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麻衣神相 第一百三十一章 報告  
   
第一百三十一章 報告

周凱看著李跡突然莫名其妙的笑了,嚇得渾身一個哆嗦.咋回事兒啊,李跡咋突然小的這麼滲人?周凱咽了口唾沫,悄咪咪地往沙發里面縮了縮.

林偊一言不合就往沙發里縮還是有道理的.

周凱遲疑了半晌,伸手抓住了李跡.李跡回頭看了他一眼.

周凱沉吟道.

"李跡,我問你一件事."

李跡掙脫開周凱,伸手把剛剛放在茶幾上的表格又拿了起來.頭也不抬道.

"問吧."

周凱好像不知道該怎麼問一樣,一臉糾結地看著李跡.不過李跡頭也沒抬了一下.

周凱也一直沒有說話,李跡保持著你不說我也不說的態度繼續在表格上簽字,理都不理周凱一下.周凱的心哇涼哇涼的.

等的李跡手里的表格都下去了一大半的時候,周凱忍不住哀嚎道.

"兄弟,你都不問問我怎麼回事啊!"

李跡瞥了他一眼,冷冷地說道.

"你愛說不說,沒工夫和你鬧."

周凱看李跡這幅模樣也只能認真起來,許久之後重重地歎了聲氣.

"李跡,你認為剛剛林偊是在說謊麼?"

李跡聽了一愣,但很快就回過神來.

"你是說,剛剛你問林偊昏過去的時候,夢到了什麼,林偊說他忘記了的這件事?"

周凱點了點頭,沉默地看著李跡,等待著他的下文.在這個時候能得到李跡的判斷可是珍寶啊.

李跡摸著下巴沉思了半晌,回答道.

"說實話,我也不大能看得出來.他當時的神色就算有恍惚有不對勁,那也可以說是昏過去的時候的後遺症,或者是一想做了什麼夢就頭疼的理由.基本上是天衣無縫,我們找不出話來反駁."

周凱聽了歎了聲氣,點了點頭.

"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我覺得他應該不會騙我們.可他萬一不說實話的話,這下就難辦了."周凱加重了萬一兩個字.

李跡遲疑了一下,問道.

"他如果做了夢,是和種鬼這件事有關系麼?"

周凱冷哼了一聲.

"有關系?關系可大了!"

李跡挑了挑眉,等著周凱的下文.周凱歎了聲氣,回答道.

"這個夢,極有可能是林偊的心魔.有一部分鬼種,他們會引發宿主內心的心魔來幫助它破殼而出,腦殼.不過也只是一部分鬼種會這麼做而已."

李跡一驚,表面依舊不動聲色.他環顧了一下四周問道.

"那你剛剛怎麼不說?就算林偊撒了謊,你把這件事說出來,林偊說不定會告訴你的."

周凱搖了搖頭,歎了聲氣.

"不能說.那林偊腦袋里的鬼種也能聽到,這樣會讓它暴躁起來.咱們兩個好不容易才壓制住的."

李跡皺起了眉頭,問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那你剛剛把怎麼去除鬼種的消息告訴林偊了?這樣鬼種不就聽到了嗎?按理來說鬼種和種鬼之人相連,那鬼種聽到的事種鬼之人也肯定聽得到不是?不怕那個郝宥就這樣跑了嗎?"

周凱意外地看了李跡一眼.很少聽李跡說這麼多話了.李跡也意識到了自己問的太急促,輕聲咳嗽了一聲.

周凱也不在故意找李跡的茬,說道.

"因為那個東西既然用了種鬼的辦法,就說明他是懂點這些東西的,但是手法又不熟練,要不然我們兩個根本察覺不到.所以極有可能是在他生前去哪里求來的歪門邪道而已."

李跡點了點頭,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眉頭微微皺起.

周凱頓了頓,繼續說了下去.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死,但在昨天林偊的三叔簡單的描述里我大概明白了那個郝宥很著急,還在找我們,甚至還上了樓."

等等,找我們?上了樓了?

李跡皺起了眉頭.

"和林偊有仇,甚至要種鬼的人,為什麼會知道我們?"

周凱聳了聳肩,對這件事好像不怎麼在意的樣子.

"有誰告訴他了吧.或者說是他之前就打聽過,要不然沒理由進來警局,在第一時間就會被發現?都有可能."

李跡的眉頭一直皺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周凱伸手拍了拍李跡的肩膀,繼續說道.

"時間不長,而且他很著急的樣子.初步推斷他可能不能存在,或者說是出來的時間太長."

李跡點了點頭.

周凱沉重地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那符合條件的鬼只有一種,因為自殺而死的."

就從佛經來說,佛經在戒律上講明了不可以自殺,自殺的靈魂連閻王也不要,因為在他的簿子上沒有登記,時間還沒到你就作了逃兵.既然地下不要,天上也不收,人間又回不來,所以據說是很可憐的,比一般作鬼的還慘.

而且他們會在自殺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當時的情境.

這個李跡自然是知道的.

周凱深吸了一口氣,回答道.

"所以就算這個鬼種告訴了他這件事,他也沒地方能躲.不過,這也只是我的推斷而已."

李跡挑了挑眉頭,笑了笑.

"那你這是肯定林偊在撒謊了吧?別否認,你的語氣哪里都向我透露了這一點."

周凱沉默了半晌,臉上也沒有帶笑,只是感歎道.

??"不愧是李跡啊,猜的真准."

李跡直接問道.

"那你是怎麼知道林偊做夢了?你剛剛也說了,只有一部分的鬼種有這個能力而已."

周凱輕笑了一聲,伸手托住了下巴.

"因為他一醒來的時候,下意識地說了一句.別走."

李跡恍然大悟,伸手戳了戳周凱.

"怪不得你突然抱住了林偊,是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件事?林偊被你這麼一嚇,自然也就忘記了告訴他三叔什麼的.畢竟他好像除了他三叔以外,對我們也不是那麼的信任吧."

周凱遲疑了半晌,既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

"也不能這麼說吧……"周凱的語氣有些複雜,"他當時的表情太讓人心疼了,我也是情不自禁地就去抱了他."

李跡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周凱哼哼了兩聲.

"哎呀你別這麼看我,人家容易羞羞的啦你不知道麼."

周凱在李跡鄙夷的目光中繼續給他推斷道.

"關于這件事,我也只是現在才告訴你而已.對吧?"

上篇:第一百三十章 真相     下篇:第一百三十二章 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