額頭,起身給她拿了睡衣.

江好好感覺一直微涼的手放在了自己額頭上,很舒服.江好好舒了口氣.感覺很舒服.

"現在…什麼時間了?"

江好好伸手揉了揉眼睛,歪頭問道.

她一邊說著一邊在李念兒的幫助下坐了起來.可能是發燒,身體虛弱的緣故,她的身體晃了一下,險些撞到床頭.

"小心一些,已經上午十一點了."李念兒及時扶住了江好好.江好好朝李念兒虛弱的笑了笑.

上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護身符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