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麻衣神相 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村  
   
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村

這個時候,我已經買好了回村里的長途汽車票,在候車室冰冷的長椅上坐著等著.我低頭看了一眼手表,現在已經是八點多了.

雖然鎮子不大,但要回村里,也得有一個半小時左右.回去的人也不多,算上我,也就那麼兩三個還在這候車室里坐著.

????其實今天要去村子里的人也算多了,有時候這地方一個人都沒有呢.

這個時候的早上,也還挺冷的.我裹緊了自己的外套,大大地打了個哈欠.

離發車還有四十多分鍾,還早著呢.

從村里到城里,一趟車得隔著個四五個小時,一天大概是個三趟車.畢竟也不是經常有人來,經常有人出去的,車少點剛剛好.在我印象里,這車從來沒有人滿過,甚至有時候三趟車都不見得有一個人.司機們也是為了工資到了時間點就溜一趟而已.

一般村里人出去,總是要蹭個車,比如誰家要上城啦,能帶著走一程之類的.我在以前放假回村里的時候,也會偶爾這樣走上一趟.和李念兒一起...

以前在村里的記憶還算美好,我現在想著也能笑出聲來.

不過笑的聲音有點大,我趕緊捂住了嘴.感覺別人責備的目光已經看過來了,我不好意思地抬頭一看,一個看我的人都沒有.

????嗯?這是怎麼回事?可能大家戴著耳機或者不在乎這些吧?我心里寬慰著自己,這樣就又放下了心來.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自從知道自己的腦子里被種鬼了之後,我對自己的這顆腦袋感情就變得複雜起來什麼感情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複雜的很,總想摸一摸.

這樣想著,我又伸手摸了兩把.

我吧咋了吧咂嘴,頭發有點油了,是時候該洗洗了.

三叔說他明天才回來,我今天應該就能把事情辦妥,那我今天晚上去哪里住去?這下我又犯了難.

咋的,再回去找周凱李跡去?也不是不可以,而且還更安全點.或者說是干脆就在村里住一晚上?

我有點犯愁,伸手摸了摸下巴.這才發現自己下巴上也長胡茬了,怪紮手的.

村里的老屋里估計是洗不了澡了,說不准我還得去周凱和李跡那兒洗澡去.

那就看自己能不能趕得上最後一趟車吧.說起來,最後一趟車是幾點來著?

我站起身來向候車室外面走去,我記得外面有一塊發車時間表的板子,不過剛剛進來的時候我沒仔細看.

我果然在門口找到了那塊寫著發車時間表的木板,不過因為年代久遠,也沒有人來維修重新上漆,大部分字已經看不清楚了.

我皺了皺眉,湊近木板仔細去看.可依舊什麼都看不到,只有最上面是哪里到哪里的車輛信息寫的最清楚.可是對我來說沒什麼用.

真麻煩啊...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等會兒去問問司機吧.他應該知道.這樣想著,我又坐回了長椅上等著發車.

我又低頭看了一眼手表,距離發車還有二十多分鍾.

我又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心想著時間還足夠,不如小眯會兒.我靠著椅背打算打個小盹,我這個人睡覺不是很重,只要有人從我身邊走過我肯定會醒的.我坐在了離候車室的門最近的位置,他們如果要上車的話肯定會經過我的.

這樣就萬無一失了.我放心地進入了淺眠中.

我又做夢了.

夢里我依舊睜不開眼睛,也說不了話.一個人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中.我這回也習慣了,就這樣在自己的夢里躺著.

反正最後總要醒來的.

還有,那個女人還在不在了呢?在夢里去想一件事好像很艱難,我的大腦的運轉速度變慢了許多.我努力地想了半天,也只記得那個女人的聲音很好聽.

你在嗎?

我嘗試著在心底呼喚她,意料之中的,沒有人答應.

好吧,這樣沒用.說不定是因為她已經不在這里了.

說起來,她到底是誰?我腦子里的鬼種麼?我陷入了疑惑中,可是在夢里的我顯然不打算去深究,只是過了一會兒就拋之腦後了.

夢醒之後,就算夢的內容怎麼樣讓人不舍,人都會迅速的忘記,只記得那是一個頗為美好的夢境.

我也是,只是過了幾個小時而已,我已經把那個夢忘了大半了.

但是我想,只有那個女人悲傷的呼喊,我不會忘記.會記很久很久.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那個聲音總有一種熟悉感.聽起來也讓我很安心.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依舊在無窮無盡的黑暗里漂泊著.當然,我在夢里是不知道自己在做夢的,只是覺得自己生來就屬于這里,從出現到現在一步也沒有離開過.用個很奇怪的比喻,這里就像母親的子宮一樣.

絲毫沒有預兆的,那個輕柔的女聲又出現了.我感覺我的小拇指輕輕動彈了一下.

"小偊."

我知道她在叫我,因為這個地方沒有別人了.我很高興,她又出現了.

嗯.

我在心底默默地回答她.

不過很可惜,她聽不到我的聲音.如果她能聽到的話,一定會很高興的.

那個縹緲的女聲忽近忽遠,有時候感覺他在我身邊,有時候感覺她離我很遠很遠,好像來自另一個時空一樣.

不是這樣的麼?

"小偊,你要是別去就好啦."那個女聲又悲傷了起來,明明剛才還很溫柔的,像羽毛一樣.

我不是說了麼,我哪里也不去呀.

真的.

我在心底這樣說道.可是她一句也聽不見.

我覺得這次,她就是對我說的.之前她好像是對另外的我說話,這回不是.

你是誰啊?

沒有人能回答我放在心底的問題,但我非要問出來.這樣會讓我心里好受很多.

她的意思是我以後有可能去一個很危險很危險的地方嗎?這不像我會做的事呀,是真的嗎?

是不是哪里搞錯了?

我疑惑地想到.

那個女聲對我毫無反應的態度有些不滿意,又說道.

"知道了嗎?"

知道啦,我回答不了你呀.對不起.

好像在夢里,因為那個女人的聲音實在是太輕,太柔了.連帶著我也變得輕柔起來.

在這之後,她又沉寂下去了.我的睡意也好像巨浪一樣洶湧來襲.

我好困,先睡了.我打算完全閉上雙眼,把自己整個人都扔進黑暗里去.

她好像知道我困了,著急起來.

"誒,你先別睡."

我被嚇了一跳.

誒,原來你還在啊.我趕緊強行打起精神來.我很願意和她多說會兒話,總比在這個地方一直睡覺比較好.

她笑了笑,笑聲很可愛.我現在腦子是轉的越來越慢了,實在找不到什麼形容詞去誇她有多可愛了.

"小偊,這是我們在夢里的最後一次見面了吧."

最後一次?為什麼?

她苦惱地聲音傳來.

"不,也不算最後一次見面,畢竟我們兩個到現在連面都沒見過."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是最後一次?我焦急起來.

她依舊自顧自地說著,語氣也變得傷感起來,好像是因為離別而傷感.我心里也很難過,有點透不上氣來.

"不過你放心,在以後,我們還是有機會見面的."

我的情緒漸漸恢複平靜,得到了這個消息對我來說現在比什麼都好的多.

只要還有以後,就可以見面了嗎.

上篇:第一百三十二章 謊言     下篇: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