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第六章

李強沒有想到趙豪的基礎是這麼的差,看著這個比自己父親還老的老徒弟有如此強烈的求知欲望,李強也不忍心糊弄他。

詳細詢問了趙豪的修煉過程,李強驚訝地發現他竟然憑著一知半解,以武術功夫為基礎,四處尋師拜友,從一切可能的地方收集修煉方法,硬是修煉到開光期,不由得大為敬佩和感動。

李強決定指點他修行下去。

雖然李強也是剛開始修煉,條件卻太好了,不但有紫炎心打下了極好的基礎,還有傅山給的玉瞳簡,它相當於傅山門派中的典籍,記載的修真方法有多種多樣。這比之趙豪而言,有著天上地下的差別。

趙豪在修煉的第一步旋照期上就出現偏差,經過三十多年的修煉,被他強行修進開光期,已經是很危險的事了。

李強只有讓他從旋照期重新開始,將如何修煉的方法告訴他。至此,趙豪才明白以前的功夫算是白費了。

旋照期是修真者最根本的築基手段,對以後的修煉十分重要。修煉時,要用五種屬性的修真石,分別為金、木、水、火、土,以身體為陣,形成「小宇宙」,由外及里緩緩吸收,才能逐漸改變體質、適應精勁能量的運用並使之熟練運轉。

趙豪一弄明白立即要求修煉。

「師尊,弟子就在防禦陣的坤位里修行,您看如何?」趙豪精神煥發。

李強笑道:「你先去向家人交代一下,這一坐下修煉還不知道什麼時候醒呢。我也要把下面幾件東西修煉完。」

再次進入修煉中,李強不得不歎服傅山的構思之妙。這只手弩的形狀有若一只振翅高飛的雄鷹,只有巴掌大,可以附在手背上,手弩里的攻擊陣精致細微,幾乎讓李強無從下手。

李強明白了,陣法做得越小,對修煉者的修行要求就越高。東西小施展的餘地就小,比如寶劍,就是最難制造的,要在長僅八寸甚至更小的劍體里完整的設計出攻擊陣,不是高手絕對辦不到。

幸好傅山已經將陣法完成,所缺的只是能量,李強充好能量啟動陣法,將手弩外形稍作修改,便完成了他第二件武器修煉。

接著修煉長槍。這支長槍比較奇特,長約二米,槍刃有一米,而且是由八支鋒刃疊加起來的,槍刃可以像扇葉一樣旋轉。這次李強沒花多少功夫,很快修煉完成,只是在每支鋒刃上加上倒刺,純粹是為了好看。

最後修煉的是送趙豪的寶刀。李強心里躊躇,手鐲里的刀有好幾把,但是趙豪的修為不夠,寶刀是要刀主人親自注入能量修煉的,否則根本就無法控制。如果不經過修煉,那就和一般的鋼刀沒什麼區別。

思慮良久,李強想到一個折中的方法。他取出一把三尺寶刀,先將刀身里的攻擊陣改成簡單的儲能陣,嵌入四塊土性和水性的仙石作為基礎,只要趙豪運一點真元力進去,這把刀就能無堅不摧,不過對修真者的威脅並不大。

李強發現經過長時間的修練武器,自己的修行似乎有了不少進步,操控真元的能力也大大提高了,這讓他非常興奮。

一眼看到趙豪,李強不由地笑了。

趙豪呈大字形躺在地上,五顆仙石懸在他身體上方緩緩地轉動,樣子蠻好玩的。李強伸出一絲真元力,悄悄地探察了一下,心中微微一驚。趙豪體內的小宇宙已經初成,不過真元力極弱,若靠這五塊下品仙石,不知道要修煉到猴年馬月才能醒。

李強可不耐煩等,拿出一塊上品的「赤炎石」,催動真元將仙石里的能量灌進趙豪體內,同時將他體內的形成的小宇宙稍作了修改。李強的舉手之勞,給趙豪帶來的好處可就太大了。

趙豪睜開眼,清楚的知道一切都變了。

由於再一次跨過旋照期,趙豪開始了第一次的蛻變,雪白的頭發眉毛胡須竟然從發根處開始轉黑,臉上的皺紋和老年斑迅速消失。看著他由老年人迅速蛻變成中年人,李強再次吃驚不已,心想:「看來所有的修真者都無法從外表上來判斷年齡。」趙豪在吃驚之餘,更是對李強敬佩到極點。

趙豪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叩頭道:「弟子敬謝師尊。」

李強歎口氣說:「唉,最怕給我下跪,可你偏偏就是要這樣。再這樣我就,就,就將你逐出門牆!快起來,這是送你的寶刀。」

一絲不苟地叩完頭,趙豪起身道:「師尊,禮不可廢啊!」接過寶刀趙豪眼中閃過驚喜,連聲道:「好刀!好刀!」李強笑著說:「你試試將真元運進去。」

寶刀發出霧蒙蒙的青光,刀身里猶如水銀在流動,晃動間亦真亦幻。趙豪感歎:「到底是仙家神兵,的確不同凡響。」

李強道:「好了,我們出陣吧。也不知道修煉了多久?」收去防禦陣,兩人走出房門。

嘈雜聲幾乎是撲面而來。

「出來了,出來了,快去叫大當家的,李大人和老爺子出關啦!」

趙豪皺皺眉頭:「干什麼一驚一乍的,這麼沒規矩,叫德貴過來。」

李強感覺氣氛不對,問道:「發生什麼事啦?」

「含林城被圍困了!」

「大當家的天天都到這,我們走不進屋子,嗓子都叫啞了呀!」

「是啊,是啊,就連知府大人都來了好幾次了。」

正七嘴八舌之際,趙德貴匆匆忙忙地跑了過來。

「爹,李大人,太好了!終於出來了,知府大人差點要把我逼瘋了。咦!?爹,您變年輕了。」趙豪抬手給了趙德貴一記,罵道:「講話沒頭沒尾,亂七八糟。慌什麼!進屋再談。」躬身對李強說:「師尊,先進屋里坐。」

含林城的北面是歎息森林,西北是紅岩石化山脈,西面是荒涼的戈壁灘,東南方向就是著名的綠色盆地。因此含林城也是故宋國重要的軍事要塞。

在西面的荒涼戈壁灘,有一支凶狠殘忍的強盜軍隊叫「黑旗軍」,他們的首領叫恩剛,據說也是一位修真者,武藝高強。他手下有七大旗將,個個心狠手辣,每人都帶著二三千人,都是清一色的騎兵,來去如風,專門搶劫過往的商隊,有時也騷擾搶掠邊關。

這次他們搶到含林城來了,而且這次來了四大旗將,一萬多人。

趙德貴剛把情況介紹完,有個小厮慌慌張張沖進屋來,叫道:「不好了,城破啦!」

趙豪畢竟是銀樓的主人,七十多年里見慣了風浪。他看看李強說道:「師尊恕弟子放肆。」李強點點頭。

李強表面上不動聲色,心里早就翻了天了。他可是從來都沒經曆過戰爭,雖然看過電影小說,那也只是看看而已,這次要親身面對,心里真有點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

「德貴,你將全家老幼集中到院子里,不要多帶東西,貴重物品全部藏好。各人准備好自己的兵器,快去!」趙豪又對一個武士模樣的人說:「翼風老弟,你去把手下招集過來,多准備一些強弩,備三輛馬車,我們從東門撤退。」

整個含林城亂作一團,天上濃煙滾滾,大街上吵吵嚷嚷,遠處戰馬嘶鳴。

李強心里沒底,忙不迭的也准備開了,暗暗慶幸自己沒有偷懶,煉好了三把武器,可惜戰甲來不及修煉了。揚手間戴上「赤焰龍盾」,扣上「鷹擊弩」,右手倒提著「百刃槍」,心神隨即定了下來。

武器上身後,李強整個人都不一樣了,強大的氣勢隨著呼吸的節奏,慢慢散發開來。趙豪感到一股沈重的壓力迫使他連連後退,心中對李強的敬畏又加深了一層。「師尊,黑旗軍破城,慣例是要屠城的,您千萬慈悲不得啊。」

趙豪幾十年的經驗可不是說著玩的,他可是老狐狸了,一看李強急急忙忙裝上武器,就知道他肯定沒有經曆過戰斗,忍不住提醒一聲。他倒是不擔心李強的安危,知道他自保決無問題。

一會工夫所有的人都齊集完畢,趙豪指揮若定:「翼風老弟,你帶刀盾手在前面開路。德貴,你帶強弩手護住馬車,隨時用強弩支持你翼風叔。我帶一隊長槍手斷後,都明白了嗎?」看來銀樓的人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曆這種事了,似乎平時就有訓練,才會如此鎮定自如。

「爹,您老人家來指揮強弩手,我來斷後!」趙德貴急了。

「渾小子,你功夫比我好?你斷後?黑旗軍的沖擊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擋得住?你這混球。」趙豪罵道。

「不是不放心您嗎?」趙德貴嘟囔道。

「哎,我干什麼啊!」李強想:「我也應該算高手了,武術功夫雖然沒學過,可有好武器啊,再說徒弟的事也就是我的事。」

趙豪怎麼會放過這種高手:「師尊,您居中策應,哪里情況危險您就去解救,您看行嗎?」

「好,就這樣。」李強很滿意。

李強倒提著百刃槍,站在中間馬車的頂棚上,他自己覺得還是蠻酷的。

轉過一條街,從西邊的大路上傳來如雷的馬蹄聲,黑旗軍到了。

趙豪大聲指揮讓整個隊伍向東撤,他則率二十多人的長槍手扼守在街口。他是想拖住黑旗軍,爭取時間。

馬車漸漸地遠離了趙豪的長槍小隊。李強想想不對,看都要看不到了,還怎麼策應?他飛身下車對趙德貴說道:「你們先走,我去幫你爹。」

趕回街口,遠遠的就看見趙豪舞動寶刀在奮力拼殺。

兩大旗將沖了過來,長槍手個個面如土色,趙豪知道不好了,大喝一聲:「穩住了!」舉刀就沖上前去。

黑旗軍來的兩大旗將是雷旗將元霸,旗將中排第三;雪旗將韓景天,旗將中排第六。

雷旗將元霸吼聲如雷:「哈哈!老六,竟然還有個不要命的匹夫,看俺砍了他。」催動座騎掄起手上的厚背砍山刀。

讓元霸和韓景天都沒有想到的是,這次他們撞到鐵板上了,而且還有一塊更大的鐵板往這兒來。

趙豪在年輕的時候有個綽號叫「狂刀」,打起架來瘋狂不要命。看著元霸砍來的厚背刀,他臉上浮起一絲冷笑,喝道:「來得好!」一提剛煉就的真元力,手中的寶刀陡然昂起,他成心想硬碰硬,試試新刀的威力。

雪旗將韓景天看出不好,大叫道:「元霸小心,那是把寶刀。」縱身從馬背上竄了下來,抽劍上前解圍。

轟然巨響,勁氣四處流散。趙豪沒有想到,只砍了一刀,黑旗軍有名的大將便跌下馬來,韓景天也被逼回,信心不由得大漲,大笑道:「哈哈,呔!此路不通。」長槍手們看見家主人如此威風,個個精神起來。

元霸嚇得魂飛魄散,要不是韓景天的提醒,差點完蛋。「他奶奶的,從哪冒出來的高手,手上的寶刀可太好了。」心中湧起了貪念。

元霸和韓景天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喊道:「兒郎們一起上。」

趙豪破口大罵,心里暗暗叫苦,自己倒是不怕,帶來的長槍手可就完了。他憤怒地舞動寶刀,又殺進敵群。

長槍手們哪里是身經百戰的黑旗軍的對手,剛一接觸,就死傷了七、八個。正感到絕望時,一種無形的壓力推了過來,有人眼尖叫道:「大家不要慌,大老爺來了。」

長槍手們目瞪口呆地看到,一只一只僅巴掌大、發著金光的雄鷹從李強手上飛出,在空中稍作盤旋就快速俯沖,發出一聲清脆的鷹鳴聲後,便鑽進黑旗軍兵士的身體內,緊接著兵士的身體就爆烈開來。一瞬間,圍困長槍手的黑旗軍無一幸免。

「你們趕快追前面的隊伍,這兒有我來。」李強忍住第一次殺人的難過,吩咐道。李強根本沒有想到這個鷹擊弩是如此厲害,剛才他只是試一試,就試死了三十一個黑旗軍兵士,想收手都來不及。

趙豪大喜道:「師尊,您守在路口,這兒有弟子包了,哈哈。」老頭兒真是青春煥發了。

雷旗將元霸眼都紅了,提刀就要同李強拚命,還是韓景天冷靜,一把拽住他,勸道:「三哥,別沖動。這人不是你我能對付的,我們先退,找旗主來。」揚聲叫道:「兒郎們都退下。喂,兩位高手可敢留下姓名!」

趙豪大笑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記好了,老夫狂刀趙豪!至於我師尊,你們不配問!哈哈,哈哈。」趙豪太痛快了,他從來都沒這麼得意舒心過。

看著大隊的黑旗軍潮水般地退下,李強苦笑道:「我們追隊伍去。」

這時滿城的黑旗軍已經開始大肆搶掠屠殺了。

沿著大街向東行,一路上的景象讓李強覺得這簡直就是地獄,到處都是尸體,還有不少重傷的人狂呼亂喊。黑旗軍兵士搶掠完後,又放上把火,弄得四處煙火。

趙豪一刀劈死一個從屋里拎著大包出來的黑旗軍兵士,說道:「師尊,您別在意,這兒每隔十來年都會有場大戰,弟子都習慣了。」李強苦笑著想:你習慣了,我可是一點都不習慣。

「咦,那不是齊胖子的成衣鋪嗎?」李強還記得這家成衣鋪,這是他進含林城後進的第一家商鋪。走過門口,李強一眼就看見里面有黑旗軍的兵士。

「老爺啊,求求你,別殺了,你要什麼我都給,嗚嗚……嗚,老天啊!發發慈悲吧。」

「嗚……嗚……爹啊,娘給他們拖到里面去了。求你放了我娘……嗚……」

「哈哈,隊長入洞房了,兄弟們有誰想作第一伴郎,報名來。」

一聲淒厲的慘叫傳來,接著是一陣怒罵:「臭婆娘,竟敢咬我,砍死你,媽的!」

「孩子他娘啊……啊!」

李強從來沒有親身經曆過如此慘事,一股無名烈火直沖腦門,橫著就闖了進去。趙豪急忙跟了進去。

李強氣瘋了,百刃槍射出無數的能量尖刺,清脆的鷹鳴更是讓人膽顫心驚。

趙豪打了個寒噤,就連他這身經百戰的人都恐懼了。屋里的黑旗軍兵士被碎尸萬斷了,滿屋的碎骨爛肉,鮮血橫流。

「李大老爺啊……」

齊胖子坐在地上摟著一個八、九歲的男孩,放聲大哭。

上篇:第五章     下篇: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