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第四章

李強現在最迫不及待的事是找人,隨便什麼人都好,他已經在原始森林里走了很多天了。一路上,看到的盡是合抱參天的大樹,雜草叢生濃陰蔽日,陰森森的,往往走了十里八里也見不到一絲天光,倒是經常可以看見一些不知名的野獸飛禽。

李強不停地驚歎,沒有任何汙染的環境,絕妙的風景,讓他心情很愉悅。

終於走出了森林。

揉揉眼,李強難以置信地看見一座城市。他久久地站立著,覺得自己的眼淚都要下來了。遠遠地看著這個城市,有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城牆的式樣竟然像古代中國的一樣,青磚、方孔的箭垛、拱形圓門、飛椽的鍾樓。遠遠的大路上,有行人在走動。

李強想了想,覺得還是扮成旅游者的形象好些。他取出一只大的雙肩背旅行包,胡亂地塞滿東西,用一根長長的絲帶,將長發紮好。

李強穿著咖啡色半腰登山靴、牛仔褲,暗紅色的襯衫外套一件馬甲,背上旅行包,懷著興奮不安的心情向城門走去。

走到城門口,李強覺得更奇怪了。看看身周,足足跟來幾十個男女老幼,像看猴把戲似的盯著自己。李強不停地點頭微笑,但是只要走近他們,不等問話,這些人就像受驚的兔子,立刻散開。可走開幾十步後,又跟了上來,還不停地指指點點,不時地發出笑聲。

從這些人的穿著打扮上來看,李強無法確定是古代中國那個朝代的,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明朝或以前的,因為清朝人的穿著在電視劇看的多了,李強很熟悉。

雖然不能和他們溝通,仗著現在聽覺極其敏銳,李強還是聽到了他們之間低低的耳語,那是杭州嘉興一帶的方言。李強一陣激動,要知道他曾在浙江讀書,在杭州整整度過四年,江浙一帶的方言他幾乎都聽得懂。

在城門口,李強被四個腰挎長刀、兵丁模樣的人攔住。

「什麼人?‘路引‘拿來。」其中一個領頭的說。這四個兵丁也是滿臉好奇,上下不停地打量著他。李強忍不住笑了,「太好了,我能聽得懂。」李強兩手一攤,笑道:「這位大哥,我是從遙遠的地方來,路過此地想進城看看。」用的正是杭州方言。

這四個兵丁很驚訝,湊在一起低聲商量起來,其中一個轉身向城里快步跑去。領頭的兵丁態度極恭敬,施禮道:「尊貴的客人,請您跟著小人來,先去休息片刻,小人已經派人去請知府大人了。」

「哎,不用客氣,不用客氣。」李強奇怪極了,心想:「我剛才沒說什麼呀,前後態度差別也太大了吧。」

李強確實沒講什麼,但是他講的是正宗的杭州方言,而杭州方言在這兒,是皇室貴族專用語,不是皇室和貴族是不能學和講的,李強直到後來才明白。

「這位大哥,你貴姓?」李強想套套近乎。

領頭兵丁慌亂的回答:「小人不敢,免貴,小人姓華。」李強突然明白,這兒似乎等級森嚴,兵丁一口一個小人如何,聽著真不是滋味。在現代社會里成長的人,已經習慣于人人平等的觀念了。

李強現在最缺的是資訊,玉瞳簡里只記錄了有關修真界的東西,世俗世界的資料完全沒有。「華大哥,這座城叫什麼名字啊?」李強開始套取所需要的資料。

李強一口一個華大哥,這兵丁被搞的不知所措,恨不得將祖宗三代的情況都告訴他,是問什麼說什麼,問一答十。李強慢慢地知道了一些基本情況。

這座城市叫「含林」,緊依著「歎息森林」(就是李強走出的那片森林),是「故宋國」所建的第一個都城,故宋國大約在三百年前遷都,遷都後此城慢慢破落,人口也由鼎盛時的七十余萬,減少到現在的二十余萬。

故宋國人口約七、八千萬,在「綠色盆地」的三大國中,是勢力相對弱小的國家,另外二國分別是「麗唐國」和「大漢國」。這三國中,大漢國的國勢最為強大。

在天庭星還有一些小國,分布在一些自然條件極為惡劣的地方,比較著名的有,在「暴風原」的「望明國」,在「紅岩石化山脈」的「清風國」等等。還有一些著名的族群,有秦族、吳族、楚族、夏族、商族等等。

李強明白了,故宋國一定就是宋朝時期從地球遷徙來的人建立的。其他國家和族群應該也是一樣。

李強還了解到,在綠色盆地這塊天庭星最肥沃的土地上,三國之間征戰不息,每隔十幾年都要發生戰爭,每個國家都想消滅對方統一綠色盆地,因種種原因而從未成功。最主要的原因是修真界的介入,每一個國家的皇室貴族,每一個著名的族群,都和修真界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在這些皇室貴族中,有不少人就是修真者。

兵丁又告訴李強,含林城的知府叫豐凱云,是舉人出生,大約是得罪了什麼人,被貶到這座邊遠的城市。守備官叫童方震,是積功升上來的,行伍出生。

「知府大人到!」有兵丁報。

李強抬頭一看,兩排衙役手持水火棍,前面四人分別持「肅靜」、「回避」兩牌,一乘四人抬官轎緩緩行來。李強差點沒笑出聲來,心想:「乖乖,這也太誇張了吧,這麼大的排場,我好像真是回到古代啦。」

遠遠的停轎,轎夫落杆,轎子邊的衙役忙掀開轎簾,從轎子里走出一位中年人。他搭著一個衙役的肩膀,跺了跺腳,縮回手撚著胡須向李強看去,眼里閃過一絲驚奇,隨即笑容堆上臉來,踱著四方步慢慢走了過來。

李強也在仔細觀察這位含林城的最高長官,國字臉,兩道漆黑的八字眉,薄唇三綹長須,鷹鉤鼻子,顯然是城府很深的人。藍色的官服,腰圍玉帶,帽子後平平的晃著兩片官翅。

李強覺得太滑稽了。他迎了上去,開口第一句話就嚇了衙役兵丁一跳。

「呵呵,你就是豐凱云豐大哥吧!小弟李強,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姓華的兵丁心想:「原來這個大人見人就叫大哥啊,怪不得也這樣叫我呢。」

豐凱云一愣,不敢怠慢,說道:「下官不知李大人駕到,有失遠迎,見諒!見諒!」心想:「他的宮廷官話怎麼這麼別扭?」

李強下一個動作差點把衙役兵丁嚇死。

他上前拍拍豐凱云的肩膀,笑道:「別客氣啦。勞駕,我只是想進城看看,沒事沒事,豐大哥你不用陪我,告訴我旅店在哪就行了。」

豐凱云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大,問道:「慢!請大人出示您的公文,下官好准備公務。」氣氛頓時有些緊張。

李強覺得莫名其妙,問道:「什麼公文?我哪有什麼公文,奇怪。」

衙役兵丁慢慢圍了上來。

豐凱云喝道:「大膽!竟敢冒充皇家貴族,說,你是干什麼的?」

李強也火了:「混蛋!什麼玩意兒,我什麼時候冒充啦,我是干什麼的你管的著嗎?奶奶的。」越罵越火,也不知怎麼的,竟然火冒三丈。

「咦,你們干嗎跪下?」

滿天星內甲帶著紫焰又冒了出來,一瞬間李強的衣褲又化為灰燼,那是被氣出來的。

豐凱云嚇得滿頭大汗,跪在地上。他知道闖大禍了。

因為,只有皇室宗親才可能修煉有‘心甲‘,而且向來都是秘不宣人的,心想:「唉,這次腦袋保不住了。」

豐凱云在書房手撚胡須來來回回地踱著四方步,直到現在他還在後怕,幸好李強沒有怪罪,要不然還不知道怎麼收拾這個要命的局面。

他的首席師爺程子重也低頭沉思。

「老爺,貴客房的春香求見,說有事回稟。」一個青衣小厮弓著腰說。

「快,讓她進來!」豐凱云神色略顯慌亂,師爺程子重道:「府尊,沈住氣,我看李大人不是那種不好說話的人。」豐凱云長歎一聲:「夫子啊,我方寸已亂,你要幫我拿捏住。」

「奴婢春香叩見老爺。」

「快說,什麼事?」春香跪在地上回道:「李老爺要上街,秋香姐正拖著他說話呢,奴婢不敢作主,請老爺話,怎麼辦?」

跪在地上的春香忍不住想笑,她從來沒見過像李老爺這樣的客人。年輕英俊,還一驚一咋的,追著四個服侍她的小婢,一會喊姐姐一會叫妹妹,沒大沒小的亂喊一氣,一點架子都沒有,好玩極了。還給她們從來沒見過的糖果吃,真是太好吃了。舔舔嘴唇,想著懷里的那包糖,什麼時候得空托人帶回家,讓爹娘弟妹也嘗嘗這樣好的東西。

「春香,你先回去,告訴李老爺,本府隨後就到。」

「是,老爺。」春香巴不得趕快回去,慢慢退出書房,轉身撒腿就跑。

「老夫子,一起去吧。」豐凱云心里真有點怕見到李強,程子重給他打氣道:「府尊,不管李大人提什麼要求,先答應下來。我們小心供著他,千萬不能再得罪了。我想李大人不會住多久的。」

豐凱云明白程子重的意思,只要讓這個李強在含林城滿意,花多大代價都行,等到他滿意而去便什麼事都沒有了。

李強不是蠻不講理的人,住進知府衙門的貴客房,他就不再計較豐凱云的無禮了。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豐凱云看見滿天星內甲會如此懼怕,但是能夠消除敵對狀態他還是滿意的,畢竟爭斗起來非常麻煩,也違背自己想暢游天庭星的初衷。

換上豐知府送來的新衣褲,急急忙忙的就要上街,他可是對所有的一切都十分好奇。看見四個小婢攔著他,李強忍不住和她們開起玩笑來。

豐凱云來到貴客房外站住腳,回頭沖著程子重擺擺手,示意老夫子先進。程子重點點頭正要進去,一陣嘻嘻哈哈的聲音從房里傳了出來,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下腳步。

「秋香妹妹,你就別拉著我了,只是出去走走啊,你們緊張什麼?」

「老爺,您體念奴婢的難處,春香妹妹說了,大老爺馬上就到,您再等等好嗎?」

「我講了多少遍了,別叫我老爺老爺的,叫聲哥哥來聽聽,我愛聽。」

豐凱云覺得骨頭都酥了,心想:「這個李大人竟然如此輕浮,不尊禮法,這,這也太過分了。」想想又拿他沒有辦法,不過也實在聽不下去,咳嗽一聲拉著程子重進了房門。

李強的臉皮有時奇薄有時又奇厚,看見豐凱云進來,誠心想氣氣他,竟然嬉皮笑臉的迎上前,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笑道:「老大哥,你終於來啦,小弟想上街逛逛,幾個小妹妹非要等老哥來,是不是老哥准備陪我去啊?」

豐凱云差點沒把鼻子氣歪了,用力抽回手。

程子重見豐知府臉色都變了,忙說到:「李大人,府尊攜小弟前來,一則給大人請安,二則本城的守備童方震大人要來拜訪您。本府絕沒有怠慢的意思,李大人既然想巡查本城,小弟暫代府尊陪大人去,如何?」

「這位是……?」李強看著豐凱云。

「哦,他是本府的大師爺,程子重,程老夫子。」豐凱云松了一口氣,要他陪著去,一路上還不把人氣死,拱手道:「既然李大人急於巡查本城,本府也就不勉強了,程老夫子陪大人前去,本府還有些公務就恕不奉陪了。晚上本府給大人接風洗塵,告辭了。」

「別急,別急,這幾個小妹妹,我答應了要帶著一起上街的,老哥沒意見吧。」看見李強又伸過那雙鬼爪子,豐凱云真的煩透了,忙道:「大人請便。」

四個小婢,春香、秋香、菊香、蘭香,興高采烈的跟在李強和程子重身後,小聲的說笑著,她們沒想到李強真的會帶她們去逛街。

程子重也沒想到,這個李大人就像個孩子,不但沒大沒小,而且說話隨心所欲無所顧忌。程子重去過無數的官衙,見過無數的官吏,還從沒見過這樣的大人,他覺得挺有意思的。

走進一家成衣鋪,李強不由得一聲歎息,比起地球的大超市大商場,這個地方的物資是多麼的貧乏。

成衣鋪的掌櫃是個大胖子,雙下巴胖嘟嘟的臉,小眼睛里透著精明,從櫃台後屁顛顛地跑了出來,滿臉堆笑:「兩位大老爺,歡迎光臨小店,您看點什麼?小人馬上拿來。」掌櫃的扭頭招手叫過夥計:「快點,把東西拿出來,叫孩子的娘也來,有女客。」

程子重不知道李強要買什麼,只好紮著雙手看。

李強笑道:「掌櫃的,我要四套秋裝,四套冬裝。」用手一指四個小婢說:「就是給這四個小妹妹的,有現成的最好,沒有的話--就量好尺寸做好了送來。」目光掃過衣架,又說道:「把那件黑色翻毛的披風拿來。」

掌櫃取下那件黑色翻毛披風說道:「大老爺,這件是‘辟棲獸‘的皮制成的披風,您眼力真好,這是小店最好的一件披風。」程子重驚道:「這就是‘辟棲獸‘的皮毛?大名頂頂啊。」李強摸摸毛皮也沒覺得有多好:「什麼‘辟棲獸‘,是什麼東西?」

程子重說道:「好東西,‘辟棲獸‘生活在沼澤里,極難捕獲,此皮毛可水浸不透,可防雨擋風,冬天穿在身上又輕又暖。」掌櫃咧嘴笑道:「哎喲,這位老大爺是行家。」

一陣手忙腳亂。四個小丫頭就像在做夢,長這麼大還沒人對自己這麼好,心里那份兒感激就沒法說了。

「好,我買了,連剛才要的八套衣褲一起包好,送到知府衙門。」

掌櫃的嚇得一縮脖子,心想:「媽呀,是官家要啊,要是不給銀子我可要投河了。」擔心不已。「多少錢?」李強問完心里「咯瘩」一下:「糟糕,我不知道這里用什麼樣的錢啊。」

「披風要七百一十五兩,八套衣褲要四十七兩四錢,一共是七百六十二兩四錢銀子。」掌櫃的劈里啪啦打完算盤。

李強轉頭問程子重道:「這兒哪里有珠寶店?」

上篇:第三章     下篇: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