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第二章

到現在都沒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李強在錦江飯店的客房里,看著鏡子里的人,摸摸自己的臉,心想:「這下沒有人會認識我了,想不到我也可以變得如此好看。唉,變得好看了又有什麼用,家沒有了,朋友沒有了,公司也沒有了,現在真是一無所有。」

現在的李強足有一百八十公分,寬肩細腰,膚色有若嬰兒般白膩細嫩,淡淡的紅暈在皮膚內流轉,感覺渾身的肌肉蘊含著爆炸的力量,細長的雙目射出懾人的精光,臉上的線條有若刀削斧劈般剛勁有力,說不上俊美,但是陽剛氣十足,找不出一點李強的原貌。最讓李強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在鏡中的形象竟然象十八、九歲的大男孩,只有眼神還保留了原來的成熟感。

傅山告訴李強再過二十天就要離開地球,這段時間他要去辦事,到時候來接他。

李強很滿意現在的形象,感覺很爽,這下可以一切從頭開始了。

洗完澡穿上衣服,李強離開飯店。

李強辦的第一件事是先到一家倉庫租了一間房。他尋思既然要離開地球,短時間里就可能回不來了,不如這幾天多買一些東西,也許以後用得上,而且手鐲里的現金如果不用,離開地球後就只是一堆廢紙了。

「你好,有什麼好酒?」在一家煙酒專賣店,李強笑眯眯對漂亮的店員小姐問道。

一向口齒伶俐的店員小姐抬頭看見李強,竟然啞口無語,心頭有如鹿撞,一絲紅暈爬上臉來,心想:「帥!這個男孩真是帥呆了!我的男朋友和他可沒得比。」

「嘻嘻」,對面櫃台的兩個同樣年輕的女店員,咬著耳朵在小聲嘀咕,不時發出曖昧的笑聲。

「你……你好,你說……什麼……噢,對不起,你要買什麼?」漂亮的女店員臉更紅了。

「呵呵」,李強輕輕地笑了,他很喜歡現在的感覺,說道:「我想買點好酒,能介紹一下嗎?」

接下來的事,讓這位女店員目瞪口呆,這個帥的讓人無法相信的男孩,一口氣將店里幾乎所有的名牌酒全部買走,放下厚厚幾遝鈔票後,吩咐雇來的小工運走,然後瀟灑地向她揮手拜拜,飄然走向下一家商場。直到很久後,這個漂亮的女店員還記著那個帥氣而多金的男孩,幻想著如果他是我的男朋友該多好啊。

購物行動一直持續到晚上,李強終於停止了瘋狂大采購。先回到租來的倉庫里,將東西全部放進儲物手鐲里,回到飯店已經是夜里十一點多了。

「明天還去買」,坐在床上的李強完全無法入睡,心里的傷痛似乎要在瘋狂的購物中才能稍稍地平靜下來。幼時的貧苦和後來在商場上的打拚有若電影般一幕幕地在腦海里閃現,李強一夜無眠。

連續十九天的超級瘋狂大采購,直到把手鐲里存放的現金基本花光,才算停止下來。商人出生的李強習慣性地估算這次花費,吃驚地發現,在十九天里,他消費了900多萬元人民幣,折合100多萬美金。手鐲里的空間已經裝的半滿了,從衣服到鞋子、書籍到紙張、大米到食鹽,只要市場上能看到的全買來了,還買了許多藥物和一些小型的醫療器具。

在第二十天的下午,傅山准時出現在李強的面前。

火星是我們地球的近鄰,它的直徑為4200英里,約是地球的1/2,質量為地球的0.11倍。火星外面包有一層不太厚的大氣。火星是顆神秘的「紅星」。

火星上有三種絕然不同的地形。其一是環形山,這是一種月亮型的地形。其二是混沌未辟的地形,是由於大面積的沉陷而形成的,沉陷區的最寬處達60英里。火星表面的第三種地形是普通平原,根本看不到山丘、嶺脊以及環形山,它好像是由沙土或塵埃鋪成的一塊遼闊的荒野。

傅山和李強就站在第二種地形里。巨大的沉陷區。

由於地球幾乎已經被修真界遺忘,地球上的傳送陣早在百年前就廢棄消失了,只有像傅山那樣從地球出來的人,才會不惜花費大量的能量仙石,回到故鄉。如果本身不是修真高手,就是想回去也是辦不到的。

傅山盤腿坐在地上。從地球到火星的瞬移,花去了他五塊頂級的碧潮石和自身太多的能量。他揮手將「五色焰羅罩」揚起,先護起兩人,然後立即開始打坐,一手一個能量石專心地開始恢複。

李強到現在還是暈頭轉向,他怎麼都不相信,僅靠人力居然可以從地球跑到火星,想想也太匪夷所思。迫於無奈而離開地球,家人朋友再也見不到了,想到這些,心里那份失落便一起湧了上來。

無論如何,待修真有成後一定要再回地球。決心一下,心情也就平靜了不少,李強這才仔細觀察周圍。暗紅色高聳入天的絕壁,死一樣沉寂的天空,四周寂靜的可怕,五彩流動的半圓罩在他和傅山的身邊,象一頂巨型帳篷。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李強明白這寶貝一定是起保護作用的。

李強在百無聊賴中發現一件奇妙的事情,自己竟然可以不用呼吸而沒有任何不適。李強看看盤腿坐著的傅山,知道他一時半會兒不會醒來,便也盤腿坐在他身邊,心里盤算著,自從被紫炎心改造後,還不知道自己體內到底有什麼變化,正好有時間試試看。

坐下盤好腿後,李強傻了眼,他完全不知道從何入手。「嗯,對了,以前看過武俠小說,好像要氣沉丹田什麼的,試試看。」

「咦,沒感覺,祖爺爺的煩惱!!!我就不信搞不出來!」李強發起狠來。

屏住呼吸閉上眼睛靜下心,過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就在李強快要絕望的時候,「轟」地一下,李強感覺身體像被炸開了。雖然閉著雙眼,卻清楚的看到體內一團紫色的火焰膨脹開來,李強明白這是「紫炎心」動了。

這一動非同小可,如同在水中投了塊巨石,層層漣漪散了開去。現在的「紫炎心」就像水面,李強的憋氣靜心就如同巨石砸入水里,「紫炎心」龐大的能量被啟動了。

從李強身上開始散發出耀眼的紫色光芒,這光是如此明亮,四周的景物都亮了起來。李強是有苦自家知,「紫炎心」一啟動他就後悔了,因為他完全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辦,心想:「這下可真是祖爺爺的煩惱啦,傅大哥不知道什麼時間醒,這可怎麼辦啊?」

「紫炎心」的能量越發膨脹開來,李強再也坐不住了,從地上「噌」地竄了出去,猶如出鏜的炮彈,穿出防護的「五色焰羅罩」砸向不遠處的絕壁。看著撲面而來的絕壁,李強驚恐地大叫:「哇……山倒啦!救命啊……」

「蹦……轟隆隆……」

還真給他說對了,絕壁被撞塌了一大塊,巨大的石塊從絕壁上墜落而下,在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挾裹著無數塵土撲向下方的「五色焰羅罩」。

深深嵌在絕壁上的李強驚得魂飛魄散,狂喊:「傅大哥,快躲啊……咦,我怎麼還活著?」眼睜睜看著石塊砸在「五色焰羅罩」上,五彩的光芒突然快速轉動起來,喧囂飛舞的塵埃也遮不住這耀眼的光芒。漸漸地一切平靜下來,李強發現墜落的石塊竟然整齊的圍著「五色焰羅罩」,根本就沒能砸進去。

「寶貝,真是好寶貝,媽呀……這麼高我怎麼下去啊!」李強嵌在絕壁上離地足有70多米高,渾身冒著紫色的光,遠看就像絕壁上掛著一盞燈。幸好這是在火星,如果在地球就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驚人效果了。

「哢……哢……哢……」隨著「紫炎心」能量的繼續發散,李強身周的岩石開始一塊塊地碎落。「不好玩,不好玩,幫幫忙……拜托別碎了,咦呀……哇……不玩啦……救命啊……!」

「轟……」驚天動地!

李強呈大字形深深地砸進地下足有半米多,半晌才苦著臉爬起身,「呸……呸……」吐出滿嘴的泥沙,狠狠一拳砸在身邊的巨石上,發泄心中的不滿。

「轟……」又一聲巨響,巨石就像被炸藥引爆,碎石四濺。「靠,什麼東西啊……這玩意也炸啊!」

李強傻愣愣的站在地上:「傅大哥,你是不是把我變成怪物啦,我快被玩死啦。」動輒得咎的處境嚇得李強再也不敢亂動,他躡手躡腳地想走進「五色焰羅罩」。

「嗯,怎麼進不去?傅大哥開門啊!」李強被「五色焰羅罩」擋在外面,任他如何努力也跨不進去半步。李強整個人就趴在「五色焰羅罩」上,可憐巴巴地看著罩里的傅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傅山慢慢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裸體小夥兒,冒著紫焰的身子貼在護罩上,眼巴巴地看著自己,下身的玩意兒吊兒郎當的晃著。只聽他喊著:「謝天謝地!傅大哥,開門啊!」

傅山嚇了一跳,這不是李強嘛?一揮手收回「五色焰羅罩」。李強突然失去支撐,「撲通」一聲跌在地上。看著李強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傅山忍不住大笑特笑起來:「哈哈……哈哈……老弟……哈哈,這兒雖然沒外人,也不用那麼誇張吧……哈哈哈!」

心神一松,李強立即發現自己竟然光著身體,原來在「紫炎心」啟動後,所有的衣物都化為灰燼。剛從手鐲里取出一件衣服,還沒打開包裝,「噗」,淡淡的青煙中衣服又化為了灰燼。李強傻眼了。

傅山忍住笑說道:「老弟,地球上帶來的東西現在可沒法用,你那‘紫炎心‘發出的真火,要是沒法控制,那就會有什麼燒什麼。」李強雙手交叉捂著下身的玩意兒,哭喪著臉說:「要不是我對現在的形象比較有信心,還真讓人沒法活了,就這樣我也見不得人啊。」哀怨的神態讓傅山又是一陣狂笑,真沒想到這次找的小弟竟然是這樣一個活寶。

「別急,老弟,你現在的狀況可是讓我也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就到了‘靈寂期‘,我也算大開眼界啦。要到這個階段一般的修真者必須花上幾十年時間,嘿,你可是真厲害,才幾天就到了,讓人羨慕啊。」李強聽他誇獎忍不住挺了挺胸膛,忽然覺得不對,急忙彎腰繼續捂著他的寶貝,一臉尷尬地叫道:「大哥啊,我不管什麼靈寂不靈寂的,快點想想辦法,別讓小弟光溜溜的啦。」

「呵呵,原來准備讓你在靈寂期前自己煉甲穿,現在可是不行了。算了,送你一套我煉好的甲胄,不過以後你還是要自己學會煉甲的。」傅山走近李強,手中現出一套銀色的鎧甲,揚手間銀色鎧甲猶如活的一樣,自動附到李強身上。

鎧甲剛穿好,紫焰便開始燒灼,銀白色的鎧甲流光異彩,紫焰在甲面上如流水般蕩漾,慢慢地紫焰隱進鎧甲里,銀白色的甲面里流轉著紫色的火焰煞是好看。鎧甲穿上身李強竟然沒覺得有重量,只是覺得渾身涼颼颼的,舒適極了。

李強倒是見怪不怪了,又得了一件寶貝。仔細觀察身上的鎧甲,李強覺得真是無話可說,簡直是一件極致的藝術品。他指著身上的鎧甲問道:「這件寶甲叫什麼名字,真是漂亮啊,噢,不好……」李強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我怎麼才能脫下來?」

「嘿嘿」,傅山有點壞壞的笑;「這件寶甲名字叫‘滿天星‘,是件極品內甲,一但上身永不脫落。不過靈寂期結束,元嬰初結時寶甲便會附在元嬰身上,外面就看不到了,那時你就要煉制第二件鎧甲,那才是真正的戰凱甲,可以穿脫的。」

「啊,不能脫,那我……我怎麼見人,不會讓我穿著閃閃發光的鎧甲上大街吧,我……我……」李強有點著急了。「別擔心,在我們那兒是很平常的事,沒人會笑話的。」傅山安慰道。

「送你這個‘玉瞳簡‘,你通過它可以學習了解一切,只要把你的能量輸一點進去就行,你可以試試。」傅山取出一塊香煙盒大小的黑玉,遞給李強。

李強一試可樂壞了,原來這是塊記憶石,里面記載了大量的物品制造方法、修真方法、陣法等等,簡直就像是一台資料豐富的電腦。

「我們該走了,這兒到傳送地點有點路途,走過去吧。」

李強好奇地問道:「傅大哥,封緣星的科技是不是很發達,和地球比哪個厲害?」

傅山笑道:「這個不好比,是不同類型的科技,有些東西是你們那里無法理解的,不過各有所長。這次我回地球,確實是大開眼界,和以前相比天差地別了。你去封緣星後,再慢慢學習新的知識吧。」

李強十分興奮,又道:「是不是有很多星球可以去?好玩嗎?」

「是有很多星球可以去,不過要用掉許多仙石,還要有現成的傳送陣才行,好不好玩,你去了就知道了。」

「以後我還能回地球嗎?」

「可以,不過你要修真到‘合體期‘才有這個能力回去,地球的古傳送陣早已湮滅了,回地球,完全要靠自己的修真水平。」

李強還不明白合體期對修真者意味著什麼,那是要花無數的歲月來修煉的。他以為很快就可以回去的,如果傅山再解釋的清楚一點,他可就要瘋了,傅山花費了整整七百多年的時間,才有能力重返地球,李強會花多少時間呢?

不一會便來到傳送點,令李強吃驚的是,傳送點竟然是用大塊的能量石拼出來的,有點像八卦圖。傅山笑道:「我第一次也是從這里到封緣星的,不過這兒已經被遺棄了很多年,只有很少的修真者還記得它,要不是你的修為太低,我也不會想起從這里走。」語氣里透著感慨。

「好,你先站在陣中心,等我啟動它。」傅山開始更換一些失效的能量石並轉動陣法,能量石之間開始有緩緩的光芒流動。傅山歎了口氣道:「這個傳送點荒廢的時間太久了,等它轉動一會才能校准方向。」

坐在陣中心的李強心里直發慌,從地球到火星他是稀里糊塗來的,這次卻是明明白白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他暗暗禱告:「過往神仙,各路神佛,上帝哥哥,阿彌托佛,保佑我順利到達封緣星,阿門。」劃了個十字,他定心了。

仿佛為了應驗他的禱告,遠處忽然傳來陣陣尖嘯聲。傅山直起身皺眉看向遠方,表情嚴肅地說:「什麼人發嘯相邀,過來!」聲音出口不太響,豈知傳出不遠,聲波就像被炸開一樣,轟轟隆隆,四處回蕩著「過來……過來……過來……」真是驚人。

李強心想:「靠!這麼靈,別求出個妖怪來就糗大了。」

妖怪倒是沒來,來的卻是傅山的冤家對頭。

上篇:第一章     下篇: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