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第七章

李強慢慢冷靜下來。

心中慘然,為了齊胖子一家,也為了被他殺死的黑旗軍兵士。不管什麼理由,親手殺死這麼多人,都不是一件快樂的事。

這時又沖進來三個黑旗軍兵士,怪叫:「快叫人來,我們的人給殺了!」

「哼,來不及了。」趙豪的寶刀,有若天際間的閃電,耀眼的一亮,兵士們根本就無法抵抗,三顆腦袋飛出多高的,一腔熱血噴湧而出。

「師尊,敵人越來越多,殺不勝殺,我們還是走吧。」

「齊掌櫃,和我們一起走吧,遲了就來不及了。」李強說。

「我走到哪里去啊,家破人亡!家破人亡啊!李大老爺,我就這一個孩兒,您是好人,帶他走吧,不管到哪,您給他口飯吃就行。」

齊胖子把孩子推到李強身邊,大哭道:「兒啊,你就跟著大老爺,要聽話啊。」

孩子驚恐萬狀:「爹爹,爹爹,別丟下我呀。」

「爹爹要陪你娘親,寶寶乖。」齊胖子一刀就插進肚子里。

李強措手不及,上前一把扶住:「哎喲,齊掌櫃!齊掌櫃!」

趙豪搖頭歎息,沒想到平時愛財如命的齊胖子竟然如此伉儷情深。

齊胖子嘴角泛著血沫,喃喃地低語:「阿娟,我來陪你,你、你、別怕啊,別……怕!」

李強的眼睛濕潤了。

李強呆呆地看著齊掌櫃,內心里翻江倒海。他輕輕放下齊胖子的身體,說道:「你放心去吧,孩子我會好好照顧的,放心!」齊胖子無神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睜大的雙眼緩緩地閉上,眼角流出一滴血淚。

趙豪看著慢慢站起的李強,感覺得他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同尋常,但是又無法形容。他伸手抱起嚎啕大哭的孩子,小心地說:「師尊,走吧。」

李強用力點點頭,恨恨地道:「好,我們走。」一出店門,李強揚手一團三昧真火,小小的成衣鋪就燒了起來。

李強突然變得心硬如鐵,在往東去的街上,只要看見黑旗軍的兵士,就賞他一只金鷹,一路行來,殺得血肉橫飛。黑旗軍也是倒黴,沒想到在含林城碰上了這麼一個凶神。許多沒來得及逃跑的百姓,都跟在他倆身後,想隨著逃出城去。

一路殺來,身後的百姓越跟越多,接近東城門時已有近千人,浩浩蕩蕩頗為壯觀。

遠遠的就聽見東門一片哭喊聲,趙豪說道:「師尊,好像黑旗軍已經封門了。」李強冷冷地說:「他就是用磚把門砌起來,我也能砸開。」趙豪一縮脖子心想:「乖乖,師尊發怒啦。」

東門簡直就是修羅場,想出城的敗兵、官吏、百姓都在同黑旗軍拚命。人人都知道,出不了城的人都活不了。

「你照顧孩子,別動手,今天我要大開殺戒了。」

「師尊放心,沒人能動這孩子。」

李強風馳電掣般地沖了過去,長嘯聲獅虎龍吟般響徹云霄。

黑旗軍的兵將眼看一個詭異的青年,身體環繞一條燃燒著火焰的紫色龍,頭頂上盤旋一群小小的金鷹,舞動著一支仿佛帶著閃電的長槍,咆哮著沖進陣來。

黑旗軍一下就亂了營。沖到兵陣中間的青年,將手中長槍隨意舞動,無數的槍刺,猶如閃電般飛出,天上的金鷹清鳴著俯沖下來,爆裂聲連串響起,撕膽裂肺的慘嚎聲讓活著的黑旗軍魂飛魄散。簡直就是一場大屠殺。

「滾!」李強仿佛天神一般。

剩下的黑旗軍四散奔逃。

東門大開,殘存的百姓、敗兵、官吏蜂擁而出。這些逃出去人,把李強大戰黑旗軍的神話傳頌天下,稱他是含林百姓的保護神。

趙豪沒有看到自家的隊伍,知道已經出城了。走近李強身邊,趙豪吃了一驚:「師尊,您臉色好難看啊。」李強收起長槍說道:「我真元消耗太多,剛才一擊花去太多的能量,沒事兒,一會就好。」

「李大人,李大人,是我呀,程子重。」

「哎,老夫子你怎麼還沒出城啊?」

李強驚訝道:「還有秋香、春香呀,咦,菊香和蘭香呢?」春香哽咽著說:「菊香妹妹死了,蘭香妹妹找不到了,我好害怕。」

程子重長歎道:「沒想到,黑旗軍的旗主也像李大人一樣會仙術,已經圍困了十來天。本來是破不了城的,今天晌午黑旗軍的旗主恩剛到了,不知道他怎麼搞的,城門就炸開了,守備童方震大人受了重傷,就這樣城破了。」

趙豪插話:「師尊,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們還是出城再說。」

「哼,這時才走?晚了!竟敢殺我這麼多弟兄,我要扒了你的皮,喝你的血。」聲音從遠處飄忽不定地傳來。

程子重驚叫道:「糟了,是恩剛!」

「你們先走,我來斷後。」李強迅速取出百刃槍。「師尊,我先探探他的底。」趙豪將孩子遞給程子重。

李強怒喝道:「不行,快走!」能用真元力將城門炸開的人,怎麼估計都是高手。

趙豪看李強動怒了,不敢再爭,狠狠心一跺腳道:「師尊您千萬保重,弟子在城外等著。」

李強持槍挺立在東門口,心里苦笑:「莫名其妙卷入這場殺戮,殺人可真不好玩。」

毫無徵兆的,離李強百步處憑空冒出一個人來。

李強現在膽子大了許多,為防止措手不及,他先啟動了赤焰龍盾,又揚手發出十只金鷹在天上盤旋,雙手持槍,定睛看去。那人身穿一套黑色的戰甲,臉上附著黑色的鬼面具,一頭銀發襯著黑甲顯得格外怪異,手上的兵刃很奇怪,是一只閃著藍光的黑球。

「你是黑旗軍的恩剛?」

「小子,就是你殺了我的人,好大的膽,你叫什麼?你在哪個門派修真?你的師尊是誰?」恩剛的口氣傲慢自大。

斗嘴,李強從沒怕過,以前不會打架時,就會耍嘴皮子。「我是誰,告訴你,我姓李名叫太爺,聽明白了嗎?我是你太爺!你那些鳥毛手下,太爺就沒把他當成人,是一群狗,一群咬人瘋狗,統統都被你太爺殺了,你咬我?哈哈,哈哈哈。」

恩剛的銀發無風自動,身形微微顫動。他憤怒到了極點,黑面具竟然變成藍色,從黑球里湧出無數的青色光絲,連同細如沙石的火花,向李強飛射而去。恩剛又扔出一丸爆雷夾雜在光絲里,這種爆雷只有雞蛋大小,只能用一次,炸完就消失了,威力很大。一般的修真者都知道,但是李強不懂,他不是從低級修煉起的,這下可吃虧了。

李強一揮手,十只金鷹清鳴著射了過去,接著一溜白光,無數的槍刺撞在青色光絲上,震天巨響。

兩人同時倒飛出去。

李強是被爆雷炸中的,恩剛則是擋不住一個接一個的金鷹。恩剛心里明白,自己的實力不如他,但他也看出李強好像經驗不足。

李強幸虧有赤焰龍盾防護,未受重創,但真元卻消耗的太多了,連護身的紫色龍都淡了許多。李強心想:「如果不快速結束這場戰斗,倒黴的人一定是我,拼了!」

恩剛的想法和李強一樣,他也沒想到李強的道行竟然會比他高。

一聲尖利的鷹鳴,恩剛抬頭,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只見三十多只金鷹排成一條直線,從空中向他俯沖下來。他大叫一聲:「好,我和你拚命!」

手上的黑球發出耀眼的藍光,脫手而出射向李強。

頓時地動山搖,日月無光。

兩人都無法躲開對方的致命一擊。

恩剛射出的黑球是一件異寶,名叫「烏擎膽」,是一種活動在地下的怪獸所產的內丹煉制成的。烏擎膽平時可當武器使,射出的「滅青絲花」也是比較有威力的,但最厲害的還在於它有個特點會雙爆,第一爆能讓修真者的真元震盪,影響他的控制力,第二爆才是真正的傷人利器,但是一旦用到雙爆,烏擎膽就會化為烏有。

李強正是吃了這個虧,以他現在的道行完全可以擋得住,關鍵是他太缺乏經驗。雙爆一響,李強飛出足有三十多米,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眼前金星亂冒,渾身乏力,暗想:「這是什麼怪球啊,這麼厲害。」

恩剛比李強可慘多了,由鷹擊弩發出的金鷹,可不是他這種修為所能抵擋的。要知道這把鷹擊弩可是傅山早年設計的,而且李強用「心煉」這種無上的制器方法重新修煉過,雖然比不上真正高手用的法寶,它的威力實在是不可小視。

恩剛的烏擎膽出手後便急速迅移,同時揚手撒出七道防護,但他還是小瞧了李強的金鷹。三十二只金鷹一只接一只俯沖下來,連串的爆響,摧枯拉朽般炸開防護,最後還剩二只金鷹直直的撞了下來,驚恐中恩剛舉左臂去擋。

恩剛從此失去了左臂。

兩敗俱傷!

一道人影閃進東門,抱起李強轉身狂奔而去。

「師尊,師尊,你,你還好?」趙豪根本就沒離開,一直躲在門洞的拐角處。眼見李強被炸飛,驚得趙豪臉都青了,他顧不得死活就沖了上去,抱起李強就跑。恩剛的運氣還不錯,如果趙豪多看他一眼就會知道,他也不行了,只要補上一刀他就完蛋大吉。

李強苦笑著說:「你怎麼還沒走?」趙豪急道:「師尊,弟子不放心啊。師尊,您養養神,一會就能趕上德貴了。」李強心里非常感動,沒想到這個老徒弟如此關心自己。

李強問:「我們這是往哪去?」趙豪說道:「在前面的風鈴鎮有座莊園,原是兒孫們孝敬弟子的,先撤退的人都到那里集合,看看形勢再說。」李強心想:「這兒和地球真不一樣,一個商人都有自己莊園,要不是經常有戰爭,這兒還是個不錯的地方。」又問:「風鈴鎮有多大啊,好不好玩?」

趙豪背著李強聞言差點跌下來,踉蹌了一步:「呃,風鈴鎮不大,平時人也不多,不過那里夏季非常涼爽,有不少官吏富商修建莊園,到了夏季就去避暑游玩。」邊解說邊想:「我這個師尊傷成這樣,竟然還有心想玩,這樣豁達的境界不是我能達到的。唉,高手就是高手,真讓人敬仰啊!」李強要知道趙豪是這樣想的,恐怕要笑到死。他在天庭星立下的目標就是游玩,同時等傅山來接,這次的大戰,完全是身不由己卷入的。

傍晚,兩人終於到達風鈴鎮。李強有氣無力地指著鎮子後面的森林說:「那是歎息森林嗎?」趙豪心急如焚道:「是的,師尊您再堅持片刻,就到家了。」一路狂奔,趙豪也有點吃不消。

小小的風鈴鎮里,擠滿了大批逃來的難民,亂哄哄的,有哭的,有受傷叫痛的,有四處尋找失散家人的,淒慘的景象讓李強感歎不已,心想:「原來戰亂是如此的殘酷,打起仗來最倒黴的還是老百姓啊!」

趙豪現在可管不了這麼多,背著李強飛快地穿鎮而出。出了小鎮不遠,就看看見莊園的圍牆了,趙豪說道:「師尊,就到了!」

莊園的大門緊閉,這是為了防止盜賊的安全措施。趙豪等不及敲門,抬腳照著大門踹了過去,「鏗鐺」一聲,黑漆漆的兩扇門大開,碗口粗的抵門柱「哢嚓」斷成三節。趙豪急急匆匆奔了進去,狂喊道:「都死到哪里去啦,還不快來接客!」李強「噗哧」一聲笑了,心想:「接客,哈哈,在我們地球可是有特別的意思哦。」

連續五天的修養,李強慢慢地恢複過來。這要歸功於紫炎心,真不愧是修真者的無上至寶。李強伸伸懶腰,緩步走出房門,進了風鈴鎮的莊園,他還沒出門一步。

「咦,春香妹妹、秋香妹妹,你們倆這麼在這兒?」李強驚奇地問。

「老爺好。」春香和秋香看見李強出門,眼里閃動著欣喜的淚花,滿臉笑容向他施禮。

秋香說道:「趙老爺子吩咐,如果老爺醒了,請老爺去大廳。」春香高興地向外面跑去,邊跑邊說:「我去通知大家,老爺來了。」李強笑道:「秋香妹妹,讓你不要叫老爺了,你們怎麼都不聽,我真有這麼老?」說著擺了一個彎腰駝背的老人樣。

秋香被他逗笑了:「老爺,我不叫老爺不行的,這是規矩啊。」李強歎了口氣心想:「才十二、三歲的小姑娘,正是天真爛漫的時候,不知吃了多少苦,才不敢違抗這可恨的規矩。」說道:「你帶我去大廳吧。」又從手鐲里拿了兩袋話梅糖,遞到秋香手中。

來到大廳門口,趙豪,程子重,趙德貴已經迎了出來。大廳里還有不少士紳、官吏、武林界的好手,引見介紹相互寒暄後,紛紛落座。

趙豪堅持推李強坐首席上座,李強根本就不懂這里的規矩,一屁股就坐了下來。李強問道:「齊掌櫃的孩子怎麼樣?」這幾天趙豪已經把李強為什麼在含林城大開殺戒的事,都告訴大家了。

趙豪回道:「師尊,您放心,孩子交給德貴的媳婦帶,不會受半點委屈。」李強點點頭,又問程子重:「老夫子,含林城有什麼新情況?」程子重道:「含林城的黑旗軍已經退兵了。聽有人傳說,李大人把他們的首領恩剛重創,我問趙老爺子,他說當時情況太急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李強回想當時的情況,說道:「有可能,我和恩剛拼到最後一招其實是兩敗俱傷,不過我當時被他那個黑球炸懵了,要不是趙豪沖進來救我,可能我就完蛋了。」李強一點都不諱言自己的失敗。眾人都很驚訝,因為李強說的同趙豪說的不一樣,趙豪說的是他師尊是為了救他才受了重傷的。

程子重又說:「我昨天遇見一位從都城回來的朋友,聽他說,皇上正在大肆徵召兵士,好像要同麗唐國開戰了,都城里人心惶惶。唉!」

這個消息立刻引起眾人的關注,大家議論紛紛。

李強沒想到天庭星是如此戰亂不堪,要不是現在有強大的實力,死得一定很難看。

趙豪也沒想到程子重會把如此重要的消息告訴大家,不過,老爺子見多識廣,說道:「大家先回去,我想老夫子的消息如果確實,這幾天一定會有旨意下來。」

沒等眾人散去,一個小厮連滾帶爬地沖了進來,結結巴巴說道:「大、大、大老爺,大老爺!」趙豪喝道:「慌慌張張的,什麼事?」小厮使勁咽了口氣說:「有聖旨下,要大老爺接旨。」趙德貴上前給了他一巴掌,罵道:「講清楚,是哪個大老爺?」

小厮委屈地一指李強說:「就是李大老爺!」

李強一驚,腦子里閃過一個人:「豐凱云,一定是他搞的鬼。」

上篇:第六章     下篇:第八章