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第五章

成衣鋪的掌櫃忐忑不安地跟著李強,暗自求神拜佛的念叨:「我的銀子,菩薩保佑啊!」

程子重介紹道:「這是本城最好最大的銀樓,趙記寶銀飾金樓。掌櫃的別發呆了,進去打個招呼啊。」

成衣鋪的掌櫃急忙跑了進去,喊道:「趙大當家,我給您帶貴客來啦,還不快出來迎迎。」

「哎,是你呀,齊胖子,慢點,別摔著。是哪位貴客上門啦。」笑聲中迎出一位瘦小精干的中年人:「這不是程老夫子嗎,您老可是大忙人啊,怎麼有空到小店來!」語氣透著熱乎。

「老猴子,我就不能來玩玩?」

程子重也是笑容滿面,指著李強道:「我可是給帶了一位大主顧來,你怎麼謝我。」一邊給李強介紹說:「他是趙記寶銀飾金樓的趙德貴,在含林城大名鼎鼎,三教九流無人不識,京城都有他開的銀樓。」又道:「這位是李強李大人,初來含林,二位多親近。哎,老猴子,還不請李大人進去。」

趙德貴點頭哈腰地將一群人讓入內堂,落座上茶。

由知府衙門的大師爺親自作陪,可想而知一定是大主顧,趙德貴喜氣洋洋前後招呼著。四個被李大人稱作妹妹的小姑娘,讓內眷出來取了點心陪著說話。

「小店新近制了一批金銀首飾,李大人習武嗎?我剛從京城進了三塊上等仙石,您看看?」

李強點點頭,在茶幾上放了兩塊巴掌大的極品翡翠、一塊上等雨繽石、四顆大小不等的鑽石。問道:「老趙,你看看,這些值錢嗎?」

程子重先看見,深深吸了口涼氣,驚道:「極品仙石,翡翠,還有寶石,哎!老猴子,快看啊。」聲音都變了。

趙大當家正忙著叫夥計拿首飾,被程子重嚇了一跳,扭頭看見茶幾上東西,也傻了。珠寶行做了這麼久,他還真沒見過如此美質的珠玉。

成衣鋪的掌櫃齊胖子,原本咪成一條線的小眼睛,突然睜得滾圓,眼里閃動著貪婪的光,擦了一把口水,心里不停地念叨:「散財菩薩啊,慈悲慈悲我吧,我從財道上爬過去了。我,我報的價格太低了呀。」

輕輕敲敲茶幾,李強咳嗽一聲,暗自笑道:「暈!我拿到手的時候也沒有怎麼激動,不過就是幾塊石頭嘛。」

其實李強在地球時就已經很富有了,而且修真到了靈寂期,對物質的需求會急速的下降,他已經超越靈寂到達了元嬰期的初步。一般的修真者從心動期到靈寂期,要花很大的功夫去克制物質生活對自己的引誘,如果失敗,不但保不住靈寂期,就連心動期也算白煉了,必須從融合期重新修煉起。李強的起點很高,紫炎心本身就是一種無意識的元嬰,他等於是先有元嬰,後補修前面的所缺的部分,心態自然隨著精進的程度而變化。

「快請老爺子來。」趙德貴激動地吩咐夥計。

「他老爺子是修真人,是有名的半仙,是這兒真正的後台大當家,很厲害的。」程子重悄悄告訴李強。

趙德貴拿起那顆雨繽石,說道:「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極品仙石。」仔細的看了又看說:「這顆雨繽石最少值十萬兩白銀,若在京城,價格更高。」

「老爺子到了。」有夥計報。

一個高大的老人走進屋來,雪白的頭發攏在頭頂,兩條壽眉猶如兩把出鞘的利劍斜插入鬢,闊口上一部鋼針般胡須梳理得整整齊齊。老人家給人一種十分豪爽的感覺,李強一見就生出好感。

趙老爺子進門一眼就看見李強,目光就再也沒看別處,直盯盯地看著,連程子重的問候也像是沒聽見。

趙德貴慌了,從沒見過老爺子這種表情,似哭似笑的,奇怪極了。趙德貴叫道:「爹,爹,您老怎麼啦?」

趙老爺子一擺手止住趙德貴,問:「您已經‘融合‘了嗎?嗯,又不像,您……」用的竟然是敬語,語氣誠惶誠恐。

李強愣了愣突然反應過來了,程子重剛才說過他是修真人。他笑著說了兩個字:「元嬰。」

一屋子人全傻了,都不明白他們兩人說什麼。

「撲通」,趙老爺子跪在了地上,以額觸地道:「請上師指點迷津,後輩前年剛‘開光‘,最近似乎停滯不前,請上師慈悲,收我為徒。」

趙德貴傻了,老爹都跪下了自己也站不住,「撲通」一聲也跪下了。緊接著,一連串的「撲通」聲響起,那是夥計看見當家的都跪了,自己也別站著了,全跪了下來。

李強可見不得這個,現代中國人除了拜祖宗和拜菩薩,誰會跪下拜活人。

剛站起身,身邊「咕咚」一聲巨響,李強嚇了一大跳,誰這麼大聲音,像摜大牯牛。低頭看見成衣鋪的胖子掌櫃也跪在地上。李強忍住笑,說道:「都起來,要不我就走了。」

走到趙老爺子身前,李強去扶他。沒想到這老爺子還真倔,就是不肯起身,不停地說道:「上師慈悲!上師慈悲!」

李強無奈地歎了口氣,道:「好好好,我慈悲,我慈悲,快點起來吧。」心想:「為了修真也不致於這樣啊。」他不知道,在這個星球上,修真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除了耗費精力外,還要花大量的金錢購買仙石,還要投訪明師,如果在有生之年沒有修煉到元嬰期,那麼一切努力都會化為泡影。

「師尊請上坐。」趙老爺子恭恭敬敬的說。

李強慘叫:「別,別,我可不敢收你作徒弟。你,你別再跪,別跪,我們互相切磋,行不行?」心想:我不過就是賣點寶石,結果搞出個年齡比我爸還大的徒弟,帶出去我還怎麼混啊。

程子重對趙老爺子拜師,並不感到驚訝,畢竟達者為師,並不是一件羞恥的事。他奇怪的是,這個李強似乎很怕別人給他下跪,只要給他下跪他就手忙腳亂了。

見李強推辭,他笑著勸道:「大家聽我一言,李大人似乎不願收徒。」

李強腦袋點的像雞啄米,連聲道:「是的,是的。」

「而趙老爺子又堅決要拜師。」

趙老爺子焦急的說:「別叫我趙老爺子,叫我趙豪。師尊您無論如何都要收下弟子,弟子虔心拜求。」態度之堅決讓李強毛骨悚然。

「那就讓趙豪作李大人的記名弟子吧,如何?」

經過一番激烈的力爭,趙豪終於如願,這個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家成了李強的第一個記名徒弟。

在李強的堅持下,茶幾上的珠寶作為禮物送給了趙豪一家,那顆雨繽石送給趙豪修煉用。銀樓結清了成衣鋪的帳,李強毫不吝惜的將那件披風送給了程子重,又給四個小妹妹挑了些首飾等物。

李強心里很清楚,在任何地方「人和」都是必須的。

在知府衙門的貴賓房只住了一晚,李強便要求搬到旅店。他倒不是對豐凱云有意見,他只是想多了解點當地的風土人情,而在知府衙門里什麼也看不到。

在程子重的斡旋下,豐凱云只好答應。李強臨走時送給豐凱云、程子重和四個小婢許多禮物。豐凱云收到禮物有點兒驚喜交集,送什麼東西他無所謂,重要是看出李強對他沒有惡意。

趙豪這個老徒弟極盡全力地將李強請到銀樓,李強也想借重他的閱曆,打聽天庭星的情況,同時也想找個清靜的地方修煉一些急需的器件,所以就跟著他去了。

趙豪開心極了,在銀樓忙得雞飛狗跳牆,不但將整個後花園清理出來,還專門找了幾個奴婢小厮來服侍李強。一切忙完後就緊緊跟在李強身後,亦步亦趨地聽候師尊的教誨。

當晚,李強開始修煉他第一件武器。當他收集好材料工具回到住處,老徒弟趙豪說什麼也不肯離開,一定要留在屋子里。他將小厮奴婢趕走,關上房門虔誠地站在邊上,目不轉睛地看著李強。

李強又好氣又好笑,也不好意思趕他走。

他先在屋里擺放一個防禦陣,用真元力啟動,查看無誤後,交代趙豪出入的方法,讓他站在防禦陣的坤位,因為一旦開始修煉,防禦陣里的溫度決不是趙豪所能抵禦的,只有站在坤位的陰角才不受影響。全部准備完畢後,他開始了第一次的修煉。

李強准備先修煉一個護具,一只手弩,一把長槍。

這三樣東西,傅山留給他的手鐲里全有,不過都是初具雛形的半成品,還差了許多火候。李強決定把先把這三樣東西修煉完,積累一些經驗,畢竟修煉器具對他來說還是第一次。

先將衣褲脫去,只穿了一條小褲衩。取出護具,那是一面菱形的臂盾,只有三十公分大小,銀白色,上面沒有花紋。看看趙豪,又提醒道:「我在煉器時,千萬別打擾,你只要看著就行了。」

趙豪的道行還沒到這個階段,不知道如何修煉,他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滿天星內甲從李強身子冒了出來,趙豪頓時明白了他為什麼要脫衣服。小褲衩立刻化為灰燼,紫色的光芒映得滿屋通明。那面小銀盾懸在空中,李強的雙手里射出兩道紫焰,不停的燒灼。

趙豪驚呆了。這是三昧真火,又叫心火,只有修成元嬰的人,才有如此強大的真元。心想:「原來師尊已經煉就元嬰了,已經是神仙中人了。」

趙豪其實是孤陋寡聞。修真界的修真者從不認為自己是神仙,而修煉到元嬰期的修真者,可以說多如牛毛。能修到這一步的修真者,一般都避開世俗社會各自去潛修了,而且,天庭星不是修真者聚集的星球,真正以修真者為主的星球,傅山所在的封緣星算一個,李強在這里出現只能說是一個意外。

李強的精神已經完全融在小銀盾中,他發現銀盾中是一個小型的防護陣法,里面沒有絲毫能量。因為制造方法在玉瞳簡里有記錄,對他來說並不困難,仔細調整後,李強開始輸入能量。

由於李強的基礎是紫炎心,屬火性,對煉器有極大的幫助。煉器有「制煉」和「心煉」兩種,其上下之別不可同日而語。「制煉」是用器具為鼎爐,仙石為底火,以真元控制修煉。「心煉」是以天地為鼎爐,用三昧真火加真元力控制修煉,是煉制極品器具的無上法門。

能量漸漸充滿銀盾。李強用「斷字訣」切離真元,用「固字訣」封住陣法,用「轉字訣」使陣法在銀盾里緩緩流動,雖然不太熟練,但還是順利的完成了。

李強靈機一動,決定在銀盾里再加一個陣法,加一個攻擊的陣法。

這時就看出儲物手鐲的重要了,一顆一顆的仙石從手中冒出投進銀盾中,它們分別是:四顆水性仙石用其柔,兩顆金性仙石用其銳,一顆火性仙石用其爆。因為是第一次制造,磕磕碰碰修修改改是無法避免的,不過總算完成了。

核心部分完成後,李強決定將銀盾外表做得好看一點,首先想到的形象是「龍」,不管怎麼說,中華民族的圖騰永遠紮根在每一個炎黃子孫心中。用龍作盾面李強覺得很合意。

用三昧真火來鍛造盾面竟然容易之極,心里想的是什麼樣,盾面就變成什麼樣。李強又將銀盾的邊緣制成火焰狀,嵌進些金銀絲作點綴,終於大功告成。

老徒弟趙豪覺得自己大開眼界,雖然守了七天七夜,心里還是特別高興。

李強睜開眼,看著手上的臂盾,得意之情溢於面上。

三十公分的銀色臂盾已經變了模樣,銀色中泛出金紫色,盾面上的團龍微微凸起,張牙舞爪好似欲騰空而去,盾的火焰形邊緣,仿佛真有烈火在燃燒。李強自己都驚歎懷疑:「這麼美麗的臂盾是我制的?簡直不敢相信。」

揚手間臂盾自動附在左臂上,立即感受到臂盾和自己合為一體,只要催動真元力,臂盾里的陣法立刻就啟動了。李強有心要試試它的威力,看到趙豪,他開心的笑了。

老徒弟趙豪握著他的成名兵刃「巨風刀」,提足八分真力,大喝一聲:「看刀!」

巨風刀劃過空氣,尖銳的破空聲讓人頭皮發麻。李強意隨念動,臂盾的防護陣開始啟動,一條滿是火焰紫金色龍環繞在身,攻擊陣也連帶啟動,「乒……」「轟……」

巨風刀碎裂。

李強暗叫不好,急忙收住攻擊陣。身形動處,一把揪住趙豪的衣領將他甩了出去。「好險!好險!差點他就玩完兒了。說出去真是笑話了,第一個徒弟是被我煉成的第一塊臂盾給打死的,暈!」

趙豪這一刀猶如砍在鋼柱上,讓他恐怖的是這個鋼柱還會倒打一耙。巨風刀碎裂的同時,反震之勁使他整個臂膀麻木虎口出血,眼睜睜看著那條紫金龍向自己撲來,暗道:「完了。」忽覺得衣領一緊,人就像騰云駕霧般飛了出去。

坐在地上趙豪感慨萬千:「我的武功在‘綠色盆地‘的三國中,就算是出類拔萃的了,怎麼算都是個高手。師尊只用一面小小的臂盾試招,我竟然連一招都沒能遞進去,要不是師尊出手,真是不堪設想啊!」

李強心懷歉疚,扶起趙豪說:「哎,把你的兵器搞壞了。這樣吧,我煉制一把新的送你,就算給你賠禮了。」

老徒弟趙豪又驚又喜,師尊送的兵刃一定是仙家寶貝。「謝過師尊,您這面臂盾有名字嗎?」見李強搖頭,又道:「弟子心里有個名字,不知道師尊喜不喜歡?」

李強奇道:「說來聽聽。」

「叫‘赤焰龍盾‘,好不好?」

李強大聲喝采:「好,我喜歡,就叫‘赤焰龍盾‘,哈哈。」

上篇:第四章     下篇: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