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麻衣神相 第二百四十九章 查找  
   
第二百四十九章 查找

李跡不一會就把蘋果吃完了.

吃完蘋果的李跡轉身,拿起來我放在床頭櫃上的水杯.旁邊的周凱見狀將水杯搶了下來.

李跡見狀十分不解,"你搶水杯干啥,我剛從外面回來,喝口水都不行了麼.你們這麼壓榨我的麼?"

李跡說著就像是要哭了一樣,向我撲過來.還好周凱眼疾手快,要不然一李跡那個力度我還得再進一遍手術室.

周凱攔住後,臉色難看的看著李跡,"你不知道他身上有傷麼?你這麼撲過去,他不得進手術室啊."

李跡撇撇嘴,"我也沒想真撲過去啊."

我看到他這個樣子已經見怪不怪了.

周凱見李跡這個德行,也沒有再管他,轉身將杯子放下,到一邊拿了一次性的紙杯給他倒了一杯水.

李跡接過熱水,就翹著二郎腿坐在一旁的病床上.

他手捧著水杯盯著我,說道:"你怎麼樣?什麼時候能出院啊?"

"沒什麼大礙,過幾天就能出院."

李跡喝完了水,隨手將杯子扔到了垃圾桶里.他兩只手疊放再腦後,仰面躺在病床上.

我看著他的樣子,感覺十分疲憊,于是開口問道:"你去干什麼了?怎麼感覺這麼累?"

他歎了口氣,說到:"還不是因為你.我原先在現場勘查,一聽到你出事了,連忙跑了過來."

說著,他調整了一下姿勢,繼續說到:"不過你也是,明明可以等周凱來了在進去,為什麼要以身犯險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一瞬間李跡就好像開啟了老媽子模式一樣開始訓斥我.

我依靠在床上,看著李跡鯉魚打挺的彈了起來,站在一邊生龍活虎的訓斥我.我看著他的模樣一直在笑,一旁的周凱看著李跡露出頭疼的表情.

李跡站在一邊訓斥了很久,終于似是口干舌燥一般,停了下來.

周凱在一旁適時地遞上了一杯水.李跡接了過來,仰頭灌了下去,喝完之後,看也不看就將水杯丟到了垃圾桶里.

他看到我在笑,便又坐了回去,伸手順了順頭發.

"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很煩啊?"

"沒有,我覺得你很好."說著我還笑笑.

李跡聽到後撓了撓頭發,"對了,你們調查的怎麼樣了?"

周凱在一旁歎了口氣,"沒有什麼進展.我們將澡堂里里外外都檢查了一遍,也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我也沒有.對了,周凱,你把那個圖案給他看看.看看他知不知道."

周凱聽到後,便從口袋里將那張紙拿了出來.李跡則在一旁好奇的探頭看著.

等周凱把紙攤開後,李跡一把拿過了紙,放在眼前認真的看了一會,邊探頭問我:"你確定那個圖案真的原本就長這個樣子麼?"

我心虛的回答道:"大體就是這個樣子,我覺得沒什麼不一樣."

"我還不知道你的繪畫水平嗎?這覺得和原來的樣子有很大差距."說著就將手里的紙甩了甩.

"哪那麼多廢話,你到底看沒看過啊."我氣急敗壞的喊道.

"沒有.但是我可以幫你重新畫一遍.你跟我講講,我幫你再畫一遍."李跡說著就拿出了紙和筆,便准備開始畫.

于是我在一旁將圖案描述了一邊.

李跡畫了一會便畫完了.他將紙遞給我."吶,你看看是不是這樣的."

我接過之後,發現幾乎和我看到的圖案一模一樣.我不得不佩服李跡的繪畫能力.

李跡看到我的樣子就在一旁嘚瑟,"看吧,我畫的不錯吧.比你那好多了吧."

就在他准備繼續嘚瑟的時候,門被人打開了.

錢湧帶著一隊警察走了進來.他們一行人的神色十分的凝重,同時還帶有濃濃的憤怒和哀傷.他們一進來,整個病房里都彌漫著那種氣息.

李跡這個時候也收起了嬉皮笑臉的態度.我們看到他們瞬間便明白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們一進來就找到周凱.為首的人神色凝重的說到:"老太太丈夫的尸體發現了.在鍋爐下面的下水道里.現在法醫正在驗尸.尸檢報告應該還得一會."

果然我的猜想沒有錯.他們兩人伉儷情深怎麼可能會殺死對方呢.但是我又有了疑惑,一對老夫妻,平日里沒有什麼仇人,也不富有,那麼凶手的作案動機是什麼?這又和那詭異的澡堂又什麼關聯?

緊接著他又說到:"老人的死狀有點難看."

說著就將現場拍攝的照片遞給周凱.周凱接了過去,越看什麼越凝重.他將照片看完後,轉手便遞給了我.

我聽到他說死狀難看的時候,就感覺到難受,同時周凱的表情也告訴我,那死狀可能不是一般的難看.我忐忑地接過照片仔細的看了起來.

當我看到第一張照片的時候十分的震驚以及憤怒.

只見照片上是那位老先生.照片只能看到他的背面.他以一種蜷縮的姿勢趴在那里.下一張照片則是他們將老人抬出來的時候拍的.

他們將老人放在地上.老人的四肢被捆綁在一起,老人的頭上貼著一張極大的黃紙,那紙將老人的整張臉遮蓋了起來.同時在紙上大約在眼睛和嘴巴的位置有大片的血跡.

再下一張則是法醫將捆綁在老人四肢上的繩子解開.那繩子是紅色繩子,顏色十分的妖豔.

由于老人死後時間過久,老人的四肢已經僵硬,同時現場不具備解刨的條件,于是老人的尸體被運回了警局進行尸檢.

最後的一張圖片則是法醫將老人頭上的黃紙揭開之後的照片.只見照片上,老人的雙眼部位是兩個血洞,空洞洞看著我們.嘴巴則大張著,他的舌頭不見了.

老人滿臉都是血跡,看樣子眼睛和舌頭是在他活著的時候被破壞掉的.

我看完這幾張圖片便感覺到了無比的憤怒.

凶手簡直是喪心病狂,他竟然這麼折磨一個老人,將其殘忍的殺害.

我詢問為首的那人,尸檢的報告什麼時候能過出來.

上篇:第二百四十八章 經曆     下篇:第二百五十章 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