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第三章

「哎喲,別喊別喊,耳朵都要吵聾了,這不是傅老爺子嗎?你那十一個死鬼兄弟怎麼沒來?哎,嘖嘖,你又到哪騙來一個小兄弟,不是我說你,不就是渡個‘天劫‘嗎?!干嘛要找那麼多替死鬼。」聲音由遠及近妖媚而蠱惑。遠處急速飄來大團的桃紅色煙障,停在傅山站立處不遠,上下浮動顯得十分詭異。

傅山臉色鐵青又略顯無奈:「花媚娘,這麼又是你?那麼多年沒見,你怎麼還是到處搗亂,上次的事情我還沒找你算帳,竟然還敢見我?」

桃紅色的煙障順兩邊擴了開來,嫋嫋娜娜地走出一位千嬌百媚的美女。李強忍不住大聲喝采:「哇……超級大美女哎!」

花媚娘沖他微微一笑,仿佛千百枝桃花齊齊綻放,看得李強目瞪口呆。不過李強剛受到感情方面的重擊,心里對女人有點發怵。看著花媚娘美貌驚人,李強忍不住就想氣氣她。

「小兄弟,姐姐漂亮嗎?到姐姐這兒來,乖。」嗲嗲的音調,勾魂的手勢,花媚娘放肆地嬌笑。

「呔!花媚娘,我警告你,你要是膽敢勾引我的兄弟,別怪我讓你永遠不得超生。」

「喲,傅老爺子生氣啦,要是他自己來找妹子我,可不能算勾引哦。」

「嘿嘿,花媚娘,別太自信啦,男人才不會喜歡一個成天妖里妖氣的女人。雖然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娘們,可是我對你沒興趣!」李強坐在傳送陣里一副你能拿我咋辦的樣子。

其實李強也只是隨口說說,但是他不知道他說中了花媚娘痛處。傅山忍不住大笑道:「花媚娘,我這兄弟對你不感興趣,你這俏媚眼算是白使了,哈哈!」

尖銳刺耳的狂罵聲,不可思議地從嬌美的花媚娘嘴里冒了出來:「小兔崽子,老娘什麼時候喜歡臭男人啦,你這挨千刀的小王八蛋,以後別落在老娘手里,老娘我不把你吸的精干人亡,我,我……就不叫花媚娘!」看到花媚娘如此的反映,傅山感到有點奇怪。

「我怕怕……好……不叫花媚娘,乾脆叫花癡吧。」李強要想氣人的話,就是菩薩也要氣得升天。

「你去死!」

漂浮在花媚娘身周的煙障分出一團來,如潮水一般急速向李強撲去。幾乎同時,一道晶亮的白光從傅山手中閃出,桃紅色的煙障猶如活物般躲避著。但白光的速度極快,已經斬到那團煙上,轟然大響夾雜著細密的「叮叮」聲,一團煙障被攪得粉碎。

李強鼓掌笑道:「好啊,煙消云散。」他不知道剛才有多危險,以他現在的水平又沒有戰凱甲的保護,如果給那團煙障撲上身,煙障里夾雜的無數細小「吸精針」,他根本是無法抵禦的。花媚娘的「桃花障」可是一件陰毒的武器,許多修真者都視它為蛇蠍。

傅山呵呵笑道:「以前我一直對你客氣三分,在修真界大家都知道,我傅山是不願意和女人交手的。」其實傅山並沒出全力,要讓傅山全力以赴,恐怕只有極少數的修真高手才能辦到。

花媚娘氣得發瘋,嬌喝道:「桃花戰甲!」圍繞在身周的煙障急速吸進體身內,身上顯現出一套桃紅色鎧甲。李強不由地感慨:「這些人搞出的東西竟然都是這麼漂亮,真是大開眼界。」他不知道,在修真者的世界,「制器」是一門生存的學問,必須做的盡善盡美。

「玲瓏戰甲!」

揚手間傅山也披上鎧甲。李強坐不住了,從傳送陣里站起身來。

花媚娘的武器是一支桃花,好像剛從樹上折下,鮮豔欲滴仿佛還沾著清晨的露珠,拿在手上漫不經心地輕輕揮舞。李強不得不承認,花媚娘實在是非凡的豔麗奪目,那神情體態和千嬌百媚的面容,當真是我見猶憐下不得重手。

花瓣滿天,粉色的花瓣猶如天女散花般在空中突然出現,荒涼的火星就像換了天地,充滿了春的氣息。花媚娘嬌笑道:「傅老爺子,試試我新練成‘萬花劫‘。去!」

「哦?」傅山點點頭,眼睛里閃過一絲興奮:「多年不見,你終於練成了,好,好。」李強心里的驚訝就沒法說了,滿天的花雨,不會是幻覺吧?笑話了,竟然用花瓣打架!

傅山可一點都不覺得奇怪,他知道這滿天飛舞的花瓣,每一片都是能量凝結的利器。

滿天花雨「萬花劫」動了,緩緩飄在空中的花瓣,開始急速旋轉,發出輕輕的「嗡嗡」聲。隨著花媚娘的全力催動,花瓣或五或六的聚合起來,旋轉得更加快速。隨著速度的加快聲音也變了,震耳欲聾的破空聲響徹天地。

李強滿是興奮的看傅山如何對付。

「呵呵,還真壯觀,看我的……」傅山揚手,飛出一只小小的金色蝴蝶。

李強「撲通」一下跌坐下去,心想:「傅大哥也太搞笑了吧,蝴蝶都飛起來了。」也不怪李強什麼都不懂,對修真界的一切他才剛剛接觸。那只小小的金色蝴蝶,在修真界可是大名鼎鼎,它是一把極品刀,是封緣星制器大師夜暗魂制造的,名字叫「金蝶刀」,不是高手絕對無法使用,而且它經過傅山的重新修煉,威力更加厲害。

再看傅山每揮一次手,都飛出一只金蝶,每只金蝶都分化為十幾只,霎時滿天的金蝶翩翩起舞,每只金蝶都飛去采花。

花和蝶相逢了,劇烈的爆炸聲響徹云霄,狂亂的氣息四處奔流。由能量幻化的花瓣和金蝶相互碰撞碎裂,粉色和金色在空中狂舞飛散。漸漸地花瓣消散的越來越多,金蝶卻舞動得更見精神。

終於滿天花瓣消散殆盡,四處飛舞的金蝶千化百,百化十,最後化為一只,在花媚娘身周翩翩起舞。

李強知道傅山贏了。長這麼大李強還沒見過有這樣打架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功夫招式,全是在比法寶拼能量,但是的確好看。「精彩萬分」,這是李強下的評論。

花媚娘狼狽不堪,手上的桃花枝折斷了,花枝上的桃花也落敗了,她心中湧起陣陣無奈。對傅山這種高手她簡直無從下手,這支桃花她修煉了足足七年,花了無數精力在上面,這一下就全毀了。

一絲陰笑突然浮現在臉上:「萬花罩!」從花媚娘身上陡然冒出無數朵五彩鮮花,環繞著她急速旋轉,促不及防下,金蝶刀砍空了。揚手間一團似霧非霧的氣體飛向傅山。

「哦,還不服氣,好,再來!」傅山有點大意了。

「哇呀……你想干嘛?」李強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花媚娘嚇得魂飛魄散。

花媚娘並沒有向李強下手,因為她知道如果毀了李強,傅山絕對要恨死自己。在修真界傅山可算頂級大佬,沒幾個人敢惹,但傅山有個規矩,對女人絕不趕盡殺絕,所以自己才敢向他出手,還數次壞了他的事。雖然不敢向李強下手,但搗亂搞破壞她可是很拿手的。

她啟動了傳送陣。

沒校准方向的傳送陣會把李強傳到何方,只有天知道!

傅山勃然大怒,收了金蝶刀,張嘴噴出他的成名兵刃「寒碧劍」。修真界的高手都知道,要讓傅老爺子使出「寒碧劍」,事情就嚴重了。傅山在修真界有著極高的地位,在封緣星和其他一些星球,更是像神一樣被人崇拜,敢惹他的人極少。

「寒碧劍」飛出,空氣溫度陡降,傅山大喝:「混蛋!」

花媚娘膽寒了,「寒碧劍」的特性她太清楚了,不沾上鮮血決不回頭,以她現在的水平連一絲取勝的可能也沒有。逃跑對花媚娘來說可是經驗豐富,她一口鮮血噴在「萬花罩」上,真身穿地而去。她賭傅山沒時間去追,一定會查看傳送陣的傳送方向。只要有一刻鍾的時間,傅山就很難找到她了。

一聲亮響,「寒碧劍」穿過「萬花罩」飛回傅山手中。看看「寒碧劍」上的血跡,傅山氣得一跺腳,知道她又跑了。果然,地上留著一朵碗大的鮮花,散落了一、二片花瓣,上面沾了點鮮血,花媚娘已不知所蹤。

撿起鮮花看看,傅山知道花媚娘逃的時候一定很心疼,「萬花罩」被打落了,一天之內被毀了兩件法寶,任誰都受不了。傅山飛身來到傳送陣,一看之下心中叫苦不迭。

陣法所指的方位竟然是封緣星。傅山心里明白這絕不可能,剛開始啟動時不是這個方位。仗著經驗豐富,他仔細查勘,盤算很久,列出了有七個可能去的星球。

「他奶奶的,我要扒了你這小妖精的皮!唉,只好先回封緣星,找幾個弟兄分頭去找了。」傅山不甘心地站上傳送陣。白光閃過,火星又恢複往日的寂靜。

暗夜里的風兒輕輕掠過樹梢,嗚咽的聲音猶如鬼在哭泣,不知名的怪獸發出稀奇古怪的嚎叫。李強站在一座古傳送陣中,心里陣陣發寒,他已經站了很久,一直在想著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天漸漸的亮起來。

一聲婉轉的鳥鳴驚醒了沉思的李強。

「鳥鳴?這會是哪兒?」

藍天白云,茂密的原始森林,身周雜草叢生,還散落著無數巨大的岩石,一瞬間李強以為回到了地球。看看身上閃爍著紫焰的銀甲,李強又搖搖頭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走出傳送陣,李強躊躇了:是等傅山來,還是先走出森林。猶豫了一會兒,李強決定先等幾天,如果傅山還沒到再去探察。

決心一下李強立即開始准備,心想:「幸好購買了大量的物品,這下可用上了。」

在巨岩下清出一塊空地,李強哼著小調,從手鐲里取出旅行帳篷拼裝好,爬進帳篷鋪了一床毛毯,盤腿坐下。「嗯,我該吃點東西了。」李強想,從啟動紫炎心始,李強其實已經進入了辟谷期,身體所需的能量,已經完全可以由紫炎心提供,吃不吃也無所謂。

打開一袋真空包裝的豬肉脯,吃了兩塊,驀然間一種悲傷的念頭遏制不住地冒了出來。為了擺脫傷感的情緒,李強鑽出帳篷,深深吸了一口氣,目光無意間掃過岩壁,不由地渾身巨震。李強難以置信地看著,那是兩個斗大的漢字。

這兩個字李強不認得,但是他知道這是中國古代的「石鼓文」。

李強立即四處搜索,果然在不遠處的巨岩上,也有密密麻麻的文字,既有石鼓文又有篆文、隸書、楷書、行書、狂草,還有他看不懂的稀奇古怪的文字。

李強仔細看完他所認識的文字,驚訝之情浮於面上。

這個星球叫做「天庭」。

原來,一些古代中國人經過修煉後,被四位號稱「玉帝之使」的修真者分批帶到了這個星球。每一批修煉者都以為自己已經成仙得道,百日飛升,可是到了這兒後,就再也找不到那幾位「玉帝之使」了,這里也完全沒有想像中的美好。

岩石上文字里表達出的痛苦、哀傷、無奈和憤怒讓李強不寒而栗。仔細查看各篇文字的落款,李強發現除自己外,最後到達這個星球的人是在清朝嘉慶三年,一共有七百五十六人,男女老少都有,分為四批陸續到達。不知是什麼原因,以後再也沒有人被傳送過來,此地也就慢慢的荒廢了。

李強心里有了點安慰,知道在這個星球自己不是孤單一人,不管從地球來的人還在不在,他們的後人一定還生活在這里。

傻笑一聲,李強決定也留下自己的墨寶。

伸指在巨岩上刻了一排字,李強歪著頭欣賞了一番,滿意地大笑。

只見岩石面上歪歪扭扭的,東南風西北風一溜亂倒,大書:「李強到此一游」,落款:「公元二千第一個年的九月被花媚娘陷害而流落天庭星」。

回到帳篷,李強決定開始學習玉瞳簡上的資料。

經過「紫炎心」啟動時的無助,看過傅山對花媚娘驚心動魄的戰斗,李強知道要想在這樣的世界生存下去,就必須讓自己強大起來。握著玉瞳簡,不眠不休的李強入定了。

玉瞳簡里無數的信息資料如潮水般地湧入李強的腦海:

「修真界」是指修真者生活的世界,不同于現實中的俗世界。

修真者是指那些能夠吸收掌握和運用精勁能量的人。精勁能量主要附著在礦石里,一些稀有的植物和動物也含有它。這種能量在有的星球上大量存在,有的星球上很少,還有的星球則沒有。

礦石里出產的叫晶石或修真石,俗稱仙石、築基石。

初期的修真者,多以下品的修真石起步,隨著功力的增加再換更好的修真石,直到修成自己的元嬰,元嬰結成後,修真者就可以不用借助修真石的能量了。

傅山用的「寒魄珠」、李強用的「紫炎心」都是絕世奇寶,不是自然界能產生的,而是經過修煉制成的,可以說是一種沒有靈魂的元嬰。這種奇珍不是一般的修真者可用的,只有極個別具有特質的人才可以用。

修真者的修為境界共分為十一種,計有:旋照、開光、融合、心動、靈寂、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每種都有上下之別。

修真者若進入六層的元嬰期,隨著精勁能量的凝結,修煉出自己的「紫府元嬰」,就可以達到所謂的靈魂不滅。若是修成十層的渡劫,那就可以肉身不滅。但是最危險的就是渡劫期。修真者有句俗語,所謂「元嬰」好修,「渡劫」易滅。修真者只要有時間有仙石,有正確的修煉方法,總能修煉到元嬰期,而渡劫期則不然,一個修煉不當就會形神皆滅,徹底消失。

制器在修真界也是一門大學問,是每個修真者都必須掌握的本領。制器分很多門類,修真界也有各種門派,每個門派都有自己擅長的制器密法。玉瞳簡中記錄了許多制器的密法,還有和制器密不可分的陣法,許多陣法都必須靠制器來體現……

當李強睜開眼時,他驚喜地發現,「滿天星內甲」已經縮入體內。他現在知道,自己到了元嬰初期,那是第六層修煉的開始。他覺得很奇怪,帳篷里怎麼會有厚厚的灰塵。他不知道,這第一次入定已經花了七個月的時間,對他而言有著脫胎換骨的功效。

在附近找了一個小水塘,快快活活地洗了澡,換身了衣褲。李強想:傅大哥如果來,一定能看到我刻在岩石上的字,他那麼大的本事還怕找不到我嗎?我還是開始對「天庭星」的探索吧,就算免費旅游啦。

收拾好東西,李強豪氣沖天,大叫一聲:「我來啦!」

邁開大步,李強開始了他的「天庭星」之旅。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