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麻衣神相 第二百六十章 女孩  
   
第二百六十章 女孩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除了吃飯,睡覺,上廁所等日常必須活動外,我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與黑骨扇子作伴.單人病房里除了病床,便空余著四面白牆,空落落了無生氣.

練習累了休息的時候,一抬頭就是那白牆.我盯牆盯得久了,便時常生出幻覺來,心里總覺得毛毛的.醫館屬聚陰之地.我的耳邊常有重病者痛苦的呻吟,或是逝者家屬無盡的嚎哭.果真像半個地府.我一邊感歎著,一邊默默為逝者祈福.大概只有經曆過生離死別,才知道活著是有多麼重要吧.

周凱李跡他們在閑暇時間也會提著些補品來看我.大概是看到我總是一臉沉重悶悶不樂,他倆嚇的夠嗆,把錢湧拽出去,在門外嘰嘰喳喳的討論了半天也沒得出個結果,便以為是我心里落下了病根每次來探病,只字不提工作上的事情,只變著法與我扯些江湖八卦,給我解悶.

我對他倆的行為簡直哭笑不得,一直解釋說自己只是在醫院呆久了,對一些事情也看得開了不少,心理好得很,身體也沒問題.他們兩個狐疑的盯著我從頭到腳來回看了好幾遍,還是不敢相信我,仍是高度戒備的模樣.我實在拿他倆沒轍,只得笑笑,任他們去了.

沒了那沉悶敲擊聲的影響,我便每晚放心大膽的睡覺,睡眠質量好了很多,身體和精神都慢慢恢複了過來,對黑骨扇子的操縱也越來越得心應手.這天,來查房的幾個醫生看完我的身體複查報告,小聲議論了一會,便面帶微笑的抬起頭通知我說,傷口恢複的不錯,就快能拆線了,大概只要一個星期,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我可以出院了!真是喜大普奔!我欣喜若狂,顫抖著起身就想去握醫生的手.眼眶一酸,差不點就要落下淚來.查房的幾個醫生僵硬的站在原地,充滿同情地看著我.我忙收回了手,訕笑了兩聲,把醫生們送了出去.

能夠出院的消息讓我心情舒暢,臉上的沉重也一掃而空.我興奮地跳下了床,扇子也不練了,在屋里來回踱步,迫不及待地計劃起出院後的行動.錢湧來給我送飯的時候,見我滿面春光,和之前判若兩人,以為我是前一晚干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一直有意無意地調侃我.

也就是今天我心情好,不想跟他計較.要在往日,我不跟他吵到他道歉為止.我狼吞虎咽地扒完了午飯,嘴一抹翻身下床,扔了錢湧一個人在病房發愣,哼著小曲就去外面走廊里溜圈去了.

幾圈走下來,和住院時認識的病友們一一打過了招呼,飯也消下去了不少.我走著走著,覺得有些累了,打算走完剩下的小半圈便回房間去.就在我最後路過隔壁病房,手搭上了自己房間把手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了之前聽到的那古怪的敲擊牆面的聲音.

我下意識地偏頭往隔壁房間的門看去.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卻發現,自己隔壁病房本該緊閉的門,竟是半掩著的!

我以為自己在房間里呆久了腦力下降,出現了幻覺,使勁揉了揉眼睛便再一次凝神看去.這次我可以肯定,那隔壁病房門,至少我住院期間從未開過,現在,確確實實開了一道微小的縫隙!

我愣在了房門前,一時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就在這時,我房間的門開了.錢湧大概是想去廁所,沒想到一開門就是我傻呆呆的在門前站著,一手還維持著想開門的姿勢前伸著.

錢湧見我一副癡癡傻傻的樣子,輕輕咳了一聲,怪腔怪調地說:"內啥,小偊啊,又見著啥花姑娘了,還能比你家念兒好看啊?看把你勾的,一副失魂落魄樣,小心身體啊."我氣不打一出來,惡狠狠給了他一腳,把他拽了出去,確定他捂著屁股去了廁所,才又罵罵咧咧地回到了隔壁房門前.

一直緊閉的門竟然開了!這其中一定有問題!我對之前發生過的事情十分在意,又忍不住心下洶湧的好奇,確定四周沒有人後,我便躡手躡腳走到隔壁門前,輕輕順著門縫的空隙往里看去.

隔壁房間的擺設與我的房間如出一轍,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四下不知何時安靜了下來,我屏住了呼吸.一片寂靜當中我清楚地看到,有一個瘦弱的小女孩,孤零零地一個人坐在那潔白的病床上.

小女孩垂著頭,兩邊過長的頭發輕輕垂下來,擋住了小小的臉.我看不清楚她臉上的表情,便打量起她的全身.小女孩身體蜷縮著,雙手抱膝,關節處骨架突出,似是因為久病而營養不良,風一吹便倒的樣子.她身上過大的病號服拖到床上,顯得身體更加瘦小,與那寬大的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被眼前看到的一幕震驚的說不出話.之前還以為里面是什麼怪物,早已打定了主意在里面的東西暴走前好壓制住.但萬萬沒想到,門內竟是這樣一副淒慘的場景.之在腦海里想象出的種種場面,如今竟一個都對不上,取而代之的是滿腹疑惑.

這是誰家的孩子?這麼小孩子竟沒人照顧?父母都不在?讓小孩子一個人住院?看小女孩的樣子,好像已經很久沒人管了.她安靜地蜷縮在那里,一動不動,就像童話故事里的睡美人,靜止在時間里了一樣.

我雖然好奇,但也不是愛多管閑事的人.小女孩雖然十分可憐,但現下自身難保,我可不想再多蹚這趟渾水.我又仔細地打量了那女孩兩眼,心下十分不忍,暗暗說了句抱歉,就輕輕地轉身走回了房間.

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放下戒心,轉身走了以後,那個小女孩竟然有了動靜.她慢慢地抬起了頭,露出一張毫無血色的小臉,陰沉沉看著我遠去的背影,咧開沒有幾顆牙齒的嘴,嘴角慢慢彎起一個弧度,笑了.

上篇:第二百五十九章 任重道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